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五十五章 水陆进击

第七百五十五章 水陆进击2017-11-10 16:37:5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五十五章 水陆进击

    叶小五了解的只不过是正规的任务流程,他以为顾飞等人拿到“魔法气泡”就会迫不及待地去进行潜水任务,哪知道他们又会跑去找珂特妮请教用法。这种玩家的心思他完全忽略了。于是误会又一次产生,断手箭此时犹自不知顾飞他们一行又绕道珂特妮那边去了,只发觉身旁的三大会长神色突然有异。

    “怎么了?”断水箭忙问,他也是有战斗经验一族了,看得出三会长对自己的猜忌。自己身遭围着的一群玩家,随时都可以出手置自己于死地,因此一看情况不对,抢先发问。

    “千里一醉又找了珂特妮互动,你小子,又和我们玩调虎离山是不是!!”三会长都很生气,抬手就要把断水箭解决。

    “那他们现在去哪了!!!”断水箭看情势危机,太多的辩解没时间说明,直接找一个很切中要害的问题引起对方重视。

    三会长一怔,连忙问那边的眼线。眼线回报,千里一醉一行和珂特妮交涉结束后的前进方向,正是他们前往埋伏的所在。

    三会长面色稍有缓和,断水箭见状也是松了口气,还好自己这问题直插关键,不然现在已经回重生营地了。

    “他们去找珂特妮可能是又有什么问题想知道,但正规的,必须的,起到决定意义的任务情节,就是这里,他们必须来这里完成。”断水箭抓住机会解释清楚。

    “毕竟做任务这东西是玩家主观的,我告诉你们的是千里一醉他们接下来必须要经历的一个关卡,至于他们中间又跑到哪里打几个怪,或者下线吃个饭,或者找珂特妮聊聊天,这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断水箭继续说着。

    三会长神色终于彻底放松下来,点了点头,逆流而上问:“那之前那一次是怎么回事?”

    “那里显然是一个会有分支任务关卡的地方,千里一醉他们的举动产生了误导,或许他们是有意的,总之我们是上当了。”断水箭说,“但这次,绝不会,任务走到这部分,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了。”

    “我们也很希望你说得没错。”无誓之剑点点头。

    三家行会,近三千人,静候在这边的芦苇丛中。这一天想在芦苇丛谈个小恋爱的玩家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从东头迁西头,西头迁南头,结果这帮打城战的家伙钻来钻去,就是不肯给他们个安生的环境。看着这堆人三大行会的来头,玩家也只好在心里暗暗诅咒一下,继续迁徙着。

    顾飞四人朝着他上前潜水的位置而来,他们没有放松警惕。虽然靠飘忽的传送卷轴甩脱了追踪,但毕竟任务的几个地点都是固定,有叶小五那个家伙暗中使坏,三大行会恐怕早有埋伏,这点稍有点脑子都可以想到。更何况,刚刚遇到几个神情悲愤的恋爱男女,上前一打听,三大行会的埋伏完全暴露了。

    这也是三大行会没办法的事,总不能杀人灭口吧?那样影响太恶劣了。他们只能请求这些恋爱男女能谅解,顺便配合他们能隐藏地转换地方。结果有些已经怨念大到无心再继续在这里玩耍了,离开云郊湖畔时,被顾飞他们遇见。席小天擅于察言观色,看这些人神情有异,上前略一打听,已知端倪。

    “果然已经知道我们下一步,那边已经被封锁了。”席小天对三人说。

    顾飞思考中,细腰舞突然说话:“要去的地方在水底是吗?”

    顾飞点头。

    “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从这边的岸上走?我们可以走水路。” 细腰舞说。

    “没有船,我也不会游泳。”顾飞无奈。

    “我去啊!把卷轴给我。”细腰舞说。

    “你就是想玩卷轴吧?”顾飞说。

    “你那大头娃娃卷轴傻瓜才想玩呢!给我张传送卷轴,我游去那边,做个坐标,到时候你直接传送过去,不就行了?”细腰舞说。

    “咦,难道你这么有智慧。”顾飞惊喜。

    细腰舞一脚飞过来,顾飞闪避,拿了张传送卷轴给她。

    席小天在一旁却道:“既然都要游过去,不如索性直接带着他过去。游戏里体力消耗不存在问题,带一个人游应该不难吧?”

    “那也得水性很熟吧?”顾飞说。

    “老娘从这头能游到那头,你说我水性不熟?” 细腰舞怒。

    “你确定没问题?”顾飞问。

    “有问题就淹死你,反正我没问题。”细腰舞说。

    “那么多卷轴,就在这里做一个,然后细姐游过去,在那位置做好坐标,然后传送回来,给千里卷轴,千里直接传送过去,其实更快的。”御天神鸣说。

    “卷轴一千一个……你们倒真是舍得。”席小天说。

    “韩家公子的钱。”御天神鸣嘟囔。

    这次顾飞竟然都没批评他,因为他觉得这样使用卷轴非常有价值,有价值那就不是浪费。

    “不过我建议换一个地方。”席小天说。

    “为什么?”

