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一十五章 非常逆天,成立

第七百一十五章 非常逆天,成立2017-11-10 16:37: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一十五章 非常逆天,成立

    行会名火热征集中,起名这个东西,就很体现个人风格了。御天神鸣和火球两个,剑鬼直接就无视掉了,理都不想理这两人。剑南悠那七人是实干家,名字这种东西他们觉得无所谓,他们其实得到的是更多的实惠,鉴于最近的打金工作主要是挂工作室的名号,七人建议直接就叫“千里一醉工作室”,顺便可以打打广告。剑鬼显然觉得这名字容易让人误解,他可没有把一家行会经营成工作室的伟大理想,于是再次否决。

    羞羞脸姑娘人如其名怕羞得不行,众人说话向来缩在一旁。席小天一说话就有顾飞横看竖看不顺眼的挑刺,于是也识趣地不吱声。云襄是20人中唯一一个没背景没交情的人,谨言慎行,所以也没发言。

    再然后就是重生紫晶四姑娘,细腰舞比较积极,而且是十分嚣张的,她表示非常逆天这个名字就不错,但鉴于这名只是因为顾飞的存在而起,她觉得再加上她,完全可以叫“最逆天”。

    “最这个字我觉得不好。”顾飞说,“俗话说,满招损,谦受益。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谦虚谨慎一些,叫非常逆天就很恰当了,叫最就有些不谦虚了。”

    “有吗?”细腰舞说,“我只是实话实说啊,有你有我,还不算最逆天?”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正所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还是要稍留一个迂回的空间,现在最逆天了,万一哪天我们不在游戏了,这可这么办?这名字不是名不副实了?这会让留下的行会成员有很大压力啊!我们不能不为他人着想。”顾飞说。

    “嗯,有道理。”细腰舞连连点头,“看不出啊!你还有点脑子,那就叫非常逆天吧!”说完细腰舞扭头对npc说:“行会叫非常逆天,谢谢。”

    剑鬼泪流满面,怎么着这就定了啊?而且还说非常逆天是谦虚,这是哪门子的谦虚啊剑鬼已经可以预见行会中有这样的成员那将多么的不好管理,这次重建行会,是福是祸还非常难说啊!

    不过好在npc也没那么随便,现在正在进行组建行会的是剑鬼,npc不过随便听了路人一名话就给剑鬼的行会把名拟了,所以对细腰舞置之未理,依然在等剑鬼说话。

    “咦,我说话不好使啊?”细腰舞被冷落,很不爽,回头望剑鬼,剑鬼支吾:“真要叫非常逆天啊?”说着又望向其他人:“没有人有意见?”

    “谁有意见?”顾飞和细腰舞异口同声,有意见的人也把话吞回去了。比如佑哥,原本是构思了个名字的,一看这场面,自己的名字真要把非常逆天给替换下去,一定会受到这两个逆天妖孽的疯狂打压,自己还是多活几年吧!

    佑哥是随风倒起来很决绝的人,于是立刻表态:“叫非常逆天也不错,叫起来很上口,对剑鬼你来说也有超越过去的寓意啊,你觉得不好?”

    “佑哥……”剑鬼了解佑哥的脾气,他才不相信佑哥也会喜欢这么个嚣张的名字,绝对是看那二人气势站了上风,立刻大树下面好乘凉去了。

    顾飞也不是不会察言观色的人,看出剑鬼对这个行会名还是挺有意见。于是也给了剑鬼说话的机会:“剑鬼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啊?那你有什么想法?”

    剑鬼头痛啊!他喜欢抽烟,就给自己起名叫烟鬼。后来不想叫这名了,正赶上新玩的职业是魔剑士,于是就叫剑鬼,很显然看得出剑鬼是一个起名无能星人。但这是最后一线驳倒顾飞和细腰舞的机会了,剑鬼冥思苦难,掐着脑细胞,终于想出一个:“情义联盟,这名怎么样?”

