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六十四章 光柱阵

第七百六十四章 光柱阵2017-11-10 16:38: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六十四章 光柱阵

    顾飞动作也算快了,既然地下不能传送,出了那通道后,他就在洞口外拿卷轴做了个坐标,随后却是一路飞奔回了主城。

    顾飞虽然做任务不规范,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清楚做任务的正确方式,有些时候只是怕麻烦,所以就自己自行想象着一路杀将下去。平行世界的自由方式,倒是允许玩家这么胡闹。只不过这次拿了魔法气泡潜到这非常可疑的地方后,空间实在太大,就算没有那些攻城玩家的捣乱,顾飞觉着自己想从那里推导出什么线索也是件不可能的事。

    他先是给席小天他们去了消息,叫她们在外又找珂特妮打听。但是珂特妮本身并未参加这项工程,能提供的东西已经全部付出,而另外两位工程相关的人物吉尔基诺和安格斯却都已经身死,死人是无法再说话的。

    这种时候怎么办?答案其实很简单,任务是戒卫队给的,回去向戒卫队说明一下目前调查所知道的情况,或许就会有新的指示。只可惜这活别人无法代劳,必须顾飞亲力亲为,那时他就想卷轴飞出了,结果失败,最后总算是意识到了这帮家伙既然能进来,那就是有一条别样的通道。

    顾飞回城,奔议政厅,找戒卫队。队长永远敬业地坐在办公桌后等候着顾飞的到来,顾飞不废话,迅速说明了自己目前的所有发现,队长的目光偏转了,顾飞随之一望,赫然看到角落里那个自称大魔法师奥斯汀的老头又现身了。

    “大师!”顾飞之前挺鄙视这个自称渊博却又不会法术的老头,但这家伙神出鬼没,这个当口突然又跑戒卫队室来了,八成是和这任务相关,估摸重大提示将由他放出。

    奥斯汀老头干咳了两声,望向顾飞十分欣慰道:“你终于找到云端城蓄水排放工程了。”

    顾飞点了点头:“那地方有什么古怪?”

    奥斯汀开始了他漫长而又详细的叙述,交待的是那工程的作用,其实和之前断水箭说的没什么两样,当然顾飞是没听过,此时只好耐着性子听npc废话。断水箭的解说那是叶小五捡重点掐出来的主要内容,此时npc来说就长了,直接从若干年前云端城爆发的魔法瘟疫说起。一直说说说说说,终于是讲清了那蓄水排放其实蓄的是脏水,然后处理过后再排放,修建在云端湖底,是因为那个魔法的结界形成需要大量的水媒介。

    “这么说来,安格斯会发生那种可怕的变异,就是因为在施工的过程中,不小心沾染到了你说的那些魔法废水?”这个情节是攻城玩家都不了解的,顾飞听到这些,到是把这迷题给解了。

    “可怜的人,愿他得到安息。”奥斯汀也不知道是不是认识安格斯,反正就来了这么一句,也没在胸口划十字什么的,也不知是向什么大神祷告。

    “那我现在能做什么?”顾飞问。

    “千里一醉,反击的时候到了!我们将利用水工程给予这帮暴民强烈的打击!!”戒卫队长此时爆发出洪亮地吼声。

    顾飞一听队长放话,而且相当关键,连忙抛弃老头奔了过来。

    “跟我来!”戒卫队长离开了他的办公桌,拉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室里的npc卫兵此时都是列队完毕,跟随而去,顾飞也没去和npc抢道,只是回头一看,大魔法师奥斯汀似乎也要跟着出去。

    随着npc到了一楼走廊的尽头,一扇双开的大门,顾飞上面门顶上赫然挂着“作战会议室”的牌子,戒卫队长推门而入,顾飞紧随其后,迎面看到的就是一极大的沙盘,顾飞随便瞄了两眼,就发现这正是云端城的沙盘地图。

