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六十一章 任务啊任务

第七百六十一章 任务啊任务2017-11-10 16:38: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六十一章 任务啊任务

    黑暗中神出鬼没的顾飞,以平均约一分钟一次的机率现身着。每一次出去,必然带走一支火把玩家的性命。众玩家特意让血厚的战士拿火把,就是为了经久耐用,结果在顾飞表示毫无压力。战士怎么了?多加几个法术而已,以顾飞攻击的快节奏,依然像是秒杀。压力很大的是众牧师,顾飞并不是一个技能直接秒杀,而是多个技能的连击,不管多快,这依然意味着有空当,但牧师们都捕捉不到,每次回复术施加下去时,目标都已经白光了……

    来来去去,已经有五名火把玩家被挂。死得是如此之快,甚至想在死前把火把交给其他人都不行。开始还有人声称正好以此为诱饵诱使千里一醉过来杀掉,但因为火把若干,也吃不准千里一醉到底攻击哪个,于是每一处都弄了点布置,结果人员太分散,千里一醉出现时没能有效包围,双炎闪来的时候,不光挂掉了火把男,顺便还解决掉了三个包围人员。出主意的人默默地缩到了一旁,不敢再出声了。

    众玩家一清点,此时火把就剩六个了,光线很暗,照得众人惨西西的。六名火把男被众人围在了当中,但却又不敢围太紧,不然两个范围法术下来又是麻烦。一堆人现在是聚着也不是,散开也不是,一个个魂不守舍。火把男被围着不敢乱动,搜寻任务也无法继续下去,玩家们都是焦虑万分。

    此时的洞外,对酒当歌的成员们正火速朝逆流而上指示的坐标赶来,但在逐渐接近目的地后,很快看到了同样一伙很显眼的大部队。对方当然也注意到了对酒当歌的人,能聚齐这么多人手的,无疑都只能是大行会。两方人马这么一凑,都认出了对方行会的徽章。

    对酒当歌。

    彩云间。

    “这么巧……”两边人嘻嘻哈哈地打着招呼,内里都给会长发消息。

    “对酒当歌的人来了!”

    “我们碰到了彩云间的人!”

    昏暗的地穴中,逆流而上和顾小殇几乎是同时收到的这消息,然后同时在人群中寻找对方的身影,凝望,对视。

    顾小殇爽快人,不喜欢弯弯绕,直接开口:“逆流会长辛苦啊,招集大部队。”

    “彼此彼此。”逆流而上如此说着,但这事哪是什么彼此。彩云间手头有任务,招集人手过来可说是确保任务,对酒当歌那不过就是跟着打打酱油的,此时也纠集起了全行会过来,存得会是什么心思?

    无誓之剑半道里杀出,这家伙,只要有顾小殇在的场合,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都在顾小殇身上。顾小殇这和逆流而上对话,无誓之剑当然注意到,立刻凑过来:“什么事?”

    “大队人马到了。”顾小殇淡淡地说。

    “哦?你的人都来了?那我这边不用再来了吧?”无誓之剑说着,他也有叫人,但不是像逆流而上那此存着邪念,一早就叫人,他是在千里一醉神出鬼没搞得他们二百人束手无策后,才急急呼叫的援助。

    “不用了。有我这边和对酒当歌两家,足够了。再多我看这里也装不下。”顾小殇说。

    “对酒当歌的人也到了?”无誓之剑皱眉,他也是有思想的一代会长,和逆流而上的对抗源远流长。有句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对手,这情况就发生在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身上了,无誓之剑先没想清楚逆流而上是图谋什么,但他很肯定这家伙绝对不是想干什么好事,至少,和眼下众人想达到的目标绝对不一致。无誓之剑在顾小殇跟前向来是比顾小殇还要豪爽的,立刻也直接问:“你小子想搞什么鬼?”

    “唔?没什么啊,我看千里一醉很棘手,就叫人来一起收拾他。”逆流而上倒是平静,因为他要做的的确就是收拾千里一醉,这事谁也不能有意见。只不过收拾了千里一醉后,对方任务被破坏,那么断水箭就不会再吐露彩云间需要的任务情报,这事就怨不得他了。

    这深层的用意无誓之剑一时还察觉不到,因为他了解的只是逆流而上,对于断水箭这帮人的初衷他并没怎么认真思考过。但是,他不了解断水箭的想法,却有人了解,韩家公子很合时宜地飘了出来:“这事得从断水箭他们这票人说起。他们真实的意图,只是想阻止千里一醉任务,至于帮我们完成攻城任务,只是被逼无奈下的选择。但杀死千里一醉显然也是破坏他任务的一种方式,试想如果在眼下这局面,通过杀死千里一醉完成了他破坏任务的目的,那么我们攻城任务这个顺风车,怕是就搭不成了吧?”

