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四十一章 局势不明

第七百四十一章 局势不明2017-11-10 16:37:3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四十一章 局势不明

    六名法师,硬生生的限制住了法师学院里三十多名法师。顾飞是个异类,不能拿正常游戏玩家的标准衡量,而漂流诡瞳和火燃衣,那就是实打实地玩家群中的法师超级高手。云襄和废材两个,其实是要差一些的,跟着这四人只能算是打杂级别,此时发现法师学院一堆人都拿惊讶和佩服的目光望着他们两人时,两人没有窃喜,而是有些不安,仿佛是窃取了别人的胜利果实一般。

    “这……对方为什么不攻击了?都傻逼了吧?”突有一个法师开口,剑南悠在他旁边听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堆玩家里带着这种疑惑目光的人着实不少。剑南悠大感失望,这些家伙之前的行径,作为加入行会的新成员,还可以理解,但是现在连高手如何pk都看不明白,实在是有够菜的。

    不得不说,这种大范围的控制对手,漂流他们三个比顾飞做得还要出色一些。顾飞此时依然是个杀手,而那三人,打断对手攻击,计算对方法术冷却。节奏,这同样是一种节奏,彩云间的法师已经完全被他们带入了受限制的节奏,他们的不是不想使用法术,而是发现自己的范围法术根本使不出来。每个技能几秒的冷却,漂流他们这种高手了若指掌,他们三人现在至少已经掌握清楚对方阵中二十人左右的法术冷却状况,就仿佛看得到对方的法术面板一般。这种情况,加再上他们的法师经验,基本都可以做到料敌机先。这是水平意识经验上的全面差距,是高手和普通玩家的区别所在。彩云间的玩家已经不能算是弱者,但和整个平行世界的精英法师来说,他们还差得很远很远。

    剑南悠看得很爽,突然想起剑鬼还叫他去东城门接应新进城的牧师,连忙给了剑鬼一条消息:“东城门那边你跑一下吧,我这边帮把手。” 虽然大局在六人的掌握当中,但这种场面稍有失误可能就又是另一番景象。六人进了法师学院,也不是都没死过。

    “哦,好。”接到剑鬼确定的消息,剑南悠迅速组织人手。那些乱七八糟的成员用还不如不用,最后索性就带了重生紫晶的几个姑娘,也冲入了战团。剑南悠也是顶尖高手,对局面的观察和掌控都是一流。虽然带了几个水平不怎么样的姑娘,但姑娘们的好处就是很听指挥,除了有时反应上慢半拍以处,不会有让人咬牙切齿的失误。

    这股战力加入,局面更加稳定,但此时御天神鸣消息来报:“注意,注意,韩家公子集结队伍,好像要离开牧师学院了。”

    “去哪里?”剑鬼问。

    “……”御天神鸣痛苦,他觉得这个问题剑鬼不该问。

    “方向还不明。”席小天回复。

    “你们两个盯一下吧!”剑鬼说。说完又给顾飞去了消息:“千里你们这边要抓紧,公子那边又有动静了,也许是要朝法师学院这边来。”

    “放心,就快收工了。”顾飞回了消息,朝法师学院外一看,好些没在法师学院挂掉的玩家们,还在门外傻看呢!

    “所有人到东城门集合!!”顾飞在行会频道里发了条消息,又刷了几遍,若干感叹号强调。门外这帮家伙总算有注意到的,开始朝着东城门方向去了。法师学院内,彩云间的法师人数已经开始有减少的趋势,显然是有人死够了二十五次被送去第十七区了。这帮法师自爆玩得那么欢快,死亡次数早就是个顶个的高,顾飞他们这么再一打扫,25次很快就到。

    “韩家公子他们移动的方向,可能是东城门!!”席小天和御天神鸣二人靠速度追踪彩云间大部队的行动,终于是看出了端倪。

    “靠,又被他看穿了?”顾飞骂。

    “行会里可能有他们的人。”漂流说。

    “行会未必,更有可能是在要过来的这群牧师当中有他们的人。”席小天说。

    “糟糕!有没有人在东城门的?城门外什么情况?”剑鬼连忙在频道里呼叫。之前法师学院被爆的玩家都收到了东城门集合的消息,此时有些速度快的已经到了。听了剑鬼吩附,探脑袋朝城门外看。但这些玩家刚刚加入城战,不怎么了解状况,在他们眼中就见城门外系统卫兵和玩家对杀的厉害,实在没有什么离奇的地方。

    “呃?好像没什么吧?”几人都这样说。

    剑鬼绝不相信会没什么,他一边给佑哥消息,叫他不要再随便送牧师过来,另一边连忙加紧脚步朝东城门方向赶去……

    东城门外,佑哥招募来的牧师按照佑哥所教的方法,分散开来混入战场当中。个个挥舞着法杖,看似在回复,其实嘴里不知道胡扯些什么。一看果然玩家和系统卫兵都无视他们,于是放下心来,继续摇着法杖念念有信地朝城门方向飞奔着。