    当场就有一半人吐了,顾飞凭借习武之人超强的定力忍住了,而且又重复了一遍:“情义联盟?大家觉得怎么样?”

    另一半人终于也吐了,“剑鬼,你敢更土点吗?你敢吗?”熟人以御天神鸣为首,声撕力竭地朝剑鬼呐喊着,半生不熟地连落落都不能忍受:“要叫这个名的话,我就会重生紫晶去。”

    顾飞朝剑鬼摊了摊手无奈道:“我已经尽力了。”

    “那就非常逆天吧……”剑鬼惭愧地低下了头。

    “这名没什么呀,我觉得非常有喜感,剑鬼你为什么不喜欢?”落落问。

    “也没不喜欢,就是觉得……觉得有些不自在。”剑鬼说。

    “剑鬼你现在是低调惯了,我记得刚在游戏认识你的时候,你带着一帮喽啰,也挺嚣张挺装13的呀!”火球说。

    “有吗?”剑鬼问。

    “不然你怎么会被醉哥虐?”火球说。

    “往事不堪回首。”剑鬼痛心。

    “那就这名,你没意见了吧?”顾飞问。

    “没意见,没意见了。”剑鬼不敢再有意见了,他起名那和投毒一样,差点把大家都毒杀了。

    “行会名非常逆天。”剑鬼妥协后对npc说,他心中尚有最后一丝希望,那就是行会名重复。不过他知这个可能性不大,佑哥几乎记录了云端城的所有行会,非常逆天这个名字算是比较性格的,如果有,佑哥应该会有。

    果然,npc什么也没说,迅速就给众人登记,二十人一起收到系统询问:你是否愿意成为非常逆天行会的一员。

    所有人回答愿意,于是接下来就是挑选行会徽章的图案,系统有丰富的徽章图案供挑选,已被占用的自然不会出现在备选图案当中,此外也提供了专门的玩家diy功能,不过玩家自制的图案系统会自动和目前已有行会徽章图案行动对比,如果判定相似度达80%以上,就会以此为理由否决掉。

    “挑还是自己弄?”剑鬼问大家。

    “挑个就行了,弄个有逆天特色的。”顾飞说。

    “你来,我不懂什么图案叫逆天特色。”剑鬼退到一边。

    顾飞不客气,上前在图案表上翻了两页,立刻指着一个说:“这个不就行了。”

    众人围上去一看,都觉得极丑,简直不能理解顾飞的审美,但看顾飞在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众人突然反应过来:这家伙又没入行会,徽章是丑是美他都不用戴的!

    不负责任的顾飞遭到众人怒叱,并把他赶出了行会大楼,一圈人趴在图案表上翻找,最高一次通过率是十六人说好,四人不同意,于是继续翻啊翻,终于所有人都疲倦了,剑鬼说:“自制吧?”

    “自制也不一定大家都喜欢啊!”

    “不用图案的,用文字。”剑鬼说。这是一种最常见的自制行会徽章,选自家行会的名称,或者某个字,雕在徽章之上。

    “那种啊……那种不像徽章,倒像是印章呢!”落落说。

    “那你们挑吧,我无所谓,都同意,挑好你们叫我,我出去透透气。”剑鬼佝偻着背出了大楼,楼外顾飞正在空地上打拳,一看剑鬼出来一个漂亮地收势,过来问道:“好了?”

    “没,还挑着呢!”剑鬼一脸疲倦。

    顾飞很同情:“你想怎么样?”

    “我想来根烟。”剑鬼说。

    “朝前,街口向右,大概两百米。”顾飞说。

    “怎么,有卖烟的?”剑鬼一怔。

    “不是,下线区,下线抽去吧!”顾飞说。

    “……”剑鬼无语。

    于是顾飞又开始练拳,剑鬼看了会,手痒,要和顾飞切磋。切磋顾飞就从来没客气过,把剑鬼打得满地找牙,剑鬼的心情更郁闷了。不过就着切磋,又请教了一点格斗方面的问题,觉得又取得了一些进步,还算欣慰。其间有两位重生紫晶的姑娘路过,诧异地询问二人在干嘛。

    “建行会呢!”顾飞朝大楼里扫了个眼神。

    “建行会要这么久?”二女诧异,大家是一起进的城,现在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顾飞叹口气,随口问道:“任务得怎么样了?”

