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七十四章 争取豁免权

第七百七十四章 争取豁免权2017-11-10 16:38:1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七十四章 争取豁免权

    “两位老大。”顾飞看到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很是为难。这两哥们的确也不算生人了,要说其他事,卖个面子也就卖了。但今天这事,很影响自己的追求啊!玩家虽然和自己也不在一个级数,但至少比野外npc要强。野怪哪怕等级再高,摸熟了就是那么点套路,这很无趣。玩家别看有时就是一招秒杀,但每一次都会有些许不同的细节在其中,这才有乐趣!

    而眼前这两位,顾飞相信他们不会是只为自己讨个平安签的,肯定会替自家行会整体考虑。作为云端城明显实力高出一头的行会,这两家本就囊括了云端城绝大部分的高手,许诺放过他们的人?这牺牲太大了。

    有句话其实顾飞没好意思说。就是在市政大楼前,有些人实在是自作多情了。顾飞一开始喊话就相当清楚了,是“高手们小心了”。这通缉执照的功能,顾飞是准备用来和高手玩家较技的,结果却闹得人人自危。其实那些个中小行会里,哪有什么称得上是高手?就算是他们的会长也未见得就有水平,这些人实在是太多心了。

    “千里兄弟,还是聊聊吧,给个面子。”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都有些可怜巴巴的,顾飞心一软,终于还是点头的。心中却是在盘算,怎么推辞这两个家伙的要求。人情真的是件很麻烦的事,尤其这事对于顾飞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大非,就是个娱乐活动,实在不好大义凛然地回绝掉。

    “就去小雷酒馆吧,不远,千里兄弟也很熟。”逆流而上提意。

    顾飞点了点头,他现在本来就是准备去小雷酒馆和老友们汇合,这倒省了事了。

    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破天荒都没带兄弟,似乎是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诚意。但顾飞眼尖啊,又有杀气感应,早察觉左右街边都有人哑哑地在偷窥,估计一边是纵横四海的,另一边是对酒当歌的。此时配合会长行事,都装成过路状。

    顾飞也就故作不知,三人并肩来到小雷酒馆,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一副主人样,一个头前引路找座,一个直接去找小雷要酒。

    无誓之剑引着顾飞找了个包厢坐定,逆流而上立刻已经端着酒水进来了。

    “请!”无誓之剑给顾飞端了一杯,没理逆流而上,此时此刻他倒是挺希望逆流而上可以滚一边去的。于是这家伙很没眼力劲地坐在长沙发的外侧没动,不给逆流而上让位。倒是顾飞厚道,主动朝里一挪,让逆流而上坐到了自己这边。无誓之剑顿时又后悔万分,怎么千里一醉是这么和善的人吗?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落座的三人自然是先举杯互敬了一下,放下杯子后,顾飞已经抢先开口了。料敌机先,先下手为强,武学高手顾飞十分精通这些道道。

    “两位老大,你们的来意我是清楚的,但是这事,实在有些太为难我了。实不相瞒,我这游戏的目的就和你们有些不一样,什么装备啊任务啊什么的,都不算什么,但这个和人较量的机会,是我最不想错过的。但是我也不能街上随便去杀人吧?所以说,通缉任务是唯一的途径。以前是看着pk值乱领,十个里有八个都是不堪一击,但现在,有了这通缉执照,我每天都可以向高手挑战,这实在是我不想错过的。”顾飞实话实话,语气真诚而又认真。但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听了却是一人一句吐槽。

    “果然是pk狂,这点总算没看错。”无誓之剑想着。

    “装备不算什么?有种把你的暗夜流光剑和法袍给我。”逆流而上想着。

    “所以说,无论两位是什么要求,我只怕都很难接受。”顾飞最后总结,自我感觉已经把话全封死了。

    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互望了一眼,无誓之剑开口:“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逆流而上反问。

    “我的意思你是不是应该先回避了。”无誓之剑说。

    “为什么是我先回避而不是你先回避。”逆流而上不服。

    “因为你离门比较近。”无誓之剑说。

    “白痴……”逆流而上骂了一句,却还是起身先出了包厢。这两个家伙虽然是一起来的,但看起来是各有各的打算,丝毫不想和另外一方搀和在一起。

    逆流而上走出了包厢,顾飞恭候着无誓之剑开口,哪知这家伙突然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身边的包厢墙上。这包厢完全是小雷自制,并不如此坚固,这一拳险些没给直接砸翻了。接着就听无誓之剑吼道:“不要趴在外面偷听,我闻到你的臭味了!”

