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三十章 葬身之地?

第七百三十章 葬身之地?2017-11-10 16:37:1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三十章 葬身之地?

    “看,就是那间小木屋了。”顾飞向其他三位同志介绍此行的终极目标。

    “醉哥你说这里会有危险是吗?”火球四下张望。

    “一定会。”顾飞肯定地点头,树下望天派人来向他透露的情报,很明显地说明了这里已经有彩云间的人插手。而韩家公子现在正和这些人混在一起,以他的手段,这样的机会怎么会不利用起来?还有那个借装好人的树下望天,这人行会虽小,野心挺大,竟然敢和对酒当歌彩云间这些大行会抢食吃,这会不知道趴哪搞偷窥呢!

    “小柳,这里有危险,快抓着我的手。”火球严肃地对柳下说。

    三人一起瞥他,柳下笑笑道:“不要紧,我不怕。”

    “是么?但我很怕,给我点力量吧!”火球说。

    “给你一脚要不要?”顾飞说,火球现在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你小子找死是不是!”细腰舞也不想再卖面子了,神情很严肃地问。

    火球终于意识到有些没完没了,连忙解释:“没有没有,我看气氛有些紧张,所有开个玩笑让大家轻松一下。既然都不喜欢,那我下会不开了。”

    大家都深呼吸,火球之无耻是另一个路数,是真真正正的……无耻。

    “行了,做正事吧!”顾飞说。

    “这里芦苇丛这么高,藏人太方便了,有多少埋伏完全看不出来。”柳下分析情况。

    “也没准我们现在已经在包围当中了。”顾飞说。

    “敌我难分啊!谁知道缩在草丛里的是埋伏还是交情感情的男女。”火球终于也能说点像样的话。

    “以防万一,你直接用法术清过去吧!反正现在人挂了也不会有损失。”细腰舞这姑娘其实比较自我,并不怎么在乎与自己无关的人。

    “不好吧!”这样的事顾飞到底还是做不出来的。

    “哎哟!”火球突然大叫了一声,连忙回身:“有情况!”

    其他三人也立时机敏转身,但身后除了茂盛的芦苇丛什么也没有,火球则指了指自己脑后问:“是不是中箭了?”

    “没有。”三人道。

    “那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火球很疑惑,低头看了看,竟然还真有东西。他的脚底下掉着一个纸团,火球捡起,发现纸里包着东西,连忙打开,发现是一块石头,仔细研究,却没看出这石头是什么有杀伤力的武器。

    “可能是什么人……呃,不小心吧!”柳下说。毕竟是恋爱集结地,男男女女打情骂俏,互相丢东西砸一砸,结果不小心砸到火球也是有可能的。

    “等下,你手上的纸……”顾飞发现有问题。

    火球注意力全到那石头上了,一听顾飞提醒,连忙拿起纸一看。这纸并不空白,上面圈圈叉叉画了不知是些什么东西。火球横看竖看,也没怎么明白,递给顾飞说:“你看看。”

    顾飞接过看了看也有些迷糊,细腰舞就更看不出所以然了,倒是柳下第一个反应过来,指着地圈当间内里填了串数字的方块说:“你们看,这个,这个是不是那间小木屋啊!这数字是坐标来的。”

    “哦?”众人注意了一下自己脚底下的坐标,然后目测小木屋。除了御天神鸣那种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路痴,其他人多少还是可以看出木屋的方向果然差不多会是这种数值的坐标。

    “我明白了,周围这些圈圈叉叉,是指在木屋周围的布置啊!你看这里,还有旁注,fs3,大概是说这个地方有法师三个人,这里是zs4,战士四个,dz是盗贼,ms是牧师,qs是骑士,都是论坛上常用的职业简称。”柳下终于彻底解读出这张破纸了。

    “靠,原来是送情报给我们的,什么人这么善良啊?”火球惊讶。

    “树下望天?”顾飞猜测,除此之外他想不出任何第二种可能了。

    “也或许是假的呢?”柳下说。

    “是真是假,试试就知道了。我们现在的位置的话,这个方向过去,会有埋伏,不过没有标注什么职业,可能对方也没调查太清,我去看看。”顾飞说。

    “那我们呢?”其他三人说。

    “你们先藏在这吧!就看这图上画的,对方埋伏相当不少,我们也得利用这芦苇地悄悄行事了。”顾飞说。

    “醉哥你快去吧!”火球点着头。

    “我去了。”顾飞拎了剑,猫起了腰,把身子隐在芦苇丛中朝着挑中的目标而去。那张纸片上除了小木屋标了个坐标外,其他地方再无坐标的旁注,毕竟纸片不大,也写不下太多东西,就是画出的埋伏,多少也会有点误差也说不定。顾飞只能凭借方向大致判断,三五个人的埋伏,即使不小心直接撞上,他倒也不怕。

    停守的火球很激动。一男一女独处的机会没捞到,但现在竟然让他一男二女钻芦苇丛,来云郊湖畔的哪位爷们能有自己这风采?要不是现在消息不通,火球真想把自己此时的境遇好好给花丛中永生那帮哥们透露透露。不过由于之前刚刚接受过恐吓,火球现在不敢冒然调戏,暂时只敢在心里下yy一番。结果就听到细腰舞对柳下说:“对手很多,我们也多小心点。”

    “嗯,潜行了吧!”柳下说。

    细腰舞点了点头,两个姑娘一起发动潜行,消失了。

    “喂!”火球一看突然间就剩自己一个人,慌了。

    “叫什么,在你旁边呢!”空气里细腰舞说。

    “一定要潜行吗?”火球流泪,这个样子,就算有一千个姑娘在身边也和没有没什么区别啊!

