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八十五章 反复折腾

第七百八十五章 反复折腾2017-11-10 16:38:3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八十五章 反复折腾

    “你直接发消息,那样更近更快。”顾飞对于韩家公子“因为近”的理由并不感冒。

    “那样?那样怎么验证这些家伙是不是在场?比如刚才顾小殇吧,如果她曾去城外指挥战斗,这个时间她是无论如何也到不了这里的。”韩家公子说。

    “有个传送卷轴随便就飞回来了。”顾飞说。

    “那也浪费了她一张卷轴,挺不错的不是么?”

    “卑鄙,而且很无聊。”顾飞点头表示。

    “逆流会长!”说话间,两人又找到了逆流而上,和刚才找到顾小殇的地方十分近。

    “两位好啊,找我有什么事?”

    “呵呵,你难道会不知道我们找你是什么事?”韩家公子说。

    正如韩家公子所言,围攻的事逆流而上可能没参与,但却不会不知道。云端城任何一个像样的行会有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难道是想讨论一下行会驻地装修的事?哈哈,那你们可问对人了,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位搞装潢设计的玩家,可以打八折。”逆流而上打着哈哈,完全迎合着顾飞对他的看法:心眼多,狡猾狡猾滴。

    “看来你对目前的局势判断还挺犹豫。”韩家公子笑了。他可是对酒当歌出身的,虽然和逆流而上没有什么密切私交,但就行会里看他的一些决策,对于逆流而上的心理他早已经捕捉的八九不离十了。

    逆流而上显然也明白自己的花花肠子是瞒不过韩家公子的,干脆开始笑而不语。

    “目前的局势嘛,敌方人数不少,我们都在坐牢,两个牧师下落不明,就我和千里行动如常。千里你觉得优势在哪边?”韩家公子说。

    “很显然是我们这边。”顾飞很认真地说。

    “我也这样认为。”韩家公子点头。

    “你们两个啊!真是难为我了。”逆流而上一脸的苦笑。

    “其实不是难为。是威胁,我今天非常暴躁,连自家兄弟都杀光了,逆流会长你要是不说,我就杀你。”顾飞拔出了暗夜流光剑。

    “千里你不会的。”逆流而上居然笑了,“虽然你经常pk值满身,人人提起你就色变,但我还得看得出来你是非常有原则的,你从来没有无缘无故pk过任何一个人。这件事如果我有参与,你当然会毫不犹豫地pk掉我,但事实上我没有,所以,你现在只是吓吓我对吗?”

    “我也不是圣人。”顾飞沉默了片刻后说,“偶尔也会有些失误,一不小心手滑一下,造成些误伤也是再所难免。说起来我今天就已经误伤过一次,哦不对,是三次。水深路珂百世经纶什么的,唉,本来不该杀的。”

    逆流而上表面镇定,心下却在狂跳。他有些分不清顾飞到底是在危言耸听,还是今天真的情绪有点过激而不受控制了。略一犹豫后,终于开口:“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

    “说。”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组织这次攻击的,是纵横四海黑色同盟会,还有牧云三家大会。”

    “哦?竟然有三家参与。”韩家公子说。

    “两位还觉得优势在你们手中吗?”逆流而上问。

    “当然。”顾飞自信满满。

    “那我就祝两位马到成功。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招呼,只要是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逆流而上笑着,和两人告别。

    “看,这就是他的风格。”韩家公子望着逆流而上离开的背影。

    “他其实是像借我的手打击一下这三家?所以未必就是这三家搞的鬼?”顾飞说。

    韩家公子点头:“最后他可以说是误会,更可以装委屈:他本不想说的,是你非要他说的。”

    “太狡猾了。”顾飞感慨。

    “不过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目标就在这三家之中了。”韩家公子说。

    “为什么?”

    “完全虚构三家的话,这谎太大太扯,这个时候这样误导我们,我想他也不敢。”韩家公子说。

    “所以总有个真的在里面?”

