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一十八章 化妆,谋划

第七百一十八章 化妆,谋划2017-11-10 16:37: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一十八章 化妆,谋划

    重生紫晶的姑娘在确定事情的方向后,行动起来倒也麻利。落落也不知怎么传了话,行会频道里声音一片,除了五月花开要来,竟然还组织起了一帮围观党,个个以技术顾问自居。这些顾飞都顾不上理会了,一句“月字姑娘”的口误,正在遭到众姑娘的猛烈敲打。后来是六月的雨救了他,望着一堆姑娘拿这个在戳顾飞,六月的雨表现出了极大的不理解,茫然地道:“你们做什么啊?我才是月字姑娘啊!”

    “小雨!”落落等人哭笑不得。

    “小雨,够兄弟!”顾飞逃出包围。

    “事实嘛!”六月的雨说。

    “一会带你做大任务!”顾飞许诺。

    “什么大任务?”六月的雨星星眼。

    “非常复杂,有可能还要潜到湖底,你说好玩不好玩?”顾飞说。

    “好玩!”六月的雨从没有过这样的任务经历,兴奋异常,诡瞳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狂朝顾飞翻白眼,顾飞无视,说的是事实嘛!

    五月花开携观光兼技术顾问团到了,顾飞被团团围定,众人就顾飞的样貌更新展开了极烈的讨论,顾飞奇窘无比,求助的目光四处泼洒,换来的是一堆幸灾乐祸的眼神。能看到顾飞被弄得束手无策,御天神鸣这类熟人都觉得十分难得。剑鬼南七人众表面上神情严肃,但私下交流已经是把消息快发疯了。

    “天开眼啊!!!”七人都有种沉冤待血的感觉,当年他们可是直接被顾飞打压过的,此时看顾飞出点非一般的状况,何乐而不为呢!

    在一派其乐融融的局面下,总化妆师五月花天捧起了顾飞的脑袋,仔细端详后说:“其实没必要那么复杂,我觉得只要头发弄短,眉毛修一下,上一下眼线,唇型……唇型你有什么要求吗?”五月花开投入角色了,问起了他的客户。

    “我没要求……”顾飞黑着脸。

    五月花开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大纸,打开后上面有多种手绘唇型,摊到顾飞面前说:“看看吧,主要下边那些,其他和你差异太大。不用想了。”

    “随便吧!”顾飞无力。

    “随便?随便出来你自己不喜欢怎么办?”五月花开说。

    “不怕坦白和你说,你怎么弄我也不会喜欢的。”顾飞说。

    五月花开撇嘴:“你以为男人就不用化妆了吗?其实男人稍化修饰,也可以更显神采,你底子还算不错,有没有拍过写真集啊?”

    “没有!”顾飞说。

    “哦,那从来没化过妆啊?难怪你这么抗拒,我先帮你试着弄下你看看效果吧?”五月花开说。

    “别了,一次到位吧,这么多人等着任务呢!”顾飞说。

    顾飞这是一百个不情愿一千个不配合,要不是心里也清楚这任务他不弄一下百分百露馅,早跳起来闪人了。五月花开感受到顾飞的情绪,也挺不高兴,于是也不多说了,口袋里掏了些能从游戏里弄到的替代工具,上手就弄。

    落落看顾飞抗拒到极点,终于是表示了一下安慰:“不要紧,游戏里弄的而已,你下线再重新上线,可以回复原貌。”

    游戏里玩家可以自己做点造型,下线后系统会予以保存,但如此想恢复现实原貌,那上上线时也有真实扫描的选项。不过在游戏里弄个造型的玩家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发型,平时不好意思弄出去上街的,在游戏大家是踊跃尝试。姑娘们每天都保持最俏丽的妆容,那其实都是系统保存的功劳。一次线下化好,上线自动就保存,只要不去自动刷新,这套妆容就永远记录一下来,不用每天重复化,多么的幸福?当然有些姑娘并不怎么会自己化妆,这就让游戏里如五月花开这样的手艺人有了施展的空间。只不过游戏里化妆品本身是没有的,都靠玩家原创。好在游戏里也不用在乎对皮肤的损害什么的,什么都敢用,倒也能弄得似模似样。

    周围一片安静,大家静悄悄地看着五月花天在顾飞脸上摆弄,全场只有顾飞一个人闭上了眼睛,他不忍目睹了。

    这正化了一半,落落突然开口:“等会等会。五五啊,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吗?咱是要你把他化得不起眼,平凡,不惹人注意,你不要把他往帅里折腾啊!”

