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八十三章 牢里牢外(二)

第七百八十三章 牢里牢外(二)2017-11-10 16:38:3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八十三章 牢里牢外(二)

    掉级不只是非常逆天的玩家害怕,这个游戏里又有谁不害怕掉级?所以能在这种无损伤的情况下打击对方,他们很高兴。

    送回复活点,虽然还得继续追杀继续胁迫,但是那边负责的又是其他玩家,无论成败与否,掉级的危险总是轮不到他们搞包围的这票人了。

    这有点像踢皮球,只不过代劳的是千里一醉,于是这些人都欣然接受了。直至此刻,发现情况不对,后悔已经迟了。

    正咬牙,却突然有新消息到:“牧师学院这边有个非常逆天的人!!!”

    “是吗?快杀,杀他一百八十遍!!!”围剿玩家发生了重大失误,此时追悔莫及,突然发现还是有一个目标可追杀,立刻像是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全然也不去想只追着一个杀又算是什么胁迫。他们以杀人掉级为威胁,逼迫非常逆天玩家退出行会以至于解散的计划,此时其实可以说已经破产了。

    负责复活点继续截杀的玩家此时还没掌握整个情况,倒是在继续认真执行他们的使命。牧师学院这边,截杀目标都是牧师,工作轻松无风险,所以来的人不太多,也没什么凶悍的主。此时看到那牧师出现在复活点,早已经做好拦杀的准备。

    和进行围剿的人一样,他们也是蒙面不戴行会徽章的打扮。搞这种伏击,盗贼类当然成了主角,此时都在牧师学院门里门外都有埋伏。就等着这牧师出了学院大门就一拥而上干掉。

    韩家公子却是不紧不慢,像是看风景一样溜到了牧师学院门外,盗贼们捉刀的手都攒出汗来了,眼看这人就要出复活点,就差一步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下。

    “砰”一声响!惊得牧师学院里外路过摆摊等等大堆玩家都朝这边看来,结果就见学院门外左边的墙根下,几个刺客玩家手足无措,身上闪闪发光,那是溅上的玻璃碎渣子。

    “哎哟,不好意思。”韩家公子朝几位刺客挥手致歉。

    尤其没回过味的几个刺客,看到韩家公子朝他们说话,连忙装作没事人的样子,拍打着身子连声道:“没事没事,潜行了,看不到嘛!”

    “呵呵,埋伏人呢?挺辛苦吧?”韩家公子说。

    几个刺客窃笑,心道等你下一步迈出来后,马上给你惊喜。

    结果就听得韩家公子说:“但我这一步就不迈出来,着不着急?”

    几人一怔,不过戴着的蒙面却帮忙掩饰了一下表情,随后一人开口:“你说什么?我们听不懂。”

    “你们哪家行会的?”韩家公子问。

    “我们是……”一人顺口刚说了三个字,立刻被旁边一人狠狠踹了一脚,醒悟过来忙道:“没行会的。”

    “演技太差了。”韩家公子连连摇头,从口袋里掏出的手突然又朝门外右边一甩:“这边也有吧?”

    “砰!”瓶子又一次碎裂,但这次却没有砸出什么人来。

    “转移了?”韩家公子嘟囔着,突然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布包,变戏法一般地朝身前这么一抖。

    小布包被抖开了,里面装的正是原产自白石城的白石灰,这一开立刻朝韩家公子身前扑出去,当场就有一名盗贼被淋了个正身,从头到脚像个面人一样,他的左右几个哥们也没能幸免,全都露出了形迹。

    “哎呀,真是抱歉,不知道你离我这么近。”韩家公子随手把布片就扔了。眼前几个盗贼,距离他不到三步,韩家公子这要是踏出复活点,他们一伸手就可以捅到。

    当面这名盗贼被扑中的最多,此时摊着双手,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白面,也不知如何是好。其他家伙也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该如何继续。

    结果就见韩家公子又掏口袋,手出来后又是一个酒瓶,两伙盗贼都吓一跳,以后这家伙又要乱丢东西,连忙做好躲闪的准备,结果这次韩家公子却只是咬开了酒瓶,喝起了酒来。还装着酒的瓶子,他是从来都不会浪费的。

    “就你们几个?还有人吗?”韩家公子问。

    盗贼两组,共十人,五个被碎瓶子砸出来,五个被白石灰扑出来,蒙面都掩盖不住他们的尴尬的神情,看到韩家公子嚣张的模样,一时都有些不忿。反正目的都已经暴露,一人忍不住道:“有种你出来。”

    韩家公子喝了口酒,没理。

    “我们针对的是非常逆天,只要你退出非常逆天,我们就不难为你。”有一哥们总算是想起他们真实的目的,他们应该是先交待这句台词的。如果对方肯退出非常逆天,那对他们来说比让他们杀十次还值得高兴。

    “哦?退出了可以加入你们的行会吗?”韩家公子问。

    “这个好商量,你先退出。”一人说。

    “哦?你们什么行会。”

    “我们……”

    “靠,白痴,闭嘴吧你,没看出这家伙只是在消遣你吗?”另一人又狠踹了这傻贼一脚,随后转过来面对韩家公子,表现出冷酷的模样:“有种你永远别出来。”

    “有种你们永远别走开。”韩家公子喝了口酒。

    “哈哈哈哈,想和我们耗?我们哥几个就是轮班换,也够守你了。”这人说。

    “哦?那你们的班是到几点?”韩家公子忽然问。

    “用你管?”

