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多路击杀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多路击杀2017-11-10 16:37:1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多路击杀

    黑色食指死得冤啊,极冤。

    他的队伍和牧云行会相似的很,也是拍卖一完就各奔东西,到最后留了他和一队人。总人数比牧云行会那边还要少。黑色同盟会是后起的行会,迫切希望迅速赶超老派行会壮大自己,这城战打得是不遗余力。

    黑色食指当然也就没像云中牧敌一样,任务还搞自愿,他是能派的人尽可能得都派出去。就是他自己也没闲着,带着这队人马就是移动的援兵队,哪边需要,就朝哪边飞快派人。这会正带着一干兄弟行走,突然就撞到了一票玩家,风风火火地迎面而来。

    黑色食指等人看势头不对,正做迎击准备,但随即发现,这票人也是分两伙,头前一个盗贼姑娘玩命飞奔,后面追着的数人,放箭的放箭,放法术的放法术,玩命地进行着攻击。

    这是追杀啊!黑色同盟会的人都看出来了。

    追杀这种事,游戏里整天都会上演,不过现在城战期间,城战范围内各行会暂时专注于此,即使有点私仇私怨的,也暂且不去理会了。能在这边赶上这种戏码,多办是不参加行会的中立玩家。

    既然是司空见惯的事,本不该大惊小怪。但问题是追杀常见,追杀一个姑娘就比较少见了。黑色同盟会这一票人,就至今都没见过,此时一个个心里都有点痒痒的。对于一个高手来说,如果没有时不时施展一下的空间,那高手当得也是很没趣的。而英雄救美向来是众高手都非常喜欢的一个戏码,此时个个跃跃欲试,却听到他们的会长黑色食指重重咳嗽了一声。

    大家都挺郁闷,不过会长都暗示了,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于是就见黑色食指走出队中,一派英雄气象地朝前一站。但又想姑娘虽然比较让人同情,可谁是谁非也得搞搞清楚,不然帮错了边,实在有损会长大人的英明神武。如此想着黑色食指上前一拦,对那急匆匆跑来的姑娘就喊:“小姐,什么事?”

    姑娘有问题,我已经把她拦了;姑娘没问题,就是后面追的人有问题,有我护着也不用跑了。黑色食指心中想着,同时希望结果是后者。

    “打劫党!”蒙面的盗贼姑娘就说了三个字,大家顿时十分高兴,立刻就选择了相信。至于打劫党那还有人不痛恨的吗?所有人都积极表现,飞快将注意力转到了后面追来的这帮家伙身上,黑色食指更是二话不说,潇洒地一挥手:“上。”

    打劫党也立刻发现情况不对,一点也不执着,调头就跑。黑色同盟会的人有速度没速度的都一起朝前追去,黑色食指从容不迫,走到姑娘面前表示关心:“小姐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姑娘问。

    “我?我能有什么事,哈哈!”黑色食指正大笑,眼前姑娘却突然不见,一时间尚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突然腰后已被捅了一刀。黑色食指看到自己生命下降那个数,魂飞魄散,急转过身,却什么人也没发现。

    这下更不知所措,紧接着却已经又挨了一刀。

    “牧师!!!”黑色食指连忙大吼,可这杀手连出了两击,却身形不露。行会成员的注意力都在打劫党身上,此时除了黑色食指自己,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正在遭受攻击。此时黑色食指大叫牧师,立刻有牧师喊“到”,却压根没反应过来这是喊他快加血。

    “加……”黑色食指“加血”两个字只来及喊出一半,第三刀已经捅到,就这么不甘心地去了。黑色同盟会的人突见会长起了白光,但他的周围根本什么人也没有,也是吓了大跳,就这时那姑娘的身影突然闪现在空气当中,二话不说调头就跑,一堆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叫大叫:“靠,中计了!!!”

    此时想动手也晚了,那姑娘的速度彪悍得非常,转眼就消失不见。而那几个打劫党的匪徒,却也都是反追杀的好手,不是一味地靠速度狂奔,利用地形人群,很快也消失不见。倒是黑色同盟会的人莫名其妙又挂了两个。

    “得手!”细腰舞在行会频道里大声嚷嚷,一片道喜声,就是会长剑鬼没怎么吭声。剑鬼当然知道他们这边刺杀的法子,心下并不怎么支持,不过行会里的其他人却都认为现在是城战对抗,所谓兵不厌诈,用什么都是战术,和道德无关。再加上想出这方案的是彪悍姑娘细腰舞,也根本没问什么会长意见,招呼着打劫党出身的剑南悠等人就要求他们配合。倒是剑南悠他们比较卖剑鬼面子,还是想等会长最终发话,最后剑鬼也不好阻拦,哼哼哈哈也就由得他们去了。

    战术无疑是成功的,剧本主演全都是细腰舞,可把她给得意坏了。报完喜后立刻打听其他几线的结果,结果得知伐木场那边的埋伏已算失败,而顾飞这开还在磨蹭,当然是要给顾飞发一封贺电的。