    “我觉得珂特妮那边一定布有他们的眼线,我们这边的动静很可能已经被他们掌握了。游过去做坐标,被看到的话他们会提防起来吧?”席小天说。

    “你这么说那就难办了。四大行会的人手,谁知道他们还在哪里布置有眼线,换个地方就一定不会被察觉了?”顾飞说。

    “至少这里我认为是一定会被察觉。”席小天说。

    顾飞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换个地吧!我们先出这芦苇丛的观察范围,从远处绕道。”

    四人就这么去了。席小天所料不差,珂特妮那边布置的眼线,一直暗中跟随四人,远远地看着他们的动静,此时发现四人突然调头,连忙报告会长。

    “靠,这又是怎么回事?”三位会长这次没有冒然就怀疑断水箭,而是和他讨论。

    “这……又想起了什么事?”

    “他们还有什么举动?”三会长问他们的眼线。

    “有和这边玩家交流几句。”眼线回报。

    “靠,这帮狗男女!!!”三会长立刻想到是这些男女把他们的举动出卖了,很愤怒地骂着。

    “这几个家伙看来知道我们守在这里后,故意又跑别处玩去了。”无誓之剑说。

    “跟上!”另一边,三会长都派神射手远距离监视。

    但这次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顾飞他们是故意要让对方注意他们的举动,从而误导对方。而这一次,他们可是完全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神射手们那种保持百米的监视,其实是很困难的。几人出了芦苇丛匆匆来找顾飞四人,却哪里还有他们的行踪。

    “报告,不见了……”眼线遗憾汇报。

    “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他们一定会来!”断水箭给几位会长吃定心丸。

    “这我们知道。”三会长说。“但是……他们什么时候来?如果不来,我们就一直守在这里?”

    三会长的目标是城战,过来守千里一醉只是因为害怕城战彻底失败。坦白说他们现在从事的事是拯救整个云端城的攻城行会。但是,他们又不想其他行会的人插手,因为他们期盼着消灭千里一醉之余,能从他手中接过这个双向任务,然后领导攻城行会赢取最后胜利。现在每人身边有两家行会已经够嫌烦,谁也不能再招来多余的。云中牧敌被珂特妮爆掉后,三人很爽快地就甩掉了他,由此就可见一斑。

    骑虎难下。三人真是郁闷啊!他们发现每次和千里一醉战斗,都会把自己搞成骑虎难下,左右为难的局面。

    “呃……千里一醉他们也不过是区区四人,其实没必要有这么多人手。大家各留一些精锐的人手,其他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断水箭提议。

    “你好大的口气,你和千里一醉交手过吗?”三会长看断水箭,觉得这人不知天高地厚。

    断水箭很惭愧地说:“在人数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交过两次手,败了。”

    “嗯,我们并不意外。”无誓之剑拍拍断水箭,觉得这小子也忒装了。看他的样子仿佛再多些人就不会败似的。作为每次比千里一醉都多几百人的对手,最后依然会战败的三大会长感到压力很大。

    “我觉得以普通玩家的水平,有一百人对付千里一醉已经足够。”断水箭说。

    “老兄你不是开玩笑吧?”三会长死盯断水箭。

    “当然不是,不过条件是得按我布置,听我指挥。”断水箭说。

    “你到底是什么人?”看此人如此装模作样,三会长忍不住要打听一下他的底细。

    “呃,就是一个拥有真实战斗经验的人,我当过兵。”断水箭说。

    “哦?”

    “而且和千里一醉也交手多次,有点经验。”断水箭表示。

    “你刚才说你们人数相差不大,那是什么情况?”三会长突然有了点兴趣。

    “哦,是我和我和一帮战友,千里一醉那边就是他和他的朋友们了。公子精英团,还有剑南悠那帮人吧!”断水箭说。

    “兄弟有行会了吗?”无誓之剑突然热情。

    “你那帮兄弟呢,现在忙什么?”逆流而上也不慢。

    “我们行会空位很多。”黑色食指来实惠的。

    断水箭苦笑:“他们很忙,现在都不在了。”断水箭的战友那都是中年汉子,个个承担养家糊口的大业,没太多功夫泡在游戏当中。更何况,他们本身对游戏也不感冒,只是受断水箭邀请,放下手头的事进来刻苦耍了一阵子,结果也没完成使命。再耍下去生活就要被游戏取代了,这些成年人当然会有成熟的选择。

    “那真是遗憾,那兄弟你呢?”三人问。

    “我……我再说吧!”断水箭含糊其辞。

    “哈哈,那行,老哥就先和我们一起打好这一仗。”无誓之剑装豪迈的劲头又上来了。

    “那么,现在我们从行会里选一百人出来由你指挥?”逆流而上表达自己的信任。

    “我行会的人都在这了,随便你挑。”黑色食指豪迈和信任一起上。

    断水箭点点头,于是就从三大行会里各选了他所需的职业,然后在这片芦苇丛中进行周密布置。三会长开始还带着点疑虑,但断水箭知道他们心思,一边布置,一边讲解,渐渐三人疑虑俱消,发现断水箭果然是有着普通玩家都不具备的战术素养。

    三人放下心来,为防万一,又多选出了一百人。人多总归不是坏事。随后余下的,就全打发出去攻城或任务,总之城战能抢的分还是不能放弃。

    顾飞四人,甩了眼线后,外围绕了一个大圈。最后细腰舞出主意:“你们不要去了,我潜行过去,直接下手,然后游过去给你卷轴做坐标。这样总不会有人发现了吗?”

