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六十三章 添加试剂

第七百六十三章 添加试剂2017-11-10 16:38: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六十三章 添加试剂

    千里一醉没法离开?起除叶小五告诉断水箭这个状况时,断水箭表示过不能理解。因为这是游戏,游戏不随在这种状况,只要手拿一张传送卷轴,那么随地都是飞机场,随时可以架机离开,哪有什么离不开又回不来的问题?

    对此顾飞自己也猜测了个答案。他本就是准备用传送卷轴离开的,结果传送失败,系统的提示是超出了传送范围。顾飞想来想去,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佑哥给他补充过的一些有关二类地图的知识。很显然,这个藏于地底的巨大洞穴绝对是个二类地图。传送卷轴提示超出移动范围,顾飞估计是这两类地图不能互相传送。

    但是,叶小五告诉断水箭的答案却是:不同位面。

    他所说的不同位面,并不是说指什么二类地图,而是指这个靠魔法来处理云端城废水的空间是一个魔法区域,存在着一个魔法结界。而传送卷轴本身也是魔法物品,由于结界的存在,传送卷轴无法取得目标空间的媒介,于是也就无法实现穿越结界的传送。

    这可以说是游戏中关于魔法这种异能体系的设定。事实上在官方的设定说明中,也有过这类内容的详细介绍,但由介绍联系到实际那就是玩家自己的本领了。一般人都想不到这么多,更何况一个根本没研究过游戏繁杂设定的顾飞了。

    此时他只是卖力地奔跑着,回头看去,就见对面石阶上对酒当歌的人马嚎叫着朝顾飞追来。顾飞笑了笑,都这种距离了,怎么可能追得上自己。冲到洞口,顾飞点燃了一根火把。那一团混战的时候,有不甚将火把掉地的,被顾飞非常机敏的捡了,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没有理会追兵,顾飞燃了火把一头钻了进去。断水箭那堆人此时还卡在台阶上呢,排着队往下撤,想快都快不了,急得想跳楼。等他好不容易排下来,若干分钟都过去了,韩家公子和顾小殇早在下面恭候了。

    “你们……你们故意的吧!!”断水箭有些急了,韩家公子的行为,韩家公子的心思他也基本了然,他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当然他怀疑的也十分正确。

    所以韩家公子也并不辩解,只是笑了笑:“这下糟糕了。”

    他说的是糟糕,但表情实在不像是糟糕了的样子,分明是很愉快。

    断水箭气得想吐血,结果这回韩家公子也不着急了,还过来拍着他肩问:“老断,这下可怎么办?你得给我们拿个主意。”

    断水箭厌恶地躲开韩家公子的拍打,瞪着这家伙。半晌后,却也只能是叹了口气。这能说什么呢?大家只是各取所需,韩家公子狠狠地利用着他,但他呢?何尝不是在利用着这些大行会不想攻城失败的心理。

    “完成任务吧!”断水箭说。

    “有劳了。”韩家公子一点也没提断水箭刻意隐瞒任务情报拖延时间的事,只是欠身给他让了个道,顾小殇也是识趣,同样装作没事发生一样,招唤了羽翼过来让他听从断水箭的指示。

    断水箭闭着双眼,努力又沉思了一遍,他最后还抱着一线希望,他给逆流而上去了消息:“千里一醉跑了。”

    “什么?跑了?怎么跑的?”逆流而上惊讶。

    “从我们进来的路。”断水箭说。

    “你说什么?”逆流而上重复。

    “我们进来的路!”

    “我操,那我不是要撞到他了!!!”逆流而上大惊。

    “是吗?你已经进来了?那快拦了他。”断水箭精神一振。

    “大哥你开什么玩笑?”逆流而上反问。

    “努力啊,拖住!!我会立刻带人赶到。”断水箭准备招集左右。

    “拖你妹啊,我已经在复活点了。”逆流而上脸黑黑的。他的身边黑色食指的脸比他还要黑,两人面面相觑,久久无语,身边还有几个同路的玩家,也非常忧伤。

    死回复活点的玩家挺多的,但作为会长的逆流而上和黑色食指当然是要积极赶回的。至于其他人……那已经聚了两千人之众,逆流而上觉得人手已经足够,所以其他人也就没再招唤,结果进了那通道还没多外,就收了断水箭消息,他们几人一听都慌了神,因为这一道下去绝对相撞,这么窄的空间里,阵型都布不长,人再多又有屁用,还不是排着队给人杀?几人这正冒汗呢,前方火把已经亮起,逆流而上还和断水箭消息呢,顾飞已经快马赶到,挑着火把也不知认出逆流而上了没有,反正瞬间就干掉了,然后后面的黑色指食等人……

    六级行会的会长,行会里的高手,在顾飞面前都是纸人,点着了踩脚下,看都不看一眼就过去了。

    “外面还能组织人手拦一下吗?”断水箭问。

    “不能了。”逆流而上叹气。

    “唉……”断水箭睁开了眼,周围彩云间的玩家都等他示话呢,断水箭扫了一圈,目光停在了羽翼身上:“跟我来吧!”

