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五十三章 悲剧酿成

第七百五十三章 悲剧酿成2017-11-10 16:37:5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五十三章 悲剧酿成

    “全速前进,前往云郊湖畔,不惜一切也要阻止千里一醉的任务!!!”四大行会的频道中回荡着他们会长大人发出的消息。有关于被叶小五耍弄一说,只是上层核心知道,四大会长都觉得很丢人,也就干脆不解释了。四大行会玩家到了云端矿场这正掘土呢,突然又听说要返回云郊湖畔阻止千里一醉,茫然得非常。他们依稀记得之前会长说是不惜一切来这边阻止千里一醉任务的说。

    “到底是搞什么啊?”难免有人会有这种疑问。

    “搞完再说,速度!”得到的基本都是这样的回应。

    四大行会的玩家从云端矿场涌出,纷纷朝着云郊湖畔这边突进。云郊湖畔方向,安格斯合上双眼的一瞬,太阳渐已落下,美丽的景色再也不见,珂特妮又一次紧紧将安格斯抱在怀里,只是片刻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将安格斯放到一边,转身就地就开始挖坑。

    “帮忙。”顾飞招呼三人。

    四人一npc合力,一个大坑很快挖好。珂特妮抱起安格斯跳入坑内,将他轻轻地放好。

    “不会要把自己也埋了吧?”御天神鸣小声说。

    “不会。”顾飞说,“两个人有点挤了。”

    两姑娘狂瞪二人,珂特妮这次再没有在坑里和安格斯依依不舍,放好他身子后便已经跳出,凝望着,终于捧起一把泥土洒下。

    “呃?我们动不动手呢?”御天神鸣问。

    “你问我干嘛!”顾飞说着转头向珂特妮,“要帮忙吗?”

    珂特妮摇了摇头,顾飞无奈地摊了摊手,于是四人都没有动,看着安格斯的身子一点一点被泥土所掩盖。

    “四大行会的人真的都不在这边,难道真被骗走了?”顾飞小声对席小天说。

    “骗是骗走了,但我想很快就会回来了,你不会以为他们走得干干净净,在这地方一个人都不剩吧?”席小天说。

    “咱这地方太显眼了。”顾飞左右望望,这个欣赏云郊湖最美景色的位置,同时也可以被云郊湖任何一个位置欣赏到,只要目力可及。

    “没办法,npc挑的地。”席小天说。

    “那他们可能也快杀回来了,这女人能不能快点。”顾飞焦虑。

    “芦苇丛里有动静。”御天神鸣忽然道。

    “你看到了?”顾飞一喜。

    “嗯!”御天神鸣点头。

    “坐标!”顾飞说。

    “……”御天神鸣怒目而视。

    “大致方位。”顾飞说。

    御天神鸣灵机一动,朝那边放了一箭。顾飞提了剑就要上,席小天却在一旁道:“芦苇丛里当然会有人,你怎么判断是四大行会的人?”

    顾飞一听,怔住。埋伏不是四大行会的专利,恋爱男女都喜欢埋伏在云郊湖畔芦苇丛里作案,也许御天神鸣看到的只是一对情侣的举动呢?

    “我就是看到有人在移动。”御天神鸣如实反应他看到的情况,“是普通玩家的话,没必要这么鬼祟吧?”芦苇丛中时不时还是会有人起来的,但人家都是手牵着手大大方方地离开,不会猫着腰不露身子地爬行。

    “你看到的是没问题,问题是我们到了跟前也无法断定。”席小天说。

    “恐吓一下也是好的。”顾飞还是拎着剑上了。

    “你是不砍人就闲得慌吧?”席小天说。

    “她埋好还要一会呢!”顾飞说。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帮手了。”席小天回头看了珂特妮一眼,发现在泥土已经将安格斯完全覆盖后,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再像先前那样犹豫迟疑了。

    “试试。”顾飞上前,抓了把土轻轻洒下。

    珂特妮没有表示意见,四人连忙一起忙活起来。不大会,泥土盖完,地上也堆起了一个低矮的坟堆,御天神鸣正嘀咕是不是还需要弄墓碑时,珂特妮却轻轻将那条项链放到了坟堆之上,退开数步,凝望。

    四人不敢打搅,只好等。

    一直等到珂特妮朝他们开口:“谢谢你们。”

    顾飞长出口气,他估计珂特妮和安格斯的爱情故事是画下句号了,接下来应该是这故事的衍生产物,也是自己任务继续下去所需要的情节吧!

