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五十九章 目的

第七百五十九章 目的2017-11-10 16:38: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五十九章 目的

    无誓之剑这帮人是人多火把也多,涌到洞口就听着吼叫声一片:“我操,不要挤,前面没路!!!!”

    也亏得是网游,有频道这么个公众的东西,这要真实世界拿声音来传播,后面的人准保听不见,这会朝前一涌立刻全成饺子下锅。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之前的饺子给他们提了醒了,告知他们进到这里要小心,前面是没有路的。

    “有没有灯啊?”有人问着。

    “有你个头啊!”立刻就有人骂。

    “火把,后面的人火把都先传过来。”无誓之剑走最前,此时距离掉下去就是一步的事,心里紧张,真怕后边哪个家伙不规律地突然推那么一把,那就糟糕了。

    “这边,朝这边走!”断水箭小队此时已经朝下走了一截了,招呼着无誓之剑等人,拿声音给无誓之剑当指路明灯。无誓之剑显然对自己的听声辨位没什么信心,举了火把朝这方向努力照了照:“是谁?谁在说话。”

    “我们!”断水箭气。

    “怎么走?”无誓之剑问。

    “贴墙有台阶,两边都有,注意看着点。”断水箭提醒着。顾飞的悲剧就是走着走着走顺了不仔细看路酿成的,谁告诉你这台阶就会一路沿着墙向下不会中途转向的?

    无誓之剑朝旁试探了一下,果然一步踩到台阶,心里踏实了一不少。然后又挥着脚朝旁试了试,发现这台阶真不怎么宽,小心谨慎的无誓之剑火把举得极低,恨不能夹到裤裆里,那实在是个最佳的高度。

    无誓之剑后面的玩家也接了提示,慢慢地朝着走着。断水箭等人发现了千里一醉已经就位,不敢继续摸黑向下了,谁知道那个狠辣的家伙会不会乘这机会下什么黑手。

    随着短腿军越来越多的进了这洞口,火把渐多,在这一团黑暗中像是太阳一样闪亮,众人这才可以隐约打量这个需要钻臭水沟才能到达的所在。

    空间很大,各种混杂的异味其实更加浓烈,但是已经在通道里经受过历练的众玩家,对这一点倒已经有些适应了。数支火把的光亮中隐约可见,空间的正中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具体是什么玩家不清楚,断水箭却是知道,那就是云郊湖工程中最核心的部分。

    但此时他更关心的是千里一醉在哪里……但火把的光亮终归有限,这么大的东西都只能看到个轮廓,顾飞的身影实在难以捕捉。但己方的成员却因为打成火把,反而将自己完全暴露,断水箭觉得这个处境实在不妙。

    “还是抓紧下去的好。”断水箭想着,后面短腿玩家已经接近了他们的所有,传给了他们两个火把后,速度小队终于又速度起来。

    “这有多高?”断水箭的身边一名玩家问他。

    “快到了……”断水箭自己也是第一次来,只是听叶小五描述了一下这里的情况后有了个概念,可这里这么黑,好多东西断水箭自己还没对上号呢!

    “法师呢?朝下打个火球看看。”有人提议。

    这主意其实不错,得到了好多法师的响应,而且他们不打火球,干脆丢天降火轮下去,面积大,照亮广。

    数个火轮降下,所有玩家朝下死盯,于是他们不只看到了距离地面还有多高,同时也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地站着,火轮落下时,也只是随便朝旁闪了闪,接着就又隐入黑暗了。

    “是千里一醉,他守在下面!!!”玩家互相传递着这个可怕的消息。

    火轮消失后,下面一切又重归黑暗,千里一醉在哪里?没人知道。

    “法师保持攻击状态,其他人先下。”无誓之剑下令,于是众法师化身路灯,拿法术一边攻击,一边照亮了众人前进的方向。断水箭也是精神一振,这下比用火把强多了。

    队伍加快脚步迅速向下,眼瞅台阶也没几级了,有一兄弟迈步就想直接跳下,谁想人在半空突然背后袭来一击。其他玩家看得真切,是千里一醉,也不知是从哪里突然闪出,反正就是到了这家伙的背后,双炎闪的火光划过,加上那家伙被秒的白光,这照亮效果倒是极佳。

    其他玩家尚没反应过来,顾飞一个翻身竟然跳上了石阶,左手电光闪烁,一个掌心雷早已经凝结完毕。一掌推出,中招玩家被挂不说,倒飞出去的时候还顶翻几个人。而这走在队伍前方的,无一不是火把的掌控者,顿时火把纷纷坠地,而这石阶又不怎么宽,有两人这一摔直接就掉了下去。

    “火树千重焰!!”顾飞这还没问呢,接着又是一句吟唱,台阶上的玩家们魂飞魄散,这狭窄的通道上根本没法躲这大范围的法术,千里一醉的法术威力,大家都是知道的,一个就算不死……

