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九十章 放话

第七百九十章 放话2017-11-10 16:38:4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九十章 放话

    黑色食指算是稍稍地出了一口气。花丛中永生什么的,在他眼中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对付他们都不用什么配合,这种职业过于单纯的团队,对付起来方法实在是太多了。

    “行了,追个差不多就行了。”黑色食指看手下弓箭手越跑越远,而且还开始分散了分头追击,连忙上消息阻止。花丛男们虽然是杂碎,但杂碎也总有一些杂碎的手段,不能不防。

    细腰舞此时就潜行在左近,甚至可以看到黑色食指。虽然黑色食指还蒙着面,但作为一个高手和行会当家,他的装备是不错的,细腰舞刚才刺杀他的过程中也把他的装备牢牢记住了,此时一眼搜到黑色食指。看到那家伙在人群中潇洒地谈笑着,恨得有些咬牙。

    正恨恨得不知怎么是好,突然一道人影从自己身边掠了过去。细腰舞抬眼一瞅,不是顾飞是谁。这细腰舞看到顾飞的时候,黑色同盟会的人也全看到了,黑色食指心下一惊,张口就要喊射,随后意识到自家的弓箭手这时全都追着花丛中永生的家伙跑出去,连盗贼都杀出去不少。

    千里一醉是有速度的家伙,这谁都知道。一想到这点,黑色食指脱口而出:“糟糕,中计了!!!法师,阻止他!!”

    黑色食指连忙招呼着法师释放法术不让顾飞近身。但法师的攻击距离大家都是一样的,这边法师们群唱法术的时候,顾飞也在吟唱。顾飞这是顶着法师的极限距离吟唱的,唱完向后随便退了步,那些法师的攻击就无论如何也打不到他了。

    而这些法师还都挺高兴,觉得是他们的法术阻止了顾飞上前。但他们的法术过后,顾飞的法术这才姗姗来迟。天上地上一起来,自然是引得一团混乱。顾飞一个范围法术不要紧,两个夹击,这可就难说了。

    细腰舞这时也冲到了顾飞身边,顾飞回头说:“你在这干嘛,好多弓箭手跑出去了,你怎么不去杀着玩?”

    “你怎么知道的?”细腰舞之前和顾飞发消息时他还说他在洗pk,没想到速度这么快,不但赶回,还利用这机会开始做文章。

    “消息啊,樱冢月仔总在给我消息。”顾飞说。这本不是一套计划,樱冢月仔的真实意图就是看能不能占点小便宜,顺便帮细腰舞制造一下杀机。结果败得很惨,但在跑路的过程中,樱冢月仔却也发现他们的行动竟然意外地把对方的敏捷职业全给引走了。没有了敏捷职业,那么再受到敏捷职业的攻击时,还不把这帮家伙玩到残废?

    于是樱冢月仔连忙给顾飞消息,能担此重任的也只有顾飞。一般人就算有敏捷,没有秒杀的实力,还是没法和团队斗。

    顾飞这次pk积得不多,在樱冢月仔他们过来企图捡便宜时就已经洗尽,回了城后正在思索接下来做什么,就收到了樱冢月仔的消息。一边提醒他们不要再这么冒失,顾飞却也知道这误打误撞出来的机会浪费实在可惜,于是也就全力赶来。从这个时候起,樱冢月仔他们的逃窜才是真正有了计划,他们是计划性地想把那些家伙给引远。

    此时这一进一退,骗了对方法师的攻击,同时也骗得了被动攻击的机会。看到细腰舞在旁,正好节省了一个瞬间移动,朝一边房顶指了指说:“搭把手。”

    细腰舞领会意图,叠出两手,顾飞也不客气,一脚踩上,细腰舞朝上一拖,顾飞纵身而起,但一看这力道还是有点不够,匆忙间也顾不上讲究了,连忙又踩了细腰舞脑袋一脚借力。

    虽知顾飞也是无奈,细腰舞却也情不自禁地大怒,竟然拿自己脑袋当垫脚石,这实在是太过分了。细腰舞一边拍着脑袋上的土,一边朝着顾飞吼叫着。顾飞此时已经上了房,从房顶迂回绕过了对方法术燃烧的地带。