    断水箭走到之处所有人立刻让道,眼看他带着羽翼,最终是来到了中间那段管子旁边。断水箭绕圈一边走着,一边摸着,似乎还在数着什么,终于到了一根不算太粗却也没多细的管子跟前停了下来,拿手敲打了几下后,又侧过身把耳朵帖了上去。

    “在干什么?”有玩家窃窃私语。由于窃得人不少,嗡嗡地噪音倒是不小。断水箭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顾小殇连忙示意行会的都安静,但对酒当歌的人当然听不到顾小殇的频道消息,依然制造噪音。不过这帮家伙都在外围,嗡嗡声似乎没干扰到断水箭,他没有再提什么意见,只是帖在那管上小心地听着。

    众人都不明其意,顾小殇朝羽翼使了个眼色。羽翼也站上前去,只是那位置就那么点,断水箭帖得紧已经全占了,羽翼没那么高,不可能把头放到断水箭脑袋上面去,只好拍他肩:“喂,给点位置我也听听啊!”

    断水箭倒没意见,朝后缩了缩,露了位置出来。羽翼蹲下身也帖了脑袋上去,一边问:“听什么?”

    “流水声。”断水箭说。

    羽翼也静下心一听,果然听到里面有“叮咚叮咚”流水声,很激动:“我听到了。”

    “听仔细了,有些声音并不是这根管道里的,一定听清这根管里的。”断水箭说。

    “听到了又怎样?”羽翼说。

    “听到了不会怎样,需要的是听不到的时候。”断水箭说。

    “哦。”羽翼应了声。于是两千人,就盯着这两个家伙这样帖在管子上听啊听!终于断水箭眼睛一洞,低头望向下边的羽翼:“听到了吗?”

    “听不到了。”羽翼说。

    “没错。”断水箭点了点头,回头问顾小殇:“谁有匕首?系数在220%以上。”

    顾小殇怔了怔,回头望向了身边的某个人。这家伙正是一个盗贼,所拥有的匕首是一把系数达240%的极品。平行世界中的装备无等级,其实系数就可以看作是一件装备的品阶。不过白板装备一样有品阶,只不过因为没有附加属性,所以品阶再高也无人会选用。断水箭要求系数220%以上的匕首,那在目前绝对是属于极品的。

    这盗贼倒也没含糊,掏了匕首出来问断水箭:“怎么做?”

    断水箭望着他手中的匕首:“任务后你的匕首就拿不回来了。”

    “什么?”盗贼一怔。

    “这里的情节就是这样,需要损失掉这样一把系数的匕首。如果是正常任务流程,会有npc提供,不过我们是跳过来的,只好自备了。”断水箭说。

    “必须要极品的?”盗贼很痛心。

    “那倒不是,只要系数够就行。”断水箭说。

    那盗贼松了口气,立刻收起了自己的匕首,回头就在频道里发着:“系数220以上的匕首,越垃圾越好,有的速度拿过来。”

    彩云间行会这么多盗贼,系数220以上的匕首还是挺多的。众人纷纷发自己装备,结果白板装备果然是不会有人收集的。不大会,一个连四十级都不到的小盗贼拿了个把蓝字匕首过来了,刚才的一堆展示中,他的匕首最差,虽是如此,他的眼中却也是恋恋不舍。

    顾小殇在一旁看着有点心疼,虽然在他们这种高手眼中这装备微不足道,而对这低级玩家来说,这匕首也是他目前系数所不足够。他收藏它,显然是提前准备,就等着努力升上等级后就等着换用的。这件不起眼的装备,甚至可以说是他这阶段升级的动力,游戏的目标。每个玩家都会明白这种心思,顾小殇对他保证:回头你的武器行会给你解决。

    小菜鸟听了很高兴,立刻痛快地献上了匕首。

    断水箭点了点头,又找力量220以上的玩家。

    结果之前那盗贼在旁点头:“我就是了。”

    “力量贼啊?”断水箭诧异了下。盗贼主流加点是敏捷为主,力量为辅,力量220,那对目前玩家来说那几乎是全力量的加点,一般狂暴战士这样的比较多。不过个性玩家永远是游戏中的一道风景,眼前这位暴力贼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暴力贼从断水箭手中拿过了匕首:“怎么做?”

    “插下去。”断水箭敲了敲那根管道。

    “就这样?”暴力贼朝着管道比划了下,断水箭点头。暴力贼又回头看了眼顾小殇,看到顾小殇也点了头后,终于狠狠一刀扎了下去。

    一声闷响。结果很简单,匕首扎进去了而已。

    “然后呢?”暴力贼问。

    “拔出来,记住,直接拔出来,不要扭不要晃,总之不要弄大了切口。”断水箭说。

    暴力贼点了点头,照他说得去做,有点费劲,但终于还是完全照断水箭的意思,笔直地拔出了匕首。

    断水箭从他手里拿过了匕首,然后对羽翼说:“那东西给我。”

    羽翼立刻警觉:“给你还算是我们的任务吗?”

    断水箭一看,这个地方对方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粗心的,这点小花招终于也是使不下去了。只好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把匕首尖搭进了那切口,指了指说:“顺着这把试管里的东西倒进去,会吧?”