    “你劝你们赶紧离开,不然就来不及了。”韩家公子说。

    “切,你唬谁?”

    “你看那边。”韩家公子指。

    “好幼稚的把戏。”此人冷笑着,但十个盗贼中终归还是有人不由地朝韩家公子指的方向看了一眼。

    一个黑色的身影映入眼睑。

    黑衣,紫剑。就这形象,已经让好多人闻到了掉级的气息。

    “千里一醉!!”终于有人失声叫了出来。

    顾飞已经快到跟前,面无表情,扫了韩家公子一眼,然后拿头点了一下他身前那十个盗贼表示询问。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

    于是瞬间移动,顾飞的身形一下就闪到了十个盗贼面前,剑光毫不留情地就卷走了五个。这些个刺客,欺负牧师是够了,想对付顾飞,差着好条街呢!对付非常逆天的玩家当然知道千里一醉有多难应付,所以在法师学院那边布置了他们较强的兵力,谁想千里一醉根本就没从那边出现。进行了大量通缉任务的顾飞,激活追风纹章,直接飞回了通缉任务处,交了任务后一身pk也迅速清洗干净,随后就过来接应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是牧师,没有pk值,没法用通缉任务送去牢里。那会被围得那么紧,也没功夫搞太多花样了,顾飞索性就直接把他杀回来了,反正左右都是要掉级的。非常逆天本来就急缺牧师,城战时都是靠雇人手才完成战斗。刚才一下子又退了一大半人,仅有的几个外来牧师全都包括在内了。

    顾飞灭了那五人又转向另五个动手,五个哪还有什么对敌的心思,转头就跑,顾飞招了个雷电术劈掉了一个,其他几个也懒得去追了。回头望向韩家公子:“还有吗?”

    “应该还有。”韩家公子打量四周,包括牧师学院内。

    “稻香牧和林木森森呢?”顾飞问。这两个,加上韩家公子是非常逆天最后仅存的三个牧师了。

    “没看到,不是下线了就是已经混出去了。不用替他们操心,他们经验多丰富啊?埋伏别人出身的,还能被别人给埋伏了?本公子要不是实在太过于惊才绝艳,不好伪装,这会也早混出去了。”韩家公子说。

    顾飞忍住没吐,看看四周,也无法判断到底谁是埋伏的杀手。韩家公子这又摔酒瓶又撒白灰,顾飞一来就杀了六人,全街的目光都被吸引了。

    “除了你们三个和我,其他人全部都在牢里了。”顾飞说。

    “你怎么做到的?”韩家公子问。

    “我这个通缉执照,搜索玩家姓名的时候,只要有pk值就自动领取到任务了,我只是照着行会名单领取了一遍罢了。”顾飞说。

    “哦,那倒方便。”韩家公子点头。

    “对方到底是谁?”顾飞问。

    “现在不知道,不过这个不难查。”韩家公子说。

    “怎么?”

    “这么多人参与的活动,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不漏?以为蒙个脸摘了行会徽章就没人知道了?真是太搞笑了,什么时候秘密行动会是几万人一起搞的?”韩家公子说。

    “有道理。”顾飞点头,“但咱们行会里也有他们的人。”

    “你看出来了?”

    “太明显了,退出行会就可以离开,可他们怎么确认是否真的退出?行会徽章?我自己摘了呢?所以很明显他们在我们行会里是有人的,这人看着我们的行会名单,他们自然就可以确认离开的人是真退出还是假退出了。”顾飞说。

    “所以你一声不吭就开始杀人,就是怕事先说明的话,那家伙会把消息送出去。”韩家公子说。

    顾飞点头:“这之后他直接就到牢里了,就算想说,消息却发不出来了。”

    “那重生紫晶和花丛中永生是你让他们走的吧?”韩家公子问。

    “嗯。”

    “做得不错。”韩家公子点了点头。

    “不过也有一点失误。”顾飞挠头。

    “哦?”