    “地图制作完毕了吗?”戒卫队长继续他声若洪钟的讲话。

    “马上就好。”一npc应答着。

    “嘿,可以啊,这就都会做?”顾飞笑着。那沙盘边上赫然有三个玩家正在挥汗如雨埋头苦干,npc的对话他们都习惯性地没去理会,但此时突然听到一句极具生活气息的玩家问话,都不由地抬起头来。

    漂流左手写爱右手写帅,哥仨袖子挽得高高,脸上胳膊上手上到处是泥沙,混着汗水狼狈不堪,此时看到顾飞春风满面地站在npc身边,耀武扬威的视察着他们的工作,极其不爽,漂流二话没说就扔了个沙球过来。顾飞一闪让过,旁边一npc竟然勃然大怒:“怎么能对戒卫队的大人无礼?”

    “哈哈哈哈!”顾飞大笑,漂流三人郁闷得非常。同是阵营的,看这地位,人被视为高高在上的打人,自己呢?流浪者协会,听着还挺浪漫,合着进了政府就是最下层的苦力民工啊!

    “你们抓点紧,等着急用呢!”顾飞神情严肃地敲打三人。

    “嗯?”漂流小心地瞧着,看顾飞这是认真的还是故作严肃拿三人开涮。

    “不开玩笑,我们这边要做战略布置,如果成功可能能直接击败攻城方。”顾飞说。

    “是吗?”三人惊喜万分,连忙加快了手头的功夫,一边向顾飞说着:“马上就好了。”

    “这是你们的任务?”顾飞问。

    “是啊!”漂流说。

    “难道系统都已经料到我一定会完成任务,所以提前做准备了?”顾飞诧异。

    “你敢再不要脸点吗?我们的任务归我们的任务,谁说就一定是伺候你们的?作战会议室里弄一个沙盘地图还是很正常的事吗?”漂流说。

    “你对你对,赶紧工作。”顾飞说。

    漂流所说不假,沙盘的确只差一点,三人现在都熟练工了,一起加速,很快完成,顾飞望着地图上极其逼真的云端城,问三人:“谁捏的?好像啊!”

    “捏?你当是橡皮泥啊?”漂流一伸手,就那那云端城给拎起来了,那边左手写爱也示范了一下,整个云端湖被他抱了起来。

    “原来你们就是在搞拼图啊!”顾飞笑,他看出来了,这些道具都是系统直接给出的。

    “大部分是!”除了拼图,三人还是有点手工细活的,现在做得就是,不过很快已经完成了,漂流向之前那npc报告了一声,那npc转头又点头哈腰向戒卫队报告,漂流又是一通不爽。地位低啊!

    “闲杂人等出去吧!”队长说话。

    顾飞又乐了,指指三人说:“闲杂人等。”

    “靠,我们就不出去,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三人怒了,这也忒没人权了。

    这话显然是被npc听懂了,戒卫队大兵纷纷拔剑状,三人一看是系统发威,不敢支声,连忙闪人。会议室大门被关,戒卫队长开始指着沙盘给顾飞讲解。

    顾飞听了一会慌了:“你别瞎戳啊!坐标,有没有坐标?”

    结果队长也不理,继续讲,只不过说完之后,手一抬,朝刚刚说的位置插了一面小旗,顾飞眼尖,一眼看到小旗上是有坐标,但不敢故乱没收,连忙当消息发了出去。

    “干嘛?”收到消息的是剑鬼。

    “记下这个坐标,接下来有艰巨的任务将交由大家来执行。”顾飞说。

    “什么事?”剑鬼忙问。

    顾飞先不答,也不听队长的继续讲解,因为后面要说什么他已经可以推断,他拉开了会议室大门,结果漂流三个人立刻滚了进来,三人很没素质的趴门上偷听呢!

