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于此处

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于此处2017-11-10 16:37:1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于此处

    只要有顾飞在的地方,就总有些玩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此时就是,地上一道电光,与火焰交相辉映,顾飞的人斜飞出去。先逃脱了地上火树千重焰的攻击,跟着被几个天降火轮从身上刷过,却不足以秒杀顾飞。

    四面八方的追踪矢转着弯滑向天际,直指顾飞。顾飞虽然没被天降火轮刷死,但生命所剩着实也不多,不敢有丝毫托大,左刀右剑全部拔出,先将迎面而来最先攻到几枚追踪矢击落,身后的追踪相比顾飞被掌心雷推飞的速度却是慢了些许,一时半会也追不上。

    周围埋伏在芦苇丛中的玩家个个张大了嘴,眼看顾飞这么不可思议的跳出了火海。但顾飞借助掌心雷的倒推之力主要是想让自己尽可能长时间的腾空,避开地上的火树千重焰,这技能击退其实也退不了太快。此时顾飞眼看就要落地了,一圈法师早已经准备就绪,迅速放火把此地点得像块烙铁,誓要让顾飞一落地就燃成一抹飞灰。

    结果,顾飞落地前的一瞬,又是一个瞬间移动。那一排法师窝在芦苇丛中欢快地摇法杖呢,突然就觉得眼前一黑,那个先前还在六米处的人影,突然就到了自己跟前。顾飞两腿早已经踹出,当场就蹬翻了两个法师,拿着二人垫脚,一个箭步又窜前两米,与此同时头也不回地左一刀,右一剑,又击落了两枚飞至的追踪矢。

    “炸,接着炸!!!”也不知是谁喊出的声,总之众法师毫不客气地继续范围法术,包括与顾飞离得很近的,完全已经不在乎自己,准备搞个同归于尽了。

    “果然是那家伙的手法啊……”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径,正是韩家公子的招牌,顾飞早料到会如此,所以他这次逃的方向,并不是朝着细腰舞那边,恰恰相反,顾飞这一跳,更进了埋伏的圈子的中心:他是直奔向了那间小木屋。

    从起跑,掌心雷倒击腾空侧飞,补瞬间移动,踩翻人继续前进,一切只发生在短短数秒,好多追踪矢的速度都赶不上顾飞行动的敏捷,此时非旦没有逼近,反倒有了先后。追踪矢的速度本就不快,只要有了先后,顾飞就有信心将它们全都击落。此时一个箭步冲入木屋,至少法术不可能再能攻击到自己。

    哪想刚刚踏足屋地就觉得脚底一热,定眼一看屋里早窝藏了若干法师。

    “靠!!”顾飞忍不住骂了句,韩家公子或许不知道顾飞在这种时候会怎么脱身,但至少,他没有小瞧顾飞。他把顾飞从这种绝境中脱身也计算在内,更是料准了顾飞一旦能脱身,小木屋是唯一可以暂避一时的地方,其他地方,都阻挡不了范围法术的蔓延。

    “受死吧!!!”众法师齐身大喝,法杖玩命招摇。结果就见顾飞一脚踩墙,人已飞起,一步跨到前方墙角那张桌上,上桌后又一踩墙,人再一次跃起,横着身子竟然翻滚到了房顶。

    “扮蜘蛛侠?”法师中有人吐槽,但随即有人已经意识到不妙,大叫一声:“不好!!”