    “任务好多。”二女激动,姑娘们对任务非常没六月的雨那么狂热,但比一般玩家都要热衷一些。城战里有些任务只能领取一次,有些却是可以多人反复刷取,这两姑娘就在做着这样的任务,一起跑路呢!

    “加油。”顾飞点点头。

    “是,会长大长。”两女嘻嘻哈哈笑着跑了,剑鬼呆呆地望着二人跑去。顾飞在旁叫唤:“喂,是叫我呢!你的行会还在选徽章呢!”

    “我知道……”剑鬼刚说三个字,里面就有人吼了一嗓子:“选好了!!!”

    “终于好了!”剑鬼长出口气,顾飞也跟着他一起进了大楼,十九人围在那,指着一个徽章挺高兴。

    剑鬼上前一看,一个“逆”字,吐了口血:“这不还是字吗?”

    “这不是字,这是个图案,但很像‘逆’字对吧?”落落说。

    “难为你们了。”剑鬼也没二话了,对npc指定了徽章,然后就是申请行会所需的费用,一个子也不能少。原本这是笔巨款的,但现在有什么巨款能难住顾飞他们这帮人?剑鬼随手就给付了。于是行会正式成立,系统向所有人发布通告:你已成为行会非常逆天的一员,接着行会徽章被派发到了每个人的口袋当中,npc在旁语重心长:“勇士们,灾祸正在降临到这座城镇,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竖起你们心中的***,为了***,为了……”

    大家都走了,行会都已经成立起来了,有谁还听npc在那唠叨啊!出了行会大楼,所有人长出口气,作为会长的剑鬼转过身来,琢磨着是不是要讲两句,突然顾飞道:“怎么少了个人?”

    剑鬼一怔,一数,二十人,果然少了一个,不过现在有了行会频道,找人很方便,正要发消息,落落回头进了大楼,朝里喊着:“小雨快出来,那不是任务。”

    众人伸了脖子朝大楼里看,六月的雨捧着小本正在虔诚地记录着npc所唠叨的一切,佑哥迅速从这一幕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他的眼睛湿润了,对着左右连声道:“这个姑娘一定会有大前途的。”

    六月的雨被落落拉了出来,二十一人总算集合,众人倒也算识趣,知道新成立的行会总该让会长剑鬼讲几句。于是大家都很安静,认真地望着剑鬼。

    这一幕让剑鬼也动容了,看,到底还是很有点行会的样子的嘛!想着他清了清嗓子说:“咳,行会现在就算成立了。城战期间嘛,当然也是为了城战而努力,情况大家都了解的,正面冲突我们肯定没戏,我觉得可以利用对方玩家暂时不知我们身份来搞一些活动。”

    “不做任务吗?”六月的雨问。

    “是任务小雨,不过是行会任务,所以要听会长的话,跟着会长一起走知道吗?”落落说。

    “哦,明白。”六月的雨点头。

    剑鬼松了口气,感激地望了落落一眼,接着说:“正北复活营地被废弃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那是我和千里无意间触发的,现在知道的条件是营地卫兵被全灭后,五分钟内滞留在营地内,营地就会被废弃。不过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有可乘之机的只有东北方向营地,这营地也是因为之前的意外,现在只剩四名卫兵,不过也比较难缠,因为可以预知玩家会对这个营地加强防范,我们守城方一进营地,系统卫兵就会自动识别。所以有些难办。”