    “你干什么?”漂流三人很不高兴,他们以为顾飞是察觉后故意搞他们。系统鄙视也就算了,玩家也不给玩家面子,这太过分了。

    “我找你们!有事呢!”顾飞掏口袋,拿了五张卷轴给他们:“快,卷轴拿着,找剑鬼,组五路人,然后直接传送出城,有新的作战计划了。”

    “就是你们这里布置的?”三人惊喜。

    “对!”顾飞点头。

    三人连忙去了,他们仨可是听顾飞说了,这是可以直接让守城方获胜的重大作战,自然极其积极。

    顾飞返回屋里,队长继续在讲说,只不过沙盘上的小旗已经又多出了一面。顾飞一看位置,正如自己所料,是攻城方复活营地之一,当即抄下旗上坐标,迅速发给剑鬼。

    “是先到这坐标吗?然后呢?”剑鬼问着。

    “找到地下水道的井盖,然后打开。”顾飞说。

    “地下水道?井盖?”剑鬼疑惑。

    “就这么个意思,你意会吧,系统的用语我保证你听不懂。传送卷轴漂流马上拿过来了,用卷轴出去,我做的坐标距离这几个地方还有点距离,你按远近分配一下,最好是盗贼吧!这看这几个位置可能距离攻城方复活营地有点近。小心点。”顾飞说。

    “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剑鬼说。

    “要放水了,淹他们营地,所以得把水道井盖打开,明白了吗?”顾飞说。

    “直接摧毁对方营地?”剑鬼惊喜。

    “或许会吧!速度吧!细腰舞三人也在城外,你也联系一下,能帮就帮点忙。”顾飞说。

    “行了我知道了,我们也会在城门试探的,能混就混出去。”指挥一类的事剑鬼当然不用顾飞来操心,继续打点布置着。顾飞这边会还没开完,剑鬼那边已经选好人手传送出去。虽然队长还没有全部标完小旗,但顾飞已经肯定一点:都是复活营地。所以传送出去的人分好方向,各朝营地先跑就是了,等小旗一插下,顾飞自然会立刻抄了坐标发了剑鬼。

    顾飞心目中复活营地已经只有五处,但队长最后却还是插了七枝小旗,那两个已经废弃的营地也做了标注。顾飞觉得不用多此一举,所以未做理会。

    队长刚一讲解完,奥斯汀又站了出来:“现在我来告诉你工程控制枢纽的走法。”

    “我知道。”顾飞说。

    “你知道?呵呵,你不知道,工程控制枢纽通过魔法结界有效地隐藏了起来,不知道方法,怎么可能找得到。你听好了。”奥斯汀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狡猾的神情,随后神情肃穆:“最粗的管道,向北十七格,向西十四格,向北十一格,向西四格,向南八格……”奥斯汀竟然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顾飞大惊,连忙拿了纸笔要记,也亏得他记性出众,和奥斯汀有一点时间差却还是都弥补上了,本上北十七西十四北十一的一路写将进去,等奥斯汀闭嘴,竟然整整写了一页半。

    “去吧!我的孩子!”奥斯汀说。

    “千里一醉,保卫主城,保卫人民,为了理想,为了自由,为了尊严……”队长还那扯呢,顾飞早已经一个传送卷轴离开。

    直接回到洞口,顾飞立刻钻入。一路上都是小心谨慎,到了尽头为免暴露还吹熄了火把,结果这下可真黑了,整个地底空间,玩家竟然全闪了。

    “怎么木有人?”顾飞疑惑了一下,重新燃起了火把,依然保持着戒备,开始下起了石阶,临快到底,顾飞朝前方和旁边丢了两个范围法术,结果红海的映照下,真的是一点埋伏都没有。

    “咦,奇了怪了……”顾飞纳闷呢,这摸进来的一路上,他还在思考如何在厮杀中完成这踩格子的任务,任务很艰巨,难度相当大,毕竟对方有近两千之众,但顾飞必须来闯一闯,谁想他是来闯了,人家却不给他机会,人全散了。

