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四十九章 资料查找

第七百四十九章 资料查找2017-11-10 16:37:4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四十九章 资料查找

    “一个古怪的生物被玩家击杀了。”这条情报是由无誓之剑转述给叶小五的,叶小五当然没有这些会长所拥有的情报网。

    “千里一醉呢?”叶小五问。

    “没有追到他,但怪物已经击杀了。”无誓之剑炯炯有神地望着叶小五。前方赶往侦察的由于都是敏捷职业,纵横四海的箭阵在当中就很突出了,在消灭这怪物的战斗中发挥了最大的能量,无誓之剑希望这是一个传说中可以达到最终结局的分支情节,他希望这个声称有知识的叶小五可以给自己点提示。

    结果叶小五丝毫没受这个情节干扰,继续问道:“云端矿场那边什么情况?”

    “那边?没什么情况啊……”无誓之剑说。

    “去那边看看。”叶小五说。

    无誓之剑眼睛又一亮,凑到叶小五身边低声道:“那边有什么?”

    叶小五望着他,刚要开口,无誓之剑机敏地发现逆流而上三人也凑过来,连忙没事人一样望向别处。那三人过来,也是问了问这个怪物和任务之间的关系,眼神中对无誓之剑不无妒忌。明显各大行会都清楚击杀怪物中纵横四海占了上风。

    “去云端矿场看看吧!”叶小五依然是这个意见。

    四大会长面上点着头,私下都狂派速度小分队先一步前往云端矿场侦查情况。布置完了松一口气,四下一望,各自看到三个镜子般的表情,心照不宣。

    速度先遣队的勘探都没有什么发现,四大会长一起失望,一起对望,镜子般的表情再度重现。四人默不作声,继续跟着叶小五到了云端矿场。这家伙好似很熟悉,径直地到了一个地方,似要蹲下去翻找什么。

    无誓之剑在某些时刻的反应永远是那么的机敏,一个眼色打出去,立刻有手下心领神会。一个飞扑趴到了叶小五身前,咧着嘴笑道:“哪需要劳您大驾?找什么?我来!”

    逆流而上的反应其实也不慢,就是领会他意图的扇子凌缺乏那种一往无前的气质。快步向前时,无誓之剑的手下已经扑到叶小五脚边,台词都说完了。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二人反应稍慢了半拍,反应过来也连忙派人。只见一个大喊“放着我来”,一个大叫“粗活我拿手的”,两条人影飞出,扇子凌直接被甩到了最后。

    叶小五怔怔地望着,只见自己身前飞快被刨出一个大坑,把自己活埋了都够。四大会长此时亲自凑了过来,向叶小五试探:“找什么?”

    “本来会有点东西,但现在看来,应该已经被千里一醉他们拿走了。”叶小五说。

    无誓之剑大怒,回身就找了一直在这边任务的玩家:“这里有重要情况,为什么在这任务一直也没发现?”

    玩家哑口无言,他们实在没想到这里还能挖出个任务来。

    “接下来怎么办?”四大行会问叶小五。

    “只能继续阻止了。”叶小五叹气。

    顾飞,丢下那三人不管,自己返回了云端主城后直奔议政大厅。结果进门就见漂流那哥三在里面晃荡。

    “你怎么回来了?任务有突破?”漂流问。

    “还在进一步研究中,你们在这干嘛?”顾飞问。

    “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任务是这里发布的啊!你知道的,一般人进不来。”漂流说。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顾飞拍脑袋。

    “呵呵。”漂流笑。

    “你忙。”顾飞匆匆告别,直奔戒卫队事。都不知来过多少遍了,也不再客气,一脚踹开大门杀向队长,掏出那项链就直奔主题:“吉尔基诺的助手死了,留下这东西,柯特妮是什么人?在哪里!”

    “死了?”队长一怔,“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这不是在这呢吗?”顾飞把项链在队长眼前玩命晃,对这家伙视而不见的态度表情愤慨。

    队长接过项链看了看,随手搁到了一边,问:“还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这次加上了一个“还”,系统的思维还是具备一定的逻辑性的。

    “还有一些纸条,纸条上的内容显示,有一个叫柯特妮的女人和吉尔基诺关系非常,或许他会给我们一些帮助。”顾飞说。

    “柯特妮?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让我来查一查,她的全名是什么?”队长说。

    “我不知道!”顾飞怒,他觉得系统是在故意找擦挑战玩家耐心。难得遇到一个系统肯帮忙找人的活动,也要故事弄些事来给人添堵。看来平行世界也是倾力将“找人”打造成最不受玩家待见的活动。

    被顾飞怒叱的队长体现出了一个npc的素质,不生气,耐心地坐在桌前,拿过张纸刷刷写下了一些东西后,递给了顾飞:“去一层的档案室,找人口普查的彩琴,她会给你帮助。”

