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六十五章 命悬一刻

第七百六十五章 命悬一刻2017-11-10 16:38: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六十五章 命悬一刻

    云端城下,几大行会在多番试探后,终于等到了他们急切盼望着的状况:守城npc卫兵的状态急剧下降!

    原本威风八面,一个打一队的系统卫兵,突然间在攻守体速各方面都发生了大幅度削弱,而且削弱的实在太强横,太明显,玩家几乎不用上去试手,仅凭一双肉眼就可以发现这一状况。

    “成了!!!”几大行会频道里充斥着形似的消息。

    “最后一战了,大家上!”各行会吼出最终的指令,现在已经无需太多的战术布置,属性骤然下降百分之八十,系统卫兵由龙变虫,现在和普通玩家单挑都成大问题,要灭他们还需要什么战术?几大知情行会,都只是做了一些战略上的布置,他们都把人手分散在了四个城门方向,他们都决心大范围地进行抢分。

    发现系统卫兵突然变弱的,也不只是他们这些知"qing ren"。只是其他玩家并不知道会发生这一切的原因,他们只是发现对手好像变弱,原本不断壮烈牺牲来进行循环攻击的阵势,突然就停顿了。因为已经不会有人阵亡,属性下降百分之八十的卫兵,只要不是又菜又粗心又傻瓜的家伙,根本不可能死。

    玩家越积越多,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抢分的时机,他们顾不上理会为什么会这样,纷纷大呼小叫,招朋唤友。从复活营地到城池下方,铺天盖地的人流像潮水一样猛扑过来。这个情景,只在最最开始完全不了解守城方实力的时候发生过。那时玩家扑得很嚣张,被打击得也很惨烈。

    而这一次,玩家们的梦想初中实现了,他们扑得很嚣张,系统被推得很惨烈。唯一还算有点威胁的,也就是城墙上的投石机了。但那玩艺的攻势玩家面对了这么久早熟悉了,人人都有应对的能力。

    “刺激啊!这是怎么了?”在发现战斗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时,好多人开起了小差思考这是个什么现象。

    不知道的人永远也猜不中那曲折的经过,知道的人,此时也无暇去给人解说,他们更重视争分夺秒的抢分。

    距离云端城战场区域挺远的地方,断水箭站在一棵树下,遥望云端城前人潮汹涌,杀气震天,心下也是此起彼伏。

    身旁突然传来脚步声,断水箭并不意外地回了回头,看到叶小五正走了过来。

    他的神情倒不像断水箭这么压抑,只是望了望城下的景象,叹了口气道:“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断水箭也在叹息,但事实上两个人叹息的事情不尽相同。

    叶小五或许在叹息他最为骄傲的自律被逼放弃,而断水箭呢?他不是一个什么游戏工作者,他其实也没什么这方面的意识,他的不爽,主要是在被韩家公子的步步进逼上。他的心中,他所做的不像是阻止了千里一醉,倒像是被韩家公子狠狠利用了一把。

    “至少这次我们成功阻止了千里一醉。”叶小五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到这一点,他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一点笑容。

    断水箭却没这种感觉,只是望着远方的城池。

    突然脚下似在颤抖,大地仿佛由到了什么震动一般。

    不,准确的说,不是震动,是受到了什么冲击。有什么力量在冲击着大地,从地底传上来,直达玩家的脚心。

    “怎么回事?”断水箭讶异地望着脚下。

    叶小五同样,只是他的神情,讶异之中,更多是不可思议。

    “这不可能!!!!”叶小五吼叫着。

    轰然一声巨响,完成掩盖住了叶小五的咆哮。远方,非常清晰的一条银龙水柱直冲云霄,那震耳欲聋的喷射声,连如此遥远的叶小五和断水箭都听得极其真切。

    紧接着的,其他的方向,其他的角度,第二条,第三条,一模一样的银龙水柱,接二连三冲天而起。

    叶小五闭上了眼睛……他不用看也知道,还会有第四条,第五条……

    “怎么会这样?”叶小五不明白。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断水箭也不明白,但他本就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于是他就问。照叶小五所说,双向任务应该是你死我活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似乎是双方都完成了任务。

    “任务……被修改了吗?”叶小五的脸有些死灰,如果照他的了解,这种情况的确是绝无可能发生的。但是,事实就在眼前,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任务的形式,已经和他所了解的并不完全相同,城战的设定,在他离职以后有过修订,而修订出的新规则,叶小五当然已无从知晓。

    由此可以想象,游戏的每一次维护,每一次更新,都会带来一些他毫不知底细的改变。“我掌握的还真是知识,淘汰得有够快啊!”叶小五苦笑着自嘲。

    “现在该怎么办?千里一醉他们会赢?”断水箭知道的不多,但这个任务的决定性他是清楚的。攻城方完成,他们还需要清除守城卫兵,进行完这项工作,他们才能顺利攻占主城。而守城方,他们会直接获胜,原因说来真是讽刺,实力绝对略势的守城一方,从完成角度来说,他们竟然是领先攻城一方的,因为他们废弃掉了攻城方的两个营地,这一点很重要。

    “就看会不会有第六,还有第七水柱了。”叶小五说。

    “那样不是更糟?”断水箭说。

    “不,那样才是唯一的希望。”叶小五说。

    “为什么?”

