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三十三章 扑空

第七百三十三章 扑空2017-11-10 16:37:2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三十三章 扑空

    “别冲动,好好商量一下再说吧!”七月连忙上来劝阻。

    “我只是开玩笑啊!难道你没发现?”顾飞问。

    “我没发现。”七月气哼哼地说,众人也是沉默,顾飞的笑话的藏得太深了,真的让人察觉不到。

    “目前对方人数不知,动向不明,要砍也找不到地方啊!”佑哥说。

    “行会大楼。”剑鬼开口。

    “哦?”众人纷纷望向剑鬼。

    “中立玩家的身份在城内是不可能向我们动手,那会受到系统卫兵的追杀。而初级行会的人数上限是五十,但这个数字的人手想对我们制造威胁,我想他还没有那么天真。目前城内行会任务无竞争,想冲二级行会相当轻松。二级行会上限是两百,所以那边至少已有两百人随时可以加入行会成为不会受到系统卫兵节制的守城方。此外,牧师骑士等辅助性职业却没有加入行会的必要,他们是帮守城方回复生命,所以不会吸引到系统卫兵的仇恨。两百人的团队,牧师配备一般会在三十到五十人,再加上骑士辅助,对方的人数至少在二百五十以上,所以我估计对方的人数应该是三百。”剑鬼说。

    “为什么会是三百?骑士和牧师也不至于要一百人啊!”佑哥说。

    “因为那家伙喜欢整数。”剑鬼回答。

    “靠……”众人纷纷鄙视韩家公子的怪癖。

    “刚才的一波攻击,表面上看是已经开始对我们实施打击,但真实的目的就是让我们不敢分散行动。我们集中,视野就会停留在一处,他们就会乘机分散进行行会任务来快速冲二级。我们分散,他们又会持续这样的打击。”剑鬼说。

    “那怎么办?”佑哥问。

    “呃,我们也均分成为几个有实力的团队,大家觉得呢?”剑鬼说。

    “只能这样了。”众人点头,全分了不行,完全不分,却只能坐视对方舒服地进行任务,所以只能组几个可以和对方相抗衡的团队进行限制了。

    剑鬼经验老到,点兵点将迅速分组完毕。将非常逆天的人打散了和姑娘们组到一起,毕竟姑娘们战斗力偏低,只能拿人数来堆砌,到最后一共组了五队,御天神鸣剑南悠云襄七月和他自己各领一队。

    “咦,细腰舞还没回来?”顾飞在点兵点将过程中发现了柳下和火球,却注意到细腰舞没在。

    “嗯,我们两个是死回来的,细姐没死。”柳下说。

    “不可能吧?比我还厉害?我都跑不了。”顾飞说着给细腰舞发消息:“别撑了,快死回来,城里有活动。”

    “催什么啊催!!”顾飞没收到细腰舞的回复,竟然听到了细腰舞的声音,大家都回头一瞅,看到细腰舞从一旁的小巷子里扶着墙转了出来。

    “英雄,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顾飞连忙迎上去,细腰舞狼狈啊,浑身湿淋淋的不说,头上衣服上又是泥又是草,走路好像都有点打颤。

    “老娘从湖里游出来的。”细腰舞说。

    “真是个人才。”顾飞赞叹一不已,这脱身术他真是来不了,他不会水啊!

    “累死我了。”细腰舞边走边晃。

    “你把整个湖游穿了?”顾飞问。

    “差不多。”细腰舞说。

    “敏捷在水里有用吗?”顾飞问。

    “啊?”细腰舞一怔,没料到会有这么个问题,而这事她还真没注意,当时游得太投入了。好在游戏里体力下降极慢,不然游半截非得沉了不可。

    “你说你至于么,死回来多快。”顾飞说。

    “我可不想像某些人死那么多次,我还想多在城战里玩会呢!”细腰舞说。顾飞郁闷不已,他是守城军第一杀手,但现在也是守城军的死中之霸,除了已经出局的黑水和无敌幸运星,没人比他死亡次数更多了。

    “现在有一个任务,除了你没有人能够胜任。”顾飞忽又对细腰舞严肃地道。

    “什么任务?”细腰舞忙问。

    “战士盗贼弓箭手法师,这四个复活点都走一遭,给传送卷轴做上坐标。”顾飞说。

    “这算什么事?为什么只有我能胜任?” 细腰舞不解。

    “谁的传送卷轴能比你还多呀?”顾飞说。

    “靠!!”细腰舞气。

    “卷轴全交出来!”顾飞朝御天神鸣佑哥还有剑鬼吆喝。顾飞的传送卷轴是全用光了,但他知道效率练级法发财以后,佣兵团几个都弄了不少这东西代步,估摸现在肯定都还有剩余。

    三人果然都挺有收藏,剑鬼四个,御天神鸣五个,佑哥最会过日子,身上还有八个,此时都义无反顾的贡献了。细腰舞泪奔:“谁说我最多啊,我现在身上就三个了,你们才是有钱人!!!”

