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多点开花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多点开花2017-11-10 16:37:1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多点开花

    四大行会一声令下,行会上上下下有事没事的,全部到复活营地接了一遍任务。开始大家是想两人都接,但随即发现只能接一人,于是平均分配,一半人接千里一醉,一半人接剑鬼。然后所有成员星罗密布地分配到了云端城各个城门方向,意图是想监视,但是城下辽阔,战火又是不断,顾飞他们潇洒地反复出入不是没有道理的,真的很难这样被人察觉,但是聊胜于无,做点监视总比傻等着强。

    “诸位。”纵横四海著名狗头军师倒影年华讲话:“从千里一醉他们一直的举动来看,他们应该会继续进行这种任务,几位会长都将是他们的攻击目标,我认为接下来的时间大家不如就聚在一起不要分开,比较节省人力。”

    众会长点头,他们都不敢再疏于对自身的保护,现在要散了去,每人身边带个几百人,四个人一共就要占用掉一两千人的时间。而大家都聚一起的话,守护一位会长的人手,同时守护几位也一样,节省下来的人手自然可以去多做些其他事情。

    “以我们为目标的话,是不是正好可以乘机设下陷阱?”众会长商量下一步。

    “云牧现在够安全吗?他已经被刺杀一次,再被刺一次,就会被踢出城战了,我觉得他很可能成为千里一醉他们接下来的重点目标。”倒影年华问牧云行会的代表哀木皆。

    “呃……还行吧!”哀木皆如此回答。安全不安全的,现在谁说都没谱,因为对手是千里一醉,一个不适合网游规律的存在,照一般思路会长是安全的,但千里一醉可以把一切转化成为悬念。

    “方便的话,还是叫云牧和我们一起吧!那样节省人手,而且更安全。”倒影年华说。

    “他要实在不放心咱们,可以这样,你们云中牧敌负责防护工作,我们几个都过去跟着你们混,这样也可以节约出来人手,云牧有一大堆自己人护着,还担心什么?”逆流而上说。

    哀木皆觉得这方法真不错,于是立刻转告云中牧敌。其实这些大行会会长之间怎么会没有互加好友,但依然用哀木皆来传话。这有点像是外交活动,即使领导人精通对方语言,但也会讲本国语言,然后通过翻译来传话。

    结果云中牧敌一听这建议,立刻冷笑:“我们的人来搞防卫?他们的人去完成任务,积分全落他们手?”

    哀木皆一听原来还有这算计,自然还是太嫩,竟然觉得这方法着实不错,很是惭愧。“那怎么办?”哀木皆问,他觉得自家现在有点进退两难。

    “就照他们说的吧,不过不要咱们专门防卫,每家带个一百来人,聚一起行了。”云中牧敌到底还是点头。因为他也意识到如果自己依然选择被孤立,那人手只能是过度的浪费,最终在积分获取上依然不利。

    哀木皆转告了云中牧敌的意思后,三大会长都笑了笑,随即点头。哀木皆注意观察了一下逆流而上的神情,他想看看这家伙刚才的算计被会长看穿后,会不会有什么异样。结果一切如常,逆流而上并没有任何意外表情,只是立刻张罗着组织人手。

    四会长约了个一马平川,视野开阔的所在。他们人手充足,不需要搞什么防御什么埋伏。这种地界发现对手,就可以迅速组织攻击。每个会长这次带了一百名部下,经协调,像逆流而上这边擅长法师职业的,就多带了些法师,无誓之剑自然是多带了弓手,两家因为单一职业过多造成的不平衡,再由其他两家补上。总体而言四百人的职业搭配是完全合理的。

    “三位。”云中牧敌露面和三大会长打招呼,身后紧跟行会里最好的牧师。

    “好了,大家各自领好自家的兄弟,我们就暂驻于此,有什么状况统一行动,共同进退。”逆流而上说。

    “好!”四人齐点头。

    战略方针已定,接下来可以分析一些战术细节。无誓之剑逆流而上云中牧敌三人都是和千里一醉直接对抗过的,纷纷拿出自己被砍出的一线资料。无誓之剑这边还在说千里一醉的法力问题,结果逆流而上和云中牧敌纷纷嗤之以鼻。尤其逆流而上,他们在这上是吃了大亏了,以为顾飞要没法力,结果不知送死了多少人。

    “我靠,不是吧,这唯一的短板也被他补上了?那他现在还有什么缺点?”无誓之剑说。

    众人一片沉默,云中牧敌觉得再不说出点什么实在有损士气,于是开口道:“发型。”

    “什么?”其他三人完全没听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千里一醉的发型,非常恶心。”云中牧敌说。

    “这和他的实力有什么关系?”无誓之剑问。

    “没有关系……但是,真的是一个很大的缺点。”云中牧敌说。

    “他的发型很难看么?我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啊!”逆流而上回忆。

    “非常难看。”云中牧敌肯定地说。

    “我也觉得没什么啊,你……”无誓之剑觉得云中牧敌的审美大有问题。

    “咳咳!!”黑色食指重重咳嗽了两声。堂堂云端城四大会长,在这里讨论一个男人的发型问题,真的是没话可说了吗?