    “水里也可以潜行?”顾飞问。

    “我真没试过。” 细腰舞说,“不过开始一段我可以潜泳,再或者你可以给我一个气泡卷轴。”

    “大头娃娃卷轴没什么好玩的。”顾飞说。

    “切。”细腰舞鄙视,“传送卷轴给我。”

    顾飞拿了两个,一个在此处做了坐标,一起交给了细腰舞。

    “等我。”细腰舞潜行,朝芦苇丛悄悄走去,顾飞三人不露面,藏在后面等候着结果。

    “水里也能潜行。帅了!” 片刻后细腰舞发来第一条消息。

    “那帅女你快去吧!”顾飞说。

    “我游远一点再加速。” 细腰舞回复。在水里进行潜行,速度更是慢到让人发指。细腰舞在游离水岸百米后,这才取消潜行状态,开始加速朝顾飞所指坐标游去。

    半个多小时后,细腰舞游到了指定点头,从这里可以看到岸边芦苇丛,极静。

    “我到地方了。” 细腰舞说,“现在做坐标。” 细腰舞说着拿出另张卷轴,将此处打好了坐标。

    湖岸边突然有箭矢发来,而且是一连五发。细腰舞反应是快的,但在水中动作实在是快不了,只避了一箭,连中四矢。

    岸边芦苇丛中更多的弓箭手冒头,此外也有一些法师,拿着法杖却是极其遗憾,细腰舞所在的位置出了他们法师的攻击范围。但勇士还是有的,当场就有数人噗通噗通跳下了湖水,朝细腰舞接近着。

    细腰舞不至于被断水箭一波五连射就秒掉,但第二轮弓箭已至,她也不想硬扛下去了,深吸了一口气后,一个猛子扎入了湖底。

    “游水底去了。”岸上一片叫声。断水箭此时也在抹汗,朝身边的一人说:“多亏你提醒了,我竟然忘了对方可以直接走水路。”

    将进酒笑而不语,是曾经的坠湖给了他启示,不然一般玩家根本没有水战这种意识。

    “必须得追了。”断水箭此时也纵身跳入水中,周遭会水的纷纷学样。

    “船弄过来了没有?”另一边倒影年华不住地催促着。

    “还没有。”

    云郊湖畔也是有点船的,是纵横四海那次远征任务路过临水城时得到的启示。虽然云郊湖的烂泥加芦苇丛的环境搞不出临水城那边的沙滩市场,但是,泛舟湖上,这事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陷入爱河无法自拔的纵横四海会长无誓之剑就老琢磨这事,后来特意找了临水城那边的制船工作室,请他们过来给做个船,无誓之剑本是准备在求爱过程中当大招用的,目前还没找到机会。结果现在也用到战争上了。

    但显然云端城这边没有水手。纵横四海的人把船搞了过来,结果下了水后一会搁浅,一会原地打转,一会直接开上岸边,好容易摸索清楚,这会正全速赶来。

    “我看把船直接搬来倒是比较快。”将进酒说。

    倒影年华斜了他一眼,没理。

    跳入水中的玩家各职业都有,此时会潜的都潜下去追击细腰舞。细腰舞水性倒也颇熟,下到水下一看,无数个浪花在眼前翻动,对方是准备过来打水仗了。细腰舞这回是一点也没恋战,立刻抖了另外一张卷轴,传送阵出现,消失。

    “哗”,一声水响,传送卷轴将细腰舞连人带水传送到了顾飞他们身边,惊得三人立刻躲闪。

    “行了,卷轴给我吧,你到一边晒晒去。”顾飞说。

    “别高兴得太早。” 细腰舞说,“他们对水上有防范的,我看你这个旱鸭子一会过去了怎么对付。”

    “是吗?但我能潜水三十分钟,他们能吗?”顾飞说。

    “还有在水底的话,火焰法术能用吗?双焰闪用不了,你的攻击大打折扣。”御天神鸣说。

    “用得了也会折扣,水里打不出二倍的。”顾飞说。转身双炎闪需要节奏和速度,水里阻力大,动作完成达不到要求。

    “更重要的是,那个魔法气泡如果是可以被击破的,怎么办?”席小天问。

    顾飞一怔。这个问题果然很严重。

    “大头娃娃目标很大哦!” 细腰舞一边去晒干自己一边吐槽。

    “我看你也需要先在这做个坐标,情况不对跑回来再说。”席小天说。

    “那边现在具体什么情况?”顾飞问。

    “具体……人说多好像也不多,在岸上的话,法师是不够攻击距离的,但看到我,很多人都勇敢地跳了下来。” 细腰舞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