    “一样的流水量,一种是分流五处,一种是七处。”叶小五说,“如果分流七处,每一处的水量都不足以完全毁灭一座营地,任务的结果,会像攻城方这样,还有一些比较简单的残余工作要做。但如果是分流五处的话……”

    叶小五没有说完,断水箭已经明白,这答案就是之前叶小五说过的:直接获胜。因为分流五处后的平均水量,每一处都足够毁灭一座营地。

    会有第六和第七根水柱吗?叶小五心里其实很紧张,他和断水箭的位置正巧看不到那两座废弃的营地。

    “去看看。”叶小五招呼断水箭,二人上路。

    虽然这两座营地已经被废,但系统方面给情报时应该也会给出这两个位置的,如果是个任务起来一丝不苟的玩家,应该还是会照做吧!

    但是,千里一醉是一丝不苟的任务玩家吗?叶小五的脸如死灰。

    惊人的剧变同时也引起了所有玩家的关注。那宛如爆炸一般的水龙声,让所有人都回过头去。

    水龙很漂亮,玩家们惊讶着,赞叹着,但是没人想到这东西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已经堆到城池下了,就这么远远看着,能判断出水龙出现是在营地旁边的,没多少人。就算是判断出的,也并没有想到这其实是灾难。

    “好漂亮啊!这是怎么了?”百分之八十的玩家发出的都是这样的声音。

    “卫兵全萎了,喷泉也跑出来了,这都是什么啊?系统给的福利?”有些人笑意盎然。

    谨慎的玩家还是有。比如说,逆流而上。

    他不知道这水龙是搞什么鬼,一边派了部下去看,一边问了理应知情的人:断水箭。

    断水箭回答了他,答案让逆流而上心凉了一半,断水箭告诉他:“千里一醉完成了任务。”

    “这怎么可能?”逆流而上随后才顾上发问,“我们不是已经完成任务了吗?”

    “但是,似乎也没影响到千里一醉的完成。任务的设定有了一些我们意料之外的修订。”断水箭说。

    “你们意料之外?我日你们大爷!!!!”逆流而上怒了,“现在这五条水龙会怎样?”逆流而上行会成员遍布四门,他倒是很清楚整体状况。

    “呃?是五条,不是七条?”断水箭问。

    “妈的,五条就够了,你还想七条!!”逆流而上继续怒。

    “七条是好事……五条的话,你们败了。”断水箭说。

    “我……”逆流而上想杀死断水箭,非常想,比起妒忌彩云间完成任务,他更不能忍受自家在攻城战中一无所获,逆流而上迅速把这一消息通告了许多行会长,第一回复的是无誓之剑的嘲笑:“逆流你又想玩什么花样,都这样了,赶紧抢分吧!”

    “无誓你们猪头!!你看清楚几个水龙的位置,正好是五个重生营地,营地要全被淹了,你说会怎么样?”逆流而上骂。

    “营地怎么会被埋呢,又不是盆地,你有没有常识?”无誓之剑依然谈笑镇定。

    逆流而上一怔,是啊,营地又不是盆地,这水龙是猛,但浇下来也就那么回事,还能把人直接淋死不成?

    “不管怎么说,先去看看啊!”逆流而上说。

    “调虎离山,你这是调虎离山。我说都到这份了,大家凭本事取分就是了,你还要搞这些花花肠子,一点都不大气,一点都不上档次,我说你……”

    逆流而上看不下去了,直接把无誓之剑拖了黑名单,他决心和这个贱人断绝一切往来。

    好在像无誓之剑一样的人不多。至少五大行会里,顾小殇黑色食指还有云中牧敌都很重视这个事,其他一些联系了的会长,也纷纷一问究竟。

    “水龙是很壮观。不过真的看不出对营地造成了什么威胁……”韩家公子手持望远镜,左看,右看,就看营地像是受了瓢泼大雨一样,营地得多娇贵啊,连一场雨都受不了。

    不过众会长既然重视这个现象,到底还是都派人去看了。而逆流而上之流,则在继续和断水箭消息,盘问这现象是如何产生破坏力的。

    而叶小五此时明确得知水龙是五根后,已经彻底失去了神采。

    “已经迟了,还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叶小五喃喃自语,没有回答断水箭转述过来的问题。

    “或者任务的修改,让这里也会有转机呢?为什么要这么早的放弃?”断水箭说。

    “会有转机吗?”

    “不试怎么知道!!”断水箭说。

    叶小五略微精神一振:“说得对,这里的情况是这样的,营地……”叶小五刚要开口向断水箭说明这营地如何被毁灭,耳中又是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距离二人最近的那条水龙,突然像花一样绽放开来,水柱已经不像一条直线一样直冲云霄,而是四面八方的盛开着。

    “怎么会这么快??”叶小五的惊讶,再一次说明他的知识已经有些落伍。

    轰轰轰!!!