    顾飞接近纸片一看,原来是张领导批示的批条,郁闷得想死。但和npc还有什么可说,只能照他说的去做,拿着批条去一楼找档案室。

    档案室卫兵把守,顾飞出示批条才让放进。彩琴,顾飞寻觅着这个名字的npc,听起来会是一个美丽的姑娘,找到后却让顾飞大跌眼镜。一个面板古怪,戴一副古怪眼镜的高龄女士,看过顾飞手握的批条后,丢给了顾飞五本又厚又大的羊皮书。

    “给我云端城的就可以了。”顾飞说。

    “你以为我这里会有不是云端城的吗?”彩琴阿姨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顾飞哆嗦了一下,云端城怎么可能这么多npc,他不理解,难道是把玩家也统计进去的?颤抖着翻了一页一瞅,果然,这羊皮书中赫然包括着玩家,性别职业等级都有注明,顾飞想到了剑鬼他们刺客联盟的情报处,只不过他们那个还需要玩家来搜集,而这边有系统大神罩着,得来全不费功夫。不过看起来如果不是队长有批条,自己这个戒卫队成员也不是想查就能从这里随便查的。不知道阵营中有没有档案室一类的……

    顾飞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胡乱翻了几页,他很快发现姓名的排列是按字母的,这让他倍感欣慰,念叨着柯特妮的名字,顾飞翻到了k字索引,但在搜寻过几个npc的名字后发现。npc不像玩家,起得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代号。npc的真实名字都带名带姓,有些更是长得不可思议,而这字母排列,按得是姓氏。

    柯特妮无疑不会是姓氏,很难想象两个亲密的恋人之间会以姓氏相称。顾飞抓狂了,这意味着字母的排列对他毫无帮助,他只能一页一页地去翻找。五本……顾飞的眼神越来越黯淡了,忽然,他想到了漂流哥三。多三个人,速度就能提升三倍!顾飞连忙给漂流消息,让他速速来一楼档案室。顾飞本还想再多叫些人,但转念又一想,除了他和这哥三,其他人根本进不了议政大厅。

    “什么事?”漂流在消息里问着。

    “帮个忙。”顾飞说。

    “任务?”

    “当然。”

    漂流三人兴冲冲地赶到了,顾飞正想着是不是需要和三人组队然后共享批条,结果就见三人毫无阻拦的就进来了。

    “你们怎么随便进?”顾飞诧异。

    “那还要怎样?”漂流说。

    顾飞给他看自己的批条,漂流“哦”了一声,点点头道:“原来档案室是对我们阵营随便开放的啊!我们还真不知道。应该是阵营问题,我们是流浪者协会,行走天下,档案的建立,完善,有我们的功劳。”

    “添乱有你们的功劳吧?乱换户口,给人口普查的大婶制造了多大的麻烦。”顾飞说。

    “切。”漂流不以为然,“有什么事做?”

    顾飞一指桌上五本羊皮书:“找人,一个叫柯特妮的人。”

    “我日!”漂流果然是经常行走档案室的人物,明白在人口普查处查找npc资料的可怕。

    “更痛苦的是,柯特妮是名,不是姓。”顾飞说。

    漂流鄙视:“这是幸运的事,如果是姓才悲剧,你想想如果让你找一个姓李的玩家,那会是什么情景。”

    顾飞一想,还真是,姓氏的重复率终究是比名字要高的,知道名字也有知道名字的好处。这样一想稍稍感到安慰,手一挥,招呼那哥三干活。

    三人来都来了,也就不含糊了,一人抱了一本开始翻找。漂流仔细,掏了笔在书上一边写一边问顾飞:“是柯特妮,还是柯特尼?”

    “柯特妮。”顾飞给他指,末了问,“可以随便在书上写?”

    “系统会自己修复的。”漂流经验果然老道,但顾飞从他脸上看到了痛苦的神情,相信一定有什么惨痛的教训。比如在查阅资料时,拿笔头做了一些记录或是什么,准备回头再用,结果被系统修复了。

    四人说着就一起翻找起来。也不算太慢,毕竟玩家的id和正常姓名有鲜明的区别,一扫就过,npc的名字穿插其中,倒也醒目。

    “如果突然有新人出生,这资料不是随时就要更新?会不会弄乱我们的页数。”顾飞问。

    “你注意看,所有有资料的玩家,等级都在十级以上,所以不是刚出生就有会被统计。”漂流经验老道。

    “那十级被统计也一样啊,到十级还不是一眨眼的事。”顾飞说。

    “问题是你要找的是npc,不是玩家,你觉得会有影响?”漂流说。

    “玩家会不会也起这样的名字?”顾飞问。

    漂流搬过自己的书,指着一个问顾飞:“你认为会有玩家给自己起名叫瑞恩.弗朗西斯.布莱恩特?”

    顾飞看了看那长串的姓名说:“难说……”

    @#¥%……&

    漂流无言地退下,埋头寻找柯特妮,再不和顾飞说话了。

    档案室里只听得到翻书声,终于左手写爱那边也有了动静:“我找一个。”

    “哦?”顾飞连忙过去,姓名柯特妮.格林,但资料中显示这个柯特妮只有13岁,是中心广场的卖花姑娘。

    “原来那小丫头也有名字。”漂流过来看着点头,他在中心广场见到过这么个卖花的小女孩。

    “我要找的不是这个。”顾飞说。

    “那是?”

