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四十七章 异变?复仇?

第七百四十七章 异变?复仇?2017-11-10 16:37:4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四十七章 异变?复仇?

    细腰舞插眼用的匕首似乎不是什么珍贵装备,插完眼也不要了,就那么留在了矿工的脑门上。矿工现在像是没了语言功能一样,只是嚎叫,一边狂甩着脑袋,那绿色浓稠的血液从眼眶中不断地被甩出,匕首也一点一点地被这样甩着退了出来。

    “双炎闪!!”顾飞提剑又上了,在专业人士眼中,此时矿工周身都是破绽。吟唱了法术一剑劈中,矿工奋边朝这边一甩脑袋,插在眼中的匕首粘着一团绿呼呼的东西朝顾飞脸上飞来。顾飞侧头闪过了匕首,却无法避免被那绿色的玩艺溅到。

    口水都有伤害,更何况这更恶心的玩艺,顾飞只觉得脸上似有一点灼烧的感觉,生命开始以一秒一跳的方式下降。

    “这绿色的玩艺带毒的。”顾飞对三人说,回头一看,那三人似乎都没有要再上来动手的意思,远远地在旁边观望着,听到顾飞的提示,细腰舞急忙扭头望向两人:“怎么样?我有没有被溅到?”

    御天神鸣近距离地,仔细地把细腰舞观赏了个遍,摇头说:“没有。”

    “还好,恶心死了。” 细腰舞松了口气,刚才插矿工左眼时那血喷出,就把她吓了一跳,慌得只拿回了舞风,插眼的匕首也不要了。其实这匕首虽不及舞风,但也是不错的极品了。此时得知自己脸上没有粘到那恶心的玩艺,细腰舞急忙就去捡装备了。

    顾飞继续与矿工缠斗着,但细腰舞那插眼一刀,像是打开了矿工的什么开关似的。自此每一次攻击上去,矿工都会慷慨地飙血,就连自己折断关节发动攻击时,也要伴随着这些毒血飞溅。顾飞知道厉害,但这种攻击实在捕捉不能,尽最大努力,还是时不时会粘到一些。

    顾飞不得已,放慢了攻击了节奏。经研究发现,这毒血的伤害虽然有时限,但却是可叠加的。叠加较低时,顾飞靠自己每秒的生命回复还可以支持,叠得太多就有些抗不住了。四人里没有牧师,这种持续伤害,退出战斗吃食物也是不管用的。每秒一跳的伤害,会把吃食物的效果打断。

    “血成溅,小心被溅到。”顾飞又提醒三人。

    “当然。”三人点头,他们依然保持着之前观望的姿态,竟然丝毫没有要上来支援的意思。

    “我说,如果你们有生命回复的装备,还是可以来试试的。”顾飞郁闷。

    “没有。”御天神鸣和席小天说。

    “不要,好恶心。”细腰舞说,她是什么装备都有的,但眼下这战斗不是实力问题,是这怪的素质问题,又吐口水又乱洒狗血,太没有绅士风度,细腰舞很不喜欢。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吧!”顾飞说。

    “千里加油,我们永远支持你。”御天神鸣转职啦啦队。

    “看这怪。”席小天总算还干点实事,细心观察着道:“你每次砍出来的伤口,他溅完血后就会自动还原了。”

    “哦?自动复原吗?”顾飞心念一动,挥手从口袋里又掏出一件家伙,正是具备“阻止再生”功能的神圣的炎之洗礼。

    一刀砍上,伤害虽然和暗夜流光剑不在一个级别,但这怪被攻击就出伤口溅血已成了一种习惯,伤害是多是少他倒是不在乎的。中这一刀,溅完血,顾飞死瞪着这伤口,结果,伤口依然固我,洒完血后就自己慢慢地愈合了。

