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八十四章 目标

第七百八十四章 目标2017-11-10 16:38:3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八十四章 目标

    水深的问题让佑哥一怔,工作室的人他也没怎么留意,或许说行会上上下下都没怎么去留意。工作室,大多数玩家对他们都是没好感的。

    “我没注意到他。”佑哥拧着眉毛想了半天,“开始对付那些乌合之众,你们三支速度队里肯定是没有他,那他大概也是和我们混在一起了……再之后,就是被包围了,那时候人心惶惶,我完全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了。”

    “我也忘了,妈的。”水深郁闷,他觉得这事不该发生在他身上,他向来对工作室的家伙深恶痛绝,怎么忘了注意那家伙的存在呢?

    “这次应该和他无关吧?如果是他的话,他根本没必要跑来,这样反倒惹人怀疑。”路珂说。

    “或许他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故意来一下洗清嫌疑呢?”水深说。

    “你这是钻牛肉尖!”路珂说。

    “别吵别吵,眼下最好还是先能把行会里的那家伙给挖出来。”佑哥说。

    “你什么办法?”水深问。

    “不知道,想想。”佑哥说。

    “想吧想吧,反正时间多得是。”水深叹息着,缩到一边角落去了。佑哥望着眼前这一干人,心下很苦恼,找这种玩艺出来他不擅长啊!而且这里也只有一半人,也许内奸在另一间牢房里呢?那边会有人觉察到这一点吗?

    佑哥看了看自己这间牢房里的玩家,大概也知道那边有些什么人。

    剑南悠,那边总算也是有位有脑子的,他的话,应该会察觉到不少东西吧?佑哥正想着,忽然就听到那边牢房吆五喝六地闹起来了,显然已经利用手中有限的道具开始了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

    佑哥很无语,正这时,剑鬼的声音突然从另一边传来:“佑哥,在呢吗?”

    “在呢!”佑哥连忙应的。

    “把大家的坐牢时间都统计一下吧!我想对手没那么容易放过我们,我们选择一个时间集体出牢房,大概会好一些。”剑鬼说。

    “哦,明白。”佑哥应了声,随即又朝另一边嚷:“大南,听到没有?你把那间的大家时间统计一下。”

    “知道了。”剑鬼南悠的声音传来,佑哥随即拿出纸笔忙活去了。

    云端城外,牧师学院截杀反被人杀的消息已经传来,参与本次行动的会长大人们此时心中都有些不安。最强劲,最可怕,最犀利的对手竟然给完全逃脱了,而且人临走还放下话了,摆明了是要报复,这太可怕了。

    “放心,他不知道我们是谁。”会长们组成的队伍,频道里有人宽慰大家。

    “你个白痴,咱们这么多人的行动,消息太容易走漏了,想打听出来完全不难。”一人骂着。

    “靠,那我们又是蒙脸又是藏徽章的搞个毛线?”一人说。

    “妈的,能做到的就都先做了呗!原本想得是这家伙肯定是要被我们解决的。当时内线给的消息,那家伙的pk值是78点啊!你们想想,这pk值,被干掉直接掉九级,没准他又多样几人,过了80点就是十级,身上装备怎么也得出来几样,咱还用怕他?但现在情况不一样,这家伙居然安然无恙地跑掉了,妈的,这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还想这干什么?赶紧想办法解决他啊!”

    “没错,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这次不是他死,就是我们完蛋。”

    “除了法师学院,其他复活点的人手暂时也用不上了,全部朝牧师学院方向集结,务必保持追踪到千里一醉的举动。我们也赶紧赶回去,现在牧师学院那边还有人吧?”

    “有人。”

    “千里一醉去哪了?”

    “哪也没去,在复活点里和牧师韩家公子在聊天。”

    “聊天……”所有人沉默了,一股强大的无视气场,深深地刺伤了他们每个人的自尊。这个千里一醉明知道他们肯定会调集人手过来围堵他,但他依然这么旁若无人地站在那里聊天。

    “对了!领通缉任务!!”突然有一人反应过来,“他刚又杀了几人吧?他这么高的pk值总是少见的,领任务,就领最高的,那一定是他,这样不怕他跑了。”

    “跑?跑个毛啊,没听见人家在那聊天呢吗?”有人没好气。

    “他现在是在安全区里,我估计等我们人围上,他还是要走,传送卷轴什么的,很方便。”

    “那到底还围不围?”

    “当然要围……等等,他离开了!”

    “去哪了?”

    “谁知道!反正出复活点了。”

    “盯上盯上,找人盯上。”

    “知道啊!!”

    顾飞和韩家公子稍稍计划了一下后,一起出了复活点,随后就直接走向了牧师学院外那排地摊玩家。到了某个家伙面前两人停下了脚步,韩家公子连连摇头:“演戏太差了。”

    摆地摊也蒙面那就太诡异了,所以这哥们是素面朝天,此时被顾飞和韩家公子察觉,已经是面如土色,又不知是怎么露出的破绽,只能强装镇定:“两位要点什么?”