    不好之后,没有任何可以补救的机会,房间就这么大点,这几名法师的法术已经足够完全笼罩,他们本就是准备和顾飞同归于尽。但顾飞连续几个折跳,直接帖到了天花板上,反应过来的那位同志愕然赫然发现,顾飞身处的位置,比天降火轮还要高。

    天降火轮凝结成形也需要稍许时间,这个时间里如果碰到火轮,有没有伤害?这个问题倒是有无聊人士测试过,结论是没有。而顾飞,就是乘火轮尚没有凝结成形之间,穿过火轮跳到了天花板。

    顾飞不是蜘蛛侠,他无法吸在天花板上,但是他把时间卡到了极致,就在他穿过火轮的一瞬间,火轮凝结完毕纷纷落下,而顾飞下坠却是稍稍迟了一点点,或许连一秒都不到,但是,至少比火轮,所以他没有受到天降火轮伤害。

    “至少还有火树!他总会落下来!”法师们知道自己是肯定要挂了,临死前只剩这点盼头,结果。顾飞要落没落之时,已经又蹬了墙一脚,嗖一下就飞到了众人的头顶,借着他们的肩膀,顾飞凌空了。

    “靠啊!!!”被踩的玩家当然不会甘心,他挣扎,他想甩掉顾飞。可事实上他完全不用这么辛苦,所有法术发动起来,自己已经瞬间被烧成白光,就在消失前的一瞬,他感觉到肩膀还受了一下力。

    “玛丽隔壁啊!!”法师临死前看到顾飞借着他的肩膀又跳起来了……

    火树千重焰也不过五秒,难道这家伙想挑战地心引力超过五秒再落地?法师想知道这个答案,但是很可惜他已经挂了,和他身边的几个战友一起。大家出现在复活点时,异口同声地问出了一句话:“他死了么?”

    没有!他们一时得不到答案,但答案是没有。

    顾飞借了那法师的肩膀,又一次跳起来。房顶并不是那么空旷的,这么一个简陋的小木屋,房梁还是搭得比较露骨,顾飞这一次瞅准了目标,一手抓到了房梁之上,悬在了空中,跟着左右脚连忙飞出,追踪而来的追踪矢被顾飞连续飞脚踢落。五秒很快挺过,地上火焰已熄,顾飞放手落下,手脚并用,对付追踪矢更是轻松。

    顾飞松了口气,小木屋就一个入口,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一夫当关的本事,难道这帮家伙能把木屋拆了,不知道系统是不是允许这样。反正人已到这了,不如把任务先结了?顾飞想着,就想和吉尔基诺对话,哪想回头瞥了一眼,就见吉尔基诺一脸火烤的焦黑,冒着烟倒落在角落里。

    “不是吧?喂喂,死了没有啊?”顾飞嚷嚷,怎么这npc也是可以被攻击的吗?居然被烧成这样,好弱的一个npc啊!

    “还没有。”弱弱的npc弱弱地回话。

    “没死就好,戒卫队派我过来的。”顾飞连忙进行任务,这npc看起来随时已经准备死去。

    结果没等npc说话呢,突然窗口处一串火光,顾飞连忙拧身一让,是一串连珠火球被射进屋来,与此同时房门外也有数个连珠火球攻入。

    “呀……这下完了……”顾飞费尽心力,逃出火海,跳过屋里的法阵,将追踪矢全部击落,但此时数个连珠火球被扔了进来,顾飞一下子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他刚刚加入公子精英团的时候,第一次任务,刺杀大盗贼索图。顾飞依稀记得,韩家公子当时的布置,是想将索图堵在一间小屋里,然后由法师朝屋里丢连珠火球来磨死。因为连珠火球会有一个爆裂效果,会具有微小的范围伤害,在这样的小房间里,是没得躲得。

    追踪矢,顾飞可以挑落;火球术,顾飞可以挑灭,但此时是连珠火球,而且不只一个连珠火球,顾飞终究也是人,是人就有极限,顾飞很清楚的知道这么多连珠火球他绝不可能全部挑灭,这一次,真的没出路了。

    至少可以把任务完成了?顾飞想着连忙凑向吉尔基诺,连珠火球爆裂效果的伤害毕竟不高,顾飞觉得自己还是能支撑一会的。

    “喂喂,我是云端城戒卫队的人。”随着头批火球的爆裂声响起,顾飞朝吉尔基诺呐喊着,结果这家伙伏在地上却一点声息也没有。顾飞赶过来拉起一看,npc虽然是机器,但也像人一样有呼有吸有心跳的,而且有些时间比玩家更像人,比如玩家死了都是白光,是没有尸体的,但npc就经常会有尸体。