    “放你妈的屁……”无誓之剑的声音果然就一墙之隔,这家伙想听听无誓之剑这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再听听顾飞的反应,以做参考,谁想却被识破了,只好悻悻地走开。

    “无誓会长有话就快说吧!”顾飞微笑着,这两会长之间也真是够闹的。

    无誓之剑也是沉吟了良久,这才开口道:“刚听了千里兄弟的话,我原本的打算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我现在只有最后一点要求,希望千里兄弟无论如何也要卖个面子。”

    “是什么?”顾飞问,心道这家伙不会是让自己只放过他吧?如果是那样那真值得鄙视,以后自己每天搜一遍无誓之剑。

    “呃,如果平时我们行会里有人招惹是非,沾染到了pk,我也懒得管他们了。但有时候我们作为行会是会与其他一些行会发生战斗的,这种时候,还是希望千里兄弟能放我们行会的兄弟一马。”无誓之剑终于是说出了他的请求,顾飞一听是这么个事,连忙思考起来。

    团战的时候,玩家产生的pk是数多量又足,正是顾飞开展通缉活动的大好时机。但现在无誓之剑想让顾飞放弃这个大蛋糕,实在有些不舍。

    “一般发生这种团队pk也不会是毫无征兆的,到时我会事先给千里兄弟你来个信,你就给咱一个短时间的通缉豁免全,战斗一结束,我们会立刻去把pk洗干净,绝对不干扰千里兄弟你的娱乐活动,你觉得呢?”无誓之剑说。

    “这个……”

    “当然也不会白麻烦千里兄弟,每有活动,我们会先送上报酬,只要千里兄弟同意,价钱咱好商量。”无誓之剑也不空口说白话,向顾飞许以了重利。

    顾飞久久无语,最后也是深叹了一口气。

    “我想我还是要拒绝你。”顾飞说。

    “为什么?”无誓之剑一直在欣赏顾飞的表情变化,原以为会很有希望的。

    “我不希望自己的活动有什么束缚。我没有给你面子,你当然也不用对我留情。其实我这通缉你们也是可以预见的。高手,尤其是等级榜上高位的高手,都会成为优先考虑的目标。比如无誓兄弟你如果有了pk值,可以立刻小心起来。”顾飞说。

    “哇,千里兄弟你不会连我都不放过这么绝情吧?”无誓之剑打着哈哈,他发现似乎已经没希望了,于是希望一个玩笑间给自己争取点特殊地位。

    “那个难说啦!小心些总是好的。”顾飞说。

    无誓之剑脸有些发绿,但还是极力挤着笑容。不过他心底里并没有放弃,总有什么法子可以打动他的。无誓之剑这样想着,但眼下这第一回合看起来是没戏了。无誓之剑心中挺不情愿,却还是给了逆流而上一条消息:“喂,该你了。”

    “你怎么样?”外面等候的逆流而上一边过来一边回无誓之剑的消息。

    “没戏!”无誓之剑故意打击逆流而上的信心。

    “那我要恭喜你一下了。”无誓之剑失败,逆流而上当然很高兴,消息间就已经掀帘进了包厢。

    无誓之剑这次很主动,往里一缩给逆流而上让了位置,但逆流而上这次可就不领情了,狠狠盯着他。但无誓之剑的脸皮也是云端城一绝,假装无视,镇定地坐在位置上喝酒。

    “无耻,你当自己会潜行吗?”逆流而上说。

    “怎么,我坐坐不行吗?”无誓之剑体现着他的脸皮。

    “出去!”逆流而上吼。

    无誓之剑无奈起身,临去亲切拍了拍逆流而上的肩膀:“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了。”

    两人有过消息对话,这个“恭喜”是什么意思逆流而上很清楚,这是"chi luo"裸的诅咒,但这会没心思计较了,看着无誓之剑出了门,又目送他完全离开,逆流而上这才返身坐定。

    顾飞一脸无奈的表情,反正无论对方说什么他都准备不依了。要一视同仁嘛!无誓之剑和逆流而上都是自己重要的客户源,不能厚此薄彼。

    而逆流而上这家伙谗言观色的功夫可比无誓之剑要强了,一看顾飞这模样,估计就是等着自己开口后就回绝呢!逆流而上原本准备的说辞自我感觉也没什么高明之处,现在看顾飞这模样,也就不自讨其辱了。这家伙心思转得很快,啥也没说,直接就把自己的心态跳跃到了方才无誓之剑的最后一步。这家伙不巧又和他讨厌的无誓之剑想一起去了:来日方长,慢慢和千里一醉处好关系,再做努力。真要和他能像剑鬼那般人那么亲近,不也会被放水么?

    逆流而上如此想着,就不急着开口了,只是看着顾飞笑,顾飞被看得发毛了,疑惑道:“逆流会长没有话要说吗?”

    “不说了,有什么可说的?不能妨碍千里兄弟寻找游戏的乐趣嘛!”逆流而上说。

    “哦?”顾飞着实意外,“那你来是……”

    “哈哈,我就是路上遇到无誓之剑那家伙,所以索性就跟他来看看。你知道的嘛,我们对酒当歌和他们向来是竞争对手的,我多少得注意着点。”逆流而上迅速把无誓之剑当枪耍了。

    “哦?那你看到了什么?”顾飞问。

    “看他那模样,他的如意算盘应该是落空了。如果真让他能争取到千里兄弟给面子,那我们可就大大糟糕了。那样的话我也不得不厚着脸皮,也请求千里兄弟给咱一样的待遇了。”逆流而上说着。

    顾飞听了哈哈一笑道:“当然会一视同仁的,你放心吧!”