    韩家公子话一说,好多人都是一怔,一起望向了断水箭。

    “逆流老大你不要瞪着我,我对不是针对你,我是针对那家伙而已。”韩家公子看到逆流而上很是不爽地盯着他,又补了一句。以他的聪明,当然也猜得出逆流而上是什么心思,虽然没有直接说破,但逆流而上所想如今和断水箭的意图已经是共同体,揭穿了其中一人,另一个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

    “你小子,竟然是打这样的算盘?只是想利用我们帮你破坏千里一醉的任务吗?”无誓之剑恼火。

    “不是帮我。”断水箭倒是平静,“帮的是你们。千里一醉完成任务,受损的是你们攻城玩家,还是我呢?”

    众人一怔。说来也是,这个断水箭,还有那个红尘一笑,都明显是无行会的中立玩家,却都是孜孜不倦地想要搅合千里一醉的任务,这到底是什么精神,这帮家伙到底是图什么?

    玩家们有了话题讨论,集体分了神,结果又被顾飞抓了机会。只不过由于火把玩家都被护在圈里了,顾飞有机会接近怕没机会撤离,于是这次换了个心眼,直接杀到了外圈玩家面前,法术一股脑地丢了出去。

    “靠!!”玩家们惊叫着,白光印得他们一个个小脸煞白。顾飞一看这次机会相当不错,也不急着走了,剑若游龙,四下翻飞着,能秒的就秒,不能秒的也以为自己会被秒,玩家抱头鼠窜,几个会长都在吆喝,于是各听各的会长,一点和谐都没有,你撞我我撞你,一团混乱之后终于平静下来后,所有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千里一醉呢?”

    “走了吗?”

    “我没看到啊!”

    玩家都只顾得逃命了,竟然没人注意到千里一醉的去向。

    “不会……是混在了我们当中了吧?”有人战战兢兢地提出了这么一个假设。

    “徽章,都亮徽章!!”无誓之剑大喊,由于成员复杂,互相不可能都认识,只能通过徽章。众人都把胸膛挺得高高的,以供别人辨识,很快人群里传出一声惊叫:“你这是什么徽章?”

    “那不就是我喽?还问。”顾飞人模人样也带个徽章在这蒙混,也忒瞧不起玩家的眼力,结果一眼就被人识穿,于是手起剑落干掉此人,又是一轮血血雨腥风,玩家个个急得跳脚,却束手无策。

    “喂,你倒是想想办法。”顾小殇现在比较服气韩家公子,主动找他问计。这家伙对于千里一醉的攻击一直很沉默,这不像他的风格。

    韩家公子却摊了摊手:“我现在也很为难啊,要是解决掉了这家伙,那你这任务就要落空了。现在我们也需要他狠一点,逼得断水箭同志赶紧告诉我们任务是什么。但是说起来,这家伙一有架打就忘我啊!他这样杀来杀去的断水箭可是不怕的,他怕的只是那家伙完成任务而已。这白痴,不会是到了这地方,其实还不知道任务内容是什么吧?”

    “不管怎么说,先想办法抑制他一下啊,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们全灭了?”顾小殇说。

    “坦白说我也没什么办法。”韩家公子说,“你看,我现在连你在哪都看不清,你在哪?”

    韩家公子说话的功夫,突然一切归于黑暗。顾飞在混战中并没有忘记消灭火把的使命,最后的几位火把男终于全被他干掉。

    “法术,法术!!!”玩家们呐喊着,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拿来照亮的东西了。但是技能都是短暂而绚丽的,那光芒一闪即逝,完全不能替代火把的作用。

    “不要一起放一起停的,来点节奏。”玩家们气急败坏。

    “妈的要不你们来?”法师牧师弓箭手等有点照亮技能的玩家非常不忿。

    有火把的情况尚且拿顾飞没辙,此时靠这些技能又如何支撑得起来?这些个职业都当照明工具去了,玩家战斗力更差,顾飞东奔西砍,完全是如入无人之境。

    “找到地方了吗?还不进来!!”逆流而上看眼下这些人是完全招架不住,只能指望援军了。

    “可彩云间的人也在。”手下回报。

    “那怎么了?”

    “谁先进……这个问题我们还在讨论……”手下说。

    “靠!”逆流而上欲哭无泪,黑暗中给顾小殇发消息:“顾大会长,这当口咱就别争谁先谁后了行吗?”

    顾小殇显然也知道外面情况,但由于知道逆流而上不怀好意,倒是不退缩:“那行,让我们先进。”

    “一人一百地进。”逆流而上还讨价还价。

    “逆流会长啊!我的人进来也是要灭千里一醉啊!这和你的目的很相似啊!你这又是何必?”顾小殇不软不硬地回道,直戳逆流而上的别有用心。

    “顾小殇,现在紧张的应该是你吧?你可别忘了,这里的人如果全被千里一醉杀光的话,会包括你们行会的任务玩家,那样任务还能继续吗?”逆流而上说。

    顾小殇一怔,城战期间,死亡会导致任务失败,虽然大部分可以重新领取,但是对于这个中途强行介入的任务,彩云间的人又哪知道上哪领去?而提供任务情况的断水箭,他可不是认准了彩云间才会合作的。

    “好,一人一百,我们先进。”顾小殇只好退让。

    逆流而上也没得寸进尺,只是提醒了一句:“多点火把。”