    接了贺电的顾飞大叫云中牧敌在哪!云中牧敌一怔,方知对方的目标竟然是自己。但千里一醉居然不认得自己了,云中牧敌真是既失落又庆幸。但该死的是顾飞这一嗓子喊出后,牧云行会有好多人下意识地就朝云中牧敌望来,这么多的目光,把云中牧敌生生就给出卖了。云中牧敌没来及反应,顾飞一个瞬间移动,距离他已经不到三米。云中牧敌大惊想退,实在是短腿快不过顾飞。

    顾飞也奇怪对方的防范真是稀松,全没想着对方此时方才知晓他是冲着这个会长来的。云中牧敌想闪人来着,但看行会上上下下此时都火辣辣地望着他。作为一个会长,命可以不要,形象却是一定不能不要的。云中牧敌一咬牙,突然回身,提剑上去就是旋风斩,一边转着圈一边看清了四周,发现大票牧师都已经过来支援,顿时放下心来,他不信有这么多牧师给自己刷血,千里一醉能把自己怎么样。

    一想至此,云中牧敌顿时勇气翻倍,旋风斩没砍着人,立刻技能取消,一个冲锋顶向顾飞。

    顾飞侧身一闪,顺势一剑已经劈,和战士对敌多次,这手应对冲锋的招式顾飞已经拿捏得炉火纯青,这一剑精准得非常。而且出招的时候还多了动作,双手钩了暗夜灵袍顺势那么一扬……

    长袍敞开了,众牧师泪流满面。他们全聚到会长身后准备给予最强有力的支援,但顾飞长袍这么一展,大家视线全部被阻,而游戏里看不到目标是完全没法施以法术的。

    云中牧敌却尚不知情,只觉得脖子上被人抹了一刀,既有切肤之痛,又有灼热之感,生命下降不少,但想到有那么一般坚实的兄弟做后盾,生命马上就会补满的。

    云中牧敌急速转身,这才发现身后什么都木有。兄弟看不到,看到的就是顾飞敞着胸膛伸着双臂将法袍撑开,头顶上软趴趴的也不知趴着一陀什么东西,那模样已经不像法师而像个巫师。

    云中牧敌实在不能理解这个貌似大鹏展翅的架式是个什么名堂,就看到顾飞左手心上电光闪现,马上就是下一波攻击,但自己期待着的生命回复却迟迟不到。牧师呢?都哪去了!云中牧敌这样一想,才发现顾飞这敞着法袍是把牧师全给他挡了。

    “靠!”云中牧敌想不到还有这么可耻的伎俩,但顾飞捏着掌心雷的左手已经拍下,法袍就此落下,正在跑位的众牧师连忙舞起法杖要营救会长,正瞄准呢,就看到顾飞一巴掌掌心雷已经拍到云中牧敌脑袋上了。

    掌心雷的击退效果发挥,云中牧敌双脚蹭着地皮朝后倒飞出去,那些个想帮忙的牧师一时间也捉不到云中牧敌的身形。火球的法杖微微从草堆里露出,大叫了一声“醉哥,接力”,火树千重焰天降火轮顿时就给云中牧敌铺开了一条火路。

    火球好说也是四十级玩家了,伤害就算不变态,却也不至于被人无视。但吃了顾飞一个双炎闪加一个掌心雷的云中牧敌,此时从火球的火海中穿越了一遍,却依然未亡。云中牧敌最清楚自己的生命有多少,此时倒没太慌张,移动速度渐慢,让他知道这技能强制已经就要结束,但就在这时忽然从自家兄弟们的眼神中看到极度惊诧的神色,有人更是已经出声叫喊:“会长,快停下!!!”

    能停云中牧敌早停了,但此时雷心掌的强制击退要完未完,停不停不是云中牧敌说了算的。这回头一瞅,就发现自己身后已是一张电网,云中牧敌刚来及骂声娘,人已经帖了上去,被电得直抽搐。

    火球生怕再电两个云中牧敌就要死了,也顾不得隐藏了,钻出草丛又是电又是火,凡是能使用的法术全招呼上去了,再不行也只能冲到跟前学醉哥用双炎闪了!火球正边跑边想,却看到云中牧敌终于化身白光了。火球连忙一看自己任务,显示完成,大声叫好,但四下一看牧云的人已经愤怒地朝他围来,连忙挥手大叫:“醉哥,接力接力!!”

    “别让他们跑了!!”有人吼叫着,结果看到顾飞诧异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谁说要跑了?”

    说完迈步杀到火球所处位置,720度双炎闪挥洒四方,一圈人全被杀退,火球没闲着,能用的法术尽可能地丢着,结果那些顾飞砍成残命的家伙倒让他捡了便宜,杀人如麻。

    牧云的玩家这才醒悟。跑?谁说人家要跑。人是先把会长干掉了没错,但干完了会长,现在正是要将他们一个个都干掉了。

    没了云中牧敌,这帮偷懒的人也没个像样的指挥,各自为战,被顾飞虐得快没人形了。就是火球,亦步亦趋地跟在顾飞左右,左一道雷电,右一个火球,打得也是十分潇洒,心下更是得意非常:跟着醉哥混,这条路走得太对了。只是很遗憾,牧云行会这两三百人,怎么没个漂亮妞啊?