    “没用啊!”顾飞郁闷地收起了炎之洗礼。

    “你现在的攻击,对这怪有伤害吗?”三人渐渐了起了疑惑。看似一击一个伤口,但这伤口似乎根本就不是砍出来的,而是这怪借被砍的力自己裂出来的,就像他自己折断关节一样。顾飞和他也纠缠了数分钟之久,双炎伤不断,以顾飞的伤害,就算是个boss,也应该磨掉不少生命了,但看这矿工,依然精神抖擞,嚎叫声中气十足,骨折洒血依然不见含糊。

    “肯定不是这样直接打倒的,一定要找到什么诀窍。”席小天说。

    “对,或许是需要几个人来帮忙。”顾飞对三个家伙光看不练很有怨念。

    “御天,你回矿场那边,看看这任务是不是还有什么线索。”席小天说。

    “我啊?那个,这任务是千里的啊!我去有用吗?”御天神鸣表示疑惑。

    “或者我们同一行会还行,但千里其实是重生紫晶,我们是非常逆天不是吗?”御天神鸣继续补充。

    “更关键的是矿场怎么走其实你已经迷糊了对吧?”顾飞也帮他补充了一条。

    “我们说好的……”御天神鸣郁闷地给顾飞一条消息。

    “那个谁,你去矿场看看吧!”顾飞重派人手。

    “谁是那个谁啊?”席小天不爽。

    “谁搭话就是谁。”顾飞说。

    席小天无奈,动身去了云端矿场。顾飞继续与怪缠斗,御天神鸣继续呐喊助威,细腰舞继续一遍又一遍地查看自己身上有没有沾到那怪的恶心玩艺。

    矿工的攻击方式虽不合常理,但毕竟是系统,顾飞缠斗这么久,渐渐已经看出端倪,应付起来也算比较得心应手。只是纠缠这许久,顾飞也渐渐觉得要杀死这怪或许真需要什么特别的手段,单靠伤害的输出怕是不够的。

    细腰舞检查了装备一百八十遍,终于确信自己一点恶心的东西也没有粘到,这才开始专心留意战斗,看了会突然说:“你任务提示不是说要阻止吗?阻止不一定是要杀死吧!”

    顾飞一想,倒也是,点头道:“那你说怎么办?”

    “是不是应该先搞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你问问他。”细腰舞说。

    “哦?”顾飞怔了怔,于是一边砍怪一边问话:“你想做什么?”

    “工程……”矿工咧着嘴含糊不清吐了两个字。

    “工程什么?”顾飞一边问一边给了他一剑。

    “失误……异变……复仇……”矿工断断续续,又吐露了三个词。

    “不会说话了?”顾飞纳闷。开始刚说吉尔基诺死掉的时候,这怪说话还挺顺溜的。

    “复仇……复仇……”矿工开始反复念叨这个词,狂洒绿血。

    “嗯,很简单嘛!他们做什么工程,然后工程中发生了什么失误,比如核原料泄漏什么的,然后他就被感染了,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怪模样,然后他就要复仇。电影上都是这么演的。”细腰舞说。

    “复什么仇?怎么复仇?”顾飞追问。

    “复仇……复仇……”矿工继续念叨。

    “这任务到底什么情节啊?”顾飞抓狂。戒卫队初把他派出时,就是找人营救这类不需什么复杂情节的任务,但到了助手这一环,突然有了故事背景,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工程是什么工程?之前有提到吗?”细腰舞问。

    “没有啊!咦,等等……是不是和云郊湖底的那个洞有关?”顾飞突然想起。

    “洞?”

    “云郊湖底部,有一个洞穴,我们一路任务找到的就是那个地方,开始洞口是用‘水之结界’的法术封印住的,后来想办法打开了……这洞应该是任务情节里的重要部分吧?但之后想继续的时候吉尔基诺死了,然后突然就到了找他的助手这一步。”顾飞说。

    “这么说,他这助手也知道那洞有什么名堂?”

