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四十三章 不顶用的牧师墙

第七百四十三章 不顶用的牧师墙2017-11-10 16:37:4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四十三章 不顶用的牧师墙

    果然是大神啊!一张口就是大手笔,就是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算上千里一醉,六个输出,完后八十个牧师,这是什么阵容?这是想拿血肉筑起长城的阵容。能在工作室打一份工的,不管装备好坏,等级高低,绝少会是游戏菜鸟,此时就看这配备,基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八十牧师泪流满面,这活是要他们当肉盾,接受全云端城玩家的洗礼啊!

    “怎么样,大家有没有信心?”顾飞问。

    “没有!”声音洪亮而整齐。

    “没有也得有,钱已经付过了。”顾飞对聆谷风印象不错,所以选择相信他的人品。除了所谓的买断金,其他该付的直接一次结清了。这痛快的手笔,让聆谷风也对顾飞印象极佳,所以也就没在买断金上继续纠结,而且也站出来帮顾飞说话:“东北营地只剩四名npc,大家尽最大的努力支撑,这事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难。”

    不难或许是真的,但想到这是一个任人蹂躏的任务,大家还是痛苦的很。有人提议:“醉巨巨,你干醉多雇些人,咱有攻有守,比起这样牧师死撑不是更高效?”

    顾飞朝他拍了拍口袋:“没钱了。”

    聆谷风顿时紧张,给顾飞消息:“没钱了?那抚恤金……”

    “这么好骗,你还工作室的?”顾飞鄙视。

    “当我没说。不过他的建议真的不错,职业搭配组团,攻守结合,肯定比你现在这法子高效。”聆谷风说。

    顾飞却摇了摇头:“第一,团队指挥,我不会;第二,攻城玩家是万人计的,我靠战斗支撑,得请多少人?第三,抓紧时间吧,我不想再等了。”

    “好好好,您忙,有事您说话。这是这批雇佣者的名单,我们俩一人一份,25次退出城战的,我会打成记号,战后咱核对。”

    “不会有人故意死了赚钱吧?”顾飞说。

    “开玩笑,能在我们云腾工作室打工都是要遵从我们员工守则的,我们有一套互相监督举报的机制,绝不允许这种欺诈客户的行为发生。尤其您这种大型活动,我们也会派专人在旁专门监督的。您放一百二十个心,大家都明白您这任务是怎么回事,一定会全力配合您去完成。我保证,就算是失败,也一定是我们的主观原因。”聆谷风说。

    “哦,那就好。”顾飞点点头,末了又问句:“你是什么工作室的来着?”

    聆谷风崩溃,整半天人家连自己是什么工作室的都没不知道,这形象工作做得可不好。连忙给顾飞递了名片,顾飞接过念道:“云腾工作室人力资源助理聆谷风。”

    “就是小弟了。”聆谷风说。

    “人力资源的还卖卷轴?”顾飞问。

    “分工也没那么细啦,既然联系的是我,我就代劳跑一下呗!”聆谷风说。

    “顺便推销一下你的人力业务?”顾飞问。

    “呵呵。”聆谷风干笑。

    “英奇工作室和你们什么关系?”顾飞一边收了名片一边问。

    “是我们孙子。”聆谷风严肃地说。

    顾飞顿时又升好感,大力拍了拍聆谷风肩膀道:“好,好,以后有业务就找你们。”顾飞对这小子印象着实不错,只希望天下乌鸦一般黑是错的,这小子不是像五夜那样城府。如果不是那样,和工作室打交道倒真是方便又快捷。

    “出发了!!”顾飞招呼队伍。他没统率,甚至当不了队长,队伍都是别人代建的,但是大家还是很清楚这个队伍里谁说了算的。

    “人齐了?”这次诧异的是跟在顾飞旁边的五个输出。

    “齐了。”顾飞说。

    “战士呢?”一人问。

    “要战士干嘛?”顾飞不解。

    “没战士谁顶怪攻击?”五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除了一点点用词上的差异。

    顾飞指了指自己。

    “你?”五人这次很整齐,完了面面相觑。虽然说带了牧师很多吧,但是,法师那小身板,够得上士兵的一刀吗?万一直接秒杀,那就是八千牧师也不够使啊!虽然五人也知道士兵的攻击并没有那么高,但他们也没忘了,营地的卫士一共是四个。

