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二十五章 你有我也有

第七百二十五章 你有我也有2017-11-10 16:37:1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二十五章 你有我也有

    云中牧敌被挂,虽然郁闷,但毕竟城战无损失,虽然是身子金贵的会长,云中牧敌也没在死一次的问题上太过纠结。复活营生重生的他,反而更加沉稳有度,一边频道里继续了解那边的状况,一边了解着各种支援的到位情况。就在他准备离开复活营地时,却收到了森森的系统提示:他被重伤罚停了20分钟。

    云中牧敌大惊,这个罚停规则现在已经完全被玩家实践明白。死亡五次十次十五次和二十次时分钟会被罚停五分十分十五分二十分,死亡二十五次,则被宣布彻底死亡直接逐出城战。

    尤其是二十五次宣布彻底死亡规则被发现后,所有人开始留意自己的死亡次数,开始打得太过狂野的人都后悔不已。这个事件让玩家们知道:任何时候都应该珍惜生命,哪怕是看起来死亡没什么惩罚的时候。

    云中牧敌当然也理清了他的死亡次数,在二十五次规则被发现时,他就认真回顾了自己的战斗历程,鉴于每五次一罚停的印象,很轻松地理清了当时的死亡次数是八次。作为一个大行会的会长来说,这个成绩比较了不起。当然这也和云中牧敌是一个战士,战斗喜欢顶在最前有关。开始珍惜生命以后,云中牧敌再没有死过一次,目前依然停留在八次的死亡次数,但是此刻,却遭到了二十分钟的罚停,这当然意味着他的死亡次数已达二十,系统是不会无理取闹的。

    云中牧敌慌忙翻看着系统消息记录,他相信这么惊悚的事件系统总该有点提示的。

    于是他发现了刚刚的死亡提示果然与众不同。一般玩家死亡,系统就是一句轻描淡写的“你死了”,但在刚刚,系统在“你死了”后面又给云中牧敌补充了一句话:你遭到了一次荣誉击杀。

    荣誉击杀……又是一个城战中的新名词。云中牧敌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他被罚停了二十分钟,那么这个所谓的荣誉击杀,一次顶十二次。

    十二吗?云中牧敌觉得应该说至少十二才对。死亡规则中,系统相当钟情于五这个数字,没准一次荣誉击杀,不是十二次死亡,而是十五次。如果是那样,自己死亡二十三次,受到二十分钟的罚停也说得过去,但更要命的是,自己就剩两条命了。

    云中牧敌心中悲戚,他莫名地想念起了魂斗罗,想起了上上下下左右左右的秘诀,他实在希望能给自己调出三十条命……

    “荣誉击杀?那是怎么回事?”这些杀人凶手们还蒙在鼓里呢,只当是完成了一次任务,没想着这任务还有什么意外的威力,听了席小天带回来的消息,继续疑惑着,让云中牧敌的死更显的悲剧。

    “具体还不知道,只知道云中牧敌被罚停复活营地二十分钟。”席小天说。

    “二十分钟,那不等于死了二十次以上?”佑哥惊道。

    “对啊,他一个会长,还是六级大行会的会长,怎么可能死这么多次?所以说,这个荣誉击杀很有内容。”席小天说。

    “这个,你是怎么打听到的?”剑鬼问。

    “云中牧敌并不是太仔细的人,这事他没想着要封锁消息,刚一发现就在行会频道里暴躁了,消息当然很快就会传出来。”席小天说。

    剑鬼很明白这种情况。一个行会,尤其是一个大行会,那行会里不知会潜伏着多少对手或是不知什么来路的内线。尤其在以前网游有“小号”这种东西,这种无间之风更是遍地都是。现在平行世界没小号,剑鬼觉得这种情况应该有所收敛,但多少可能还是会存在一些,至于如今的会长们是怎么操作的,剑鬼刚当上会长,还处在思考阶段。

    “哈,找到了!!!”火球此时一声尖叫,动情地向大家宣布:“您完成了一次荣誉击杀。哈哈,是我,我做到的!!!”火球这是翻了半天系统消息,果然也找到了一条特别的提示。

    “可现在具体还不清楚,这个二十分钟,是荣誉击杀直接带来的处罚,还是说一次荣誉击杀相当于杀若干次,直接把云中牧敌的死亡提升到了二十次以上。”佑哥不愧是分析帝,云中牧敌开始就没想着二十分钟其实是一种处罚手段,他上来就慌里慌张地觉得自己是死了二十多次,大限将近了。

    “再领一次云中牧敌试下?”顾飞非常残忍地提意见。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领。”剑鬼说。

    顾飞立刻在行会频道里广播:“没有靠近行会大楼的姑娘,有没有靠近行会大楼的姑娘,进去看一看是不是能领到刺杀云中牧敌的任务。”

    “喂喂!行会的姑娘是专门替你跑腿的吗?”席间的七月有意见了,顾飞自打当了重生紫晶会长,在行会里发言积极,一会指挥姑娘干什么,一会指挥姑娘干那个,活跃得很。

    “顺路的看一下吧……”顾飞说。

    七月翻着白眼,只好也在行会里发言:“有路过的就帮着看一下,没路过的就不要理他。”