    “不客气。”顾飞其实也对如何继续开展任务有过深思熟悉,他早已经找好了切入口:“安格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云郊湖底蓄水排放工程到底有什么问题?你为什么以为他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珂特妮摇着头,这个答案对四人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

    “但是……”珂特妮突然继续道。

    “我爱‘但是’!”这一刻御天神鸣感动得泪流满面。

    “闭嘴吧你。”顾飞禁止了他的噪音,听珂特妮继续说下去。

    “安格斯的死讯,是老师告诉我的,他说在蓄水排放工程中发生了一点意外,安格斯葬身了湖底。所以我来到这里成为了一个看林人,我希望可以永远陪着他。现在很好,我知道安格斯永远就在那个地方。”珂特妮指了指那个坟堆。这么多年她早已经觉得心灰意冷,只是在听顾飞说“安格斯没死”时她产生过一线希望。虽然她最终还是没有看到安格斯,但是相比数年来只知安格斯沉身湖底,可想而不可及,能将安格斯的尸体抱到怀里,更能就这样近近地陪着她,珂特妮的脸上竟然有一丝满足。

    “可是安格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如果不是这样,他本不应该死!难道你不想弄清楚安格斯的真实死因吗?”顾飞说。想来也是,安格斯的尸体明显可以看出他是被攻击而死,但是珂特妮从发现他的尸体到现在,根本没有问过他是怎么死的,被谁杀死的。而且看她的模样,似乎也不打算去问。

    “知道那些又有什么用?我想要的只是和安格斯在一起,虽然现在他已经死了,但我还是会一直守着他。”珂特妮说。

    “我败了……”顾飞无奈,只好实话实说:“好吧,其实是我们需要查明安格斯的死因,你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吗?”

    珂特妮摇头。

    席小天插话:“你这样问可能不行。她这样的思考意识的话,或许有线索发生在她身边,但她不会把这种事当作线索去记忆。”

    顾飞想了想:“湖边那间小屋,是你的吗?”

    “不,那是吉尔基诺的老师的。”珂特妮说。

    “哦?他什么时候开始住到这里来的?说说他的事。”顾飞忙道。

    “那是在他告诉我安格斯的死讯后,我离开了老师搬到了云郊湖当看林人。他也经常来云郊湖散步,顺便看看我,后来他说他喜欢这边的风景和宁静,就盖了那么一间小屋,经常会到这边来做一些研究,有时也会找我帮帮手。”珂特妮说。

    “是什么研究?”顾飞问。

    “老师说云郊湖蓄水排放工程并不完善,他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优化。”

    “对了,你在和安格斯的聊天里,曾提到你对这工程有些不安,是什么?”顾飞问。

    “我曾经无意看到过老师因为这项工程与人争执,我从来没有看到老师发那么大的火,我只听到他说这项工程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事后工程却依然在继续,所以我觉得有一些奇怪。”

    “后来安格斯有说要用魔法来解决这工程里的一些问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珂特妮摇头。

    顾飞看看其他三人:“你们有想到什么问题吗?”

    “你在这里这么久,有没有试着想从湖底工程中找到安格斯的尸体?”席小天问。

    珂特妮点了点头:“老师叫我不要尝试,但我还是偷偷地做过。但工程的入口处好像进行了魔法封印,我没有办法进去。”

    “你是怎么潜到水底的?”席小天问。

    “工程时有一些特别的潜水用的魔法道具,安格斯偷偷拿了一些来送给我。”珂特妮说。

    “能借我们用用吗?”席小天问。

    “当然可以。”珂特妮点头,“东西在湖畔北边树林我的住处,你们自己去取吧!”