    此时顾飞拉起来的就是一个尸体,他已经没了呼吸没了心跳。

    “不是吧,你竟然死得比我还快?”顾飞郁闷之极,吉尔基诺竟然先他一步被连珠火球给炸死了。

    “竟然连npc都杀死,你太残忍了。”顾飞在佣兵频道里发消息。

    “呃?说什么呢?”回话的人是战无伤。

    “忙什么呢?”顾飞整了整衣物,一边准备迎向连珠火球慷慨赴死,一边和开了城战联系最少的战无伤寒暄着。

    “忙攻城呗!我给你说哦,我也领了荣誉击杀你的任务,嘿嘿,要不你就牺牲一下,让我杀一次吧?”战无伤抓住机会无耻着。

    “荣誉击杀?哎哟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顾飞想起这设定时又一波连珠火球打进屋,炸得屋里火星四射,尘烟滚滚。顾飞还活着的,他的狼人所赠腰带有点生命自动回复,只不过如此境地,回的绝不可能有伤得快,只是帮顾飞多苟延残喘一些。顾飞闪到门边探出脑袋朝外一看:好安静啊!芦苇丛随风轻轻地摇着,一个人影都没有。但可以想象,只要一步迈出出去,肯定又是一个凝聚着多少人力量的法阵和齐射。

    除了挖地道,似乎没有别的出路了。地道……咦?顾飞眼睛一亮,他突然注意到了这小木屋的那个壁炉,壁炉连着烟囱,直通屋顶。剑鬼钻过,里面不能说宽敞,但至少可以藏人,窝在那里面的话,连珠火球是可以避过了。稍待一下局面,说不定还有转机?

    顾飞思考的时候连珠火球也在不断地朝屋里飞着,顾飞看生命不断下降,于是迅速拿定了主意,一猫腰钻进了壁炉。

    “咦,有个纸片,任务线索?”顾飞进了壁炉后赫然发现内里丢着一张纸,比起剑鬼捡到的那张,干净,完整,一看就是更优秀的线索,顾飞连忙拾起,打开一看,上面有一行字:“千里一醉死于此烟囱”。

    “我靠!!”顾飞意识到不妙,跟着就听到火箭发射般的声音,抬头一看,不知多少连球火球从烟囱口直飞起来,顾飞连忙滚身翻出壁炉,火球在壁炉里炸裂,连同窗口门口飞入的,这一次顾飞终于被刷尽了生命……

    “啊……啊……啊……”彩云间突然有一个法师像个傻瓜一声大叫,待众人投来疑惑的目光时,该法师激动地语无伦次:“我完成了!!我完成了对千里一醉的荣誉击杀!!!”

    “啊?干掉了?我操,真的做到了??”彩云间里寂静了稍许后,突然沸腾起来。顾飞所猜到的基本都不错,云郊湖畔的所有埋伏,全是韩家公子的布置,他手中的望远镜也交给了顾小殇,就在西山坡上负责着总指挥。

    这个布置摆了有些时间,但顾飞一直都没有现身。彩云间的玩家当然会有些不耐烦,但会长没表态,彩云间的同志还是非常团结的,继续耐心在这里守候。而此刻,守候了这么久的目标终于现身,而且更被成功击杀,而且是华丽的荣誉击杀!值了,这么久的守候实在是值了。彩云间频道里欢声一片,像是赢了城战一样高兴。顾小殇也乐在其中。城战的奖励?系统的积分?这些当然是好的,但是,寻找快乐还是有很多种方式的,拿取系统奖励并不是唯一。系统的规定终究是死的,游戏应该怎么玩是人说了算的,游戏的规则不过是个参考而已。那些或许很好,但是,未必人人都喜欢。