    顾飞苦笑,女人啊,小事情也要这么计较。

    酒馆聚会本也是招呼了重生紫晶姑娘们的,不过任务大功告成的又不是她们,所以有些也懒得过来,七月作为实质上的会长还是过来搞联谊了,但大多数姑娘还漂在外面,于是赢得了替姑娘跑腿的机会。

    七月话说是不路过的就不要理,但姑娘们善良,距离两百米也当是路过了,绕过去看了一下,回复消息:“那个通缉榜上没有云中牧敌的名字了。”

    “果然没了。”佑哥拍桌子。

    “佑哥不要太激动,这说明什么?”顾飞忙问。

    “我觉得这说明这荣誉击杀是提升了云中牧敌的死亡次数,你们想,一下就上到二十次了,这样的任务,如果能重复领取,两次大概就把云中牧敌杀出局了,所以系统就设定只能一次。如果只是罚停二十分钟,那没什么关系,大可以反复刺杀嘛!”佑哥分析道。

    “有道理。”大家点头。

    “牧云行会里还有什么新消息没有?”剑鬼问席小天,他发现这个姑娘也是有一些消息渠道的,或许就是她那个非一般的圈内关系。

    “暂时没有。”席小天说。

    “去砍他吧!”顾飞起立了。

    “我就欣赏千里喜欢迎难而上的气魄!”佑哥先夸了一句,然后无视了顾飞的建议,向剑鬼提议:“这个刺杀倒是挺实惠的,不如我们先选些比较下面的小行会,相对要轻松很多,先赚他些积分再说。”

    “问题是现在大部分人身上都领成大会长的任务了。”剑鬼忧郁。

    “我没有我没有。”火球举手,他的任务完成了。

    “对嘛!领了云中牧敌任务的现在身上不是空了,一人领个小会长,咱一个一个清过去。会长级别,又带任务,肯定大有分赚,复活营地什么的,咱们目前想夺取没什么机会。”佑哥说。

    “嗯!”剑鬼点头,他觉得佑哥分析得在理,立刻回头问道:“刚才领了云中牧敌任务的都有谁?”

    “我。”御天神鸣站出来。

    “我也是。”佑哥笑着,一看大家都意味深长地望着他,连忙欲盖弥彰地解释:“我绝不是因为自己可以完成任务才出的这主意哈。”

    管他是不是,这主意的确是现在比较能干的活。剑鬼点着头说:“我之前领的也是云中牧敌。还有席小天云襄柳下加入的话,也可以接,呃,佑哥,你表妹呢?”剑鬼发现他忽略了一个人。

    “她啊?她妈妈叫她吃饭,先下了。”佑哥说。

    意味深长的目光又来了。“是真的!”佑哥又解释。

    “咳,那就咱们这些人先去领任务吧,捡排名后面的,倒着领。”剑鬼说。

    “嗯,去吧,咱们这些人去把手里的任务清一下。”顾飞也部署呢!结果就细腰舞一个人积极响应,其他人都大眼瞪小眼,他们这些人手里的任务哪那么容易清啊!一个逆流而上,一个黑色食指,全是大会会长,再加上出了云中牧敌这档子事,会长的保护会多周密用膝盖想都知道了。

    “谁跟我去!”顾飞热血的鼓动大家。

    “我!”响应者当然是细腰舞。火球这种非常支持顾飞的人,这会跟着剑鬼领新任务去了,其他人淡定装无视,悄悄喝酒聊天。

    “你们?”顾飞望向剑南悠等人。

    “老板发话,上刀山,下油锅,赴汤蹈火没话说。”火燃衣一看被点名连忙表态。

    “没勉强吧?”顾飞说。

    “呃,挺勉强的……”七人众真是诚实。

    “你们去死吧……”顾飞无奈了,他又不是不会看眼色的人,显然大家并不支持他的这个决定。这样的决定,只有细腰舞这样的无脑嚣张型会衷心支持。至于他自己,顾飞觉得是有实力型。

    “还是等剑鬼他们回来,团队行动吧!”诡瞳等人发表看法。

    “好吧!”顾飞无奈,转头又在重生紫晶里号召:“有没有想去砍人的,我带!”

    “你怎么不去死啊?”七月多好的人啊,都受不了了。

    守城玩家城中淡定喝酒,攻城玩家则又一次暴躁了。云中牧敌被荣誉击杀,罚停二十分钟的消息一出,第一个紧张的是黑色食指。他在复活营地重生后还没来往外走呢,一收到这消息连忙去试,结果倒是没事,暗赞自己好运。但所有人又一次重新认识了千里一醉的危害性,对酒当歌率先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了“不灭千里一醉,就没有好日子”的重要方针。纵横四海行会在第一时间予以了支持,连彩云间都一同表示,灭除千里一醉的活动,他们一定积极参与。

    而对酒当歌又不失时机地进行了一下宣布,向大家公布今天中午他们曾经成功击杀千里一醉的消息,开始是置疑声一片,但对酒当歌在公布了他们的法子后,大家沉默了。妈的,你们比千里一醉还无耻了,他又岂能不死?

