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八十章 乌合之众

第七百八十章 乌合之众2017-11-10 16:38:2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八十章 乌合之众

    不用管千里一醉!这是包围行会中大多数会长发出的命令。但是有一家行会的会长却完全不这么想。

    千里一醉如果突围后就扬长而去,这当然不用管。但真实的状况是千里一醉完全没有这么做,而且他好像也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他瞬间移动飞入包围阵中,一剑秒掉了一圈后,他的人也开始按圈跑位。包围圈的圈。

    包围玩家大乱,他们想过有人从内向外突,也想过有人从外围向里突,但像这样沿着他们包围的阵型,转着圈突的情况也是闻所未闻。

    包围圈是以行会为单位的,正巧被顾飞突到的行会会长,完全不同意“不用管千里一醉”这个决策。他很想管,但是他却没那个能力。他所领导的不过是一家74人的小二级行会,来采加这次围剿的不过34人,在包围圈中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这位会长原想着己方人多始终,他们虽然人少力薄,但跟着搂草打兔子,也总能宣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哪想偏生这么不走运,撞了千里一醉。这下别说宣泄郁闷了,马上一人被干掉一级,回复活点接着郁闷去吧!

    会长心理活动都没有完全进行完,顾飞已经杀到了他的身边。顾飞此时可不是孤独的,从他杀中敌包围阵中,御天神鸣领的弓手也一直在外围给他支援。这帮家伙离得远远的,不断地射着箭。御天神鸣发现这批对手有些弱得可怕,他甚至有一次狙击直接就秒掉了一人。这已经是很久没有过的体现了。还能被御天神鸣秒,这可能得有十个等级的差距。

    “妈的,都过来帮忙啊!都快被千里一醉砍光了!!!”被顾飞杀得丢盔弃甲的玩家都在鬼叫。他们可没有什么牺牲自己拖住千里一醉的觉悟。他们这次是来占便宜泄怨气的,从没想过要牺牲自己,更何况是掉级的牺牲,此时眼见千里一醉根本无法抵挡,都是没命地呼喊左右的玩家过来的支援。

    左右的玩家那就是其他行会的了,此时看到千里一醉这彪悍的模样,躲都躲不及,谁会来救援这完全不认识的盟友?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想:对酒当歌一千人都挡不住,我们上去那不是白送死?

    顾飞所面临的包围,开始是被他杀散的,到后来就成了被他吓散了,包围玩家中大声呼喊着“千里一醉来了”,所到之处,阵型站位全都不存在,哪里距离千里一醉远些,哪里是千里一醉前行的反方向,所有玩家就朝哪个方向跑。

    “前军变后,后军变前,后退!”剑鬼此时也在队伍中发出指令,他所领导的主力队,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冲上,弄得对方聚结人手严阵以待,哪知眼看就要进入攻击范围,突然扭头就走,一秒钟都不带耽搁。

    “追,别让他们跑了!!”有会长以为,那边千里一醉已经打开了缺口,这帮家伙是想捡现成,从那方向突围逃命来着。

    这一声令下,速度型职业个个生龙火虎,一下子就扑了出来。但剑鬼队却是丝毫不乱,前军变后,此时断后的已成了战士法师队,那些个敏捷职业没等到跟前,数个法术砸下,一下子就死掉了大半。漂流在阵中连连摇头:“菜啊,这些个玩家大部分都很菜。一群乌合之众。”

    “注意左边!”剑南悠喝道。对方的包围可不是只一个方向,此时收缩追上,前后左右都是人。法师们只炸了前方追兵,左边却也有人已经杀到跟前。结果侧翼突然就闪出数名盗贼身影,一阵捅杀,冲上来的冒失玩家全部被干。盗贼们很机敏,没了潜行掩藏,自己缩入阵中等冷却,而法师也转换攻击方向,朝着尚有残敌的方向一通乱轰。

    “其实我们就算硬冲,也未必杀不出去。”剑南悠说。

    “还是不要大意。”剑鬼何尝看不出对方玩家水平都比较低端。但越是这样剑鬼就越觉得要谨慎,万一真被这么一帮低端玩家给搞灭了,非常逆天的形象就更毁了,以后更没人敢加了。

    “那边比较乱,不如朝那边冲一下试试。”剑南悠指了指右手边,“要干咱也干狠一点。”

    剑鬼朝右侧一瞅,果然右边对方的阵型非常散漫,有点找不到方向的感觉。

    “好!”剑鬼一点头,立刻在频道中发出消息:“攻击右边。”