    其他三位意识到失态,连忙正襟危坐。

    “除了发型,还有什么缺点没有?”无誓之剑说,他已经不准备再和云中牧敌纠结千里一醉的发型到底如何了。

    云中牧敌摇头,他想不到。逆流而上摇头,他也不知道。无誓之剑望向黑色食指,黑色食指低头,他本来准备要说的也是法力问题,没想到这个补丁竟然已经被打上了,黑色食指只能心中骂娘。

    “都没有办法,那看来只有靠人海淹死他了。”无誓之剑说。

    “问题是人海有他的移动速度吗?”云中牧敌说。

    “需要暗中进行大范围的包围,然后直接收缩。”逆流而上说。

    “换而言之是需要在他发现我们之前,首先掌握到他的动静?”黑色食指说。

    一片沉默。

    “出去的人有什么发现没有?”无誓之剑忍不住焦躁。

    “没有,有个屁。”云中牧敌也挺报仇心切的。

    四家行会各据一门,监视动静,为了看得清楚,甚至不惜投入兵力加入那些无组织无功效的攻城活动。现在已经出现了破罐子破摔的行会,觉得攻城反应是没结果,赶紧死完25次拉倒,到最后有多少积分算多少积分,只当潇洒走一回。

    又是一阵沉默后,黑色食指突然跳起来:“有情况了!!”

    “什么?”其他三人连忙望向他。

    “东城门,千里一醉出现。”黑色食指说。

    “然后呢?”

    “击杀了行会云中漫步的会长云天,闪人……”黑色食指其实自己情报也没读完,看完这里自己也傻眼了。

    “云中漫步,那也是家五级行会啊,规模不小。”云中牧敌说。

    “会长云天我认识,我问问。”逆流而上说。

    云天这会正在复活营地里,十分委屈。云天是个姑娘,把行会领导到五级着实不易,行会气氛和谐,亲如一爱。平时老老实实游戏,如今规规矩矩打城战,千里一醉这个煞星现在大家谈之色变,但云天没想着会落到自己头上。结果便生就赶上了,混战当中,一个黑色神影突然闪落自己身边,云天都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就被捅了若干剑,然后旁边一人喊着够了够了,接着是一堆法术落到自己头上,云天就这么去了。临去前看得清楚,自己身边出来的人,黑色法袍,紫色长剑,发型……很恶心。

    这就是千里一醉吗?云天是带着这样的念头在复活营地重生的,但女孩子很细心,刚一重生,就发现了系统提示的“你死了,你遭到了一次荣誉击杀”。

    云天大为惊讶,这词好像不久之前刚刚发生在牧云行会的会长云中牧敌身上,而他的下场,是罚停20分钟。

    云天试着朝复活营地外一走,果然也是系统森森提示:20分钟的罚停。

    云天之前刚刚死过五次,20分钟的罚停,很显然,荣誉击杀带来的是15次死亡。这个云中牧敌没能测试出来的数据,云天给测出来了。

    云天哭了,虽然她也明白这大概就是系统设定的什么任务,对方也是完成守城方的职责,但是,就是觉得很委屈。

    而云中漫步行会里此时也沸腾了,会长刚刚是在他们眼皮底下被人击杀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们甚至没来及反应,等人呼叫牧师时,会长已经被挂。有正好死亡复活的行会成员,看到云天在复活营地哭泣,把这消息告知众人,群情激愤,纷纷痛骂千里一醉不是东西,杀人不眨眼,冷酷无情,恶心的发型说明此人品味也很差劲。

    顾飞一路打着喷嚏和火球闪人,火球后面不停恭维:“醉哥,干得漂亮。”

    顾飞有些不满,回头望着火球:“你故意的吧?”

    “啊?什么?”火球装傻。

    “领个姑娘会长。”顾飞说。

    “哪能啊,纯属巧合。”火球说。

    “那你一眼就能认出目标?”顾飞说。

    “大概是直觉吧!”火球说。

    “你个混账。”顾飞拔剑去砍火球,这小子居然敢借着自己的手去调戏姑娘。还好自己够正直,严肃认真地把姑娘砍死,不然谁知道这小子要怎么折腾了。

    “醉哥我下次不敢了!!!”火球被顾飞砍得兔子一样飞奔。

    “云天被挂。”逆流而上此时问到了情况,面色沉重地对众人说:“出手的是千里一醉,另外还有一个助力,云牧,情况和你遇袭好像比较类似。”

