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六十章 捕食的饿狼

第七百六十章 捕食的饿狼2017-11-10 16:38: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六十章 捕食的饿狼

    “千里一醉在这里!!”突然有人发出一声呐喊,所有人顺声回头,却只看到火光一道,那玩家已经瞬间被千里一醉诛杀,手中火把也立刻熄灭,大片黑暗瞬时将千里一醉淹没。

    众玩家连忙赶了过来,却哪里还能找到千里一醉的身影,正骂呢,突然另一边又有一人大喊一声“操”,众人连忙扭头,这回只看到一点死亡白光的残影,千里一醉的身影都没见着。

    “糟糕,这家伙专挑打着火把的下手。”断水箭发现了端倪,但这声一喊打着火把的玩家都慌了,这东西装口袋里就没效果,拿到手上就成了千里一醉的标靶,原本都是抢着打火把的玩家此时十分谦让,都礼貌地把火把让给他人。其中以无誓之剑最为无耻,他本来没有火把,之前下台阶时从别人手里硬是要来了一个,这时候一看情况不对,立刻招呼身边一位部下:“北之,来,拿着火把去那边侦查一下。”

    被称作北之的玩家不傻,没接这火把,很平静地对无誓之剑说:“会长,熄了吧……”

    无誓之剑这次很尊重部下的意见,立刻把火把给熄了。

    其余玩家实在没有会长大人这般魄力,拿着火把像是烫手山芋,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转眼间,又有两名玩家被干,空间里的光亮一下子似乎暗了许多。

    “大家别慌,拿火把的都先聚到一起。”断水箭喊着。

    所有人迅速朝正中聚集,大家一起缩到那正中央的设备旁边,这样起码背后有个依靠,抵防着千里一醉从三面来的攻击就行。

    “我说,这里很大啊!”有玩家感慨着。先行的速度小队,加上后来的短腿军,人数也有两百人了,但在这空间之中竟然丝毫不显拥挤,手脚放得很快。而且从火把的光亮在这当中如此渺小,也可以看得出这地着实很大。

    “老断同志,是不是抓紧时间把任务结了?现在情况对我们很不利。”韩家公子不知何时突然飘到断水箭身边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把断水箭吓一大跳。

    “呃,这里我也是头一回来,我也得找找呢!太黑了。”断水箭说着,不理韩家公子,迅速指挥作战:“法师!朝四周扔一下法术照亮。”

    法师领命,纷纷朝四下扔着法术,有用范围大法的,也有用小火球的。范围大法一照亮一片,小火球飘飘荡荡,却是一路指引。

    火光之下,众人又见千里一醉身影,淫浸在黑暗之中,模糊不清,依稀可见的是,手里的剑似乎是举起来对着他们……

    “不好!!”断水箭反应最是机敏,但他这话刚喊完,所有人都已经感到脚下一热,头顶上也出太阳了。

    “日啊!!!”玩家能想到的最恶毒的咒骂都已经倾斜而出了,这股怨念如果有用的话,顾飞全家庭在宇宙存在过的痕迹怕是都要被消除了。

    天降火轮,火树千重焰,顾飞又在暗中丢出了两个法术袭击众玩家。玩家四散奔走,有躲得了的,有躲不了的,当坚挺着活下来的,也有当场就挂掉的……

    “喂,赶快找到任务啊,这个局面,对我们很不利哦!”韩家公子又一次鬼魂一样飘到断水箭身边了。

    断水箭一怔,这个家伙,在注意着我的举动吗?他可能已经看穿了我的意图……要是他的话,这种局面未尝没有办法,但是他故意不说,就是要让这局面逼自己赶快把任务交底。断水箭看着一边昏暗中神情也很模糊的韩家公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是这样,任务的主动权,又一次要被逼交出去吗?

    “组成战斗小队,每队保持有火把,互相保持距离。”此时各会长请自上阵指挥,让玩家们捏合成团,不在这样乱来。

    “每队多少人?”有人问。

    这个问题本不该问,一般情况的战斗队以七人为基础,各职业都带一个,之后在这基础上以成员的能力适当增加职业,可调整十多人,一般不会超过15。但是,眼下这个问题却把会长都给问住了。因为在千里一醉面前,十来人算是一个战斗小队吗?那个家伙随手一下十来人就会被解决了吧?

