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一十九章 搅局的爱情

第七百一十九章 搅局的爱情2017-11-10 16:37: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一十九章 搅局的爱情

    所有人忙碌起来,按照击杀目标的纷纷去领取自己的任务。已经领取过任务的,四下去打探四大行会的所在,席小天则与柳下云襄三人一组,分配着角色。初步决定,席小天和云襄一人出使两家行会,由柳下假扮会长,三人不断地进行着排练,互相琢磨一些可能的情况和事件,力求万无一失的骗倒对方。席小天对自己当然是信心十足,就是有些担忧云襄在出使过程中表现得不太自然,所以云襄这边是力求简洁明了。正所谓言多必失,所以话说得越少,自然就越保险。

    出去搞侦查的人也陆续回报着消息,四大行会毕竟是很显眼的群体,且走且打听,要问明所在,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这四家行会,有三家直接驻扎在复活营地内,负责的人必须要退出行会,席小天等三人也早有准备,一一被踢,席小天负责逆流而上和云中牧敌,云襄负责无誓之剑和黑色食指。

    席小天翻了翻口袋,抓了一把的行会徽章出来,随便挑了两个相同的,递了云襄一个,自己也戴了一个起来,最后一遍问云襄:“行会叫什么,有多少人,成员都有些谁,这些有可以会涉及的资料,你都记清楚了吗?”

    “记清楚了。”云襄点头。

    “好,一人两人,先去远的。”席小天说罢,和云襄各分了东西。而其他人等也知道这边已经开始行动,领任务的,探消息的,也都开始回归本位,抓紧时间进行一些战术上的商讨和磨合。

    城西北复活营地,玩家大量囤积,包括云中牧敌所带的云牧行会。城战始终僵持,由于知晓了死亡也是有上限的设定后,许多行会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尤其对城战抱有很大期望的大行会,都不敢随便再上去和系统打消耗,目前各大行会都有把重心转移向任务的趋势。而那些特别任务不是想接就接得到的,但在各复活营地里的一些固定npc身上,却有许多计时计数的任务,玩家此时蜂拥在此,纷纷刷取着这些无聊的枯燥任务,以此来赢些积分。

    云中牧敌本人虽在此处,不过部下却被他机智地分散到了六大复活营地。在没有明确的战斗胜机之前,他已不打算消耗一兵一卒在攻城战斗上了。虽然因此遭到了不少玩家的非议和鄙视,但云中牧敌丝毫不为所动。一边派人刷着这些小任务,也有人四处搜寻大任务,同时更有侦察各战局各行会最新动向的。

    一切进行的井井有条,云中牧敌没什么需要紧张和焦虑的,他所拥有的就是期待,而期待在这个时候就送上门来了。席小天,穿越过一家一家的行会,来到了牧云行会面前。

    “你们会长在吗?”席小天微笑着问。

    “有美女找会长……”牧云行会的人纷纷挤眉弄眼,带着暧昧的笑容,一边连连回答在,一边立刻给云中牧敌去了消息:“有大美女找。”

    很少有人会讨厌美女,云中牧敌也不例外;不过也很少有人会像花丛男们一样在美女面前没脸没皮,云中牧敌也没例外。听到有美女找,他没傻乎乎地立刻就开始浮想联翩,问了声在哪边后,就赶了过来。

    “云大会长,好久不见啊!”席小天说。

    “你……”云中牧敌觉得这个女人非常眼熟,非常他很快就想起来这女人是谁,曾经以后讹了他四百金币的家伙。后来追杀却追到千里一醉,才知是个误会,只不过咽不下那口气,于是在复活点门口和千里一醉相约不用技能pk,最后被打得灰头土脸,后来是樱冢月仔突然出现,各双方都半生不熟地却充和事佬,让事情不了了之。当时云中牧敌本想拉千里一醉入会的,结果樱冢月仔的乱入让他误以为千里一醉也是花丛男一样的猥琐家伙,顿时认为此人不可能放弃重生紫晶,这才做罢。

    和席小天的事,当时挺怒,不过事后已证明是误会,气自然而然就消了。只是四百金币也没能收了千里一醉入会,觉得有点后悔。不过那毕竟是你情我愿的事,虽可以说是被敲了一次竹杠,但事情过去这么久,云中牧敌还没小肚鸡肠到怨念至今。

    “原来是你,你有什么事?”云中牧敌说。

    “呵呵,和上次一样,又有一点情报想卖给云大会长。”席小天说。

    “哦?是什么情报?”云中牧敌心中已经提防上了,但人又不是计时收费的律师,听听总不花钱,所以随口也就问上了。

    “任务。”席小天说。

    “任务?”云中牧敌一怔,“怎么回事?”