    “云郊湖底的洞你知道吗?”顾飞问矿工。

    矿工不答,但脸部明显抽搐,顾飞的问题明显是戳到了让他敏感处。矿工突然一声怒吼,攻击猛然间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快加的快速起来。

    “我靠……”突然的爆发总是会让人措手不及,顾飞这一下闪得狼狈。矿工的胳膊这次不是折断,而是突然伸长。而他这伸长一点也不可爱。只见那胳膊上骨肉筋皮完全分离,就这么一层一层滑落,将胳膊拉扯出了一个长度。翻出的皮肉淌着浓稠的绿汁,时不时还泛起两个泡。

    “呕……”细腰舞又受不了了,连忙把头转向一边。御天神鸣此时总算像个男人了一下,一看这怪又出怪招,估摸顾飞又要吃亏,连忙搭弓放了一箭。这箭正中矿工肩头,矿工中了这箭,那伸长的胳膊也不由抽搐了一下,险些就揪到顾飞的这一抓也稍稍偏离了一些。顾飞二话不说,突然一个瞬间移动,没有逃,反而是朝前闪了两米,跟着挥臂挑起一剑,口中大唱双炎闪,砍得正是矿工这手臂恶心伸长后,骨肉相连的一个薄弱处。

    一道火光直飞而起,矿工这个连接的所在果然是一大弱点,竟然真被顾飞给砍断。脱离了的部分立刻成了一滩死肉,吧唧一声掉到地上,继续腐烂冒泡。

    矿厂的右手,赫然已经只剩一骨骷髅,刚准备放第二箭的御天神鸣,被这一幕都骇得不敢动了。顾飞真是胆大,挥着剑对着矿工那已经没有皮肉包裹的骨骼一阵敲打,声音刺耳之极,而这家伙的骨骼显然并不怎么坚韧,在顾飞并不力大的敲打下,碎骨四溅。

    “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心的战斗了……”御天神鸣把弓收起来了,他决定把这恶心的荣誉全部留给顾飞。

    细腰舞刚刚扭头,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那骨肉相连的长臂做好了心理准备,于是回过头来准备观战时,结果就看到了地上一摊死肉以及被顾飞砸得乱飞的碎骨……

    “我真的不行了……”细腰舞彻底把身转过去了,系统已经给她警告了,一堆医学术语,反正就是你再这样就强行断开你。

    顾飞一通敲打,彻底废了那怪的右臂,与此同时一直小心戒备其左臂,如果也玩伸长的话,顾飞准备故技重施。结果矿工没有给他这机会,左臂继续使用折断攻击,但顾飞受了启发,细心打量他每次折断攻击时的断口。终于,左臂又一次折断攻击时,顾飞抓住契机,飞快剑尖一挑,那连接处果然脆弱,矿工的左臂这次是连骨头带肉飞出去了。

    两只胳膊都没了的矿工,依然不知退缩,挥舞着两截断臂向顾飞嚎叫着,模样看起来倒也凄凉。顾飞长出了口气,退开数步望着那两人道:“算不算是解决了?”

    “怎么了?死了?我怎么听到他还在叫。”细腰舞问。

    “别回头。”御天神鸣忙道,“除非你想接受活着被分尸的画面。”

    “我们离开这吧……任务不要做了。”细腰舞提议。

    “我现在问你,你准备怎么复仇?快说话,不然把你的牙打光。”顾飞还在威胁。

    “没人性啊!”御天神鸣连连摇头。

    “复仇?复仇!”矿工似乎已经只会说这两个字。

    “嘿,我找到东西了……”这时席小天的声音传来,她正中矿场的方向飞奔而来,她这一去居然真的有发现。

    “真的,可以结束了任务了吗?”细腰舞听到席小天的声音,惊喜。

    “你做了什么?”席小天跑到跟前,看到没了双肩,却还在挣扎游走,企图攻击的矿工,骇然道。

    “你做了什么?”顾飞朝席小天身后一望,席小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身后引来了无数了玩家。