    连续的响声。

    每一条水柱,都是如此的方式逐一绽放开,玩家们目睹着如此变化,仗打得越发不专心起来,都在讨论着这边的异数。

    “毁灭营地,靠得不是冲刷!是水流朝上的喷射,冲散泥土,引起区域范围内的下陷!!!”叶小五连忙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事情,断水箭也飞快地把这个情况转告了各会长。眼下的局面,叶小五也没有解决的办法,是需要群策群力的时候了。

    “这水是哪来的?”终于证实了这现场的可怕后,攻城会长们都不敢再只派人“去看看”这么简单了,他们抽取大量人手开始就近朝营地进发。

    水是哪来的?

    云郊湖!

    此时在云郊湖谈情说爱的玩家,都听到了身边的异响,所有人都从芦苇丛中现身,目瞪口呆地看着向来平滑如镜的云郊湖,此时在湖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已经带动了整座湖在旋转,湍急的水流甚至在漩涡上空带出了一股飓风。

    水声,风声。向来静寂的云郊湖畔不在平静,旋涡和飓风所产生的吸力,逐渐不局限于湖面,开始朝湖岸上扩散。湖岸边此时站着满满的玩家,发觉自己的身子开始受到牵扯,纷纷色变,开始转身夺跑而跳,云郊湖畔一团混乱,唯一平静的,只有守在安格斯坟旁的珂特妮,这湖水的异变,她连瞧都没有瞧一眼。

    “营地会下陷塌方?你的意思是?”得到断水箭回复的会长们诧异,“这怎么弄?”

    “我不知道,只能靠大家自己想办法阻止了。”断水箭说。

    “塌方,这玩艺怎么阻止,有知道的?”众会长在行会里发消息,希望会内有这方面的人才可以献身。

    人才还是有的,一二三四五,条理清晰的提出了一些方案。逆流而上扫了下,气得肺炸:“营救毛的伤员,这种无聊的内容写上来干什么?我问的是现在如何阻止,你给我写一堆如何预防塌方和塌方后的事……”

    “老大我只知道这些……”部下表示委屈。

    “这事得查找引起塌方的原因,解决了这个缘头,问题不就迎接而解了?”

    “缘头是千里一醉,你去找吧!”逆流而上没好气。

    万籁俱静,实在是没人想得出办法。

    “与其这样,不如我们加快攻城的进度,和他们抢时间,看谁先胜?”有人忽道。

    会长们眼睛都是一亮,这,实在是个不错的办法,与其在这束手无策,这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全部转头,目标,云端城,全部给我卯足劲地杀!!!”众会长调头了,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们总算当机立断,没有在模糊的问题上浪费太多的时间,他们决心去做他们更有把握的事,他们决定靠这个来一决胜负。

    “愚蠢!!”得知这个消息的叶小五如丧考妣。水柱冲出才这么一会,就已经呈散开状了,这进度比我了解得还要快,想和这个抢时间,根本不可能!

    “不试又怎么知道?除了这,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断水箭说着,突然也迈步冲向了攻城的战场,这一刻,他想仅一份力,他要把他做的事进行到底,直至最终无望。

    城下的玩家已经杀红了眼,他们已经不纠结于和卫兵的撕杀,冲开了一条缺口后,玩家们开始努力地朝城内钻。

    “胜利的条件是什么?”这个问题系统竟然没有公布过,但是现在他们有情报大师。

    “拿下七职业的营地!”断水箭回答。

    各会长都不含糊,飞快调派人手。分指七大复活营地。城池下系统卫兵还是有不少的,但玩家此时没有杀光灭光的心思,营地!他们目标只有营地!

    “我们的营地怎么样?”各会长纷纷问自己留下的眼线。

    “好像还是那样,没太大变化。”

    “加了个油啊大家!”

    “报告,前方遇到抵抗!前方遇到抵抗,是玩家!”

    “状态有削弱吗?”

    “好像没有!”

    “踩平他们,怕什么?他们一共才多少人?”

    的确,无论重生紫晶还是非常逆天,在四门同时被击溃,大量玩家的集中涌入的情况下,他们的存在已经是异常的渺小。他们的抵抗形同虚设,或许可以灭掉对方几人,但更快是被对方后续的人海给吞没。

    “攻攻攻!!所有人都往城里攻,外面的卫兵不要理会!!!”所有会长都在呐喊,万众一心的时刻终于来临了,胜负已经在此一举。

    “报告,营地塌方开始了!!!”

    “什么?”

    “有一块已经开始下沉了。”眼线玩家眼看那喷水口附近,部分土地开始泥化,松软,突然之间发生了倾斜,下沉。

    而系统也在此时发布了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牧师学院被攻城玩家废弃。

    又一块塌了,数名卫兵掉下去了!

    格斗家学院攻破!

    ……

    坏消息与好消息,分别出现着,所有人的心都悬在了半空中。到底谁能更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