    云中牧敌脑海中浮现出两个身影,一个顶着恶心的发型,另一个满地打滚,下贱之极。

    “云天也被罚停了二十分钟。不过她之前的死亡次数是五次整。这意味着,荣誉击杀带来的是十五次的死亡次数。在座的没有人死亡超过十次吧?”逆流而上说。

    “我十次……”黑色食指脸色变了。死亡十次,意味着再被荣誉击杀一次就将满二十五,直接出局。

    “怎么都死这么多次啊,真是太不知道爱惜自己了。”无誓之剑大为感慨,他也是战士,但死亡次数就没有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那么风光。事实上他是因祸得福,一早就被千里一醉盯上后,让他一直没的放松对自己的保护。而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在之前并不知死亡有上限的情况下,都认真地做着表率,有时再挺身而出牺牲自己保护一下兄弟,死得豪迈了点。

    此时无誓之剑装逼再加点嘲讽,引来两人一通白眼,此时也没功夫和他斗嘴。云中牧敌之前八次,加了这十五,还差两次出局。黑色食指基础打得好,直接一个荣誉击杀就出局。虽然之前各带一百人,大家都觉得守护足够周全,但此时突然又觉得有些紧张起来。

    “别太紧张,或许这个荣誉击杀根本不算次数,只是二十分钟的罚停呢?”无誓之剑总算还有点人性,非常合理的分析角度进行了一下安慰。

    逆流而上叹了口气,因为他接下来要宣布的消息在此时就觉得有些不人道了。

    “刚刚又收到消息,行会墨竹轮回会长黑夜被荣誉击杀……结果是,直接退出了城战……”逆流而上说。

    “什么?”刚被安慰心情稍好的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立刻站起。

    “会不会是他刚刚好死到二十四次?”无誓之剑这时人性得有点贴心。

    “恐怕不是……”逆流而上同样认识黑夜,已经取得了联系。黑夜同志这会正骂街呢,他之前死亡次数十三次,被杀直接出局。系统明确给予了提示,而且与普通玩家阵亡不同,会长的阵亡,系统多加了一句信息:行会墨竹轮回陷入群龙无首状态。

    这群龙无首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状态,行会现在士气一边低迷,谴责的力气都没有了。据黑夜描述,他的死比云天干脆,不知哪里杀出一道刺杀,直接秒杀没二话,完成刺杀的人顺势就疾行而去,前后过程不到五秒钟,除了职业是盗贼可以确定,其他一无所知。

    “这是谁?”

    “剑鬼!”逆流而上说,“我们之前任务时有交过手,有人报告过他的一个特别技能,和黑夜的描述很像,威力也是十分强大……”

    “靠,变态的不只千里一醉啊!!”众人惊骇。

    “等等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们攻击的目标怎么全成这些小行会了?”云中牧敌说。

    “也不能说是小行会吧?云中漫步和墨竹重生规模当然是比不了咱们,但也都是五级,在云端城也小有名气,如果数一数的话,我觉得大概都是能跻身百强的吧?”逆流而上说。

    “那就是说,千里一醉他们现在不准备对付我们了?目标全部换成了这些行会?”无誓之剑说。

    “那可真是大麻烦了。这些行会现在全是各自为战,也没有任何防范。云天和黑夜都是在和守城npc的混战中被击杀,自家人连反应都来不及……”逆流而上说。

    “云中漫步墨竹重生……下一家会是谁?”众人惊骇。

    “靠啊,醉生梦死的人都在哪里?会长真的神智不清把自己弄丢了啊?我找不到啊啊啊啊!!!”细腰舞此时在行会频道中咆哮。她自身挂着逆流而上的任务,没法消除,所以像顾飞一样也拉了个助手。找的是同是重生紫晶过来的柳下,领得是行会醉生梦死的会长神智不清。结果这行会是任务流,没在战场上,行会成员四散着搜集任务,如此也不会打什么旗帜,细腰舞和柳下两个犹如大海捞针,城外一圈又一圈,什么也找不到。

    此外还有御天神鸣席小天佑哥云襄,身上也是各挂任务,但这些人的实力显然不能和以上三个变态级的相提并论,每人都需助理若干。其中御天神鸣心高气傲,一定要认为自己也是变态级别的,坚持不要助手,要像剑鬼一样单人行事。但他即使有技术,实在没有顾飞剑鬼或是细腰舞那样爆炸的攻击力,现在已经不是随便被人一箭爆头秒杀的岁月了。

    大家没有由得他任性,最后还是给他分配了人手。席小天和他并成一组,承担两个刺杀任务,再带了落落烈烈和六月的雨,清一色的姑娘配备,让御天神鸣舍不得拒绝。

    而佑哥和云襄则瓜分了剑南悠七人众,各组了一个小队就去寻找目标了。他们很清楚他们的优势:敌人大多专注于攻城,无防备,只要找到目标,就可以轻松击杀。

    顾飞和剑鬼两组是比较走运的,目标行会挑着显眼的大旗,一眼让人寻到目标,杀得干净痛快。其他小组目前都在痛苦的寻访目标中。而细腰舞是最悲催的,遇任务流行会,不集中于战场,不打旗帜,真不知上哪寻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