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四十八章 线索人物

第七百四十八章 线索人物2017-11-10 16:37:4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四十八章 线索人物

    “这里也有一个名字出现了,安格斯!”细腰舞负责的纸片也有发现。

    “呃,我想没人会认为那个怪物是个女人吧?”席小天说。

    所有人狂摇头。

    “那很显然,他就是安格斯,吉尔基诺的助手,同时也是吉尔基诺的学生。而这里提到的这个叫柯特妮的姑娘同样也是吉尔基诺的学生,他们应该是一对恋人。”席小天说。

    “是么?纸条上看不太出来嘛!”顾飞说。

    席小天从自己手上抽了一张塞到顾飞眼前,上面是“我爱你”“我也爱你”一类互动式的肉麻话。

    “现在的学生真是了不得。”顾飞说。

    “这张,看这张。”御天神鸣又有发现。

    “安格斯,这项工程我觉得不对头,不要继续了好吗?”

    “哈哈,放心吧,老师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了。”

    “哦?是什么?”

    “我只悄悄地告诉你一个人,是魔法,相信吗?是这么神奇的东西。”

    “魔法?我更加觉得不安了。”

    “会没事的,相信我。”

    “唔。”席小天听完点着头,“故事越来越明了了不是吗?大概就是在这个工程里,吉尔基诺那个家伙运用了什么本不该使用的魔法,或者是出了什么意外,或者安格斯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牺牲品,导致他发生了这种可怕的变化。”

    “看这里……好可怜。”细腰舞攥着一叠纸片给大家。

    “这部分和之前的纸张好像不一样了。”席小天说。

    “但字体全是一样的,这已经不是之前那样互相交流传递的纸条了。”御天神鸣说。

    “是安格斯的字体,不过好像又有点不同。”顾飞也翻动着。

    “我想是他这个时候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无法再去寻找柯特妮,所以只能一个人在纸上书写着,呃,表达思念……”细腰舞说。

    “字迹越来越是混乱。”席小天一张一张翻着,“看来是这种异变让他越来越难保持正常人的意识。”

    “很可怜啊!就这样,还是念念不忘他的柯特妮。” 细腰舞说着,望着顾飞:“你是凶手。”

    “喂!你看到他的时候都快吐了。”顾飞提醒细腰舞。

    “那不影响我对他的同情。” 细腰舞说。

    “好吧……其实这些对我们来说并不是重点,重点应该是这里提到的这个工程。或许就是云郊湖底的那个洞,一定有什么秘密。”顾飞说。

    “凶手……”细腰舞还沉浸在故事中。

    “那只是一串数据!”顾飞说。

    “那个洞穴肯定有什么文章这点已经不用怀疑,这些小纸条顶多也只是又证明了这一点。但到底怎么解开这秘密,一点提示都没有,或许我们应该去那洞里看一看?”席小天说。

    “不可能。”顾飞摇头。

    “为什么?”

    “因为那是水底,而人类需要呼吸。”顾飞告诉她。

    “那么这个任务,找吉尔基诺,找安格斯,或许就是为了获取可以通往那个所在的方法。”席小天说,“或许不应该杀死他……”

    “我没杀死他。”顾飞摊摊手,“是那些玩家做的。”

    “也或者杀死他后,会从他身上爆出什么重要的线索,或是道具。”

    “那看起来我们也得不到了。”顾飞回头远眺,玩家人海淹没了安格斯,就算他会爆出什么,也一定是被玩家捡走了。人海茫茫,想找到再把东西弄回来,难度超高。

    “但这些纸片给出了另外一个线索。”席小天说。

    “你是指,这个柯特尼?”顾飞说。

    “没错。从那些安格斯思念柯特尼的纸条内容,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柯特尼并没有死,安格斯只是因为这项工程变成了这番模样,不敢再去见她。有关这个工程,知道的人有吉尔基诺安格斯和柯特尼,柯特尼或许是知道的最少的,但是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了。至少目前是这样。”席小天说。

    顾飞点点头,又翻了翻手上的纸片:“但这里完全没有提到在哪里可以找到她。又是找人……我痛恨找人。”

    “至少这只是个npc,比找玩家还是方便多了。”席小天说。

    “等等等等。”顾飞突然想起什么,“云郊湖畔的空屋,那是谁住的?谁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住?当然,我是说如果它不是系统胡乱布置的一个场景,而是同样有故事的背景的情况下。”

    “在那间木屋的壁炉里,有一些燃烧后的灰烬。当中搜到的一张纸片,标明了云郊湖底那洞穴的入口,有人在那里对这个工程做过研究,这会是谁?”