    五人刚想再问得清楚些,顾飞却早已经大步走在队伍前面了。八十牧师经常都没心思操心这事,默默地跟着就出发了。五人犹疑着,追上前去,终究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到时就知道了。”顾飞摆摆手,懒得说明。

    东北营地就在前面。顾飞早早就叫大家分散行动了,八十牧师聚集,这实在是有够显眼的。

    “我说的战术你们觉得有什么问题没?这方面我不是太擅长。”顾飞在队伍里搞民主。

    “您真的很不擅长,我们需要个t,需要个t!!”输出五人组呐喊。

    “而且您为什么不再多雇几个输出啊!越多越高效呀!”还有其他声音。

    “真是罗嗦啊!好吧,我就告诉你们吧!你们说的t什么的,我也明白,不就是引怪仇恨的那个吗?我听说战士职业能制造大量仇恨,一是靠攻击伤害,而就是怒气的倾泻,都是会换算成仇恨的对吗?”顾飞说。

    “对,不然单凭伤害战士也未必能拉稳仇恨,主要他的怒气消耗是额外的仇恨制造。”有人回答。

    “嗯,设定是什么无所谓了,关键是,只要有我在出手攻击,战士是绝对拉不到什么仇恨的……”顾飞说。

    五人开始一怔,但随即恍然过来。这人是谁?千里一醉啊!秒杀级法师,攻击伤害高到逆天。他这种超越时代的爆高伤害输出,产生的大量仇恨,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战士靠伤害和倾泻怒气就能抢走的。所以说,有他这么一个爆力输出者,战士拉仇恨只是根本就是梦想。

    “至于不能太多人参战,是因为我需要足够的空间来走位,人多围上来,会压缩我的空间。我没空间,就躲不了攻击,就会死。现在你们明白了吧?”顾飞说。

    “上一个明白了,这一个,不太明白。”

    “所以说,说了你们也不懂,打起来就知道了,都就位了没有?”顾飞是先找这些玩家进的营地,毕竟他们不会引起任何警戒。

    “进了。进了。进了……”频道时一连串的消息。

    “卫兵的分布如何?”顾飞问。

    “xxx,xxx位置的最靠近营地边缘,拿这个下手吧!”有人向顾飞透露。

    “好。”顾飞根据坐标,调整前进方向。东北营地原本玩家怕被遗弃,进行了大量屯扎。但后来知道守城玩家全被压制在城内,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该干啥的干啥,除了一些偷懒的主动申请偷下,东北营地已经和其他营地没两样,就是一个玩家死亡复活重生循环往复的阵地。顾飞出城时就注意到了这地方已经放松了警戒,于是就萌生了这么一个主意。

    “我就要过来了,大家做好准备。”顾飞说。他所说的准备是蒙面,这是战斗结束后摆脱玩家,以及防止保复的一个重要方式。

    “我要进来了!”顾飞最后一声提示,在没有任何攻城玩家注意的情况下,轻松踏入了这片已经岌岌可危的营地。

    身前极近就有一个守营的npc卫兵,顾飞刚迈入的那一刻,那卫兵立刻怒目圆瞪,大吼着“有奸细潜入营地”,一边凶猛地冲了上来。

    “抓紧时间!!!”顾飞也是大吼一声,毫不含糊冲上去就是一个转身双炎闪牢牢得砍在了卫兵身上。输出五人组早在旁边待见,一看顾飞上手,两个盗贼飞奔到卫兵身后就放出了背刺,三名法师也是连珠火球不断。虽然有个小小的范围伤害,但这伤害不大。在八十名牧师也围拢上来的情况下,计较这点伤害有点太没出息了。

    “卫兵的生命是多少?”输出五人组当然还没接过这业务,他们也没介入过城战,对这些一概不知。

    “不知道。”顾飞的回答干脆之极。

    五人吐血:“生命多少你都不知道,怎么肯定我们能及时杀完?”