    牧云行会里姑娘当然还是有的,但顾飞出手哪管目标男女,该死就死,能活的补一下也是死。火球看死的姑娘没什么出色的,倒也不心疼,大肆感慨牧云行会的姑娘质量真是差劲,就是不如人家重生紫晶专业。

    “跑!快跑!”牧云的人此时哪里还敢叫顾飞不要跑,纷纷还是扭头自己逃跑。而之前散了的牧云玩家,这些零零碎碎已有一些支援到阵了。顾飞也不管是老客户还是新来的,此时法力回复与攻击输出循环状态正完美,自是谁挡就杀谁。

    牧云行会最后是靠四散在原野才躲避了这没完没了的追杀。顾飞毕竟分身乏术,人一百人就跑了一百个方向,顾飞很努力了,也就追杀掉了十八个,实在是再也找不到一个了。而火球乘这当口也想棒打落水狗,但牧云的人跑归跑,对手有几斤几两还是分得清的,一看这个地上打滚的家伙也这么猖狂,气不打一出来,当即反戈一击。火球一对一都不是人家对手,幸亏顾飞及时赶到接力,这才没追杀反被人杀。

    “没了吗?”顾飞恋恋不舍。

    火球则在迅速向行会报喜:“报告,在醉哥的协助下,火球同志顺利完成任务。”

    行会里嘘声一片,鬼才相信火球是主导而顾飞是协助。

    “各大行会的人似乎都有朝这边团聚的趋势,大家都当心了。”剑南悠七人众成功摆脱了黑色同盟会的纠缠后,扮作平民暗中观察,发现黑色同盟会的人已经迅速聚集。

    “怕什么,回去领了任务再来啊!”细腰舞上瘾了。

    而两大会长被刺杀的消息已经迅速在行会之间传开了,到了这地步,韩家公子如果还意识不到是怎么回事那就不是韩家公子了,当即在频道里道:“干得不赖啊!”由于韩家公子本人此时是中立身分,于是他旗下的佣兵团频道就成了中立频道,于是发生了三大势力都可以在这个频道里自由沟通,只要不被城里城外的势力区域给划分开。

    “呵呵。”剑鬼看到韩家公子的消息憨厚地笑着。

    “伐木场里不可能没有埋伏吧?”韩家公子问道。

    “当然。”剑鬼说。

    “木料堆里?”韩家公子说。

    “不错。”剑鬼说。

    “如果顾小殇上了木料堆领任务,她就会掉到木料堆里,然后乘机被干掉。”韩家公子推断。

    “是。”剑鬼说。

    “如果没有上去,就像现在发生的这样。”韩家公子说。

    “嗯。”

    “埋伏在木料堆里的是谁?”韩家公子问。

    “是我。”剑鬼说。

    “顾小殇没有上去,所以你用传送卷轴离开?”

    “嗯。”

    “我会推断出来的情况,已经全部被你们假想进去了。”韩家公子说。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剑鬼说。

    “我倒是从来没和你做过对手。”韩家公子说。

    “我也一样。”剑鬼说。

    “还没结束呢!”

    “加油。”

    守城战的各大悍战,此时化身为民,简简单单地又在城内聚首了。城里那是绝对安全的所在,众人欢笑一堂。第一战虽然不是十分圆满,但最终结果也算顺顺当当,是个不错的开门红,连剑鬼都不再怎么纠结刺杀黑色食指的法子了。

    占着主城的他们待遇可比城外攻城玩家要好多了,至少城内的系统酒馆什么的还是照常营业的。但玩家之间应该互相关照嘛,顾飞一个消息,小雷闻讯连忙去开了他的酒馆,想不到城战期间竟然也有生意,着实意外。

    “咦,你小子不赖啊!竟然也混上阵营了。”细腰舞拧小雷的脑袋。她和小雷其实不熟,但是小雷赔钱开酒馆娱乐的背景,让玩家一度揣测他也是个了不起的人民币玩家,细腰舞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把小雷当成和她是一国的。

    被美女拧两下脑袋小雷也没介意,进去给众人拿了他新近开发的自制酒水。不过很不幸在场相当一部分是重生紫晶的姑娘,不喝酒,而非常逆天这边也没有嗜酒的人,小雷的新制酒水端上,大家大多是客气地称赞,并不如此发自内心,小雷也有点知音难觅的感觉,莫名怀念起某个身影。

    “哟,都聚上了?”小雷酒馆又进来两人,是席小天和云襄。这两人从伐木场离开后溜了很大一个圈,此刻方混入城内,倒是比众人都晚了一步。

    “知道牧云行会受到了什么处罚吗?”席小天这一圈也没白溜,还打听了一些消息回来。说起来细腰舞他们那边的刺杀完成的并不算完美,因为细腰舞身上的任务并非是黑色食指,最后一击原本应该像顾飞和火球的配合一样,尽量有另一人完成。可是以少敌众的情况下,他们可没能耐像顾飞那种反而占据主动,没能找到任务刺杀黑色食指的机会,也就干脆利落地杀了黑色食指了事。

    所以算起来,只有云中牧敌的击杀是任务击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