    “二十人一队!”先做出决断的是无誓之剑,他觉得二十人多少是可以支持一下坚持到其他各队救援的。于是其他几位会长也这样分配,近两百名玩家很快分成十队,每队至少都有一个火把。结果,十队的战位还没布置,突然某队头底脚下火法再度升腾,玩家鸡飞狗跳又是一通躲闪,有死的有闪的,而这一次顾飞是在哪里出的手都没人知道。

    “不好弄啊!火把的照亮范围没有三十米,这千里一醉这回也不玩近战了,就保持在黑暗中用法术远程攻击,我们的火把全成了他的攻击指示了。”无誓之剑紧急和其他几名会长协商。

    “熄了火吧?”黑色食指随口道。

    “那占优的依然会是他吧?黑暗之中,我们还得辨识目标是不是他,他倒好了,就一个人,随便砍谁都可以。”无誓之剑说。

    “保持法术控制他的行动呢?”顾小殇望向逆流而上,逆流而上是这方向的行家。

    “这不可能。”逆流而上摇了摇头,“一来我们法师人数不够,二来,完全看不到对方行动的情况下,法术乱轰也不会起什么用的。”

    “至少可以加大照亮面积啊,先就这样吧!”无誓之剑点着头,也不知他是真觉得这样可行还是只是无条件的支持顾小殇的建议,总之命令下达后,所有法师都成了苦工,法术不停地四下丢着,连牧师的圣光球弓箭手的追踪矢这些带光的,都成了照明弹,到处密集的投放着。

    “在这里!”光一出,千里一醉的身影总是可以找到。

    “没了……”但光不持久,千里一醉又不见了。

    唯一的好处是,这段时间里,千里一醉总算没有再来攻击了。但是,这样的方法又岂能持久?法力终归会有耗尽的时候,四大会长已经开始着手布置轮换,以便让这种人工照明不要停了。

    “是不是赶紧把任务完成了,难道我们就这么一直死耗下去?”韩家公子这一次不是只和断水箭说话了,而是在人群中对着所有人说话。

    好多人醒悟过来,被千里一醉折腾的,都忘了是干嘛来了。所有人望向彩云间的那个任务人羽翼:“快任务啊!”

    羽翼望向断水箭:“找到任务在哪了吗?”他倒是实诚,挺相信断水箭所说。

    断水箭其实早已经注意到叶小五对他所描述的完成这一环节任务的位置,只是心中纠结尚存。逆流而上这个家伙更是不失时宜地给断水箭又来了一条消息:“我们的人就快到了,消灭千里一醉没有问题。我对酒当歌的法阵,足够将这空间完全笼罩。”

    不断逆流而上的话里有多少虚假的成分,断水箭至少相信这家伙不愿意其他行会抢到这任务的心思。在两边都算是下注赌博的情况下,断水箭也更愿意下注到不用透露任务的逆流而上这边。或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对于韩家公子的步步进逼十分的不爽。

    “嗯!”断水箭此时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个任务是这样的。这里呢,是云端城水利的枢纽和转换工程的。大家都知道的,我们这是一个拥有魔法的世界,在云端里就生活着大量的法师牧师,还有炼金术师等等。而这些职业生活工作,会产生许多常人意想不到的废水,而这些废水对人们的生活绝对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而不能和常人的生活废水一起排放,所以,它们有着一条特别的排放通道。”

    “而这里。”断水箭拍了拍身后那堆管子,“实际上是将这些废水转化为正常水的一个魔法净化装置。云端城的各类废水都会经由下水道流通至这里进行净化处理,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破坏这个装置,停止它的净化和排放功能,这样大量的废水将被堆积,直至倒流回云端城,再然后,云端城的守兵会因为这大量废水的弥漫,产生各种负面的魔法状态,抓住这个时机,城战可以一举拿下!”

    众玩家听得目瞪口呆,半晌后无誓之剑道:“你是在给我们讲任务情节吗?”

    “这是你们至少要知道的,完成这任务后并不是一劳永逸,依然要抓紧时间战斗,负面状态出现也是有时效的。守城一方也不会任由废水倒流也不解决不是吗?”断水箭说。

    “但你的话好像也忒多了点,现在哪有时间听你长篇大论,你就快说现在做什么吧!”无誓之剑不耐。

    断水箭回头,对羽翼道:“把你要用的那个道具拿出来。”

    羽翼闻言连忙拿出道具,众人一看,和先前没两样,又是一个试管,只不过要大上两号。羽翼正等着断水箭指点他该放到何处,断水前却突然转身道:“大家都来看一看,就是这么大的一个凹槽,然后……大家一起找一下吧!”

    “我靠!你不知道在哪吗?”众人吐血。

    断水箭无奈地摊了摊手:“你们应该知道平行世界任务的随机性吧?”

    众人一听,也没言语了,只能大骂系统无耻。但此时千里一醉这匹饿狼就伺机在旁猎食,玩家都聚在当间,也不敢走远,只好是烧高香祈祷这东西就在中间这堆管子上……但说起来,这堆管子看起来只是输水管道而已,装置怕是要另在别处了吧?众玩家心怀忐忑,在管子上中下三路找了起来,有的人更是直接趴到地上去了。

    逆流而上一言未发,他暗中扫了两眼断水箭的神情,断定这家伙已经在照他的心思办了,于是也不多问,身为一个法师,继续他照明的伟大工作。

    “没有!”

    “没有!”