    “办法也是人想的嘛,我建议先实地侦察,收集情报,再制定策略。”佑哥说。

    “这个交给我们吧!”剑南悠七人众道。

    “哇,抢我饭碗。”佑哥说。

    “你们一起去不就行了。”剑鬼说。

    “嘿,发现没,男人全都要走了。”御天神鸣对火球耳语。

    “就剩我们两个和一堆美女,好刺激啊!”火球流口水。

    “还有那个家伙,不过看他蔫不叽叽的,也不怎么说话,不足为虑。”御天神鸣说的是云襄。

    “那还有醉哥和剑鬼呢!”火球说。

    “安啦,千里对这些事没兴趣,至于剑鬼,一定要我说吗?很残酷啊!”御天神鸣说。

    “是我们的天下了……”火球搂着御天神鸣,二人再度流下幸福的泪。

    “余下的各位,在城里转转,看看有什么比较重头的任务吧!最好是看起来可以影响到城战胜负的。”剑鬼说。

    “哇,剑鬼老大你很有理想啊!你不会是想咱们二十人干败城外那二十万人吧?”火球说。

    剑鬼笑了笑道:“我们不是二十人,别忘了守城方本来就有系统卫兵,一天下来攻城玩家也是一筹莫展。只可惜守城卫兵不会采取主动反击。我们呢就是一支暗中存在的小队,通过任务制造一些破坏,如果能像我和千里之前那样废弃对方营地,那就是极大的成功了,不过需要很大的运气就是了。”

    “那下面就各自活动吧!”剑鬼说罢,去找了佑哥和剑南悠七人众:“我也和你们一起去那边看看。”

    显然,剑鬼是打算把东北营地作为目前的主攻方向。其实有点眼力的玩家都看得出来,营地的攻占绝对是影响城战的胜负手。就算最终不能赢取胜利,打掉敌方一个营地,那肯定也是极大的积分奖励。一个只余四名卫兵的营地,实在是天赐良机,就算知道难度很大,也未尝不可一试。

    剑鬼佑哥和七人众离开了,御天神鸣和火球开始活络地去和姑娘勾通了。羞羞脸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好在与她已算熟悉的席小天还在,于是就死跟着她。最后顾飞诧异地扫了一圈:“怎么回事?我怎么没事干了?”

    “你不是行会的成员,任务领又领不到我们行会里,打架的时候找你当苦力就好了。”落落笑着回复了顾飞一把,带着小雨寻找任务去了,御天神鸣和火球紧跟,他俩兜了一圈,发现还是和这两位勾通容易一些。

    挑戏羞羞脸倒也是很有趣的事,但现在有席小天替她挡着,这女人属于很聪明的那一型,三言两语耍得两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挑戏不成反被挑戏,这是泡妞者的耻辱。而诡瞳和颜小竹姐妹,也是大护小,诡瞳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御天神鸣和火球也没发挥空间。至于细腰舞和烈烈,一个***着刀子,一个握着拳头,二人觉得这种姑娘只有顾飞能挑戏得动。于是乎姑娘虽多,二人发现其实也就唯二的选择了。

    人一波一波地走了,顾飞摊着手:“这怎么搞的,我们做什么?”

    “出去杀人吧!”细腰舞说。

    “无目的地杀?”顾飞问。

    “怎么无目的,都是分啊!”细腰舞说。

    “这样杀会不会太暴露啊?”顾飞记得刚才剑鬼好像有说正面冲突也没戏,要暗中搞活动的。

    “是太暴露了,我们的身份玩家不知,这点是我们很大的优势,上场去杀玩家的话,很快别人都就知道有哪些人是守城玩家了。”云襄听到二人讨论,终于开口了。

    “这位兄弟说得是,虽然是我没这种压力的。”顾飞说,他已经扬名立万了,全云端城玩家都知道他是反面boss。

    “那做什么?总得找点事做啊!难道真是搞任务那么无聊?”细腰舞说。

    “其实我手里有很刺激的任务哦!”顾飞说。

    “不是潜水吧?”诡瞳心有余悸。

    “刺杀逆流而上,刺不刺激啊?”顾飞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