    一切都像佑哥描述的那么顺利,数名受雇牧师从不同方向,都已经接近东城门,眼看再几步就可以绕过系统防线成功进城时,突然数人一齐遭受到了攻击。牧师们大惊想要回复自己,但下手的玩家明显不只一人,而且准备充分,不消片刻就把数名牧师都给清除掉了。

    “怎么回事?”最近的复活营地重生的数名牧师,都不知发生了什么。此时四下张望,想找到和自己一起受雇的同伴。不过大家都只是初识,复活营地人流攒动,一时间还真找不到人。于是众人纷纷向他们的雇主发难,发消息给佑哥询问这是个什么情况。

    佑哥哪知他们怎么会被偷袭,但此时收到剑鬼不要再送牧师的消息,估摸着也是有什么新情况。一面先让众牧师稍安勿躁,一边问剑鬼到底是什么情况。

    “牧师里可能有他们的人,这样行动就已经完全被他们洞悉了,想混进城来没那么容易。”剑鬼说。

    “靠,已经有几个在东城门被挂掉了。”佑哥说。

    “被轮了没有?”剑鬼忙问。

    “没说……中立玩家啊,也能被轮?”佑哥疑惑。

    “25次死亡上限后,连城战区域都不能踏入,中立玩家现在至少在这些地方还出入自由,我想他们应该也有这个上限规则,只是目前中立玩家不可能死这么多,所以没人察觉。”剑鬼说。

    “那我先让他们停了?”佑哥问。

    “先停了,这下可有点麻烦了。”剑鬼一边让佑哥联系这些牧师叫他们停步,一边在城内也撤除了东城门集合的命令。牧师找到了,但是却送不进城……佑哥和七月两人显然已经被对方给盯上了,既有暗中布置的棋子,也有明面上的追杀。

    “如果还有传送卷轴就好了!”剑鬼叹息,他们的传送卷轴已经全部用光,连云端城拍卖行里的也都已经扫尽,有钱也没地买去。

    “托外城的朋友能买吗?”此时众人都知道目前的状况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彩云间牺牲了大量法师,却换光了他们这边的牧师。新招的牧师混不进城,光明骑士同样有点回复本领,但目前来说还完全无法取代牧师在团队中的医生地位。形势严峻,几大高手都在紧急思考对策,顾飞想到漂流在他那主城买了卷轴后重新传送过来,故有此一问。

    “这个,很麻烦啊!消息不通,对方不方便进城,进了城也未必会有多少,这么多问题全解决拿到卷轴,不知道都什么时候了!”漂流说。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顾飞问。

    “有办法。”席小天说。

    “快说!”所有人急切。

    “找工作室。”席小天说。

    “工作室?”顾飞皱眉,由于和五夜不愉快的打交道经历,他对工作室没好感。

    “大型工作室手里肯定会有大量的存货,我们如果只是要送些牧师进城的话,不过是要一二十张,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难度。”席小天说。

    “说的对。”漂流第一个认同,“快找个工作室的联系一下吧,谁认识?”

    “我问问佑哥。”剑鬼说。

    “佑哥,他现在还能安全做得了这些事吗?”席小天说。

    众人沉默,佑哥的处境还真有些说不清,对方利用他那边安插了牧师卧底后就起了杀心,虽然没能杀成功,但佑哥的动向他们应该是掌握得比较清楚。之前击杀失败大家也听说了,是因为太张扬,被练级区玩家给救了,但如果对方调整方式改暗杀呢?那就算其他玩家想救,可能也有些来不及。

    正这样想着,突然频道里就出来了佑哥的骂声:“靠啊!!”

    “怎么?”

    “被杀了……”

    “果然……”众人心中默道,对方到底还是找上去把他们给暗中刺杀了。

    “我消息还没发完呢!”佑哥郁闷,他现在到了城里,就和城外的玩家断了联系了,消息是发不出去的。

    “我先退一下行会!”佑哥说着,咣当一声从非常逆天里退出了。身份恢复中立,连忙再和这些雇佣牧师说话。

    “这部分牧师还能再用吗?”顾飞等人私下讨论着。这些人的行动都是统一的,有一个间谍,所有人的动向就都暴露了,即使接下来使用传送卷轴,也有些麻烦的。

    “先把卷轴搞到再说吧!没问题的话,正好佑哥又是中立身份了,叫他联系一下。”席小天说。

    众人一想也只能如此,于是由席小天和佑哥勾通张罗此事,其他人连忙收拾现在散在全城的玩家。彩云间的人此时集结一队,他们散得到处都是,遇着就是个死。

    就是如此,已经到了东门,又赶忙离开的部分玩家,不小心还是撞到了对方队伍,被迅速干掉,不过幸亏对方复活点现在也没了埋伏,死也就是死一次而已。但从加入这两个守城行会后,要做的事似乎并不如招人时所宣传的那么简单,不少玩家都犯起了嘀咕,在频道里堂而皇之抱怨的也有。