    “天降火轮!!!”顾飞已经喊了第二个了,所有人泪流满面,此时想不受法术伤害,除非在千里一醉的法术攻击到时把他给干掉。虽然千里一醉的吟唱待机时间不短,但无论如何不会有人有信心在几秒里就把千里一醉干掉,所有玩家都选择了另一条出路:跳楼……

    此处距离地面已经不远,跳下去虽有伤害但不至于死,至少中千里一醉两个法术,在众人心中是必死无疑的。众玩家算清了这笔小账,正准备大义凛然地跳楼,顾飞却是剑向旁一挥,兹一声响,一道电流墙壁帮助众玩家不会不心掉落下去……

    “太卑鄙了!!!!”众玩家的呐喊声中,顾飞的两个法术终于出现,退无可退,进无可进,台阶上火海一片,速度小队的玩家都是没什么生命的,白光朵朵。

    不过这一切看着惨烈,其实死的人数并不算多,毕竟台阶上挤不了多少人。但这么一溜人挂了以后,后面的玩家还哪敢上前,纷纷朝后面的玩家吆喝着:“后退,快后退!!!”

    石阶上乱成一团,前排的玩家纷纷想往后转,可这往后转也是一句话就成的事,会长大人们匆忙在行会频道里调度着,示意众人回撤走另外一边的线路。

    顾飞本想追上,却看到被自己两个法术燃烧过的地方,却还有一人站着,此时抬手一挥,数声连响,五枚短箭飞至,台阶上无法躲避,对顾飞来说也是如此,无耐之下只好身形一转翻下了石阶,抬头一看,电流墙壁的光亮倒是照得那一道惨亮,断水箭快步追出,正朝他的短弩里装着短箭。

    “这家伙居然没死。”顾飞心下嘀咕着,倒也没太意外。叶小五这票人硬要把自己当成是对手,眼下又是只他一个目标,如此有针对性,断水箭自然会准备上一身抗火法的装备。

    顾飞避了那五箭连发,转身准备再上,断水箭却在回头朝乱成一团的玩家们喊着:“不要慌,弓手出来射击!他上不来的!!!”

    台阶窄小,这劣势本就是双方的。只不过一上来顾飞先利用这一点对对手予以了打击,弄得玩家一时短路,好像只有他们面对此困境似的。断水箭却是保持着冷静,这样的地形,千里一醉同样也受限制,自己五箭连发,果然他也只能跳下石阶去闪避。

    玩家们一听这提醒倒也醒悟,刚才顾飞两个法术壮烈了一些盗贼和弓箭手,却还有富裕,此时连忙又返身回来。

    “不要管他在哪!持续朝前射击,法师上来,地图轰炸我们身侧,后面的加紧跟上。”断水箭大声指挥,并带头走在最前。众玩家信心受到鼓舞,稳住阵脚重新前进。几名弓手跟在他身后,不停地放着箭,以防千里一醉跳上。

    结果脑袋顶上一道闪电,当场劈死一名箭手,弓箭手一怔之后泪奔:千里一醉是法师,远程攻击职业者,谁说他一定要上来石阶才能攻击的?他站在下面一样可以地图轰炸。

    “一起跟我跳!!!”断水箭一声大喝,直接跳出了石阶,几名弓箭手略一犹豫,眼一闭也就跟着下了。法师早得了指示,攻击范围外扩,几人都藏身上范围法术之后,红焰的火光背后,断水箭看到顾飞又扬起了他的长剑,连忙抬手就是一击,顾飞连忙侧身闪避。

    “追踪矢不间断攻击!!”断水箭吼着,但几名弓箭手的配合却没有他所期待的效果。就这五名弓箭手,分别来自四家行会,相互之间连认都不认识,哪来的什么配合?听到断水箭指挥,都注意了“追踪矢”三个字,“不间断”三字却是没理会,五人一起举弓,齐射,五道白光追着顾飞过去。

    “……”断水箭无语,想想指望这些玩家具备他们那些老战友之间的战术默契和素养也不现实,只好忍了。

    “快,抓紧时间,能跳就跳!!”断水箭招呼后面的玩家,弓箭手还是有几个人,和盗贼类职业一直都是队伍的最前,此时一起抢先冲了下来。

    “不间断!!追踪矢!”断水箭这次咬着牙把“不间断”三个字强调了一下,希望新来的几个助力可以领会。新来的几个箭手正巧都是纵横四海的,箭阵出身配合倒真是默契,听从指挥,你一下我一下,几人轮着上箭。顾飞被追踪矢衔着,身前又有法师排开的法阵,倒真有些无可奈何。还在石阶上的玩家们抓紧时间朝下赶着,对酒当歌的法师纵横四海的箭手,两大有特色的团队,渐渐形成默契的配合,顾飞在火海后面左窜右跳,找不到近身的机会,范围法术也是没机会吟唱,移动中能使上劲的只有雷电术,但随着对方牧师也纷纷到阵,雷电术也于事无补。

    这毕竟只是电系最弱的一个法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被这个小法术给秒杀。现在有了牧师回复,雷电术基本和瘙痒一般。