    “安全第一,别吵。”细腰舞说。

    “那我怎么办?”火球说。

    “你要很闲的话,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吧!”细腰舞说。

    “噗……”一边柳下也发出一声轻笑,火球郁闷,不过也是真没事干,索性真趴地上:“好吧,我挖坑。”

    顾飞朝着目标逼近,逼近,逼近。再接着,他觉得已经过头,过头,更过头。

    没有,走过的路线上并没有出现纸片上绘出的埋伏,但顾飞并没有韩家公子那种看图识坐标的才能,觉得很可能是自己走偏了,于是又换了个方向,这次的走向,是个比较密集的所在,顾飞相信就算自己走得略有不对,也总会有所惊动,于是又开始照着这方向移动。

    逼近逼近再逼近,过头过头再过头。

    顾飞又走完了一串,依然没人。心下觉得有点不对,这里已经很渐近小木屋了。即使这情报有假,但埋伏的人也该察觉自己了才对,为什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顾飞连忙发着消息给细腰舞三人:“你们怎么样?我这有点奇怪。”

    “怎么奇怪了?”细腰舞他们三个好好的呢,火球挖的坑都可以埋到膝盖了。

    “我走了一圈,但没有人。就算这情报是假的,但是,好像也没有埋伏的样子。”顾飞说。

    “我们过来?”细腰舞问。

    顾飞踌躇,自己只擅长单兵作战啊,现在搞个四人小组出来,细腰舞这个没主意的家伙问自己,自己又哪有什么主意。

    “先等等。”顾飞只能如此回答,他又小心打量了一下周围,突然他发现了身后的山坡。云郊湖畔并不是平原中的一座湖,而是三面环山,第一次来这边的时候,御天神鸣那小子就是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发动的攻击。同处一个平面,芦苇丛是挺好的掩饰,如果是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呢?

    “不好!!!”顾飞可没忘了某件神器还在韩家公子手中。望远镜,这个本不该出现的东西,不知在战斗中起了多少次关键性的作用。像这种隐藏在芦苇从中行动,三十级的时候或许从远处不太容易察觉,但现在,神射手们有鹰眼,韩家公子有望远镜,居高临下,四人一进入云郊湖畔时就有可能被注意到,之后顾飞单兵行动,有望远镜,足够一路追踪了。

    纸片上的埋伏,未必是错的,但是,图是死的,人是活的,对方居高掌握清楚顾飞的移动,大可以进行调整。或许连绘图的人都没想到这点。

    “你们先闪!”顾飞连忙给三人去了消息。

    “怎么?”三人问。

    “可能已经被包围了。”顾飞一边回着消息,一边就丢了一个法术出去。他估计四下里都是埋伏,应该不会有什么恋爱男女了。但这一个范围法术出去,周围却依然是静悄悄,顾飞有些不相信这种状况了。对方是在干什么?是没有埋伏,还是在忍?顾飞毫不犹豫,刚丢过天降火轮的区域又点了一个火树千重焰,跟着自己的人也从芦苇丛中站起,死盯那片区域。

    没有动静,依然是没有动静,没有死亡的传送白光,也不见牧师回复的白光,难道真的是没有人?自己自做多情了?人家根本没有想着要埋伏自己?但是,那这张纸片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还能是恶作剧不成?

    顾飞茫然的功夫,树下望天等人却是异常激动。

    “动手了,终于动上手了。”树下望天对手下欢呼着,着实骄傲,计划正在朝着自己部署的方向完美的实施着。这样一个有价值的任务,一定要拿回。

    “有了我们透露的情报,相信千里一醉至少可以给他们出其不意的一波打击。芦苇丛的优势,大家都有,相较之下还是人少的千里一醉更占优势,哈哈,你们想想,混迹在这丛中,出其不意地暗杀,谁能阻挡?”树下望天说。

    “但是,我们又怎么拿回任务呢?”有手下问。

    “注意千里一醉的攻击路线,找机会靠近小木屋,目前任务是在对酒当歌一个叫三十里外的人手里,那边我已经布置好了。一旦接触到小木屋的npc,立刻给我信号,我会通知那边动手。击杀三十里外后任务重新在野,立刻领取,然后传送闻轴离开,我们再从长计议。”树下望天的布置也着实周密。千里一醉只是他借来在小木屋这里制造混乱,毕竟凭他们的本事,实在没能耐在这样的防御中接近小木屋。

    至于三十里外那边,任务是被这人领了,在彩云间里根本就不是个秘密,树下望天轻松打听到。而在对酒当歌里早有内线,此时就在三十里外身边,一旦这边得手,内线将拼着暴露身份的损失将三十里外击杀……

    树下望天心中再度盘算了一圈,觉得真是万无一失,只要期待千里一醉的表现就好。可那边千里一醉在接连丢了两个火法后,战斗就好像中止了一般,树下望天心下疑惑,连忙和彩云间的内线联系:“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打起来了吗?”