    “没有!”

    到处找完的玩家,答案只有两个:这也没有,和那也没有。众人心下胆寒,这样一样,他们不得不扩大搜索范围了,千里一醉呢?他在哪里?

    在进入轮换照明工作后,照亮的范围又缩了一些,千里一醉的身影有时能看到,有时又看不到的。唯一能断定的,就是这家伙还在,而且很冷静,就像盯上猎物的狼,不紧不慢,在周围晃来晃去,耐心地等待着时机,然后扑上来的撕咬……

    “我看,我们保持这样的阵型整体移动吧?”无誓之剑提议。

    “嗯,就这样吧!”众人都点头认可。于是一团玩家像是个移动的灯塔,开始挪动,每换出一处,就开始趴地上研究有没有放试管的凹槽。有人问过断水箭,这玩艺会不会是在地上。断水箭又给众人强调了一下任务的随机性,众人只好一边骂一边继续趴地。

    “千里一醉为什么没动静?虽然是这样,但他如果愿意,不至于一点机会都没有,一次攻击都发动不起来吧?他在等什么?”时间过得久了,断水箭突然觉得千里一醉的举动也有些耐人寻味。他是在等什么?

    等等!断水箭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千里一醉是来任务的,但是,现在众玩家几乎只是防着他,根本没人主动去招惹或是阻止他,这样的情况下,他为什么不去进行他的任务,他在这里和攻城玩家们死较什么劲?难道说,这家伙的任务情节完成并不完整,所以,虽然他到了这地方,却不知道具体情节,所以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一路走来的任务历程,缺少什么信息吗?这个问题断水箭解答不了,需要叶小五来分析。但此时他无法联系叶小五,很显然这个完成攻城守城重要情节的水利系统是被划作城战区域的,第十五区的叶小五此时无法和此区域里的玩家联系。

    “所以说,这个家伙暗中观察,实际上是在看我们进行任务?他想从我们进行任务的过程中找到线索,知道他的任务应该怎么进行?”断水箭得不到叶小五的情报支援,只能自己分析,越分析越觉得对路,没错!这家伙任务进行不下去了,他同样也需要情报。

    正这样想着,突然身边一阵大乱,就听着玩家呐喊着“千里一醉”,断水箭回头一瞅,千里一醉距离他甚至不到三米,但他的攻击目标并不是自己。那个捏着火把的战士玩家,被千里一醉用瞬间移动近了身后,转身双炎闪,掌心雷,又补雷电术一个,几个法术痛快的连击下,当场毙命。其他玩家此时才要扑上来将他围起,千里一醉却甩手一个电流墙壁阻了众人,转身就又跑入了黑暗当中。

    “这家伙……”断水箭发现自己想错了,而且大错特错。千里一醉的目的,始终是战斗!他是将这里的所有攻城玩家消灭当作目标的。在此时玩家合理的布阵和法术照明下,千里一醉两个叠加范围法术只能起到些骚扰,并不能起到直接杀死的效果,这显然是让他不满意的。

    所以他在等,他要的不是随便丢两个法术引起玩家一团混乱的机会,他要得是直接杀死对手。而且他的目标很明确,他优先要杀的,是手中有火把的玩家,他想让这里彻底遁入黑暗,然后再将所有人清杀干净。

    这家伙……难道他忘了他是要来任务吗?断水箭发现自己额头渗出了冷汗,哪怕当年参加真实战斗的时候,自己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压力太大了,这个对手根本就是疯子,只是为了战斗而战斗吗?

    “他好像想把咱们拿火把的人都干掉!”玩家们此时也已经察觉了千里一醉的这一意图,正在进行着飞快地调整。断水箭感觉到形势可怕,主动给逆流而上去了消息:“你的人还要多久到?火把装备的充足吗?”

    “放心!”逆流而上倒是信心满满,他唯一忧虑的,就是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见到自家的兄弟们感到。

    “他又来了!!”仅一分钟之隔,千里一醉再度主动现身,伴随他出现的是一道雷电,这次他以闪电术为起手式,目标果然是直指一名拿火把的玩家。

    “口袋阵!”无誓之剑大喊。这是玩家团战围怪时经常会用的配合阵势,几乎无需磨合,互不相识的人也能瞬间布个大概,哪料顾飞人影一闪,瞬间移动消失后,口袋阵却装了个空。

    “人呢?”一名玩家紧张地问着。

    “在你背后……”望着此人的其他玩家欲哭无泪。双炎闪掌心雷,立扑……玩家想追,突然得脚下生热头上闪光,千里一醉竟然早早就埋伏了范围法术。

    把自己法术吟唱有待机的缺陷,当作是有时间差的陷阱,而之前一个雷电术,更是引导众人注意力的诱饵,他这次攻击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刚开始雷劈的那个。击杀这一人,也是一次精妙的布置。

    “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他杀光啊!!!”玩家们面面相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