    “啊?这样啊……”五月花开郁闷,她是看顾飞很抵触化妆,很是大施手脚,想让他改变这种观念,却没想到情况不同,此刻这化妆是不求好看的,但求不起眼,这是要往平凡里弄。

    “重弄一下吧,辛苦了。”落落说。

    这时火球已经没羞没臊的凑过来了:“五五姑娘是么?你看一会有空能不能帮我化一下?”

    “你想化什么样啊?”五月花开头也没回地问。

    “往死里帅,帅到让姑娘神魂颠倒那种。”火球说。

    五月花开闻声回头看了火球一眼,问:“你是说你要整容?”

    火球泪奔而去。

    顾飞忍着,一言不发,任由折腾,五月花开抹了刚才画的重新开始,众人一旁看着,果然重新一画又不一样,眉目间虽然还能认出是顾飞,但绝没刚才那分神采,而刚才那妆可是才弄了一半来着。

    五月花开弄完离远看了几眼,对落落说:“这样可以吧?发型再改一下,不是太注意盯着看,我想没那么容易认出来了。”

    “嗯,弄吧!”落落说。

    “剪头我不会啊!”五月花开说。

    “反正他又不会保存,下次就原样了,随便弄弄应付下得了。”落落说。

    “这……”五月花开为难,实在有些不知如何下手。

    “你不会我来吧!”有人主动请缨。

    顾飞听出声音,睁眼,大惊:“我不相信你会!”

    “对啊,她不会,我也不会,但我有勇气嘛,我来弄。”细腰舞掏了匕首过来了。

    “你拿个匕首是什么意思?”顾飞说。

    “废话,难道我身上会有剪刀吗?” 细腰舞说。

    “你们就玩我吧……”顾飞欲哭无泪。

    “行了行了,忍着点痛啊!”细腰舞揪了顾飞头发,犹如割稻草一般挥刀斩,这下男男女女都不忍看下去了,顾飞无法想象细腰舞是什么剃头方式,只觉得她左边弄一下,右边弄一下,前边弄一下,后边弄一下,似乎是在追求着什么……

    “行了!”细腰舞一拍顾飞的脑袋。顾飞木然地站起身,环顾左右,左右玩家都呆呆地望着他。

    “第一次,能弄成这样不错了吧?再说我手里工具也不顺手啊!” 细腰舞说。

    “辛苦了。”落落说。

    顾飞失魂落魄地在人群中行走,他看到剑鬼,剑鬼想躲来着,被顾飞瞬间移动堵上,这无疑是最厚道的人,顾飞想从他嘴里知道点真相。

    “怎么样?”顾飞问。

    “起码目的达到了。”剑鬼说。

    “什么目的?”

    “不容易被认出来。”剑鬼扭头。

    “谁有镜子。”顾飞实在是想知道。

    “其实没什么,小舞弄的头发……只是比较傻而已。”落落说。

    “你用个词形容一下。”顾飞说。

    “呃……茶壶盖?”落落环视左右。

    众人鼓掌,这个比喻太恰当了,细腰舞很得意,自己弄出的发型竟然有实物原型。

    “太傻了难道不会引人注目吗!”顾飞说。

    “我想不会……”落落说。

    “为什么?”