    “会,当我没上过学啊!”羽翼鄙视了断水箭一下,这种化学实验里尝用的手法谁能不会。拿过匕首,举起试管,断水箭在旁又叮嘱了一句:“一滴都不能洒。”

    羽翼顿时紧张,两千目光注视下,手有些哆嗦。一时间也不敢动,在那稳定状态。一边断水箭看了下时间后又开始催:“快点,水流停止只是暂时的,你得在水流重新流动前做完。”

    镇定!羽翼吼了自己一声,终于开始工作,小心翼翼地,开始将试管里的液体引入那管道之中。从那切口之处,好像管里的声音愈发地清晰起来,突然间传来一阵轰鸣声,断水箭急忙又催:“快,要没时间了。”

    “再快洒地上了!”羽翼吼了一声,不离断水箭,继续专注着他的工作。

    那声音越来越是清晰,从那小小切口中传出,扩散开去。所有玩家都不由紧张起来,切口虽小,一旦水流通过,会发生什么?而且,这是什么水流?是断水箭之前提过的那种被魔法污染过的脏水吗?如果被淋到,会怎么样?

    “快!速度!!”断水箭吼。

    “已经很快了!”羽翼这家伙,越是有人催,他倒是越镇定起来。

    “好了!”随着羽翼收回匕首和试管,那声音已经清晰地近在耳边。

    “快把匕首插回去!”断水箭朝那暴力贼吼着。那家伙一怔,顿时明白了断水箭的用意,也明白了为什么说这里一定会失掉这把匕首。劈手从羽翼手中夺过匕首,暴力贼探入那切口,在断水箭“大力一点”的呐喊声中,狠狠地插了进去。

    “滋”一声响,暴力贼这一插似乎是与水一同倒来,终究还是有点水流从他未来及插死的缝隙中喷射而出。旁人早已经躲开,暴力贼一刀刺尽倒也已经很快封住了水流,但就这一喷,终究还是有一些沾到了他身上。

    暴力贼有些紧张,望向断水箭,发现那家伙看着自己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我会怎样?”暴力贼快哭了。

    “没什么,就是会死。”断水箭说。

    “切,我当会怎样呢!”暴力贼不屑。

    “是彻底死亡。”断水箭说。

    “你是说?”暴力贼一怔。

    “退出城战。”断水箭点了点头。

    “我……”暴力贼看他全力量的加点,就知道是个暴力输出的爱好者。正想着完成任务后去切瓜砍菜般得上阵掠夺积分,却没想到这一股细流弄出了这么惨烈的结局。

    “这水,有这么厉害?”暴力贼伸出自己因为握刀,被淋得最湿的右手看去,结果大惊失色:“我操,我右手呢!”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暴力贼的右手不是断开,只是看不到,手腕处泛着绿光,隐隐继续吞没着他的胳膊。

    “我靠,搞毛啊这是?”暴力贼有些惊惶,低头再一看,自己身上泛绿光的部分还真是不少。

    “没关系的。只是一个比较奇怪的死法而已……”断水箭淡定地安慰着暴力贼。而彩云间中当然有和暴力贼更为熟悉的朋友,此时笑呵呵地跳出来叫着:“怎么样,什么感觉,疼吗?”

    “去你妈的。”暴力贼挥着他那已经没了的手做挥要打,结果居然甩出了几滴绿光,正中那人面门。那人大惊,捂着着脸夸张地大叫:“我靠,我也要死了,我的脸呢?我的脸还在吗?”

    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他的脸还在,这家伙自然也是摸得到,开始一惊后,发现脸在,后面都是做作表演罢了。

    “不要闹了。”顾小殇喝了一声,然后对就要消失的暴力贼也表示了一下缅怀。

    “多给点dkp啊会长!”暴力贼消失前的最后遗言。

    “我呢?我有分吗会长?”那家伙停止了表演嬉皮笑脸地来问。顾小殇做势要抽,那边断水箭摇了摇头:“你倒是不会死,但你看看你的状态。”

    “我的状态?”那家伙疑惑着,拉出面板一看:“我靠!”面板一片惨红,所有数据都和原来不符,显然是有大幅度的下降。

    “守城卫兵即将出现的就是这种状态,全属性会下降80%,大概一段时间后就会在云端城爆发了,你们自己准备吧!”断水箭说。

    “辛苦你了老断。”韩家公子乐呵呵地过来要拍老断的肩,断水箭躲开,面无表情地说了句“不客气”后,已经带头朝外走去了。

    “所有人,全速赶回城战区!!!”顾小殇一声令下,彩云间急速撤退,对酒当歌的人当然也不甘落后,两方开始赛跑。

    回到城战营地时,纵横四海黑色同盟会之类的行会早都已经全员聚集完毕,正在不断对前方进行着试探性的攻击,测试着的守城卫兵的能力。

    而地底的水利系统,一人重回洞口,小心地吹灭了火把,一伸脑袋,下面却是一团漆黑。

    “咦,怎么木有人了?”顾飞很奇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