    “看到没有!”席小天鄙视顾飞,“你不重视她想要的是什么,就想不到她想做的事,也就挖不到她的思路下所存在的线索。”

    “潜水用具?难道就是要靠使用这些东西,去水底那通道里的工程处一看究竟吗?”顾飞说。

    “当然。至于你问的那些,咱们边走边分析吧!”席小天说罢,四人一起离开,细腰舞回头,她看到珂特妮静静地坐到了安格斯的坟堆旁边。

    “前方发现敌情!”御天神鸣突然一指山坡,四人抬头一望,四大行会的人马总算是到了。当然,不是全部。虽然对手是千里一醉,但一想到这任务一旦被对方完成就会导致攻城失败,四大会长还是鼓足勇气组建起了移动迅速的先遣小队,经过一路狂奔,此时终于先一步抵达了云郊湖畔。

    顾飞拎了剑跃跃欲试,却被席小天给拉住:“能不打就别打了吧!你要有个万一,任务失败了多可惜?”

    顾飞一想倒也是。于是大局为重,四人选择了跑路。整个云端城都没有比云郊湖畔更突然藏身的地方了,四人一起进了芦苇丛,一猫腰外面就看不到了。

    “朝北边。”顾飞说。

    “从这里直接游过去的话正好是北边。”细腰舞有经验。

    “我没意见。”席小天说。

    御天神鸣一想到两大美女浑身湿透曲线毕露的情景,鼻血都快下来了,玩命点头。

    “我掩护你们。”顾飞说。

    “你这人怎么不合群!”席小天批评。

    “我不会游泳。”顾飞说。

    三人一怔。

    “干什么?不会游泳很稀奇吗?”顾飞不满。

    “就这样吧!你们三人泳过去,我在这边挡着。刚才还是骗子天你和珂特妮对的话,我想你也可以继续情节,你们过去把东西拿了。”顾飞说。

    “哼?你到底还是想留在这里砍人吧?”席小天说。

    “地形实在不错。”顾飞说。

    “那我们走了。”席小天说。

    “快走。”顾飞把三人推到身后,突然从芦苇丛里跳了出来,甩手扔了个范围法术,大喊:“砍人了,没事得闪!!!”

    这一法术一嗓子真是惊起玩家无数。大家纷纷探着头环顾左手。御天神鸣回头望着,忍不住感慨:“完全一比一的男女比例,这是网游中多么罕见的一幕场景啊!”

    惊出的玩家不知发生了什么,就离顾飞很近的,注意到是这哥们在吵吵,连忙问:“兄弟,什么事?”

    “快走,这要pk了,你看。”顾飞指山坡上飞奔而下的四大行会先遣部队。

    “怎么又要pk啊!”云郊湖畔活动的玩家也是多次被历练,这场面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于是纷纷开始非常配合的离开现场。人东奔西走,席小天回头一瞅:“不用游了,乘这乱随便就跑掉了。”

    游过去虽然是直线距离,但游泳可是体现不出平时那移动速度的,绕着湖边走,虽远,却更快。

    “喂,乘这机会走啊!”细腰舞喊顾飞。

    “你们走,我掩护。”顾飞喊。

    “他根本就是想留下来pk,暴力飞。”席小天骂。

    “你死了任务就失败了!”细腰舞喊。

    “放心,就是你死了我还不会死呢!”顾飞拍着胸脯,自信十足。之前地堂功夫大展神威,让他发现云郊湖畔这个地方又是一个可以让他以一敌众的好所在。他怕的只是对方的法师团地图轰炸,但现在对方法师还没到不是吗?