    “那还用你说。”顾小殇一边说着,一边给羽翼发消息:“你怎么样?你可别挂了。”

    “很难啊会长……”羽翼回道,目前挂不挂完全是个运气问题,只要被千里一醉找上,必挂。

    “跑远一点,咱们的人就快到了。”顾小殇说。

    “我知道,大家都知道……”羽翼说。此时的玩家已经没有什么“聚成一团”的精神了,都是四处摸黑乱跑,让千里一醉捕捉不到。

    “大家坚持,大队人马马上就到!!”逆流而上的声音在黑暗中回响着,给众人坚持下去的信心。

    “逆流会长,这样大声说话可不好。”一个听起来挺温和的声音出现在了逆流而上左近,逆流而上当场给了自己一个嘴巴,真他妈贱啊!这是耍帅装冷静扮有领导才能的时候吗?所有人保持安静装不存在,自己居然还扯着嗓子喊话,看,把狼喊来了吧?

    顾飞的听声辨位那是经过专项训练,和普通人当然不是一个档次。逆流而上一嗓子,立刻把他吸引了。就算玩家在他眼中都是随便砍的普通目标,但是,会长大人砍起来也比较有成就感。顾飞听了声音箭步冲来,逆流而上显然在这方面就差远了,听到顾飞说话也没分辨出是在哪边,胡乱找了个方向就逃,结果跑出几步就和撞了个满怀。

    “快,千里一醉!”逆流而上揪住此人让他快逃。

    “是我啊,你很激动?”顾飞问。

    逆流而上惊得魂都没了,暗骂自己运气怎么这么背,跑没跑掉,还主动和这家伙撞到一起。

    “和你同归于尽!”逆流而上大吼,发动法术想把自己和顾飞一起炸了。

    “还会用成语?”顾飞一巴掌,打断法术兼把逆流而上抽翻在地。

    “向我开炮!!!”逆流而上发出史诗般的呐喊,坐标更是通过消息发给了行会成员。但是漆黑一片,知道了坐标又能怎样?众玩家正茫然间,突然就见一颗火球冉冉升起,光亮之中隐约可见逆流而上扑街在地的狼狈身影。玩家们的眼睛湿润了,逆流会长,这是你的计谋吧?你牺牲自己,宁死也要送出一记信号标出了千里一醉的位置,我们绝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

    不只是法师,连弓箭手也一起发动,所有指向指向了火球所照亮的那个区域。

    “等会,他跑了!!”逆流而上追着又是一声呐喊,但是已经迟了。攻击都已经发出,声势淹没了逆流而上的呐喊。飞箭划着弧线优雅地落下,法术在黑暗中散发着别样的光芒,逆流而上在众人崇拜的眼光中化身白光升华了,临死他留下了一句遗言:“千里一醉你大爷!!!”

    顾飞当然没有死,那时的逆流而上都被抽翻在地了,哪有空当可以放出法术?在发出史诗呐喊后,顾飞轻轻地回了他一句:“我成全你。”随即朝天放了一个火球术,一个瞬间移动走人,让逆流而上独享了他呐喊的果实。

    “千里一醉死了吗?”所有玩家还在研究呢!

    “我好像没看到其他白光。”有人说。

    “唉,可惜了。”感慨万千,为逆流而上的悲壮。

    “千里一醉还在……”感慨之后,就是持续的惊惧。

    惊惧持续了很久,直到这个世界突然有了光。光在众人的头顶,所有人抬头,他们进来的洞口处,光把明晃晃地出现了,所有人激动了,他们欢呼,招手,迎接着带给他们光明的家伙。

    下来的路线顾小殇有过指示,下饺子的惨剧没有发生。进来的人几乎是人手一个火把,兵分两路,一左一右沿着台阶向来,火把蜿蜒成一条火龙,盘旋而下,洞内越来越是光亮,在黑暗中幸存下的玩家打量着周围,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乱七八糟地跑到了什么地方。

    鱼贯而入的玩家瞬时到达了地面,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部队,大堆的火把至于将整个空间彻底照亮。空间,这里仅仅成称作是个空间而已,没有装饰,没有布置,只是镂空的一个地穴,而中间那些管道,果然都是输水用途,上面有着斑斑锈迹,还有一些奇怪的腐蚀痕迹。

    而玩家们此时都已经忘记了任务,在光亮之中,所有人都在找寻千里一醉,那个可怕的家伙,现在在哪里?

    没有,竟然没有!

    底层都已经被照得亮如白昼,这里很空旷,没有任何可掩藏的遮体,玩家一眼扫遍四周,却全无千里一醉的身影。

    “千里一醉呢?”玩家们窃窃私语。

    “难道不小心被干掉了?”有人想着。

    “是吗?有人攻击到他吗?”这个答案很难落实,被千里一醉找上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做出一点抵抗,但由于很快就挂掉,这抵抗有没有发挥作用实在不知道。众人在行会里问了一下后,几乎人人都说可能自己的攻击打到了千里一醉。

    “你觉得呢?”顾小殇问韩家公子。

    “老断同志,该任务了。”韩家公子对断水箭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