    “有一个任务,想卖给云大会长你。”席小天说。

    “我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

    “道理很简单,我们行会接到了任务,但是自己没能力完成。不过我们知道这样的大型任务像牧云这样的大行会一定有心思尝试的。所以嘛,就想拿这任务接点金币。”席小天说。

    “哦?你们什么行会?”云中牧敌问。

    “凌越天界。”席小天说。

    “没听过。”

    席小天一笑:“所以是小行会,20几个亲友团一起组的。”

    云中牧敌面上不动声色,立刻行会里打令有没有知道这行会的。结果倒真有人说好像有点耳熟。

    “行会什么情况。”云中牧敌问。

    “这不知道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胡乱听到还是见到的……”知道的人回答。

    “去查呀!”云中牧敌说。

    “主城进不去,到不了行会大楼,怎么查?”

    云中牧敌一想倒也是,线下的官网上虽然也会有点各区的行会排行,但是那都是排名前列的行会,如果这只是20多人的行会,绝无可能上榜。

    “你是会长?”云中牧敌问席小天。

    “不是,我们会长现在可不方便露面。”席小天说。

    “为什么?”

    “呵呵,因为任务就在我们会长身上,如果他现了身,一不小心挂了,任务因死亡而失败,这钱我们又怎么赚得到?”席小天说。

    “到底是什么任务?”云中牧敌问。

    “任务有什么后续我们当然不知道,只是目前的情节我们已经无法过去。如果有能力完成,我们也不会把任务出售了。”席小天说。

    “那你为什么要卖给我?”云中牧敌说。

    席小天笑道:“你误会了,我现在虽然在卖任务,但是不是由你买到任务还不一定。”

    “什么意思?你是想……”云中牧敌立刻已经想到席小天上次就是找了他和逆流而上两个人,而这一次,这个女人又想故技重施。但是,上次是可以共享的情报,而这次是任务,任务总不能两家行会分享,毫无疑问,这女人是想多找几家行会,然后价高者得。

    “云大会长,不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没有?”席小天说。

    “明白……”云中牧敌又有些恨,又是一次竹杠,但是,和上次一样,明明知道,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让人敲。能和自家形成竞争的,无非就是另四家六级行会,但这次比的不是实力,而是财力,以及为了任务肯出多少的魄力。不管怎么样,云中牧敌觉得自己有必要掺一脚,买到,是赚了,买不到,也不算什么损失。想到此,云中牧敌点了点,面色平静地道:“好的,我参加,报价到时发给我。”

    席小天听后却是咯噔一下,这家伙竟然准备利用消息来进行遥控拍卖吗?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心中如此想着,表面上却略微诧异了一下后又稍带了一点喜气,然后道:“哦?那麻烦云大会长和我加一下好友,到时我好向你报价。”

    云中牧敌一直在很仔细地观察,他看到了席小天刚才一瞬间诡异的神色,然后听到要加好友,正一边琢磨一边准备操作,已经有行会里的人提醒道:“会长,这相当于拍卖啊,不当面参加,他们岂不是可以在幕后搞鬼了?”

    云中牧敌一想,对啊!这自己不听一下报价,比如逆流而上报个一千,这女人告诉自己两千,自己不成傻b了吗?即使是和逆流而上联系也不行,那样逆流而上嘴上报一千,私下告诉自己他报五百,云中牧敌这报个八百还美呢,其实根本没人高,反正这活动必须所有人当面进行,这还装神秘玩幕后,那你得绝对信得过人家才行。

    云中牧敌当然信不过这女人也信不过其他行会的老大,暗叹自己真是糊涂,险些就傻逼了,于是连忙改口:“加好友是必须的,不过报价就不用了,我想到时候还是派人去参加吧!你们准备怎么进行?”

    “是这样的,这个任务呢,似乎是只有会长身份的人才能领。因为那个npc其实挺显眼,但我们的人之前没有触发到任务情节,最后是我们会长接触后,才接到了任务。所以,我们会长不会公开露面,他现在在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拍卖呢就由我来主持,哪家行会拍下后,我们会长会按照他的要求,自己死亡导致任务失败,然后自然可以由你们拍卖成功的会长接过任务。这样的操作模式,云大会长觉得有什么问题吗?”席小天说。

    “好像还行。”云中牧敌点了点头,“那么,这个任务npc是在哪里?”

    “云郊伐木场。云大会长如果觉得没问题,现在就可以派信得过的人过去参加拍卖,拍卖成功后,我们可以先任务后钱,呵呵,大行会的信誉,我们还是信得过的。”席小天说。

    大行会当然并不意味着就有素质,只不过云端城的几家大行会在这方面都是口碑不错,不会有什么人信不过,所以席小天并没有在先钱还是先任务的环节上纠结。

    云中牧敌听完,觉得没什么不满意的,当即点了点头:“那我即刻就派人过去,到时怎么联系?”

    “哦,如果可以的话,那可以稍等一下么?我还要走一下对酒当歌,到时咱们一起过去就行了。”席小天说。

    云中牧敌听了暗恨了一把,不过灵机一动,突然开口道:“多少钱?多少钱你们愿意直接卖出任务?”