    “或许就是吉尔基诺,他曾经带攻城这边的任务玩家去那个地方,也许那就是当初他们研究工程的地方;但是,也有可能是柯特尼,她也曾在那里居住过,研究这个工程,她是想做些什么?从之前纸条的内容来看,她似乎并没有参与这个工程,只是在替安格斯担忧罢了。”顾飞说。

    “听你这么一说,我们好像应该去那里看一看再说。”席小天说。

    “这个主意可不太好。那里……或许又被韩家公子那家伙布下了埋伏。他知道我们的任务和那里很有些干系。”顾飞说。

    “柯特尼……上哪里找这个npc呢?你们再翻一遍纸条,看有什么线索没有。我给城里剑鬼他们发个消息,让他们留意打听一下叫这个名字的npc。”

    “好……”几人点着头各自行事,但纸条再度被研究一遍后,实在没有更多柯特尼的信息。而席小天此时已经把目光转移到了那条项链上,左看右看:“这条项链应该是柯特尼的吧?”

    “也或者是安格斯想送但没有送出去的。真是可怜。” 细腰舞说。

    “或许这才是找到柯特尼的关键。”席小天把项链递给顾飞。

    “呃?”

    “拿着这件遗物,去问问你的任务发布人。”席小天说。

    “唔,似乎是应该回去问问。”顾飞点头。

    “咱们三个去云郊湖畔那边,注意一下有没有埋伏。”席小天说。

    “被发现怎么办?”御天神鸣深知韩家公子如果想埋伏的话,会是多么可怕。

    “那就死一次,没什么大不了。”席小天说。

    “那我们暂且分头行事。”顾飞说。

    攻城方面,四大会长正和叶小五坐在一起,他们准备看看这个莫名其妙就有着一股子自信的小牧师有点什么名堂。

    “简单来说吧!千里一醉,他现在正在进行着的一个任务,是极有可能导致整个云端城攻城方失败的任务。”叶小五说。

    “什么,这不公平,凭什么他一个人完成一个任务,就要我们全都失败。”四会长都急了。

    “攻城方,守城方,都存在这种决定性的任务。而这种任务,事实上都是设定成双向的。但问题是目前没有哪座主城拥有守城方玩家,更没有哪座主城,按到这种决定性任务的守城玩家,可以在双向任务中占据上风。坦白说,你们会相信吗?双向任务,一个人,对二十万人,占据上风的是一个人。”叶小五说。

    “他不是一个人。”无誓之剑说。

    “我知道,他现在至于组建了行会?所以你们更该感到压力才是,这个双向任务如果被他胜出……”

    “等等,你刚才说这任务是决定性的,并且是双向的,那意思是不是说如果在这任务中我们胜过他,并且完成的话,我们也将取得攻城战的胜利。”逆流而上忽道。

    “既使没有完成胜利,距离胜利也不会太远。你们是不是还不知道?你们的邻居,月夜城,城战已经结束了。”叶小五说。

    “什么?”

    “他们完成了这类任务,在攻城作战中,得到了狼人军团的相助,月夜城已经被他们攻下了。”叶小五说,“或许你们也该休息休息看看论坛,还有好几座主城战斗都接近尾声,这方面的经验是值得借鉴的。”

    “他们没有千里一醉捣乱不是吗?照你所说,我们同样也接到了这类任务,如果不是有千里一醉在那边和我们玩双向,我们也已经完成,也已经赢取了城战胜利不是吗?”逆流而上说。

    “这就是我出现的原因,本不该有千里一醉出现给大家制造出这么大麻烦的。”叶小五说。

    四大会长听了纷纷色变。

    “你的意思?千里一醉其实是个bug?他不是人类?”

    “难怪了,我就觉得这家伙很没人性,原来是系统产生的错误?”

    “公子精英团那帮家伙呢?他们也是?”

    “怎么可能,剑鬼御天神鸣这些人你没听说过吗?这帮家伙,显然是发现了bug后就充分利用起来了,妈的,这跟用了外挂有什么区别?”

    叶小五目瞪口呆,他被四大会长的想象力深深地给折服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打断了四人的争论:“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千里一醉是个正常玩家,不是什么系统错误之类。”

    “那……他本不该出现是什么意思?”无誓之剑问。

    “意思是说,他过分强大了,游戏中本不该出现这么强大的人物,他的强大完成破坏了游戏的平衡,因为很难想象一个普通玩家可以达到他这种境地。”叶小五说。

    “游戏不允许玩家过分强大?这是什么规矩,等等,你到底是什么人?”四大会长都吓住了。虽然千里一醉给他们制造了很多麻烦,让他们一提起这人物就咬牙切齿,但事实上,千里一醉是每一个玩家的期望,没有玩家会不羡慕千里一醉,没有人会不希望自己拥有那样的实力。但是,现在有一个人告诉你游戏中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实力,这就好比生生将众人的理想目标给抹杀了。虽然理智的人明白自己不会拥有那样的高度,但至少这还是一个美丽的梦想,现在有人生生告诉你这梦不真实,其实谁不知道呢?但非要说出来,这太残酷了。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叶小五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说,千里一醉的强大,并不是构筑在游戏的设定之上,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他是一个真实的武者,本身就具备强大的格斗技巧,所以他在和普通玩家的对敌中占据着绝对上风。他甚至不需要装备,不需要游戏技能,就可以打败许多人。这样的存在,才是我所说的:不该出现的强大。”

    “你还没有回答我们,你到底是谁?”四人问,“游戏公司的人?”