    “还装。”顾飞拔剑,嗖一下插到了地上,两边的玩家都惊起,躲得远远地观望去了。

    “大哥,这这么多人,就你没完没了隔三岔五地老要朝我们两个看,你给个合适的理由我听听。”韩家公子说。

    这人挺无语,他觉得自己一直都是用偷看,很隐蔽,瞟一眼就收目光,怎么就被察觉了呢?

    “哪家行会的?”顾飞摸着剑问。

    那人不答。

    “职业鉴定出了吗?”顾飞问韩家公子。

    “战士。”

    “战士营地的传送卷轴给我。”顾飞朝韩家公子伸手。

    于是韩家公子就递上了一个卷轴。

    “不说我就要开始了。”顾飞把剑从地上抽起了。

    此人进行了一番激烈地思想斗争,是出卖行会,还是放弃这一等级?经过瞬间的思想斗争,此人终于有了觉悟,迅速向行会发出情报:“我被千里一醉发现了,他会追杀我,我会牺牲自己把他引到战士营地,快做准备!!!”

    与此同时抬头望向顾飞:“我说了你就放过我?”

    “可以考虑。”顾飞点头。

    “只是考虑?”

    “我顺便建议你说完后退出行会,因为你们行会会倒闭的。”顾飞说。

    “让我考虑一下。”此人道。

    “他在拖延时间。”顾飞对韩家公子说。

    “很明显。”韩家公子点头,一边给他上课:“你做什么都太明显了。你说你拖延时间都被我们看出来了,你再布置什么陷阱我们怎么会上当?比如布置战士营地的埋伏什么的,叫他们停了吧!”

    “……”此人哑口无言。

    “给你们会长带话,千万藏好了,包括他的人,还他的行会。”顾飞说完,一剑劈下,带着法术,那人根本连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任由顾飞将他给挂掉了。

    “吓不住啊……”顾飞砍完人摇头叹息,“这家伙是41级吧?也许40级的会好些。”

    “怎么说也就是掉一级,还是不够可怕。”韩家公子也叹息。

    “还是得打听。”顾飞说。

    “嗯。”

    “那赶紧啊!”

    “等会,我买个这戒指。这戒指多少钱?”牧师学院的门口,牧师装备着实不少,顾飞这砍人的功夫,韩家公子从一摊位上相中一戒指,交易上了。

    顾飞无奈,这边和七月还有樱冢月仔发着消息:“你们都没事吧?”

    “没事。”两人一样回复。

    “那就好。”

    “你们怎么样?你到底什么计划?”七月和樱冢月仔,完全两个世界的两种人,此时的问题却是完全一样。因为当时他俩收到了一样的消息,来自顾飞:“带行会人走,我们这边另有办法脱身。”

    七月和樱冢月仔都是在关键时刻识大体,不盲目的主,收到顾飞的消息,正赶上对方也在喊这话,于是就带着两家行会的人离开了。

    “他们都被我用通缉任务送监狱了,现在外面就我,还有没pk的牧师职业。”顾飞告诉这两边。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样?”两人的问题又一样。

    “当然不能放过这帮家伙。当然,他们现在恐怕也不敢再对我放松,只不过目前还不明确对手是谁。我的意思,帮我要听下呗!”顾飞说。

    “这个应该不难,这么多人的行动,城里应该不少风声。”七月点头,立刻发动姑娘们打听这事,姑娘们自然是义不容辞。只有细腰舞,摩拳擦掌地非要来找顾飞一起去砍人。

    “不用了,等她们打听到目标,你随便杀就是了。”顾飞这次也是下了狠心了。

    “老娘这就去砸钱买情报!”细腰舞也很怒。

    而花丛中永生这边,倒是斗争经验丰富的茫茫的莽莽给顾飞出谋划策:“第二次的包围,明显不同于第一次,有规模,有计划,再加上还在各复活点布置人手,完全是一次周密的行动。这肯定不是短时间里能组织起来的,就算是城战结束后立刻开始实施的计划,我看时间也未必够。我看这个团体,很有可能是在城战时就形成的。此外,能组织起这么大规模,怎么也得有个可以服众的牵头人。以云端城的情况,只有五大行会拥有这样的凝聚力,或许是一家,也或许是其中两家。”

    “有道理。”顾飞应着,把茫茫的莽莽的分析说给韩家公子听,韩家公子却是连连摇头:“我不觉得这是一次单靠行会就可以组织起来的行动。”

    “为什么?”顾飞问。

    “我之前就分析过,对方的目标是想让我们行会解散,那有可能就瞄得是我们行会目前的六个城区奖励。但是,城区只有六个,不管我们灭亡后系统如何重新分配这六个城区,也顶多顶多有六家行会分到城区。攻击我们的,第一波包围的有可能是骗来的炮灰,姑且不论,第二波,加上各复活点的埋伏,我估摸着可能不下两万人,这得是多少家行会?就算全六级行会,也得二十家!但现在只有六个城区,你让这些忙活的行会怎么分配利益。”韩家公子说。