    “水深路珂百世经纶。这些人不用杀的,他们本来就不是我们行会的,如果要离开对方应该不会为难,当时杀得顺手,忘了。”顾飞说。

    云端城的地下监牢,非常逆天的玩家是齐聚一堂。篝火晚会之后,行会上下集体来蹲监狱,这活动内容真是非常有个性。

    在初被顾飞攻击时,众人还迷惑不解,等在监狱里复活后,一个个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大多数人倒是高兴起来,他们有些人pk值其实并不搞,坐牢几个小时就熬过去了,真要被杀可是要掉两级,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靠,原来千里是这么个意思,也不说一声,真是的。”御天神鸣眉开眼笑,比起坐牢逃避了掉级这件事,他发觉顾飞砍他们其实是好意,这更让他觉得开心。顾飞突然朝他出手将他秒杀时,可把他气坏了。

    “剑鬼,剑鬼,你们在吗?”御天神鸣大声嚷嚷。云端城的监牢虽大,但一间上限也就是25人。非常逆天加水深路珂百世经纶,被送进牢的一共有51人,需要两间,还多一人。御天神鸣是第一个被挂的,而剑鬼是最后一个,两人当然没有分到一间牢里。御天神鸣此时屋里一圈没见剑鬼,立刻喊了起来。

    “别叫了,在你对面呢!”剑鬼应了一声。

    “你怎么样啊?”御天神鸣接着嚷。

    “和你一样呗!”剑鬼说。

    “怎么会一样,你pk值过20啊!即使是被通缉,也会掉两级!”御天神鸣嚷。

    “没什么,大家都没事就好。”剑鬼淡淡地说着,语气中竟然真的是欣慰。

    两间牢房原本都在为死里逃生欢庆,听到这一嗓子后,突然都安静下来。他们竟然都忘了这条pk规则。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发现一个问题,剑鬼竟然不在他们身边。

    “剑鬼老大你在哪?”声音从两间牢房同时响起。

    “就在你们旁边。”剑鬼回道。

    佑哥这掐掐算算了一下后一拍脑袋道:“牢房一间25人,我们应该是有51人,那么就多出来一个……剑鬼,你不会就是那一个人吧?”

    “呵呵,我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剑鬼笑着。

    “剑鬼老大……”那些新加入行会的,在那一刻没有退出,或者是说想退出还没来及退出的,纷纷动容了。剑鬼所受的惩罚,可比他们任何人都重多了。他们大多数人的pk值本就是个位数,就算在外面被杀,也不过是掉两级。而现在,剑鬼非旦要接受监禁,而且还要遭受掉两级的处罚。此外,还有一个很重大的问题。

    “剑鬼老大,你不会是一个人开单间了吧?”

    “我是啊!”剑鬼说。

    所有人再度沉默了。剑鬼pk值21,这是他之前讲话说过的,坐牢42小时,而且是孤独的一个人。他们这边呢?每间25人,之前有些人已经张罗着扑克牌九筛子的都拿出来的,要不是听到剑鬼老大的消息,这会都开始了。

    所有人沉默着,最后突然有人义愤填膺地喊道:“等我们出去一定要给剑鬼老大报仇。”

    “对,报仇,报仇。”响应的声音很多,虽然剑鬼是被顾飞送进牢被掉的级,但这个仇当然还是需要算到那帮搞围剿的家伙身上。

    “呵呵,谢谢大家了。”剑鬼笑着。

    “剑鬼啊,你说那些家伙到底是谁?”不在同一间牢房也完全不能阻挡佑哥的八卦之心,此时他扯着嗓子想和剑鬼讨论。

    “等出去了再说吧!”剑鬼回答他。

    “等你出去都什么时候了……”佑哥也喊着,喊完发现竟然有好多人怒目而视。这些人显然认为佑哥是往剑鬼的伤口上洒盐。佑哥怔了一下,却突然为剑鬼感到欣慰。别看剑鬼这一波损失极重,但这一次他彻底让这些新人感到佩服。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凝聚力总是由小到大逐步扩散的。剑鬼的这次事迹,想必会在他们非常逆天行会里一直被人说道,让所有人明白他们的会长是个怎么样的人。

    路珂这时到了佑哥旁边,扯了扯他说:“别喊了。”

    “哦?”佑哥看出路珂似乎是有话,而水深也神色郑重地走了过来。

    “有个问题你还没察觉吗?”

    “什么?”

    “你们行会里有内奸。”水深有些咬牙切齿地道。

    “内奸?”佑哥一怔。

    “你想,他们之前声称退出行会就准许离开,可是他们怎么确认你是真退出还是假退出呢?”路珂说。

    “徽章啊!”佑哥指了指自己胸前,“退出行会后,徽章就会消失。”

    “嗯,那我如果自己摘掉呢?”路珂说。

    “盯紧一点嘛!”佑哥说。

    路珂望着他,不解释。

    “呃……好吧,大概是有内奸。”佑哥点头。

    “剑鬼应该也查觉了。”路珂说。

    “他就算没查觉,某人也会知道,然后一定会告诉他。”水深说。

    佑哥知道他说的某人是谁,所以也没多问,随后突然想到:“千里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招呼不打就开杀,他是怕在行会频道里说后,就会被人传出去。”

    “不错。”路珂点点头。

    “这个内奸是谁?”佑哥倒吸了口冷气,望向他们这间牢房里的玩家们。

    “那个聆谷风呢?工作室的家伙,打起来后,他一直在哪里?”水深突然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