    “没办法……那里被戒严了……我能混进去,捡到了这东西,然后就被人察觉了。”席小天无奈道。

    “这是什么?”顾飞问。

    “现在就谈论这个?”席小天手里抱着的是一个铁盒,而她的身后,追兵越来越近。

    “那这个怎么办?”顾飞指指矿工。

    “从字面上来说,你已经阻止他了!离开吧!”细腰舞大喊。

    “好吧……撤……”顾飞点头,四人抛下矿工闪人。大伙玩家赶到,都被这个怪物矿工吓住。

    “这是什么?”大家窃窃私语的讨论着。

    “千里一醉他们到底是搞什么任务?”各行会都在疑惑。

    收到千里一醉出现在云端矿场时,各行会都极其重视,全部都有派人来。他们未必是想和千里一醉战斗,却是意识到了千里一醉的突然出现不是没有理由的,或许会有什么大型任务,所以纷纷派人来一看究竟。结果此时看到的却是这么一个怪物。

    “它走过来了!”玩家们惊叫着,矿工怪物此时转了头,摇摇晃晃地朝他们靠近着。

    “攻击,攻击!!!”任谁都不会认为这怪会是大家的朋友,一人下了指令,所有玩家支持,各种法术,攻击,纷纷招呼上去。

    矿工怪物大声嚎叫着,逃离的四人听了心下都是一紧,回头一看,也瞅到他正在经受着大量玩家的攻击,叫声越发地凄厉,但越来越是没力,终于,完全消失在了矿野之上。

    “死了?”顾飞感慨,“果然还是人多力量大啊!”

    “被你弄成那个样子,不死也没意思了。”御天神鸣说。

    “玩家好像没在继续追了。”顾飞看着说。

    “难道那货爆装备了?”御天神鸣有鹰眼,看得出那片玩家似乎有点小骚动。

    “靠,不会是关键的任务物品吧?”顾飞说。

    “那现在也迟了……”御天神鸣叹息。

    “你捡到的是什么?”顾飞问席小天。

    “我还没来及看,但我想应该有点关系,我是在我们遇到他的地方挖到的。”席小天说。

    “哦,看看。”

    铁盒肮脏而陈旧,但轻轻一掀便已被打开,合口处明亮照人,不知是被人多少次开了合,合了开才能摩擦成这样。

    “一串项链。”席小天拿起盒里一串东西。

    “是什么?”顾飞问。

    “一串项链啊!”席小天说。

    “我是说系统给它的名字。”顾飞说。

    “说了啊,一串项链。”席小天说。

    “哦……”顾飞郁闷,系统老搞这名堂。

    “还有这些!”御天神鸣手快,盒里余下的东西全被他捞了出来,是许许多多的小纸片。

    “下课去山上吗?”御天神鸣拿起一张念。这一句下面,不一样的字体,紧接着一句:不,我得去帮老师分析莫尔干斯山的矿物样本。再下面:老师最后好像对矿物质很感兴趣?之后:似乎是的。之后:是想找出新的建筑材料吗?之后:我也不知道。

    “这个……不会是课堂上两人传来传去的小纸条吧?”御天神鸣惊讶。

    “其中一个应该是这怪物,另一个……大概是他女朋友吧?”席小天拿着那串项链看着,并不如何精美,但无疑是女人才会佩戴的饰物。

    “这里的老师,指的是吉尔基诺吗?”

    “吉尔基诺看上去不是个老头。”顾飞说。

    “我听说你也是个老师?”席小天问。

    顾飞郁闷……老师是老头,这逻辑关系显然是不成立的。

    “这里纸片还有很多,大家分开来看吧,应该会有什么线索在里面。”席小天把御天神鸣手里的一堆纸片分成了四叠,一人发了一叠。

    “这里有提到名字,柯特妮!!”御天神鸣第一个有发现,“柯特妮,昨晚的聚会真是太有意思了。”

    “注意一下字体,搞清楚谁是谁。”席小天提醒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