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一十五章

第七百一十五章2017-11-10 16:36:5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一十五章

    “逆……逆流而上……”云襄毕竟新人,十分不适合顾飞这种大起大落有违网游常理的思维模式。虽然千里一醉一人干败对酒当歌已经在云端城传遍。但云襄可不是那种无脑追捧明星的粉丝,他通过了解真实情况分析,明白对酒当歌虽然有些狼狈,但也是有很多因素在内的,这种胜局基本不可能再复制。

    所以在听到顾飞又要去挑战对酒当歌,而且还要拖上他们几个人时,难免惊讶。这在云襄心目中属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必要尝试吗?

    “逆流而上?怎么又成逆流而上了?”诡瞳多少知道点顾飞有过刺杀无誓之剑的任务,也知道还没有完成吗,怎么就成无誓之剑了。

    “失败了。今天刚上线,就被复活点的人给秒了,是谁也不知道,任务就这么失败了。”顾飞郁闷。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是哪路英雄啊,老娘打赏呀!”细腰舞十分高兴。

    顾飞黑了个脸,扭正话题:“然后我就重新去领,结果无誓之剑不能领了,只好领了逆流而上。”

    “我们这些人……去对付对酒当歌?”云襄想确认一下。

    “不是对酒当歌,目标是逆流而上。”顾飞说。

    “这不一样吗……”云襄说。

    “这任务也太简单了!”细腰舞语出惊人,连顾飞都诧异了一下。

    “他还不知道我已经也成守城方了吧?我去找他有人会怀疑吗?碰面直接干掉,完了就跑,谁能追上我?” 细腰舞说。

    “天才,任务是我的,你去把他干掉有什么用?”顾飞说。

    “不能共享吗?” 细腰舞问。

    “呃,你们倒是都可以领一下,然后我们组队去做,无论谁杀了,都算完成。”顾飞说。

    “这样的话,最后的行会积分算哪家的?”诡瞳问。

    “任务完成就好,管他算哪家的。”顾飞根本不在乎。

    领任务的地方很近,就在一旁的工会大楼,那原本的百大工会榜单处。云襄领任务时心肝还在乱颤,这能行吗?这能行吗?这能行吗?他反复地问着自己。

    “好了,接下来组队,去消灭逆流而上。”顾飞宣布。

    “我们的队伍,没有战士,没有骑士,没有牧师……”云襄提醒。

    顾飞回头打量了一下,他云襄诡瞳三个法师,席小天是弓手,细腰舞神偷,颜小竹刺客,烈烈格斗家。“诶,佑哥表妹,你是什么职业啊?”顾飞问。

    “弓箭手。”羞羞脸小声说,她至今不敢正眼看顾飞。

    “真没战士骑士和牧师。”顾飞点点头。

    云襄等着他说点什么下文的,结果就见顾飞手一挥:“出发。”

    怎么这就出发了?云襄很茫然,很费解,没有战士没有骑士没有牧师,难道他没意识到没有这三大职业意味着什么吗?这意识着这是一支没有防护没有回复的纯dps暴力队,当实力完全压过对手一头时,这样的暴力队将非常具有收割机的快感,但问题是现在对手具有千人之众,而这边居然组建了一支纯dps的暴力队,这算是什么事啊?

    “怎么在战场上混进混出,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现在我们就分开各走各的,减少被其他人注意到的可能,出了城后咱们再汇合,如果在战场上那么巧就看到了逆流而上,那可要赶快通知我啊!”说话间城门已到,顾飞嘱咐了一句后,所有人四散着各自混进了战场,大家的心思都是挺忐忑的。

    而剑鬼他们这边,和佑哥领了七人众,一帮熟人一路走来也聊了会这行会以后要怎么个玩法。到了城门,用了和顾飞他们一样分散混出。

    东北营地就在前方,众人各做打点,剑鬼警惕注意周围。韩家公子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意图,更知道剑南悠等人已经入伙,其他人容易蒙混,遇到韩家公子的话,却是大麻烦。

    “防范果然严密了许多……”佑哥此时已经开始观察东北营地。由于正北营地被废,屯扎那边的行会就纷纷搬了家。大家都喜欢找营地旁边,是因为这样遇到什么突发事件,有人阵亡也能最近复活迅速投入战斗。比如对酒当歌和顾飞的战斗如果是发生在营地旁,那千人就等于是死不完,结局可能就是另一个样了。

    而这些玩家同时也都意识到了东北营地很可能也遭到攻击。这基本是不需要什么脑子就可以推测到的结论,所以也没什么人号召组织,大家就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也都搬到东北营地了。这样一来,东北营地npc卫兵只有四个,却囤积了余下六大营地中最多的玩家数量。剑鬼等九人都不敢上前,远远走了一圈,全都在摇头。

    “这个我看太难办了。”剑南悠说。

    “人太多。”

    “就是想引,咱们这么点人,引几百个出来算给面子了,人家照样剩数万,没法打啊!”

    “这场面,咱有二十人和一个人也没区别。”

    “要有二十万人就好了。”

    议论不停,剑鬼很为难。行会刚刚成立,他希望打一场漂亮的有难度的胜仗,既狠狠地赢一把积分,也让大家对行会充满信心。他又如何不知想废弃东北营地是多么的困难,但是,就是赢取到这样一样神话般的胜利,才更有意义不是。

    “我觉得我们需要等。”剑鬼说,“这些人,也总不能一直就在营地边守着,总也要任务,也要去攻城,只是这坐着,能有积分?现在这样我看只是局面的,攻城开始的话不至于这么多人,而且到时死后重生来来往往,我们未必没有机会。”

    “潜行进去呢?行吗?”黑水问。

    “卫兵不在的情况,潜行会无法使用。有卫兵的时候,潜行着也没意义啊,卫兵终归是得想办法杀掉的。”剑鬼说。

    “真是头疼啊!我来先大致看看这一带都有些什么行会吧!”佑哥说着就去数旗帜了,各行会现在旗帜也又挑起来了,人多嘛,有个旗子自己人也好找到组织。而剑鬼等人,则都拧着眉毛苦思良策。

    顾飞等人混出战场进行得也很顺利,顾飞只要不穿黑袍,注意他的人就没多少,而他这脸倒还没成标签,绝大部分人不识,自然也引不起任何怀疑。出来后再度集合,顾飞眺望了一下一望无垠的原野,感慨道:“好了,接下来,就是要把逆流而上找出来了,我们去找吧!”

    “等会。”席小天实在忍无可忍地开口了。

    “干嘛?”

    “你这算是在指挥吗?”席小天问。

    顾飞稍一怔,自己就是随口说说,这算指挥吗?顾飞没这经验啊,他向来独来独往居多。这稍怔了下后,自己都不太确认地道:“算是吧?”

    “那要发现了逆流而上呢,我们这些人怎么布置?”席小天问。

    “还要布置?直接上呗!”顾飞说,说着转头对诡瞳道:“对了,那对戒指再借我用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