    “你难道看不到我现在目光总在回避你吗?我真的不想看你。”落落说。

    顾飞泪流满面。

    “咳,不说了这个了,我们讨论正事吧?”剑鬼说。

    所有准备采用这行动的人开始聚集,那些重生紫晶过来观光的姑娘则在继续对顾飞的妆容进行着讨论。

    “千里,过来啊!”剑鬼招呼还在那发怔的顾飞。

    “四大会长,三个战士,逆流而上从资料上看也是生存能力很强的法师,现在我们划分一下,四个会长分别有谁来负责。”剑鬼开始讲话,“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两个的情况可能有点旧,他们目前的真实实力就要打上问号,之前千里虽然有说他和我一人一个,但问题是,他身上已经有逆流而上的任务,而这个刺杀任务不能一次领两个,所以如果由他发动最后一击,这一击必须是在逆流而上身上,如果砍杀其他人的话,等于浪费了任务完成的机会。”

    “哦,这点我忘了……”顾飞不愧是习武之人,精神集中很快,一说到正事,就暂时忘却了那壶盖头的烦恼。

    “能不能取消重领?我叫还在城里的姑娘试一下。”落落说。

    “试下吧!”剑鬼点头。

    “逆流而上的击杀,你们刚才说你们没问题?”剑鬼问细腰舞这边几个人。

    “没问题!”几人自信,负责击杀逆流而上的,以细腰舞为首,辅以诡瞳颜小竹烈烈云襄四人。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顾飞忽然道。

    “什么?”众人问。

    “其实容易被认出的,不只我一个。比如剑南悠,无誓之剑和你应该算是认识的吧?”顾飞说。

    “啊……”剑南悠一怔,在临水城的确他和无誓之剑有过交道,但是不是就认下来了,他也不太清楚。

    “还有你们这些姑娘,确定这四大行会的人都认不出来吗?”顾飞说。

    “这个简单啊,我们化化妆就好了。”姑娘们说。

    然后所有人望向剑南悠,剑南悠痛哭:“你死还要拉垫背啊!”

    “还有像御天神鸣!”顾飞说,“这几个会长有不认识他的?”

    御天神鸣想跑,迅速被看破他意图的佑哥拦住。

    “对了,还有佑哥……”顾飞说。

    “啊?”佑哥反应过来,原来自己也没跑。

    “除了盗贼类职业,其他职业如果蒙面,都会引人怀疑对吧?”顾飞说。

    剑鬼长出口气,为自己选择了盗贼类职业无比庆幸。

    “你们这些人,如果有哪一个被认出来,都会很引人怀疑吧?”顾飞说。

    “所以,别想了,排队去化妆吧!”顾飞说,“细啊,给他们剪头。”

    “好啊!”细腰舞高兴。

    剑鬼想说点什么的,顾飞分析得十分在理,但为什么,自己就有一种这事很荒谬的感觉呢?

    “还有你啊!你和云中牧敌逆流而上不是也打过交道?”顾飞说席小天。

    席小天却是微微一笑:“对啊,我正要利用这层关系去接近他们,我唯恐他们认不出来我呢!”

    顾飞也没揪着她不放,毕竟姑娘家对化妆这种事也没什么可怕的,倒是落落此时面露忧色:“我说,这化妆也不是易容术啊!把你稍稍改改,藏在人堆中不起眼,但现在个个都不是生面孔,人一眼往去个个似曾相识,这蒙不过去的。”

    化妆师五月花开也点点头道:“只是化妆而已,你们当是整容啊!”