    席小天微微一笑:“这可是没有明码标价的东西,价值需要体现。”

    真是狡猾……云中牧敌咬了咬牙,随即道:“好,你叫什么名字,我加你好友,我们稍后联系。”

    “席小天。”席小天留下名和云中牧敌互加了好友后,道别而去。而另一边,云襄已经走访完了黑色食指。黑色食指是佣兵团出身,交易经验远比一般会长要成熟,所以一切反倒很简单,云襄一说来意,黑色食指就很快理清了许多关节,像什么要遥控参加拍卖,黑色食指根本就没闹这种笑话,只不过也很关心地打听了一下任务在哪一类的问题,这些当然是早就串过的台词,云襄也没紧张,表现得很完美,照准备地一一回答。黑色食指最后也是欣然表示会来参加拍卖。

    两人各自走访下家,而至此时,柳下这个特别安排出来的会长,根本没派上用场,两边行会的玩家都根本没有问及会长的情况。在他们看来,有任务就行了,和你的会长还打交道似乎是没必要的事。

    席小天离开牧云,又到了对酒当歌。对酒当歌上午击杀过千里一醉,士气大振,只是杀了白杀,他们的任务并无起色,比较郁闷。此时的对酒当歌除了也像牧云一样到处搜任务外,还在四处注意着剑鬼的行踪,他们已将剑鬼视为了他们的任务目标。

    如出一辙的碰面模式,逆流而上显然也要比云中牧敌机灵些,也没有闹要遥控拍卖的笑话,同样的问话,同样的了解情况,不同的是逆流而上问了一下会有哪些行会参与这些任务竞标。

    “对酒当歌纵横四海牧云行会

    “哦?没有叫彩云间?”逆流而上问。

    “彩云间的顾会长,我们觉得她不会参与这样的活动。”席小天说。

    “呵呵,公平买卖,她是不是会参加,我看也是五五之数。不过你即使不叫她,她的行会也会到,而且,这次拍卖的获胜者也会是她,我们对酒当歌就不参加了。”逆流而上说。

    “哦?为什么?我有些不太明白。”席小天奇怪道。

    “呵呵,因为你们请了无誓之剑,那么他一定会和顾小殇找话,顾小殇虽然没得到邀请,但听到这样的消息,再有无誓之剑劝说,来的机会大增。而她如果会参加拍卖,无誓之剑怕是只会象征性地争一争,在最后关头更有可能助她一助之力。而如果顾小殇无心争的话,那么无誓之剑又会反过来找她来帮忙。这个家伙,无论是送顾小殇人情,还是欠顾小殇人情,他都会不遗余力。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争过这两家。”逆流而上摊了摊手。

    “哦,这么说,顾小殇也未必一定会来。逆流会长你确定不要去看一看吗?”席小天说。

    “呵呵,我想我是不会看错的。”逆流而上笑道,接着已经不再言语。

    席小天心下有些慌乱,她心中把所有都算计进去了,但却忽略了这个狗血的爱情力量,传说中可以战胜一切的爱情力量……在这个玩艺面前,无誓之剑这家伙会抛弃对任务的贪念吗?

    这时席小天也收到云襄发来消息:“那个无誓之剑,竟然问我们叫了彩云间没有,我说没有,然后他质问为什么不叫,然后他就替我们叫了。彩云间的人如果来了怎么办?”

    席小天因为彩云间的顾小殇不热衷这些事,所以开始没有算上她。但对于剑鬼他们来说,却也有另一个理由不想彩云间过来参与。韩家公子!韩家公子现在就和彩云间混在一起,他会不会洞悉到这计划先不说,光是他和顾小殇一道来的话,顾飞剑鬼这帮熟人,蒙个脸骗了一般人,哪骗得了这家伙?到时行藏绝对暴露,五大行会联手,八个顾飞也不可能活下去。

    “不要慌,扮好你自己的角色。”席小天提醒了云襄一句后,转对逆流而上:“既然这样,那我告辞了。”

    “不送。”逆流而上不动声色,放任席小天离开。

    “情况有变!!”此时云郊伐木场的一干人等都已经收到了情况:逆流而上不参加拍卖,而彩云间的人反道有可能参与进来。

    “这怎么办?”一堆人都慌起来。

    “什么怎么办?还不是四个目的,杀了就完了。”顾飞说。

    “这个,万一有公子一起的话,我们怕是藏不住。”佑哥说。

    “佑哥,你是在跟我说话吗?”顾飞说。

    “是啊!”

    “那你在看着哪里啊?”顾飞问。

    佑哥勉强把头转了过来,结果一眼就看着顾飞的茶壶盖发型!

    “不许笑,笑等于死!!!”佑哥严厉地告诫自己,然后说:“公子和彩云间最近一直在一起的。”

    “佑哥你说话声音怎么怪怪的?”顾飞问。

    “有吗?”

    “有啊!”好多人说。

    废话,能不怪吗?我咬着舌头说话呢!不弄点疼,怎么忍住笑!佑哥痛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