    “三角站位!”韩家公子补充。

    “突!”剑鬼一声令下。队伍突然改变方向朝着右侧方向冲去。

    右侧这边玩家就是剑鬼队不进反退起了争执。有的行会认为应该抢去前方布阵进行拦截,有的行会认为应该直插过去将对方的队伍切割两半。这临时凑起的围剿军本就没有个可以服众的统一指挥,大家一开始的约定就是各领自家行会守好一方的位置,然后对对方的突围方向进行增援。但现在,剑鬼他们的战术变化有点多,让这帮家伙无法按照预计的方案进行实施,大家各执己见,这个临时得不能再临时的团队自然就起了混乱。

    剑鬼队直插右路,右路玩家一边惊叫着“过来了过来了”一边被杀得溃不成军。他们先前的争论全都没用上。什么去后方拦截,什么直接切断对手,现在是对手直接朝着他们杀了过来,乱七八糟的包围立刻就被冲开了一道口。连一向谨慎且尊重对手的剑鬼,此时此刻都不得不承认:他把对手看得有些过高了。

    “沿包围阵型,继续突进!!”发现对手很弱后,毫不留情的攻击指令也下达了。之后的情形和顾飞那边很像。只不过顾飞是逆时针冲杀,而剑鬼队是顺时针,双方沿着对手的包围阵型,完成了一次汇合,走后之处的玩家要么死了,要么散落得到处都是。阵型?如果散开算是一种阵型的话,那他们倒还是的。

    水深和樱冢月仔两支队伍也朝这方向奔来。而这两队中玩家多是花丛中永生的成员,潜伏者众多。水深和樱冢月仔两个又都是陷阱高手,一路跑来一路指挥队员布置陷阱,只听得身后追兵哎呦声不断。

    “面,太面了!”水深和剑鬼会合时,开口就是这句话。对方实力之差,但就这移动速度就可见一般。水深和樱冢月仔一路跑来,后面的追兵都是越拉越远。装备差,级又低,配合又乱,这样的对手,根本算不上是什么。聚到一起的众高手们面面相觑着,都觉得今天这一战,胜都有些胜之不武,对手太水了。

    “还打吗?”顾飞问剑鬼,有些意兴阑珊。从他瞬移进对方的阵中后,就一次像样的抵抗都没有遇到过。所有人都是见了他就跑,有些速度慢,顾飞其实三两步都可以赶上,但这样的杀起来实在没什么劲。况且顾飞知道此时再不是城战,杀一下就是掉一级的惩罚,多少还是有些心软了。

    “看看他们。”剑鬼说着。此时他们已经轻松突出了重围,韩家公子领衔的牧师队更是保证了全队毫发无伤。此时意图包围非常逆天的众行会乱轰轰的挤在他们身后,似乎也在为是战是退犹豫着。

    这些玩家,个个都蒙着脸,身上也不戴行会徽章,就冲这点就知道他们都是些无胆色的三流货色,人多来欺负人少,却还担心着日后被报复,连真相面目都不敢露出。

    剑鬼走出队伍,咳嗽了一下后高声道:“哪位是可以说上话的?”剑鬼眼光多老道,完全看得出对方是临时拼凑的,根本连个统一指挥的都没有,因此此时也没问对方谁是老大,而是问对方谁可以说上话。

    果然,剑鬼这样一问,对方阵中立刻钻出几个蒙面角色,都是会长之一。一起站出,又互相对望,在都认为自己作为一个“说话人”没有问题后,一个个站得笔直。

    “几位,今天这架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就这样吧?”剑鬼很直接,没问诸如“为什么围攻我们”这么无聊的问题。这问题答案显而易见。而且这围攻也不像是什么重大阴谋,很难想象一个重大阴谋会搞出这么混乱的围剿出来。

    几个“说话人”又在面面相觑。显然,这时候几人都想到了他们只能代表自家行会,似乎不能帮这到场的万余人拿消息。想说点场面话吧,可来做的是这么可耻的一件事,场面话都不知从何说起。

    对方一个个都蒙着脸,剑鬼等人也看不出对方神情。只是细心观察对方的阵型,发现对方也没有乘这功夫搞个包围什么的,好像就是下意识地朝这着地方在聚集着。哪人多往朝扎,非常朴素的一种习惯。再回头看看自家队伍,虽然暂停了pk,但战斗时的阵型却依然保持着,剑鬼为此而感到高兴,觉得就目前这拼行会成员,还是很有前途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