    “是一个土地工程方面的学生。”顾飞想着说,“至少达到了可以恋爱的年纪。”

    漂流看着卖花姑娘的资料:“学生,恋爱……这个哪里不符合了?卖花也许是为了勤工助学。”

    “13岁!”顾飞强调。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漂流感慨。

    顾飞吐了口血:“先记下这个页码,继续找吧!”

    三人无奈,继续翻找,而叫柯特妮的果然不只一个,最终统计共有四人,而明确标注为土木工程大师吉尔基诺学生的柯特妮赫然在列,她是最后一个被发现的,因为她全名是柯特妮.佐拉,z字部,在最后面。

    “好了,就这个。”顾飞接过细读资料。柯特妮.佐拉,现年28岁,土木工程大师吉尔基诺学生之一。在学生时代恋人死于云端城一起重大工程当中,伤心之余结束她的土木工程生涯,成为了云郊湖畔附近的一位看林人。

    “就是这个?一个女看林人?”漂流问。

    “就是她了。云郊湖畔吗,我好像没有遇到过。”顾飞疑惑。

    “哦?你常去那边?”漂流虽然外地人,但在云端城有过生活,知道云郊湖畔是个什么所在。

    “我去继续任务了,你们继续忙吧,多谢!”顾飞说着正准备离开,突然又想起什么,连忙转回,差点和身后三人撞上。

    “又怎么了?”三人忙问。

    “这里提到了个什么工程,在这档案室里能不能查到?”顾飞说。

    “应该可以。”漂流点点头,比如熟悉档案室格局的他,领顾飞找到了专管建筑工程的分类。顾飞向npc提出查阅,结果却遭到拒绝。

    “我来吧!”漂流上前,和顾飞一样的台词,结果npc毫不含糊地就把资料给了漂流。顾飞凑上前在一边看,npc也不再理会。系统啊系统……

    “靠,这个吉尔基诺指导的工程很多啊,哪一个是?”漂流纳闷。

    “云郊湖的。”顾飞说。

    “那就这个了。”漂流一指:“云郊湖底蓄水排放工程。”

    顾飞又是飞快浏览内容,却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工程的描述只是一般化的解释和吹嘘,大赞这项工程完美解决了云端城的饮用水和污水排放问题,属于云端城民意支持度满意度最高工程。吹嘘过程中,丝毫未提这项工程中有什么人员伤亡。

    “还有吗?”顾飞问。

    漂流前方又翻了翻,这工程数目毕竟不如人数那么庞大,很快翻尽,摇摇头说:“再没有云端湖的了。”

    “那看来就是这个了。”顾飞说。

    “大概是。”

    顾飞点了点头,这一查找,让他脑袋开了窍,他很有心再去人口普查那边找一下有关吉尔基诺和安格斯的资料。但他清楚这个事再提出来,漂流三人一定会和自己拼命。想那两个死人可能也不会有什么线索了。顾飞决定还是不再这浪费时间,飞快离开。

    一边又出了城,一边迅速和那三位取得联系,叙述自己这边查阅所发现的资料。

    “任务所指的工程毫无疑问就是云郊湖底蓄水排放工程,但资料中并无有人伤亡的信息。但在柯特妮的资料中,又明确指出了她的恋人死于某项工程的事情。这人应该指的是安格斯,但事实上安格斯并没有死不是吗?”顾飞分析道。

    “必须要找到柯特妮,资料说她现在在云郊湖畔附近当看林人,但我好像没有见过她。”顾飞说。

    “看林人嘛,或许是个活动npc,你不是经常去云郊湖畔吧?没看到也不稀奇。”席小天说。

    “呃,有谁常往那边跑呢?”顾飞思考,想了想后在行会里发言,询问有谁熟悉云郊湖畔。

    没人吱声,云郊湖畔那个地方,只有经常从事恋爱这项运动的人才会熟悉。这事忒隐私,没人想承认。

    “你想干嘛?”七月私下问顾飞。

    “那边有个npc,我想确认一下是不是有人知道。”顾飞说,“会里有恋爱的姑娘吗?”

    “我去帮你问吧!”七月说,很显然行会里是有这种姑娘的,不过顾飞公开询问,人不想太曝光。

    顾飞只想知道结果,也不在意这些,只催促七月速度。而他们这边四人组已经绕道前往云郊湖方向。

    “问到了,云郊湖那边的山林处经常有个看林人在活动,有时也会到湖边走走,是个女npc。是你要找的吗?”七月果然打听到了。

    “就是她!太感谢了!”顾飞感慨万千,群众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

    “情报确认,云郊湖畔的确有个女看林人,相信就是柯特妮,现在我们就去和她接触,但必须隐密行事,我们有理由相信,云郊湖畔一带已经密布陷阱。”顾飞说。

    “我们不要走从大道前往云郊湖畔,绕背山小路,先居高临下观察一下。”席小天说。

    “早点应该把莽莽的望远镜借过来的,我怎么没想到呢!”顾飞郁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