    那三人跟着四散的情侣玩家撤退了。不少人发现御天神鸣一人身边两个漂亮姑娘,纷纷投以羡慕的目光。御天神鸣瞬间就捕捉到了这些眼神,而且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思,他得意着,完全不去点透。

    先遣队疾风一般杀到。顾飞就站在芦苇丛中,生怕对方不知道自己在哪。眼看距离已近,一矮身,没入草丛。

    但是已经很有斗争经验的四大行会成员一点都不冒失,这千里一醉可藏可逃,却偏偏要搞出这么大动静,十会奇怪。众人连忙向会长汇报情况,请求指示。

    “又是声东击西吗?”四会长刚中了此计,非常警觉,“和他一起的其他人呢?”

    “不知道。”

    “妈的,为什么不盯紧一点。”

    “一看要pk,这边的那些小"qing ren"全跑出来了,乱七八糟的,实在是盯不住啊!”先遣队们都很无辜。

    “这样的情况,千里一醉为什么不乘乱走人?”四会长头痛,他们猜不出顾飞的意图。

    “是虚张声势,还是他有必须留下的理由?”

    先遣队里也各有行会的核心人物,比如纵横四海的倒影年华,比如对酒当歌的扇子凌,此时也都聚在一起,深刻讨论着千里一醉此举的意图。数百敏捷职业的玩家,停步芦苇丛外,只是死盯着芦苇丛中的动静,除此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混在一对对小"qing ren"当中的三人此时早已经跑远,回头一看,对方的队伍不敢向前,傻乎乎地停在芦苇丛外。

    “傻逼们干嘛呢?”御天神鸣纳闷。

    “被整晕了,我看是弄不清我们到底是什么意图了。”席小天笑。

    “别理他们了,我们快去拿任务物品,潜水的魔法用具,不知道是什么?”细腰舞说。

    “潜水最大的麻烦不就是呼吸困难?大概就是用了以后呼吸无碍的东西吧!”席小天说。

    “那也挺好玩的。”细腰舞说。

    “快走快走。”三人不理顾飞,快跑。

    顾飞寂寞地蹲在芦苇丛中,左等右等,不见人来。四大行会之前已经吃过顾飞在芦苇丛中神出鬼没的亏了,这次根本不会再陪他这么玩,此时已经决定:等法师过来地图轰炸,至于先遣队,此时没事干就远远乱射好了。

    顾飞很无奈,只好站出身子:“怎么不进来?”

    嗖嗖嗖嗖嗖!

    回答他的是无数飞箭。

    顾飞连忙矮身,瞬间移动,换了个位置。回头一瞅,只见又一波箭矢蝗虫一般咬向了自己刚才停留的位置。

    没有人肯进芦苇丛,顾飞的游戏进行不下去了。他很无奈很无奈很无奈地,拿出了一张传送卷轴。

    白光泛起。先遣队里有傻瓜欢声雷动:“千里一醉被干掉了!”

    “干你妹啊?有人朝那边攻击吗?”有人立刻回骂。

    “怎么回事?”四大会长这会都绷着经呢!

    “他用传送卷轴跑掉了。”有人回报。

    “这下麻烦了!!!”四大会长目瞪口呆。如今是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迹,谁还能知道他们的任务走向何处?

    “都怪那个王八蛋!!!”无誓之剑说的当然是叶小五。

    “对!那个混账!”其他三人附和。

    叶小五孤独地蹲在第十七区。

    他被轮了,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小牧,戏耍了四大行会会长,四人哪会那么轻易放过他?送他回来前,就已经朝各行会打了招呼。于是叶小五在复活点出现的一瞬间,就成了疯狂被砍的目标。

    二十五次不过是瞬息之间,叶小五还想发消息解释,会长大人们早把他给删了。

    叶小五知道千里一醉他们任务的下一步,但是却没有实力去阻止。

    四大行会有实力去破坏任务,但是却不知道千里一醉他们的下一步。

    悲剧就是这样酿成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