    “不只一个,我想会有两个。”韩家公子说。

    “这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们现在动手,如果攻击无辜的一方,总会有澄清是误解的时候,这个时候大家一沟通,是逆流而上搞的鬼,恼火的当然会是受损失的一方,也就是被我们攻击的。这样被摆了一道,肯定会以牙还牙,发动攻击进行报复。这个时候如果被误会伤到的行会是两家,那么以二敌一,对酒当歌一家肯定不是对手。逆流而上怎么会把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但如果只是一家的话,那无论是哪一家,对酒当歌都有相抗衡的实力。而且这些根本就在他的谋划当中,他早有准备,而对手呢,刚刚被误会伤到了一点实力,愤怒之下发动报复攻击,很有可能还布置不当,最后对酒当歌取得胜算的机率极大。”

    顾飞听了立刻明白,继续补充道:“这样那两家真凶肯定是被我们灭掉了,而他乘势暴发,也干掉了一家。云端城五大行会,转眼就剩他们和彩云间。”

    韩家公子点点头:“虽然赢了这一战后,他们对酒当歌怕是也会伤到元气,但彩云间那个行会,以他们的风格,这个程度已经是巅峰了,我并不看好他们可以继续壮大下去。云端城里,终于就是他对酒当歌一家独大的局面了。”

    “这个家伙……心思果然够深。”顾飞感慨。

    “只可惜已经被我看穿了。看来这倒是我们行会乘乱而起的绝佳时机了。”韩家公子得意地笑着。

    “赶紧确认那两个对手。”顾飞说。

    “别急,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那两个对手应该是黑色同盟会和牧云行会。”韩家公子说。

    “为什么?”

    “因为纵横四海的无誓之剑自从那次护送任务之后,对我们精英团的就比较有好感。他这个人其实是比较感情用事的,城战那是没得选择,只要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一定是尽可能不和我们对敌,其实他心底是已经把我们当朋友的,而且在不断地努力搞好关系。他那边的变数,是倒影年华那个家伙,那家伙多次被我们耍弄,心底肯定是不平衡的。如果我猜得没错,纵横四海不是有他的话,无誓之剑收到消息没准都会提前给我们预警。因为这个家伙,无誓之剑又会动摇一下,可能会采取暂且两不相帮的态度,等局势明朗,他没准会比逆流而上更快的反应跳出来帮我们,他那点拙劣的演技,你也见过不少回了吧?”

    “呃,那是。那照你这么分析,其实一开始你就已经筛出五大行会里黑色同盟会和牧云行会是敌人了吧?”顾飞问。

    “白痴,一开始还有工作室支持,没有五大行会参与的可能,所以才需要进一步的确认。如果没确认,我让你从五大行会随便挨个砍起,你会干么?”韩家公子说。

    “不会。”顾飞摇头,没有确凿的判断,他可不想乱砍人。

    “所以说,在现在我们分析无誓之剑没有参与的情况下,为了挑拔他们和对酒当歌对战,所以故意去砍无誓之剑的事你也不会做喽?”韩家公子说。

    “你真无耻!”顾飞强烈鄙视。

    “那么目标是黑色同盟会和牧云行会,这个判断你认可吗?”韩家公子继续问。

    顾飞点头:“同意。”

    “那你还站在这干什么?”

    “喂,就算知道目标是他们,也得让我找得到吧?难道我冲到城外那堆子千军万马里去?。”顾飞说。

    “你不是有通缉执照吗?拿着两家行会成员的名单,去搜吧,总会有的,就这样开始一点点地上手吧!”韩家公子说。

    “名单呢?你有吗?佑哥现在又不在。”

    “佑哥在哪你不知道?”

    “去牢里找?牢里可以交换东西?”顾飞问。

    “可以。”韩家公子非常确信地点头,他曾经给牢里的人送过酒和钱。

    “那我去了,你呢?”