    随后大行会一起公布了一份成为城战对手的名单:以千里一醉为首,剑鬼御天神鸣佑哥剑南悠七人众席小天云襄,一堆有名的没名的人物悉数曝光,众人惊叹对方团队中的高手质量,纷纷表示很有压力。

    大行会又一次号召大家摒弃前嫌,联手行动,也灭除这些不好捕捉的隐患再说。但云端城这次已经是不知第多少次搞同盟了,实在有缺公信力,行会们纷纷选择了观望。而大行会们这次决心很足,他们立志要好好团结一把,做个表率。结果第一次会长代表大会就发生了矛盾,因为云中牧敌竟然没有来亲自参加,而是由他的副手前来。副手委婉地表示云中牧敌此时不方便露面,对这次合作本来报有希望的顾小殇第一个就火了。什么不方便露面?还不就是怕有行会知道他大限将近,乘机下黑手吗?到这个时候了,依然是一点信任没有,依然是做着互相的提防工作,顾小殇对这帮会长这回是完全死了心了。

    云中牧敌不敢现身,那么其他人呢?是不是真打着要乘机对云中牧敌下个黑手的算盘呢?顾小殇一眼扫去,只觉得眼前这帮男人一个个都是心怀鬼胎,恶心之极,她真后悔,后悔之前已经决定不和他们一起掺和了,怎么这次又心软坐到一块了。结果上来就被恶心,真想自抽两个嘴巴。

    “小殇别急,云牧会长这种心思我们应该理解。他肯定不是怕我们乘机使坏,主要还是担心千里一醉他们嘛!”无誓之剑连忙出来圆场,那云中牧敌的副手正被吼得目瞪口呆,一听无誓之剑的解释,连忙附和:“对对对,顾会长你多心了,云牧并不是这个意思。”副手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发虚的紧,因为云中牧敌让他来,货真价实就是这个意思。

    逆流而上对于顾小殇三番五次暴躁,鄙视他们心里也挺不爽的,他眼里顾小殇未免太过天真,他当然不会像无誓之剑那样只顾给顾小殇顺毛,此时实在按捺不住,开口道:“顾大会长,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话你当然不爱听,但没办法,真话就是这么刺耳。咱们这帮人本来就是竞争对手,互相提防,偶有算计,这也是我们游戏的乐趣。你嫌我们互相之间不够信任,本来嘛,我们是对手,合作也只是暂时的,因为要剿灭千里一醉而合作,信任当然有限。再说了,咱俩很熟吗?你凭什么要我们来信任你?云牧不露面,我觉得没错,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但他不还是叫哀木皆来了?合作依然在继续,顾大会长实在不要太勉强我们……”

    顾小殇听了沉默了有半分钟,最后还是叹息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我还是不喜欢,我行会的人也不会喜欢,失陪了……”

    顾小殇走了,又一次,无誓之剑也没有再去拦,话已经全说开了,顾小殇既然不认同,那也没有可挽留了。逆流而上摇了摇头,也叹了口气,对着余下的三位代表道:“哥几个可要好好表现,至少咱得干他千里一醉几次,大家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成为笑柄吧?”

    “废话少说了,谁有个什么方案?”黑色食指问。

    “等下等下,重大发现!”无誓之剑突然叫道。

    “什么情况?”

    “重生营地,重生营地的守备队长突然有任务发布!!你们猜是什么?”无誓之剑说。

    “刺杀千里一醉?”大家有点鄙视无誓之剑,这个问题有点没难度。

    “也差不多,但这个内容啊,和千里一醉他们折腾我们可能是相互的。妈的,你们派人去看啊,营地里难道没人吗?”无誓之剑说。

    三位代表当然已经派人去看了,此时都已经收到消息。如城内行会大楼出现了百大暴民行会头子一样,在复活营地的守备队长处,也出现了罪恶城主的鹰犬,两家行会,重生紫晶非常逆天。

    “千里一醉是重生紫晶的会长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千里一醉在行会方面隶属于重生紫晶,但是,现在竟然成了会长……

    “非常逆天,这就是他们新成立的行会吧?御天神鸣他们这些人,大概都是在这个行会里。会长是剑鬼啊!汗,有够嚣张的,以前叫逆天,现在叫非常逆天,日!”

    “在主城内,肯定也有一个类似的任务发布,而我们就是任务目标。云牧被荣誉击杀,一定是被他们完成了这种任务。”无誓之剑说。

    “那倒也奇怪了,我怎么没被荣誉击杀呢?”黑色食指说。

    “只能一个一个来?”众人猜。

    “先别去纠结这样了,全会上下都先把这任务接了,咱也以牙还牙,如果能一次击杀这帮家伙出局,那就大功告成了!!”几人觉得好像看到了曙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