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四十章 新人溃败

第七百四十章 新人溃败2017-11-10 16:37:3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四十章 新人溃败

    这样无差别的攻击,先死的总是血薄的职业。彩云间的法师复活刷新,刷得整个法师学院广场里遍地都是,有些人自爆了,有些人被爆了,但爆了的人原地复活,于是他们不像死了,像是拥有了顾飞的瞬间移动一样。

    三十多名法师就这样在白光中释放着自己的能量。剑南悠的指挥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有的人乱跑躲避,有的人还想给予法师们一击。但是没有用,乱跑的跑不过法师们的死亡传送,给予法师们一击的,那等于是在帮着法师们传送。

    彩云间法师用自己的牺牲,迅速清理了法师学院的场地。各职业死掉纷纷被传送到各自的复活地,其他职业倒罢了,悲剧的是牧师。牧师学院是彩云间们的集结地,他们更是早做好了轮杀牧师的准备,出生的牧师迅速被他们轮杀,下线是牧师此时唯一可能逃避的方式,却在对方全神贯注地围剿中不断被打断。强行下线?除非家中失火,否则强行下线从来都不是平行世界玩家们的一种选择。

    “我们好像中计了。”顾飞他们所处的位置,时还时还是能偷瞄一眼的,更何况目前这情况两个行会的频道里都在哄吵。

    “难道法师在此方向的集结是故意的?”漂流脸色很差。

    “对方早注意到这是个不错的法师偷袭地点,所以特意在这里可以攻击到的位置上布置了法师,更算准了我们会对复活的法师设伏,借此机会至少灭干净了我们的牧师……”诡瞳说。

    “很可能……”顾飞郁闷,“利用地形是那个家伙的强项。”

    “看他们现在的阵型就知道了。”云襄在偷伸脑袋瞄过一眼后说道。

    “怎么?”

    “我们可能的攻击范围里,他们现在一个人都没有站了。”云襄说。

    “靠,果然中计了!”顾飞捶地。

    构思出这战术的漂流更是十分惭愧,而行会中迅速出现了漂流是卧底的流言。

    “御天神鸣,我严肃警告你闭嘴。”顾飞说,于是谣言迅速被中止。

    “你别闹了。”席小天也哭笑不得地批评御天神鸣。御天神鸣是听了她的分析后,立刻就跑行会里造谣去了。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御天神鸣十分严肃地坚持着,“忘了吗?公子甚至抢在我们之前联系过剑南悠他们,差点把他们忽悠走了。或许他已经早一步联系过了漂流,事先就布好了这么一个棋子,他算准了你会叫漂流来帮忙。”

    众人一怔,这个可能似乎不是没有,法师六人行,有四人都歪脑袋望向漂流,只有顾飞还是很冷静:“私人恩怨,大家不要理会。”

    “这死小孩。”漂流很是尴尬地其他四人说,“还是千里仗义。”

    “接下来怎么办?”云襄问,他此时偷瞄了好几眼,牧师学院里他们的牧师被人杀得真叫心疼,他们在这里却什么也做不了。

    “没有了牧师,地面平推的战术也实行不了了。”漂流说。

    “牧师而已嘛!”顾飞倒是镇定,迅速给城外佑哥消息:“呼叫佑哥,急缺牧师,需要大量牧师。”

    “我知道,但牧师真的不好找。任何行会新建都会缺牧师类职业,这是网游客观规律,不信你问剑鬼。”佑哥忙解释,生怕顾飞治他个办事不力的罪名。

    “我明白,我们不需要牧师入会,只需要牧师帮忙。只要是中立身份能进城就行,找朋友,或是花钱雇,你想办法。”顾飞说。

    “花钱雇?”佑哥重复了一下。

    “嗯,你先垫上。”顾飞说。

    佑哥觉得有点惊悚,他不怀疑顾飞的人品,问题是,日后顾飞要和他结这笔账,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就收不是吗?行会并不是某一个人的,这种要用钱的时候,大家集资才是。只是,现在没这时间了,也或许以后也是集资起来再结我账?佑哥如此想着,点了点头回复:“等我消息。”

    有钱好办事。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求爷爷告奶奶也没能招到多少牧师的佑哥和七月,一打开钱包,练级区里仿佛遍地都是牧师。

    在这个货币大调整的阶段,所有人都在忧虑以后要怎么才能赚到金币。佑哥骨灰玩家,熟悉玩家心理,了解游戏里的任何运作,此时开出的雇佣价结合时代背景,足够打动任何一个牧师玩家。

    跟亲友团的,和亲友商量表示想去赚这桶金,申请暂时离开一下。

    跟野队的,有素质的向队长队员申请,请大家谅解;中等素质的,道一声有事就迅速闪人;没素质的,直接闪人。

    佑哥此时派头十足。花钱雇人嘛,那当然要选有质量的了。参选的牧师都会被询问五围和法术强度。对于一个牧师来说,法术强度就意味着他们回复量的大小。

    至于大家都很关心的付款方式,佑哥把千里一醉剑鬼细腰舞漂流诡瞳等等大名像卖白菜一样往外排。网游世界,等级象征一切,这些知足高手,玩家们都觉得他们重视名声,肯定不会做些坑买拐骗的勾当,于是对付款方式也没了疑问,在通过佑哥的筛选和进城指导后,好多人兴高采烈地就朝着云端主城去了。