    “是吗?那快都拿着,加你三个,一共是二十个,正好每个复活点五个,你要小心些,复活点很有可能有伏兵。”顾飞说。

    “那你去?”细腰舞觉得顾飞有些小瞧。

    “还有更需要我的地方。”顾飞目光深邃。

    “要不要脸啊!”细腰舞深深鄙视了顾飞一下,闪人了。

    “队也分完了,那我们就去了。”七月说。

    “去哪?”剑鬼茫然。

    “呃?不是四处去抓做任务的对手吗?”七月说。

    “不是啊,我们是要进攻行会大楼。”剑鬼说。

    “进攻行会大楼?”七月不解问。

    剑鬼汗了一个,姑娘们的思想果然比较单纯。对方分散去做任务,她们就想着去追杀这些做任务的人吗?

    “是这样的。”剑鬼连忙解释,“对方既然是做任务,有接就必然有还,所以行会大楼是他们必经之路。其实我们只要死守这里,就不怕遇不到他们。虽然他们有人数上的优势,但是在行会提升到二级之前,他们的攻击力只可能有五十人,所以我们完全不必担心。不过行会大楼很关键,这一点对方一样会很清楚,所以这个时间,他们出去任务的人其实不会是主力,真正的主力一定还在行会大楼留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击溃这部分人,占据行会大楼,以这里作为根基,才能完全断绝他们的发展。”剑鬼说。

    道理十分简单,剑鬼一说完没明白的也明白过来。

    “没问题的话,那就抓紧时间出发吧!”剑鬼说。

    这次是真正的团队行动,连顾飞都跟从了组织的速度,没有单枪匹马冲上前去。虽然他觉得他单枪匹马冲上去就已经足够,但之前云郊湖畔的壮烈牺牲还历历在目,顾飞不会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剑鬼想到的,韩家公子也会想到,行会大楼不会是一个个玩家站好了等着他们过去打阵地战,埋伏一定在暗处。

    姑娘们还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严肃的团队战斗,受气氛感染,一个个都分外严肃。这和她们打对抗赛时不同,那时在一起的都是自家姐妹,大家嘻嘻哈哈玩过就算,全无负担。而此刻,和剑鬼这些人一起,姑娘们至少也不想成为累赘,所以比当初对抗赛时不知要认真多少,都细心地听着队伍的指挥,没有一个人嘻笑。

    “哈哈,怎么都没人说话啊?”杀手顾飞竟然受不了这沉默,结果迎到的是一干人等愤怒的目光,顾飞只好赶快闭嘴。

    “你看公子的埋伏会是怎么样的?”顾飞问剑鬼。

    “呃,这个我口头也描述不太清,行会大楼那的地形你清楚吗?”剑鬼说。

    “不清楚……”

    “那更没法说了。”剑鬼无奈。

    “得,那就随便杀吧!”顾飞说。

    “嗯,你自由发挥就好。”剑鬼点头,他认为以顾飞的实力,已经不必局限于什么战术了。

    行会大楼说话间便已在眼前,看上去果然一个人都没有。众人纷纷感慨韩家公子的狡诈,人全在阴处。

    “云襄,你带队从东南胜利大道绕向行会大楼,知道怎么走吧??”剑鬼开始一边走一边布置。

    “明白。”云襄领命,带队前面转向了。

    “御天,你们队从行会广场二街插入。”剑鬼没问御天神鸣知不知道,转头就嘱咐了和御天神鸣同队的落落一声:“落落你带着去。”

    落落笑着点了点头,御天神鸣的路痴已经不是秘密,但此刻还要声辩:“这样的路我找得到。”

    “七月,你们队从四街。”剑鬼说。

    “好的。”七月点头,也带队改了方向。

    “大南,你们对云端城这边地形不是太熟,就沿这方向走不要动了,你们可能会成为对方重点打击的对象,撑住。”剑鬼说。

    “放心吧!”剑南悠其实是目前这些人里最出色的团队指挥玩家,就是剑鬼在平行世界也好久没指挥过团队了。

    “千里你一个人走二街吧!”顾飞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独立成队了。

    “哪条是二街。”顾飞问。不过他只是不知道街名,并不是路痴,剑鬼稍做描述,立刻明白。

    “我们队走三街。”剑鬼回头对自己这队的人说。

    五队人马加顾飞,在一路走向行会大楼的过程中,不断地有队伍悄然转道,最后只留下了剑南悠这一队人。他们走的是行会大楼外最宽阔的一条街道,名字就叫行会大道,直通行会广场,穿过广场就是云端城的行会大楼。

    剑南悠虽对云端城的地形没什么了解,但打埋伏搞偷袭毕竟是强项。行会大道甚为宽敞,视野开阔,并没有什么良好的埋伏地点。广场之上情况如是,这样看来,对方埋伏的话只能是藏身于其他分散街道,剑鬼的布置,看来就是自己上广场吸引对方埋伏,而他们从对方埋伏的街道后方进行抄底,内外夹击。

    “注意反潜行。”剑南悠对身边拥有反潜行的玩家交待了一声。广场和行会大道上无法布置伏兵,但总会有潜行的盗贼当眼线,剑南悠如此想着。但眼看一路就要走到广场了,反潜行玩家却没有丝毫报告。

    “诸位,你们情况怎么样?”剑鬼此时向各队伍发着消息。

    “没有异常。”

    “没有人。”

    “没人啊!”