    逆流而上一听也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干脆地起身道:“那我就先告辞,有机会咱再好好聚聚,我有些法师方面的东西真想和千里兄弟一起好好讨论讨论,一直没机会呢!”逆流而上仗着二人职业上的便利,寻找和顾飞建立友谊的机会。

    顾飞笑笑说:“逆流会长慢走,有了pk值的时候多小心啊!”

    逆流而上稍怔了下,随即明白顾飞的意思,脸上神色不变,绿在心里,继续嘿嘿笑着说:“当然,当然。”

    眼望着逆流而上离开,顾飞长出了口气,随后不动声色的,悄然走到隔壁的包厢门前,突然闯入。

    包厢里五个家伙,此时一起死死帖在那边的隔板上,佑哥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三个家伙还一人一个酒杯,扣到隔板上去倾听。剑鬼和韩家公子不似他们三个那么猥琐急切,但注意力明显也在那边。不过顾飞这一闯入,两人都注意到,剑鬼立刻尴尬起来,韩家公子却是神色如常,稳稳地坐定,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来了。”

    “来了!”顾飞敲了敲桌,那三个家伙还趴那听呢!

    三家伙这才一回头,看到顾飞,异口同声:“结束了?”

    “结束了。”顾飞点头。

    “咦?”佑哥有些不相信,“这个逆流而上,真就这么走了?这家伙,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不成?”

    “怎么可能,他这是以退为进,这个时候还急吼吼想找上来说这事的,那都是白痴。慢慢建立友谊,培养感情,到时不用说,水到渠成的就解除危机了。”韩家公子说。

    “逆流而上的心机果然还是比无誓之剑要深一些。”佑哥感慨。

    “不过心机太深也不是什么好事,你们看,咱们千里大侠现在明显对逆流而上产生了厌恶,无誓之剑有话直说,却取得了领先的位置。”韩家公子说。

    “千里大侠,你内心到底是如何考虑的?”御天神鸣做采访状。

    “该咋样就咋样呗,有什么可考虑的。”顾飞根本不把这当问题。

    “洒脱,真洒脱。”御天神鸣说。

    “所以我说,认识千里实在是太好了。”战无伤又来了。

    “你够了!”顾飞也拉下脸了,战无伤连忙闭嘴缩角落。

    “有个好玩的东西给你。”顾飞对韩家公子说。

    “哦?”韩家公子极其意外,其他人也是一怔,但剑鬼很快就想起了什么。果然不出他所料,顾飞掏出了那顶魔力尖帽,扔给了韩家公子:“怎么样,敢戴吗?”

    韩家公子拿起一看,点点头说:“属性不错嘛!”

    “造型也很不错吧?”顾飞说,其他人都在坏笑。

    “造型?”韩家公子拎起帽子看了几眼,“造型什么的很重要吗?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破坏本公子的美貌。”

    “靠!”所有人竖中指鄙视,这人的无耻加自恋,连这么滑稽的一顶帽子都败下阵来。

    “你确定你不要?”韩家公子问顾飞。

    顾飞甩手,他是要脸的人,这帽子实在戴不出去,很幼稚啊!万一让自己学生看到,以后还怎么为人师表?

    “需要给你钱吗?”韩家公子问。

    “拿着吧拿着吧!”顾飞当然不需要。于是这个家伙就非常坦然地收下了。顾飞正准备说点另的,突然包厢墙响,有人敲了几下后小心地问道:“千里一醉在这里吗?”

    顾飞听着声音有点耳熟,连忙应道:“谁呀?进来。”

    进来了两人,顾飞回头一看,多木和木多。无奈啊,最近自己真是太火了。

    “呃,方便吗?”多木和木多和顾飞也不陌生了,来意也不用再说明了。

    “你们忙吧!”其他五人准备回避腾位,他们在这本来也就没什么正事商量。目前奖励还没全领完,行会合并的事还得过一下。

    “别啊!几位也都是鼎鼎有名的高手,方便的话我们也想顺便采访一下你们的看法。”多木和木多说道。

    几个高手听得很舒服,于是又纷纷坐下:“说吧说吧,有什么问题?”

    “呃,就是目前盛传的各大行会都在争取的通缉豁免权的事。”多木说。

    “通缉……豁免权?”几人茫然着。

    “对啊,千里不是拿到新装备,据说是可以通过搜索id来确定通缉目标是吗?”多木问。

    “不是装备,那是件道具。”佑哥抢先发言。

    “对,叫通缉执照。”战无伤说。

    “奖励是执照升级,于是有了这新功能。”御天神鸣说。

    “千里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多木问顾飞。

    “没有……”顾飞说。

    “方才市政厅那边我们也有去过,听说千里你已经拒绝了所有行会豁免权的申请?那么请问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申请成功呢?”多木问。

    “貌美多金。比如细腰舞,第一个被豁免。”御天神鸣这次第一个抢答。

    “兄弟,真正的兄弟,比如说我,就是千里真正的兄弟!”战无伤严肃道。

    “菜鸟,还有菜鸟,我想千里对菜鸟是没有兴趣的,他只会搜索高手。”佑哥深沉。

    “千里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多木问。

    “不如直接采访他们?”顾飞提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