    “在这里了!!!”佑哥的雇佣工作正开展得如火如荼,突然不知从哪里杀出一队人马,指着佑哥和七月两个就冲了过来。

    “哎呀!”佑哥一惊,连忙喊了七月就跑,听着身后那队家伙不住地大叫“杀掉杀掉”,只觉得心惊肉跳。

    结果牧师们怒了。在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时代,找一份工是多么的不容易,竟然半道里杀出来这么一帮程咬金,搅了大家赚钱的门路,所有牧师都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chi luo"裸的攻击,他们立刻呼朋唤友。

    这些刚刚脱离团队出来的打工的牧师,他们的朋友有的甚至近在咫尺,还有直接就陪着来的,野生玩家迅速凝聚,要收拾这帮不给大家活路的家伙。

    “靠,干什么?关你们鸟事啊!!”受到攻击的追杀玩家勃然大怒,犯下了基本错误。在人数上处于绝对绝对弱势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应该如此嚣张的,因为没有人喜欢嚣张。于是原本一些懒得出手的玩家,都被激怒了,大家同心协力,迅速就把这一伙追兵给清理了。

    “谢谢,谢谢各位。”佑哥发现这情况后立刻就没在跑了,一直在旁边偷眼看笑话。这些野生玩家也真不是盖的,各何况团队出身的牧师,拉来人马直接就是团队,人数大占优势,清这行会人马也没废什么力气。此时都觉得就是踩死了一只咬人的蚂蚁一样举手之劳。这会一看佑哥二人又现身了,连忙又过来申请打工,佑哥继续工作。

    “失算了……妈的,练级区玩家都向着他们……”被杀回复活营地的彩云间玩家立刻向顾小殇报告着。这队人马当然是顾小殇派出来的,从城内玩家那里知道了对方此时的作战计划,断了对方的人员补充自然要做的。顾小殇原以为城外当然就是他们攻城玩家的天下,但第三方势力永远是不容忽视的。

    “这样啊,重新组人,偷袭掉就行了。”顾小殇听了报告后,选了些盗贼和弓箭手,准备二次偷袭。

    佑哥不擅pk,但分析状况的能力不弱。方才就认出对方是彩云间的人,此时估摸着对方不会善罢甘休,第二次也不知会是什么手段,所以行事快了许多。这雇佣当然也不是无限制的佣下去,城里目前的战斗成员都是佑哥亲自送进去的,人数他很清楚,牧师有个四十人上下就足够伺候了。

    于是在招齐了四十人后,佑哥立刻停止了工作,一边把招齐的名单发给顾飞等人,一边告诉他们彩云间已经开始阻止他们外部的招聘工作。

    “流动着点,城外那么大,别那么随便就让人找到。”顾飞说。

    “我知道,不过眼睛太多了。唉,名气大原来并不是件好事啊!”群众口头的宣布已经让练级区好多玩家都知道有守城行会在招人。彩云间几乎是一路问着就找上了二人,两人要跑,除非去没人烟的地方,但去了那样的地方,还招个鬼。

    “你自己看着办吧,灵活着点。”顾飞说。

    “你们会长现在派头十足。”佑哥对七月说。

    进城永远比出城容易得多。因为在穿越最后那道系统卫兵防线之前,没有人能把握清楚你到底是不是守城一方。而等你绕过这道防线后,玩家却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城里战况,顾飞等人眼睁睁地看着牧师学院里牧师被可怜地杀尽,束手无策。法师学院这边更是惨烈,彩云间法师的自爆几乎爆走了大部分职业,但是,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的法师却也是在这个地方复活。如果双方法师互爆,彩云间的法师已经爆过多次,死亡次数上是落下风的。但问题是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里的法师都是些新加入的,这么惨烈的攻击方式,无论剑鬼还是顾飞都没好意思下达。

    而这些新加入的成员,自然也没有彩云间那么强的为行会牺牲的精神,他们想要留住自己的性命,在长久的战城中捞取好处,所以同在法师学院复活,他们非旦没当作是可以就近攻击的优势,而且惧怕彩云间法师们的自爆,复活的他们纷纷想着就是如此快速的地逃离此地,他们甚至都没注意到,在将法师学院炸了个七七八八后,彩云间法师们都已经不再使用自爆攻击了。

    有组织和无组织,有意志和无意志的差距在此时有了明显的体现,彩云间法师在原本不利的局面下,却因为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新法师们自身的软弱,占到了绝对上风。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的法师有跑了的,也有没跑了的,没跑了的全在法师学院里被人轮得死去活来,而法师学院外一些之前成功逃生的其他玩家,竟然都呆呆地看着,他们已经完全被彩云间法师们的彪悍吓倒,竟然不敢上前。

    剑南悠组织大家,竟然遭到了冷言冷语。

    “没有牧师了还打个毛啊?”