    “所以更要抓紧时间了!注意,另三个小兵很快也会来,牧师你们不要拦他们,放他们进来,省得他们还攻击你们。”顾飞说。

    “一拉四?你行吗?”五人惊诧。

    “所以我说需要空间,看好吧!盗贼你俩也要跟上了。”顾飞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对卫兵的劈砍,他牢牢控制着节奏,坚决不让自己的法力出现不够的情况。

    另三名士兵正如顾飞所说,最快的速度就赶来增援,牧师们听话之极,飞给快卫兵们让路。但这个时候更加急切的却要数攻城玩家们。重生营地再度遇袭的消息已经迅速传开。东北营地所在的玩家已经飞快抄起的家伙。目标在哪?或许原本需要确认一下,但此时,80名蒙面牧师挤成的一个圈,却让目标再明确不过。

    “来了。”众牧师互相打气。他们不是菜鸟,他们习惯了在团队中受人呵护被人保护,他们从来没有像个战士一样顶到最前线。眼下的他们难免会有点紧张。

    攻击到了!

    一看到是八十个牧师回成的圈。哪怕是平日最胆小的玩家也有了撒野的信心,他们冲上来的,疯狂地使用着所有可能使用的技能。八十牧师咬紧牙关,互相扶持回复,圣洁的白光闪亮成了一个圆环。与火焰,与箭矢,与潜伏的杀手,与冲撞的战士抗衡着……

    “谷风啊,你的监军顺便帮我监视一下攻城玩家的举动,大批回营也提醒我一下。”顾飞给聆谷风还去了条消息。

    “我自己就在呢……八十人,真的有点少啊!”聆谷风也好奇顾飞能否拿下这座营地,所以他偷偷跟来想看个热闹。遇袭突然起来发动攻击的一批玩家,似乎还暂时拿不下八十牧师的死抗队,但是,等玩家人数再聚集一下,攻击稍稍调动集中一下,聆谷风觉得要灭掉八十人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之事。

    “哎呀,已经顶不住了!”八十牧师的保护圈,因为一批战士的连续冲锋,硬生生顶开了一道缺口。众玩家看这牧师围成一圈,早知他们在死护着什么。顶开一看,就看一堆人正在猎杀着守营士兵,几个战士吼着冲上来援助。

    “退开!”顾飞对两个盗贼吼了一声,带着卫兵朝战士这边溜了两步,转身双炎闪,火焰旋转开去,战士扑了三个,重伤两个。

    这重伤二人也真是不含糊,一付舍我其谁的气度,一起劈出了旋风斩。没想到顾飞更快,眼看利刃就要卷身,手指一抬一个瞬间移动突然闪掉,两战士的旋风斩一起斩到了顾飞身后的系统卫兵身上。这卫兵已经锁死在顾飞身上,根本倒没因为这两个旋风斩就转移,回身又追着顾飞砍来。那两战士也连忙收了旋风斩,笨重得要来追,但输出五人组并不是来当观众的,一起发作,把两个已是残命的战士给清理掉了。

    顾飞牵过卫兵,双炎闪冷却已好,一个圆周运动又避了三兵卫兵。纵身跑位,翻手一个掌心雷还劈了第四卫兵脑门一下。顾飞这时候并不想把卫兵击倒,所以这一掌跳在半空斜向下劈,卫兵噗通一下被推倒在地。顾飞落地抖着剑花,叮叮咣咣又是一通刺。五人组也上来继续帮忙。一人朝顾飞吼:“不用老这样拉了,那几个我们也不会攻击,仇恨不会走,你集中一个就行了。”