    “我不清楚,我不在那边位置,命令不是通过行会频道下的……”内线回报。

    “好像有点不对。”树下望天的直觉告诉他情况有些异常,埋伏的彩云间异常的冷静,很有点一切尽在掌握的意思。

    “会长快躲!”有人突然一指头顶,树下望天抬头一看,天降火轮正在集结,连忙飞身闪避。心下更是大惊:自己的行藏也暴露了吗?

    “树下会长,你对这个任务倒还真是痴情啊?”一人从芦苇丛中走出,树下望天抬头一看,不认识,但胸前那行会徽章却一目了然。

    “对酒当歌的人?”树下望天一怔

    “是啊,我们来击杀你,相信你不会有任务意见吧?”来人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客气地就朝树下望天冲来,树下望天也真是不含糊,当机立断:“撤退。”

    一声令下,树下游魂可怜的几人突然抱成一团,内里一人抖开传送卷轴,但在外面一圈人的遮盖,对酒当歌的人竟然没有察觉。传送未被打断,树下游魂在损失了两人后,传送阵启动,余人瞬间消失,对酒当歌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靠!”带队的将进酒很是郁闷,城战期间死了又没损失,这些人至于吗?竟然浪费传送卷轴跑路……当然,其实是很至于的,因为对酒当歌已在最近的复活点做好了布置,树下望天只要传送回去,死到25次毫无悬念。树下望天也正是料到了这点,所以绝不能死了这一次。

    “怎么回事!!”完全脱身的树下望天勃然大怒,对着对酒当歌的内线咆哮着。对酒当歌有如此布置,竟然一点风都没收到。

    内线心里在先骂了个娘,自己又不是会长,能什么行动都知道不成?任务收买事件,让对酒当歌明白行会里肯定是有树下游魂的人,现在是要对付树下游魂,选人上当然要仔细,自己还没混到被逆流而上百分百信任的地步,当然是被排除了。

    云郊湖畔这边,顾飞一直是眼观六路的,一眼瞅到那边某个角落突然起了战火,但位置又不是细腰舞三人所在,一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但那边已经打起,相信自己身边也差不了多少,顾飞期待着对方有所动静,但是,还是那么安静。

    “有没有人啊?”顾飞忍无可忍了,公然叫阵。

    “没人我走了?”顾飞说。

    “我去完成任务了?”顾飞朝小木屋走。

    “老大不要冲动啊!”火球他们都听到顾飞这边的嚷嚷了。

    “你们三个先走,绕道。上西边山坡,我怀疑那边有眼睛。”顾飞说。

    “好像……走不了了。”

    消息刚至,顾飞扭头朝那边一看,范围法术大肆朝三人所在的位置铺张下去。芦苇丛剧烈晃动,显然是三人在拼命躲闪。顾飞连忙抽身过去想要相助,这一动,对方终于有了动静,天空中霎时间就红成了一片,地上更是热气升腾,对方的法术瞬间就铺了以顾飞为中心的半径三十米的一个圆,这是法师的攻击极限了。

    “原来是这样……”顾飞此时方知对方埋伏的方式,对方一直在默默地布置着,他们根本没有打算利用近身攻击,半径三十米的空白场地,是留给顾飞的毙身之地。此时法师启动,弓箭手也纷纷露面,朝着顾飞发射着追踪矢。

    每一块土地上都不知是多少个法术的叠加,有韩家公子这个熟悉的朋友在对手阵中,顾飞相信这些叠加是足够秒杀自己的。除了瞬间移动30米,还有什么方式能跳出这样的困境?

    火轮在降,火树在起,那边火球临死还发出一声特别凄厉的惨叫,细腰舞和柳下两个姑娘也不过是在靠速度支撑。

    顾飞只能是尽力地朝着一个方向奔跑,但无论如何,三十米,他不可能在法术出现前跑出。

    所有人已经准备击掌相庆了,却突然看到顾飞突然停步转身蹲地。

    掌心雷!!!

    顾飞奔跑过程中早已在手中凝结了一颗掌心雷,此时在对方法术即将攻到的一瞬,突然将掌心雷击打到了地面上。

    掌心雷有击退效果,但是,大地是不可能被击退的,这个时间,被击退的只能是顾飞自己。

    这是顾飞的构思,他不知能不能行,但这个时间他已经别无他法。

    电光闪烁,在火海中甚为夺目,顾飞的人瞬间腾空而起,倒飞出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