    “不是。”叶小五断然否决,“我只是看不下去他的这种强大,觉得有失公平。”

    “唔,那你又能做什么?你刚才都说了,他的强大并不构筑在游戏的设定上。所以,除非他被删号,否则谁能阻止他的强大?”逆流而上说。

    “不能阻止他的强大,至少可以阻止他的强大对其他玩家造成的影响,这就是我想做到的。”叶小五说。

    “比如说,现在你就准备帮助我们来赢取城战的胜利?”逆流而上问。

    “不,只是阻止他利用他的强大对你们的任务进行破坏而已。”叶小五坚持己见。

    “恕我直言。”逆流而上说,“你只是一个装备普通,连转职都没有过的小小牧师,你哪来的这份自信,可以和千里一醉对抗?”

    “如果他拥有的是力量的吗,我拥有的或许就是知识,游戏的知识。”叶小五说。

    “你说过你不是游戏公司的人。”逆流而上说。

    “是啊,我不是……”叶小五说。

    “哦……我明白了。”逆流而上不笨,“你是游戏公司的人,但只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以说不是,你在玩文字游戏是吗?”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重要。”叶小五说。

    “你拥有知识,然后再借助我们的力量,然后阻止千里一醉,是这样对吗?”逆流而上说。

    “没错。”

    “ok,就让我们开始吧!”逆流而上高兴,他显然表现出了超越那三位会长的积极性。理由很简单,他已经意识到叶小五所说的双向任务是什么了,而这任务正巧就在他行会的三十里外手中。阻止了千里一醉,不管结局如何,肯定会让他们的任务有大的突破,对于对酒当歌来说,利头相当大。

    逆流而上想到的,其他三位会长也同样想到。此时心下很不是滋味。干倒千里一醉,破坏他的任务,这种事他们是乐意之至的。但想到完成一切后,让逆流而上捡了大便宜,大家顿时就不爽了。之间合作时,可没想到对付千里一醉会有这么大的利益关系。

    “来吧,利用你的知识,告诉我们该怎么做。”逆流而上此时明显有些亢奋。

    “至少我先得了解一下双方任务都到了什么地步。”叶小五说。

    另三大会长一起望着逆流而上。

    “咳。”逆流而上咳了一声,介绍了一下他们一路进行任务的情况。

    “还真是曲折。”叶小五说,“看吧,这就是城战期间的任务,自由度相当高,其实有多条分支可以达到最终结局,你的任务列表里或许没有任务,但是,如果达成了相应的条件,一样可以会算做完成,一样可以引发进一步的任务发展。”

    “哦,是这样吗?”无誓之剑三人听了眼睛一亮。

    “哦,是这样吗?”一模一样的话语,但从逆流而上口中出来却是另一番意境,他为这任务不能自家独享而赶到遗憾。

    “吉尔基诺已经死了,目前是这状态吗?”

    “嗯,他之前说需要我们去找回小屋中被搜走的东西,这应该怎么做?”逆流而上问。

    “吉尔基诺死了的话……那么千里一醉那边的内容也会变化了,他大概会去找安格斯了。”叶小五喃喃自语。

    “安格斯,谁是安格斯?”另三位会长来劲了。

    “是吉尔基诺的助手,也是这任务的线索npc之一。”叶小五说。

    “等等,有情况,云端矿场那发现千里一醉!”云中牧敌忽然道。

    “我这也报告了,瞬间移动,绝对是他没错。”无誓之剑也道。

    “已经去了吗!”叶小五说。

    “安格斯就在那里?”

    “不错。”叶小五点头。

    “然后会怎样?”四人忙问。

    “那要看他如何处置,或许我们也应该赶过去。”叶小五说。

    “快点动身。”会长们点兵点将,逆流而上刚才的问题没被理会,很郁闷,此时抽了机会又问:“我说,那我这边的情节,该如何进展?”

    “线索很多,多动动脑子。”叶小五拍拍他,跟着无誓之剑那帮家伙点起的人手准备出发。不过他们都是一帮短腿,各行会都已经遣了速度职业先去看看状况。

    “安格斯……如果千里一醉触发了战斗模式的话,那倒有趣了,或许可以击败他。”叶小五说。

    “哦,他一定会的。”无誓之剑点头,他也算对顾飞小有了解,可以战斗的地方,这人一定会选择战斗的,要不大家怎么都认为他没人性呢?

    结果,就在这帮短腿赶了一半路程时,前方已有消息回报:“千里一醉逃走,一个古怪的恶心生物被玩家们击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