    “推进,朝前推进!”断水箭吆喝着,他的战术布置都通过声音传播,他不怕顾飞听到,因为他的战术都在纸面上,顾飞就算听不到,看两眼也足够明白。

    “专业人才果然不一样。”顾飞无奈了,被压制住的他找不到机会,左右看了两眼,找到块黑漆漆的所在,一个瞬间移动飘出,随即便遁入黑暗之中。

    “不见了!!”玩家跳脚。

    “就在周围!”断水箭相当警觉,“注意那些黑暗的角落。”

    于是众法师又开始当手电,火球什么的到处乱扔,哪黑朝哪扔,整个空间里像在放烟花一般,到处都是光亮,一会这边黑了,一会那边亮了,跟着这边又暗了。

    这不断的隐约当中,下到地面上的众玩家倒是终于看清了正当中的那玩艺……也只是看清,没人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圆柱形,直插向上。再看得清些,发现似乎不是一个圆柱,而是若干圆柱被并在了一起,有粗有细,这直通顶处后,上边是什么,众玩家却都看不清了。

    “任务怎么弄?”羽翼这时悄然凑到了断水箭身边,问着。

    “呃……我也没来过,得看一下。”断水箭说。

    “是这样吗?”逆流而上此时突然冒泡,从任务的归属被决定后,这个一直很有主意的会长一直在潜水,比较没有存在感。

    “逆流会长什么意思?”断水箭回着,因为逆流而上并不是说话,他竟然是发给了断水箭一条消息。

    “呵呵,你的用意我明白。”逆流而上说。

    “这话怎么讲?”断水箭问。

    “炸开那条通道,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有决定意义的任务,任务还有重要的后续,但看起来又只能是彩云间完成,那是不是意味着,彩云间还有一件道具是要眼下才能使用的?”逆流而上说。

    “不错。”断水箭回道。

    “不过,你和那个红尘一笑,始终是把阻止千里一醉放在首位的。事实上,要阻止他的任务,除了抢先一步完成任务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杀了他。”逆流而上说。

    “是这样。”

    “而你们两个,其实是很不情愿透露这种本不该透露的信息,所以,在眼下这个局面,你想先尝试的其实是死千里一醉来阻止他的任务。完成我们攻城一方的任务,其实是实在没有办法之后的办法,我说的对吧?”

    “嗯……”断水箭没想到逆流而上竟然看穿了他的用意,于是也没有否认。的确,在可以击杀千里一醉破坏其任务的情况下,断水箭没必要再对攻城一方吐露情报。

    “呵呵,我支持你。”逆流而上说。

    “哦?”断水箭稍有点意外。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结果。”逆流而上说着,“我已经调派更多的人手过来了。”

    断水箭稍想了想后,只能是苦笑。人啊!注重的终归还是自己的利益。逆流而上不希望千里一醉完成任务导致攻城方败局,但同时也不情愿彩云间或是任何一家行会从这交锋中得益。于是他一直在暗中注意事态的发展,此时,他等到了他需要的机会。断水箭相信,方才逆流而上的言辞其实只是试探,他并不肯定断水箭心中就是如此打算,但是,很显然他已经看穿了断水箭和叶小五所追求的,所以,就算断水箭心中不是如此想的,就在刚刚那一瞬,逆流而上却给了他一个提示。

    而大队人马就会赶到,也是给断水箭了一个定心丸:他将尽全力让千里一醉死在这里,所以断水箭已经没必要去帮彩云间完成什么任务。

    烟花一般的火焰尤其在放着,但是千里一醉在哪里却始终没人注意到。断水箭看着忙碌的众玩家,突然发现:他们真的是在找千里一醉吗?

    每个人朝着有光的地方跑着,他们摸摸这里,看看那里,敲敲这,扳扳那……

    他们找的不是千里一醉,他们找的是任务……他们尤其没有放弃在这最后的关头抢过任务的饭碗。

    而那些真心寻找千里一醉的呢?却都是彩云间的人,他们心知任务在他们手中,所以专心寻找着眼前这个最大的障碍。可是事实上呢?如果他们找到千里一醉并把他干掉,自己反而不会把任务的任何情报透露给他们……想到这,断水箭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角色是如此恶心。

    “你在干什么?”突然有人来到了他的身边,对他说话。断水箭扭头一看,看到了韩家公子,怔了怔后道:“这里我也没来过,只听过描述,我也得找找任务在哪……太暗了。”

    这个人要尽量远离他……断水箭想着,说了这句话后就也跑到一边,找人要了一根火把后,一副四下观察地形寻找任务的模样。

    “怎么了?”顾小殇走到韩家公子身边问道。

    “人都过来了吗?”韩家公子问她。

    “都在朝这边赶呢,有什么问题?”顾小殇说。

    “那个家伙啊!你以为他在找任务吗?他在找的,其实是千里一醉。”韩家公子说。

    “为什么?”

    “因为破坏千里一醉的任务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帮助我们完成任务只是破坏千里一醉任务的一种选择,看起来现在他不喜欢这种选择了。”韩家公子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