    “妈的,怎么搞的啊!叫人三十几个法师弄成这样?”

    “弓箭手呢?叫弓箭手来攻击啊!”

    “盗贼呢?盗贼潜行进去偷袭啊!”

    抱怨的,悲观的,互推责任的,一个刚刚成立的团队,根本经受不了这种残酷战斗的锤炼,行会频道里都是怨声载道,既使是千里一醉,即使是众姑娘,也无法在这种时候让玩家们平静下来。

    “妈的,怕个鸟啊!大家冲上去命换命,我看他们还能自爆多少次!!!”剑南悠此时怒啊!他七人众的好兄弟,林木森森和稻草牧全在之前的彩云间自爆攻击中阵亡了。他后来方才察觉,对方的自爆攻击,说是无差别,但其实也是有攻击重点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他们会把法术选择丢到牧师身上。

    七人众,战到此时已经有四人25次彻底死亡退出战斗。这让剑南悠很痛苦,他们兄弟七个,尤其再看到眼前这帮缩手缩脚的家伙,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

    结果他这很理智的战术决定,也没有得到众人的支持,自私的玩家们,都想让自己近可能地远离25次,自杀式的攻击,他们不愿意。

    到最后,剑南悠的号召竟然只有几个怯生生的重生紫晶的姑娘站到了他身后,就这也没让众玩家们觉得惭愧,他们觉得姑娘们是不懂游戏,看不清形势。

    “操操操!!”剑南悠不好在整个行会里发泄,只好向剑鬼和顾飞两人汇报这边失控的状况。

    “唉,新加入的成员,你想他们能有多用心?”剑鬼一副沧海桑田的口气。

    “他们没前途了。”剑南悠忿恨。

    “佑哥城外雇了一批牧师,陆续就在进城了,你们东城门那边接应一下吧?顺便叫刚才阵亡的玩家在东城门集合吧,我们正面推进。”剑鬼说。

    “这样的团队,行吗?”剑南悠算是看透了。

    “不靠他们,主要还是以我们的精英为战力,只要组织战士和牧师组成掩护就行。”剑鬼说。

    “那法师学院这边呢?不理了?”剑南悠不甘心啊!

    “千里带队过去了。”剑鬼说。

    “哦?什么队?”

    “法师队。”

    “哦?哦,我看到了。”剑南悠一抬头,看到了顾飞为首的法师六人组,他们放弃了牧师学院外那个已经没有意义的伏击地点,迅速赶到了这乱成一锅粥的法师学院。

    “什么情况?”顾飞问剑南悠。

    “一帮sb。”剑南悠没好气地说,他也是第一次带大团队作战,结果很失败,心里很不爽,尤其是这帮家伙一盘散沙。

    顾飞等人走到法师学院门前一看,里面火焰冲天,而外面的众玩家就是这么冷冷地看着,唯一有点作为的,也就是弓箭手。但弓箭手拿了弓后,犹犹豫豫又不敢射。都是新成员,他们甚至分不清那片火海中哪些法师是自己人。

    “叫咱们的法师努力往外闪。”顾飞说。

    “他们一直在这样做。”剑南悠说。

    “好,我们去接应。”顾飞带着五个法师冲向学院,看准一个位置,一个瞬间移动率先飘入。那两法师一看自己身边多个顾飞,连忙就想自爆,但顾飞手快,一人一拳打断法术。接下来也不杀二人,只是路脚相加打得二人步步后退。

    彩云间的战术,本就是舍弃对生命的重视。所以说,自爆,或者说由自己人来爆自己,都没什么区别。旁里法师一看这二人放不出法,连忙朝这边丢法术,是想将二人连顾飞一起秒。结果刚扬了法杖,早有法术飞来,快一步将他们的攻击打断。漂流等五人都已经踏入了法师学院,作为高手中的高手,他们很冷静地洞悉着场中局限,打断,限制,要做的还是这样,他们没有盲目地和人去拼法术伤害,拼自爆。

    “冰影术!!”漂流先出大招,法术幻影分出,引得对方一通乱炸。这吸引走火力的空当,其他四人也纷纷出手,不求杀敌,重点在预判,打断对方的法术。

    受困的法师们突然发现出现了很多空当,他们一直努力向外终于有了回报,瞬间就逃出了三人,这数字还在继续地增长,学院外的人看得都傻眼了,六个法师,却牢牢控制住了法师学院内的形式。就顾飞那边,攻击已经笼罩了六人,这六人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顾飞对他们的攻击伤害几乎没有,但想放法术却是一个都丢不出来,被打断得十分到位。

    漂流那边,分身诱骗着对方的火力,虽然当中他也有过阵亡,但这次他总算上好了户口,没有直接死回老家。

    其他四人,配合着漂流限制敌人,直至重生紫晶和非常逆天的法师全数退出了战局。这个过程中,除了顾飞,其他几人也偶有死亡,但都不影响局面的转变。

    “都走了吗?”顾飞回头问。

    “走了。”漂流喊。

    “好!”顾飞回身,双炎闪,六朵白光飞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