    “那照你这样说,岂不是根本没可能形成这么大规模的团队?”顾飞疑惑。

    “工作室,只有工作室可以办到。而且,就算我们被灭,我们行会城区奖励就一定会重新发放?系统目前可还没有公布相关规则。但规则肯定是有的,只是目前还没有说明,但是工作室呢,有可能已经通过他们的渠道掌握到了这内幕消息,所以才有迫不及待地对我们这个又弱城区又多的行会下手。”韩家公子说。

    “等等,目标是我们的奖励城区,这一点一直是你的推断吧?”顾飞说,“也或者对方就是纯粹地想打击我们,报复我们在城战中的胜利?”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嗯,攻击我们,出发点我想到的只有三个。第一,就是为了城区的奖励;第二,就是你刚说的,心怀不满,于是聚到一起想拿我们出出气;至于第三,就是看出了咱们行会发展潜力,所以乘我们还虚,就要我们命。一是为了利益,第三是游戏内的竞争,第二嘛,则是白痴,也就是白痴可以想到。”

    “我看你死一次掉一级还是不够是不是?”顾飞脸黑黑的。

    “我说得再明白一点,第一种,争得是利益,第三种,争得其实是权力,至于第二种,是图个一时之爽。你千万千万别告诉我你坚信这么有组织有计划的一次攻击行动只是一次意气之争,只图一个爽。幼稚的人应该没这么多吧?幼稚的会长更不应该有这么多。无誓之剑逆流而上云中牧敌黑色食指顾小殇!就咱们云端城五大六级行会的五个当家,你觉得哪一个像是会意气用事的人?”韩家公子说。

    “顾小殇。”顾飞回答他了。

    “呃……”韩家公子竟然难得无语了一下,但随即道:“她倒可能会,不过如果是她,直接领了人就呼啦啦杀上来了,不会藏头藏尾的。”

    “嗯,那倒是。”

    “所以你看,第二命题是不成立的,因为在我们云端城生长着的五大行会,都不会做出这种意气之争的举动。如果没有他们,就凝聚不起这么大的团队行动。”韩家公子说。

    “但你之前说过工作室也有这个能力。”

    “于是我们还是回到了第一命题。或者你是说你认为工作室会和我们搞这种意气之争?”韩家公子继续以鄙夷的姿态和顾飞讲话。

    “行了行了,第二命题不成立,放弃。但第一和第三,也用不着分开考虑,或者他们是各打各的算盘,走到了一起,然后各取所需。”顾飞说。

    “不错,这才是最大的一种可能。工作室想搞事,总也得借助五大行会的力量,除非五大行会中哪一家直接就是他们控制的。”

    “那还不快点打听,啰嗦什么。我们现在一直被人跟踪着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包围了我告诉你。”顾飞说。

    “干掉!”韩家公子站着说话不腰疼。

    “几十米外的弓箭手,我怎么追得到?”顾飞说。

    “你怎么发现的?你那什么乱七八糟的杀气什么的好像感觉不到几十米吧?”

    “你当我是盲人吗?只能靠那感觉。我也是有眼睛的,眼观六路听过没有?”顾飞说。

    结果韩家公子却没理他,朝前方突然挥手叫了起来:“哈罗顾大会长。”

    前方街口站着的正是顾小殇,听到人呼唤转过头来,看到二人,笑着打了下招呼,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看来顾大会长还不知道我们今天晚上的遭遇。”韩家公子说。

    “什么遭遇?”顾小殇看起来果然不知。

    “我们被埋伏了。敌人很阴毒,先派了一群菜鸟要围歼我们,我们击退后粘上了大量的pk值,而他们的主力此时才现身,意图以此相胁解散我们的行会。参与这次围剿的,算上开始那帮乌合之众,得有三四万人。”韩家公子说。

    “有这事,我一点都没听说,看你俩的样子已经没事了?”

    “这事说来话长了,稍后再说,找你是想麻烦你帮着打听一下,因为这次攻击我们的人,全都蒙面不戴徽章,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来头。”韩家公子说。

    “哦,这个啊,几万人的活动,注意到的人应该不少吧?我这就都去帮你们问问。”顾小殇说。

    “那好,消息联系。其实就这事,不一定非要见面嘛!”顾小殇说。

    “那就消息联系。”韩家公子挥手送别顾小殇。

    “就是这样打听?”顾飞面无表情。

    “调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韩家公子说。

    “那我们不妨把其他四位也一起约见一下?”顾飞说。

    “正有此意。”韩家公子点头。

    “你下个约得谁?”

    “逆流而上。”韩家公子说。

    “那家伙心眼很多,这事有他参与的话我不意外。”顾飞说。

    “你错了,就是因为心眼多,所以这事他很有可能不会直接参与。但到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冒出来浑手摸鱼捡些便宜,这种事肯定逃不了他。此外,他在其他行会派出去的收买到的玩家不知道有多少,今天晚上这行动,他可能没参与,但绝不可能不知道。”

    “这么说我们应该先找他,找顾小殇干什么?”

    “因为近。”

    “什么?”

    “我问各人的位置,我们当时离顾小殇最近,所以先见顾小殇,有什么问题?”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