    “任务已经完了?比我要快啊!有叶小五那个家伙指点任务倒是方便。”顾飞此时已经下到了底,一边嘟囔着一边朝中心走去。很快到了那一堆管子当中间,顾飞转着圈,寻找中奥斯汀的开场白:最粗的管道。

    “咦,怎么插把刀在这里?”顾飞看到某管道上插着把匕首,心下疑惑,伸手就去拔。但这220力量的盗贼插进去的匕首,顾飞那点力量太微末了,匕首纹丝不动。顾飞自然免不了老话重提,对自己这可怜的力量表示了一下抱怨。殊不知这次这卑微的力量可是救了他的命,他此时如果真能拔出那匕首,当场就会被废水喷去第十五区。

    “最粗的最粗的。”顾飞念叨着,终于是找到了最粗的管道,然后再把火把打到地上一细看,果然这地不知是什么材料所铺,却的确隐约可见格状花纹。

    “向北十七格……北……哪是北?”顾飞怔住了,这里暗无天日,方向是没法直接辨识的,但是,游戏毕竟是游戏,活用坐标和坐标区域的跨度,要选出标准方向并不难,不过需要一些数据。顾飞立刻联系佑哥,佑哥当仁不让,提供数据还给了算式,而长度被顾飞精确了解的暗夜流光剑就成了丈量尺,顾飞经过十数分钟的实践和计算,终于推算出了正北方向。

    “十七格。”顾飞火把打地,开始数格走路。这地上的格纹很是规范,这却是极大的方便了顾飞,以顾飞的功夫底子,拿捏步伐的距离轻松之极,这熟悉了格子的大小后,再不用拿火把照地,一步一步迈出,顾飞坚信自己绝不会错。

    十七格后,照旧进行下一方向,这换了方向,格子大小却没变,顾飞步伐都省调整了接着走。一步一步下来,忽在一次向西四格走罢后,顾飞踏上的格子白光骤起。不过璀璨转睡即逝,白光褪去后,只在格纹上留下一抹光,但在黑呼呼的环境却是格外醒目。

    顾飞没做什么停留,继续走去,同样每完成一定步骤后,踏过的格子就会一抹亮光。一页半的步骤终于被顾飞走完,当踏上最后一个区格时,脚下,以及之前闪着亮光的每一格齐齐升腾起了一道光柱。光柱之间互相连线,交错成网。

    顾飞看不出个所以然,连退了数步,这样稍远了看这阵势,突然觉得有点眼熟,这像极了顾飞频道使用的传送卷轴的传送阵。

    “难道是这样传送到什么地方?”顾飞心下嘀咕着,再细细一观察,发现那光柱之间的奥秘,光线汇集,还是有一个焦点的,那位置正是顾飞踏出这一切的起点:粗水管。

    粗水管此时似乎正在吸引着数个光柱的光线,而它自身却是越来越亮,光亮由低处向上,渐走渐高,终于整个粗水管都变得闪耀无比,将这地底空间的正中一圈都给映得惨白。而周围那些个光柱,此时虽然还在,但在这种映照下,已经显得毫无光彩。

    顾飞也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操作,暗骂了一下那个大魔法师,迈步就重新走回阵内,准备去研究一下。

    谁知这刚踏入阵内,就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自那粗手管传来,顾飞大惊之下,发现完全无法抗争。扭过头去试着瞬间移动,想先传送出去,谁知这一传送盯得是距离六米,却只传出了两步,到了这光柱阵的边线就被截了下来,顾飞心知这是什么系统的强行设定了,于是索性也不抗争了,反倒顺着吸力走去。眼看人就要撞上那粗水管了,却还不见停,顾飞茫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整个开始朝那粗水管中陷入……

    “这什么鬼东西?”顾飞眼前除了光亮已经什么都没有,只是这样疑惑了一下,人终于整个被光线吞没。所有的光柱在这一刻已经消失,顾飞的眼前光亮消失,定眼一看,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圆形的,形似什么操纵台的空间之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