    “只是顺手。”顾飞笑着,依然怎么方便怎么来。自打那三个卫兵进入圈内,顾飞的攻击就照顾得面面俱倒,开始输出五人组以为顾飞这是群拉的手段。可凭顾飞的伤害,几个技能后就足够拉稳那三个士兵,之后大家一起集中火力对付一个就行。但顾飞并不这样,他的攻击始终是把四个卫兵都照顾的面面俱到。而他的走位五人也算是见识的,真的很飘忽,明明看着他是要朝左迈步,但不知怎么身子就晃向右边了。于是苦了两个盗贼,目标被顾飞带得东一步西一步,他俩根本跟不上。

    “你们俩干什么啊?四个士兵你们非要捡这个杀?”结果两人遭到了顾飞的批评。两人一怔,这集中输出先干掉一个,有什么错?想同时把四个拿下,这心太深了点吧?

    “你们三个也是啊!干嘛总对着一个炸啊?”顾飞又喊三法师。

    三法师昏厥,顾飞这菜鸟思路真是懒得和他去辩解了。老板吩咐,咱就照做吧!不然万一任务失败,人拿不听指挥说事可就麻烦了。

    三法师也开始均匀地分配他们的攻击,顾飞表示了一下满意,但牧师们此时却已经顶不住了。攻城玩家已经不在因为对方是牧师就盲目地欺负,随着人手聚集,他们也开始聚集火力进行集中突破。牧师们也终于发现,他们八十人的人墙,在人家这老巢中根本就不够看。火力聚集起来,直接就是秒杀。八十人?八百八千又如何?此时需要的已经不是回复量的多少,而是生命的上限。

    “老板……我觉得你们这悬了……”聆谷风作为局面人看得很真切,心理上他倒是偏袒顾飞一些的,但眼下完全是大势已去的模样。

    “还能有最后一点时间,能杀掉一个吗?能杀一个算一个,到时卷土重来,来个四次也就杀干净了。”聆谷风都在想后事了。

    众牧师此时也是溃不成军,外圈好多人已被收割,刷新倒是本营地,但不可能是原地。随机复活的牧师,蒙面不摘根本就是众矢之的。还想回到阵地去扮长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众牧师纷纷觉得顾飞的计划真是幼稚,幼稚的可笑。区区八十牧师,根本不足以构筑成什么防御,看来这人单p了得,在团队战斗上根本就是一个猪。

    也或许他就是想争取点时间,杀一个了事,然后卷土再来。本来有人是会这样想的,但回头看看圈内,却都大失所望。

    猪!真是太猪了。居然不集中输出,居然妄想把四个士兵一次性全干掉……梦想是美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八十牧师根本给不了那么多的支撑,除了在对方玩家聚过来那点空当里牧师们坚挺了一会会以外,当对方人数成百上千的聚集起来时,根本没有任何活路。

    “得,结束了……”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牧师们心中都在想着,聆谷风则探着脖子,想知道顾飞杀掉了一个没有。

    “去了蒙面,散了吧!”顾飞突然道。

    “放弃了吗?”众人心里想,但没人敢问,此时老板的心情估计也不太好。

    不过去了蒙面并不意味人家就不当你是敌人了,至少死一次还是必须的。所有人去了蒙面捂了脸,就等死完再露脸,那样谁也不敢随便肯定你是敌人,脱身机会大增。

    火光箭矢旋风斩刺杀……

    各种攻击如潮而至,牧师们已经放弃了抵抗,瞬间被清理干净。但就在牧师被消灭的空旷中,所有人看到,有四个系统卫兵,他们承接了那些富裕的火光箭矢旋风斩刺杀……

    “我操,停,都停!!!!”攻城玩家中有人焦急的大吼。

    旋风斩可以停,刺杀可以停,但是箭矢法术,这是无法停止的攻击。成千上万的攻城玩家,将他们富裕的攻击完全奉献给了四个可怜的系统卫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