    “呵呵,既然这样,大家都蒙着脸好了。”席小天说。

    “这……蒙脸不是很可疑吗?”落落说。

    “我们小行会出售任务,一个任务卖一家,却找了四家,注定要得罪三家,不敢露真面目,可以说是怕被报复。蒙个脸,还是解释得过去的。我想他们对任务的贪心,会盖过他们的谨慎的。尤其是在四家竞争的情况下,过分谨慎的一方,直接就等于被淘汰了。”席小天说。

    “哦……这么说,其实千里也没必要化了?”落落说。

    “没有必要。”席小天说,“换个衣服就好,我们所有人蒙面,这本身就是一个掩饰,这当中有几个法师蒙面,他们不至于立刻就朝千里一醉方面联想。”

    “靠,那你不早说。”顾飞说。

    “刚刚想到而已。”席小天说。

    众人一听得救,欢呼雀跃,顾飞郁闷得无以复加。

    “继续之前的讨论吧……四人如何分配的问题。”席小天说。

    “任务取消试过了吗?”剑鬼问落落。

    “人过去了。”落落说。

    “地方我们选在哪里?”剑鬼问。

    “起码得是有个npc的地方,比较像是有任务的样子。”席小天说。

    “小雨,你有什么记录吗?”落落问六月的雨借来了她的任务记录本,有关这城战的六月的雨真是密密麻麻记了不少,但大多都是很简单普通的重复任务,这些任务有很多玩家反复在刷,各大行会也都知道,明显不合适。落落翻啊翻,终于翻到个只写了坐标,也不知有什么任务的npc,于是问六月的雨:“这个npc没有接到任务吗?”

    “没有呢!”六月的雨说。

    “哪里?”剑鬼等人凑过来看。

    “云郊伐木场那里。”落落说。

    “那里怎么样?”剑鬼一直守城方,其实对攻城这边的情况并不太清楚。

    “那也算城战范围内了,好像有一些刷后勤送货搬运任务的玩家老去那边,不如去看看。”落落说。

    于是众人进行实地考察。在云郊伐木屋,他们找到这个名叫维特的少年仔,他独自坐在伐木场的一堆木料上面,45度望着天空。伐木场四下还是有玩家来往的,但维特的周围却没有什么人。

    “这个地方人挺多的,我想可能很多人找这个维特试过,他身上没任务或许不是秘密。”落落说。

    “就这样才好,一个没有任务的npc,为什么没有任务?因为任务被我们接到了。”席小天笑。

    “这个地方,埋伏也相当方便啊!”剑南悠望着这四下成堆的木料,那都是极好的掩护。

    “就定这里如何?”席小天建议。

    所有人一致通过。而这时主城进行实验的任务姑娘也发来消息,刺杀行会会长任务,领取后不给放弃。

    “不能取消的任务……这么说千里只能对逆流而上出手,或者无誓之剑了。”剑鬼挺遗憾。

    “无誓之剑吧,逆流而上大家不是已经准备完毕了吗?”

    “那另两个就交给剩下的人了。”剑鬼说。

    “剑鬼你选一下,剩下的交给我们。”剑南悠自信满满。

    “你有把握?”剑鬼问剑南悠等人。

    “呵呵……”剑南悠笑而不语,一脸的专业。

    “我也不敢说万无一失,佑哥御天火球,你们都帮我吧!”剑鬼还是比较慎重的。

    “没问题!”御天神鸣拉了拉他的弓。

    “不过这样看起来,四方出手也要一致啊,不样一方快了,对另一边就是一种提示。”佑哥忧虑。

    剑鬼却拍了拍他道:“佑哥,只要做到一击秒杀,提示什么的,无所谓了。”

    佑哥稍一怔,顿悟。一击血见底,管你有什么反应,也不可能救得了这一下。

    “那基本就这么定了,分配完毕的,咱们各领任务吧!大南,我们去领云中牧敌,你们领黑色食指吧!”剑鬼分配。

    “没问题。”

    “那么我这边呢?还需要几个人和我一起配戏引他们上钩,这几个人需要暂时脱离行会。而且需要比较生的面孔和id,像落落这种人所周知的重生紫晶的人肯定不行。”席小天说。

    这人选说是不难,但真挑起来,竟然有些棘手。顾飞他们这一堆肯定就不要算了,剑南悠七人众,当初也是榜单上的高手,id其实算是有名的,也不太方便。而除下就尽是重生紫晶的姑娘了……

    “我可以吧?我应该没问题。”柳下毛遂自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