    “我?或许是找个复活点下线睡觉吧,看你了。”

    “靠。”顾飞鄙视了韩家公子一下,折身就朝着地牢方向去了。韩家公子倒也很清楚现在他们二人是在被对方远远的注视着,顾飞强悍,不怕小股敌人的骚扰,他却不行,就算牧师技术出色,那是治标不治本,回复到法力没了的时候,还是得歇菜。

    不过这些小事实在难不倒韩家公子,随便找了个人多的转角,扭过墙头,飞快装备什么的一换,易容乔装这种事,有谁不会呢?更别忘了,韩家公子那张脸拥有一项得天独厚的条件。

    顾飞一路直接就把剑扛肩上,看到蒙面玩家就有上去砍的冲动。但又看发现的蒙面人都是盗贼玩家,一时间也不敢确定就是自己的敌手,只好努力克制。

    地牢倒也不远,但顾飞跑到一看,热闹却是非常。这么点的时间里,地牢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玩家。地牢这一带可向来是人迹罕至的,突然聚了几百号人,不用也问也知道是什么来路。

    顾飞这次也是全副武装,诡瞳的法力回环什么的早已经借了,这时已从邮箱处拿到。诡瞳也是感慨良多啊,自从被顾飞知道自己这装备,名义上还是诡瞳的,但一有需要,这家伙一点不客气地就来借。诡瞳是和茫茫的莽莽还没什么交流,不然的话倒是可以有这么一项共同语言。

    “几百人吗?”顾飞背抵着街墙,深吸了一口气。

    杀?顾飞真的是有这种打算的,对于对手这次无故的设计袭击,顾飞也是恼怒非常,他真有把这几百来人全部清了的冲动。有法力回环在手,再依托一下地形,不要较真地非要玩近战,顾飞还是有这种自信的。

    但是,pk值!这个问题太现实了。顾飞不能不考虑,现在可没有现成的通缉目标让他领pk,别说几百人,杀过三十,系统卫兵就来捣乱了,到时自己跑路都来不及。所以,必须要引诱对方先向自己发动攻击,然后反击消灭对手,这样可以不计pk值,但却意味着要后发制人。

    一对几百,还要后发制人,难度一下子提升了许多。顾飞略一考虑,决定还是要干,就冲被送进地牢里五十多伙伴,也得帮他们出出这口气。

    “要看清对方的攻击!”顾飞再度提醒了自己一下。游戏里主动被动什么的,没有系统提示,要靠玩家自己判断。普通玩家之间你捅我一下我砍你一刀的,倒是好判断了。但顾飞躲避玩家的攻击轻而易举,经常有时候人的攻击才起手,他都后发先至了,以顾飞的经验,这种系统不会判定为是被动攻击,起码得对方的一击完成。

    “要上了!”顾飞握了握拳,这是前所未有的一次挑战,被动击杀数百人!数百是几百,顾飞也没数清呢!

    嗖一下,顾飞跳出了街角,将自己曝光在了地牢外的众玩家眼皮下,大叫:“哎呀,这么多人!!!”

    所有玩家顺声望来,看到顾飞,都是一怔。

    整个场子刹那间的安静持续了大概有两秒,终于有人喊了一声:“我操,是千里一醉。”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就朝后退了一步,做严阵以待的模样。

    顾飞泪流满面了,这是怎么个情况?看到自己,这些家伙竟然都不敢主动攻击吗?他们心底是已经认命了自己被砍的身份?

    “真不来攻击?”顾飞疑惑着,向后退了步。

    众玩家死盯,继续严阵以待。顾飞继续退,继续待,退着退着,顾飞看不到他们,他发现自己已经又退回街角了,数百人啊,竟然都这么有定力,一个都没有动。

    没有动的玩家们竟然很欣赏,有人用难以置信地口气说着:“我们吓退了千里一醉?”