    “干得漂亮!!”顾小殇表扬着此次参战的所有玩家。虽然也有牺牲点人,但是,和千里一醉对敌竟然只死了这么几个人,简直可以说得上是大获全胜。牺牲的几个同志此时在营地也是欢声笑语,认为自己没有白牺牲。

    千里一醉被荣誉击杀!这个消息迅速人所周知。毕竟有大部分人都领取了击杀千里一醉的任务,完成的那一瞬,所有人都是接到通知的,而且系统公告了所有人是哪家行会的哪位壮士完成的此壮举。

    彩云间,没有参加这次会长保护联盟的彩云间,他们独立就击杀了千里一醉。

    而因为惧怕被千里一醉荣誉击杀而聚在白菜地里的众会长们,此时都有些尴尬。尤其是看着一些行会频道里一些口没遮拦的家伙盛赞彩云间威武时,都觉得挺不是滋味。

    四大会长尤其是,他们斗来斗去,倒也真都出了风头。纵横四海在城下堆石头,堆到活埋无数;对酒当歌被顾飞完成了千人砍的壮举,虽然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而云中牧敌更是被实现荣誉击杀的第一会长,名气斐然;黑色同盟会倒是没遭什么大难,于是四大行会一聚,黑色食指被送绰号幸存者,听来听去都觉得是在嘲讽。

    四行会的城战闯出来的名头,无一不是负数,而彩云间这一下真是大出风头,连无誓之剑这个情圣心里都有点酸溜溜的。自家行会比彩云间强大许多,所以无誓之剑在顾小殇面前还总能逞逞爷们气概,但现在彩云间借此机会日新月异一下,一步压过所有行会成为云端城第一,那自己可就有些尴尬了。

    无誓之剑的担忧有些太过夸张,但没办法,据说陷入爱河的人都是盲目的。

    四人此时坐在一处,默默无语,各怀心事,良久后,云中牧敌先开了口:“真没想到,彩云间真干成了……”

    “他们的布置相当周密,还送了我们一个人情。”逆流而上指的是树下望天那伙人。彩云间要拿下这几人也是举手之劳的事,不过显然对酒当歌对他们会更有锲而不舍的精神,所以就很友好地知会了逆流而上一声。

    “有个事……其实我想大家都知道,就是都不好拿出来说。”黑色食指突然道。

    其他三位立刻心领神会,他们知道黑色食指说的是什么,于是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们觉得,这三百人到底是想搞什么?”黑色食指问。

    彩云间有三百人退出行会,这件事理论上只有彩云间行会和退出的人才会知道。但四大行会此时都知道此事,很显然,他们在彩云间里都插有内线,这种事是比较心照不宣的,就是在座的四位,互相之间也不知插了多少人。承认知道此事,基本也就等于认可自己会派内线的行为。这个时候,倒也没有会长在虚伪了,四人一起讨论着彩云间的作为。

    云端城外一片欢欣鼓舞,云端城内却都是一片白色恐怖。重生紫晶的姑娘人数比非常逆天要多多了,所以被撞到的概率自然也更大。姑娘们又没什么pk战力,悉数被轻松拿下。前前后后已经有八个姑娘被人击杀,照被击杀姑娘的说法,攻击她们的人就两三人,比较厉害,三两下就将他们弄死了,有姑娘身边是有系统卫兵的,但是卫兵全无反应。

    彩云间的人自然也有点聪明之处,他们没有一上来就暴露全部实力,看到只是一些弱不禁风的姑娘,随便上去两三人拿下即可。姑娘已经挂了八个,却无人知道对方是三十人的小队,但是,卫兵无反应这条,却能说明太多问题了。

    七月迅速联系了剑鬼讨论此事。

    “不是冲你们来的,应该说是冲我们,冲我们这批守城玩家来的。”剑鬼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