    “诸位,目前情况发生了一些我们始料未及的变数,接下来更需要大家的团结和配合。目前我们的团队中急缺牧师,正在想办法解决。短时间内我们不能和对手正面相抗,将采取游击战术,各人请听从各自队长的调配。”剑鬼在行会频道里发表讲话,顾飞重生紫晶这边其实人更多些,但他就方便了,把剑鬼的台词打听到后,照样发了一份。

    真正强劲的高手肯定会受到大行会的追捧,如漂流诡瞳这种既强又隐没在野生群体当中的高手其实并不多见。非常逆天和重生紫晶新补充的血液真从质量上来分析的话是比较下乘的。不过突遇变数就慌里慌张,这不是实力问题,而是自身的个性问题了。对此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容忍的是部分玩家自己对目前处境作出悲观的判断不说,还要在频道里大肆发言让整个行会弥漫上悲观的气氛。

    剑鬼很从容,三言两句就把接下来的计划阐述清楚了,并表示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击溃对手。结果,还是有人不认同,在频道里叽叽歪歪个不停,剑鬼立刻发现出强硬的一面,一句“既然还是没有信心,那也没有必要在行会里待下去了”,干净利落地就开始踢人。

    顾飞是有样学样,在重生紫晶这边说的台词全是照搬剑鬼,最后也是开始踢人。话到这份上,这部分玩家有的自动就退出了行会,有的表示他不是没信心,他觉得至少应该怎么怎么。只是说出的想法实在幼稚可笑,明明是什么都不懂,却偏偏要自以为是,这样的家伙根本就不招人待见,剑鬼顾飞都来不及说话,其他同志纷纷要求踢了这些家伙。于是两人都很民主地参照了大部分人的意见,直接踢了了事。

    行会的所有成员也迅速重新聚集了起来。剑鬼觉得暂时以回避为主,直至牧师援军到达。佑哥这面一边和受雇牧师保持沟通,一边又去联系工作室。牧师佑哥总共雇佣了三十五人,截止他全数联系到,已有十四人先后在城门外被杀,剩下的有的也已经踏足了战场,收了佑哥消息后,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形势的严峻,让不少牧师打起了退堂鼓,先后有九人向佑哥表示不想再做这买卖,又返身练级去了。佑哥被折腾得焦头烂额,也不知这该如何补充,倒是工作室这边联系的极为顺利。

    工作室的人嘛,自然不可能搞什么拒加好友,加了好友,人家就主动过来询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职业得不能再职业。佑哥提出要传送卷轴,人家也根本不问要做什么用,只问要多少,随后报价。

    佑哥要了20个,可以保证八十个人的传送,送完牧师还可以有富余,没准还会用得上。结果工作室也是狮子大张口,一张卷轴要1000金币。即便是货币更新前,传送卷轴也已经没这么贵了。40级以上的练级区,传送卷轴的爆率虽然不高,但至少到处都存在爆率,所以产量早比以前要多很多,价格一直是持续走低。这1000金币的价格,简直就是远古时代传送卷轴还是稀缺物时的要价。

    “太黑了吧!”佑哥惊讶。

    对方不紧不慢:“不好意思,最近货币更新,物价大变样,其实依公司规定,这段时间应该是暂停一切交易的。不过一次就要20张传送卷轴,这很少见,我想您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所以才特别申请了一下。这价格是我们目前统一规定的,我也没有办法。”

    佑哥咬牙,货币更新,生意的确不太好做。但工作室说的这些鬼话佑哥是不信的。他觉得对方说的只有一句话是真的。“一次要20张很少见,一定是有急用”。对方就是吃准了这点,所以干脆狮子大张口,工作室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传送卷轴要一千金一张。”这事佑哥也不敢直接做主了,过来又和几位商量。

    “这会还管这个?快买了。”顾飞说。

    “一千金一张啊!”佑哥心痛。

    “钱不用心疼呀,我这里有韩家公子那三万金币,可以买三十张。”席小天说话了。

    众人顿时精神一振,花韩家公子的钱来买卷轴?感觉好爽,一千金一张一点也不贵。

    “买三十张!”顾飞对佑哥说。

    “好。”佑哥也就不含糊了,回头就通知对方他不要二十张了,要三十张。佑哥突然觉得好有快感,东西定价贵了,自己非旦没有不要,反而要得更多了,一定很震撼吧?

    结果对方也表达什么特别的感情,只是发来一个“ok”后询问在哪里交易。

    “城还得出一趟。”佑哥对众人道:“牧师现在人手又不够了。之前说好的有九人不干了,还得再补充点。”

    “现在出城可不容易。”剑鬼说。

    “扮卫兵吧,小心点。”七月说。

    “不用了,我去吧!”顾飞说。

    “哦?”

    “直接杀出去就是了。”顾飞对于战斗最从容不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