    各人说话方式不同,意思却是一致,在各自行走的街道中,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人。

    “好像有点不对啊!”剑鬼心下起疑。

    “停止前进,观察一下。”剑鬼给各队消息。他这边行走的行会广场第三街,同样没有发现任何伏兵。就是针对行会大楼外的广场共有六条街道直通。广场上没有屏障,在做埋伏除非是在这六条街道中,但现在五队加顾飞各走一条,却都没有发现伏兵……

    “难道那家伙的布置更深,伏兵还在我们身后?”剑鬼想到这里心下一惊,面对熟悉的对手是件很麻烦的事,我猜你想,你猜我想,我再猜你猜的我想,而你又猜我所猜的你猜的我想……这样一路下去,根本就是没完没了的事。而且这并不是猜得越远就越好,人只进行到第二步,你按猜想出的第四步布置,同样是不对的。

    恰到好处。两个熟悉的对手,谁能做到这四个字,才能在对抗中掌握胜机。

    剑鬼正是这么做的,无休止的猜测?他也可以猜下去,但他相信韩家公子同样可以。所以,那个家伙一定反而不会这样猜下去,他会用最最简单开始的办法,这样可以让剑鬼就猜个空。但剑鬼觉得自己同样想到了这点,所以他用了最原始的破解方法。

    看似是简单的初级设计,但是对于这两人来说,这反而是转了一个大圈后,得出来的最复杂的设计。

    但是,剑鬼没有找到埋伏,如果埋伏出现在身后,那就说明韩家公子的猜想终究是比自己更深了一层……

    回头迎击?没这必要,与其这样,不如迅速抢占行会大楼。占到行会大楼才是真正的先手,韩家公子这次这个多一步的布置,好像有点偏离主题了!

    剑鬼想着连忙命令发出,各队收到消息,飞快冲出街道,瞬间已在广场上会合。

    “为什么没有人?”御天神鸣早憋着气要决斗,但现在竟然扑了一场空。

    剑鬼没有吭声,他警惕的注意着六条街道,但是,始终没有敌人出现。

    “埋伏在楼里?”佑哥猜测。

    “不可能,楼里埋伏不了那么多人。而且,楼里受空间限制,埋伏也抢占不到先手。”剑鬼说。埋伏,其实就是偷袭,而偷袭所抢占的主要就是一个先手。好比两人决斗,实力完全相等,那么谁抢到了先手,等于就立于一不败之地。而大楼内的空间,在这么多人数的情况下是无法行成包围的,这样一来埋伏的人反而会被他们团队分割消灭,得不偿失。

    偷袭被人所防备,可以说一定程度上已经失了先手。剑鬼和韩家公子在这你猜我,我猜你,其实就是想猜出一个对方料想不到的局面,抢到这个先手罢了。然后现在的局面,却是行会大楼完全没有人,剑鬼他们抢到了先手,但是,他们却没有对手。

    “他们没有留守行会大楼?”佑哥说。

    “怎么会这样?”剑鬼想不通。现在他们驻守在大楼的话,韩家公子他们队伍的实力不足以和他们抗衡,就是之前,他想守住大楼都必须出奇兵,所以剑鬼才会这么小心戒备。

    但结果,行会大楼他们就这么白白放弃,这是打得什么算盘?无法交接任务,行会就得不到名望,得不到名望自然无法升级,无法升级,只凭五十个打手,完全没法和他们这边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啊!剑鬼苦恼。

    “或许,那家伙就是已经判断出了你会这么认为,所以他故意没有这么做。”顾飞说。

    “这不是判断出来就不做的问题,他们必须要这么做,否则就没有办法和我们抗衡,难道不是?”剑鬼反问。

    “我觉得他们就是弄出两百人也没法抗衡啊,我们这不是有我呢吗?”顾飞说。

    “大家都知道你很强大了,真的。”剑南悠拍拍顾飞,在明白形势后,他的判断和剑鬼完全一样,行会大楼绝对是不容有失的,但韩家公子这样随便放弃,葫芦里卖得到底是什么药?

    “既然他们不在这里,那迟早也要回来,不如我们埋伏起来等他们。”佑哥提议。

    “等?”剑鬼重复了一下。

    “这家伙会不会是故意放我们守在这,然后就把我们拖在这里,让我们没法进行其他行动?如果从攻城的大角度来看,这样也是成功的。至少我们被牵制在这里没法和城外其他玩家捣乱了。”剑南悠说。

    剑鬼皱着眉毛,并没有说话,这时顾飞忽然开口:“细腰舞卷轴都做好了。”

    剑鬼心念一动,转向七月:“行会如果只是初级,人数50满,这时候如果有人申请加入行会的话,会怎么样?”

    “当然人满无法加入啊!”七月诧异,这么菜的问题怎么会是剑鬼提出的。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这些人的申请,会不会被保留?比如我行会现在初级人满收不了,就先保留申请,等升上二级,再全部加入。”剑鬼问。

    “这个……”七月竟然也没研究过这个问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