    “太牛了!”他们还挺兴奋。

    “千里一醉也不过如此嘛,见我们人多就怕了。”兴奋过后就是骄傲。

    “对酒当歌太废材了,千人居然还会被干,哈哈哈。”对酒当歌被千人斩这个标杆明显是不可能再被抹杀了,他们无时无刻不被玩家惦记着,衡量着。

    玩家们正高兴呢,顾飞又走出来了,严阵以待,连忙又是严阵以待。

    顾飞往前走,玩家不动。

    顾飞进了弓箭手射程,他们还是不动。

    继续走……一直走,法师攻击范围也进了,玩家们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做好了随时上前包围的准备,但是,还是那么不主动,顾飞抓狂了,突然抬手,一个雷电术劈了一人,还丢了一个范围法术,然后掉头就跑。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pk值,套不到被动攻击。

    那一雷顾飞是找了个血薄职业劈得,劈完就跑,不用回头看就知道那家伙被秒了,这边pk值都跳起来了。一个雷电术就秒,那也不容易了,不是装备差就是等级低,否则一个等级四十以上,身上穿点带属性蓝装的,任何职业不至于被顾飞一个雷电术就劈死。

    雷电之后就是火海升起,顾飞喜欢用火树千重焰,这法术悄没声息从地上起来,不像天降火轮那么闪亮地在天上燃烧,所以偷袭效果更佳。

    听到身后的惊叫声,顾飞就知道这一下又偷袭到了,pk值刷刷又翻了两点,顾飞连连摇头,这一帮守兵素质参次不齐啊!果然是多行会的联合攻击,如果都是对酒当歌这样的行会,基本没有这么菜的人。

    身后只闻尖叫,却没有什么箭矢的风声,这些玩家怎么死活就不肯攻击自己。顾飞回头看了看,发现有些人到底还是开始拉弓了,但刚刚欣慰了一秒,顾飞就又泪流满面了。这些人终于攻击了不假,但问题是他们刚刚被顾飞攻击过,现在被动的是他们,顾飞已经没有了被动的机会。

    这事怎么弄啊?顾飞几乎是泪奔而去,重新跑回了那街角,结果街道另一端却有一队人马杀来,这队人倒是主动了,一看到顾飞立刻扬手一指:“找到了,在那里。”

    顾飞一怔,来的人可着实不少,这要迎面杀出去,pk值随便就破三十,现在就在城里,迅速就会被卫兵围剿,自己这个戒卫队的一份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惠条例顾飞也不敢尝试。想想还是暂避为上,于是看看左右,墙都不高,于是飞身上去一踩,跳起来一截,一个瞬间移动就上了,这瞬间就翻了一条街,普通玩家可没这能耐,于是双方的直线距离看似没大多,但道路距离可就又远了一大截。

    “pk值真是个麻烦事。”顾飞感慨着,这想着pk值,突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郁闷得顾飞都暗骂自己太菜了。

    游戏设定,拥有pk值的玩家,将不会拥有被动攻击的状态。顾飞之前营救韩家公子就沾上pk值了,这会还没洗掉呢!刚才还在那忙活着想整被动攻击,这还好对方没配合,真要遂了顾飞心愿让他冲上去大杀一下,pk值马上跳上30,后悔都来不及。

    “什么舍不得pk套不着被动攻击……游戏里根本不成立的说法这是。”顾飞检讨着。

    为今之计得先洗pk,顾飞真是烦死这系统了。拿出通缉执照,却又不知道搜索什么名字,想想两大行会的会长自己总是知道了,于是分别一试。

    “哇,中彩!”顾飞激动,他竟然搜到了黑色食指。

    这一搜,任务就直接领上了。但很快顾飞就郁闷地又想抽自己。领他们干什么?领他们送他们进牢?这太便宜了,自己是要杀他们的级啊现在!但现在呢,黑色食指被领了通缉了,任务又不能取消,想杀他,得找个助手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