    “房顶,房顶!!”黑色食指慌忙朝房顶上指着,但顾飞此时在房顶伏下身形,下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顾飞移动到了哪个法术,法师们也只好闭着眼睛瞎猜,反正是把范围法术朝房顶上乱丢。

    伤没伤到顾飞不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顾飞没死。刚刚他突得一露脑袋,然后剑那么一挥。天地夹击的法术又为了一次。黑色同盟会的人挤在街道当中,痛苦不堪,尤其是顾飞这法术吟唱剑指的时候不老实,还带他功夫中的虚招,再有经验的法师玩家,也根本判断不出顾飞的法术是指向何处。一时间街道除去弓箭手和部分盗贼,余下的两百多人都觉得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在被攻击,你朝我这躲,我朝你那闪,人撞人,人踩人,乱七八糟。

    “不要慌,都不要慌,死不了!!!”黑色食指怒吼着,对于部下这么容易就乱了阵脚非常不满。

    黑色同盟会的玩家听着会长的声音,却有些不以为然。会大大人是装备好血厚,千里一醉两个范围法术也未必死,但他们呢?他们大部分人可没信心能挨这么一下攻击呢!

    黑色食指这吆喝着,为表示从容镇定,他本人自然是站着不动,不能乱了阵脚。结果顾飞的法术延迟这时也到了,火法出现,上面下面的就把黑色食指和信任他而站在他身边的部下给笼罩了……

    这一干没被炸到的部下,此时非旦没替会长着急,反而都在想:你看吧!让你不躲,被炸了吧?

    这话大家都是想,倒没说,但有些时间眼睛也是会说话的,尤其这时候大家都是一样的眼神,黑色食指被削了面子,心下怒极,可是拿千里一醉他又能怎样。一边急吼吼地叫那些跑出去的弓手什么的快回来,一边继续吼法师们狂炸房顶。

    但顾飞的人已经跳起,从房顶上直落下来,剑锋所指,准确无误,正是黑色食指。

    黑色食指大惊,连忙挥剑而起希望顾飞直接挂到他这剑上。

    结果顾飞空中一拧身,暗夜流光剑搭到了黑色食指的剑上,顺势滑下,跟着一句吟唱,双炎闪的火光把黑色食指的宝剑都映红了,而抬起的左手,电光霍霍的掌心雷更是把黑色食指的小脸映得湛蓝。

    黑色食指根本躲闪不及,顾飞的剑已经抹到了他脖子,掌心雷也按到了他脸上。黑色食指之前已经吃了一个夹击法术了,而且这半天还没人给他回复,这时又中了两个更彪悍的法术,黑色食指眼泪都飘出来了,可他又能怎样,生命见底,白光已起,黑色食指只能大吼一声:“杀了他!!”

    他觉得千里一醉是杀了他,但也身陷重围,自己这帮兄弟也是硬手,堆了千里一醉应该不成问题。

    哪想顾飞招式击中他后就已经扭头,手朝身后房顶一指,大叫瞬间移动,咻一下就消失了,重新回到房顶。从顾飞跳下,弄死黑色食指,再瞬移回房顶,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稍一眨眼就有可能错过其中一个细节,而整个过程中,顾飞根本就连地都没沾,弄死黑色食指时他还凌着空呢,跟着就直接瞬移回去了,动作之快已经达到了普通人目不暇接的地步。

    这一次上了房的顾飞却没急着藏身,而是威风凛凛地站到了房檐边下,望着脚下诸人:“都是黑色同盟会的吧?你们完了,退出行会是你们的唯一出路,否则你们的会长就是你们的榜样!”

    顾飞说完人就朝后一翻,他这词也是抢着说完的,下面的法师什么的早攻击上了,顾飞连续退步躲避法术,后来是直接摔到隔壁街上去了,当然这狼狈的一幕黑色同盟会的人是看不到了,此时顾飞人已经离去,他们耳中回荡着的却是顾飞最后仓促留给他们的话语。

    会长就是你们的榜样……

    这话太有份量了,会长无疑是一家行会的重中之重,连会长现在都被人干死三级了,他们这些小喽罗岂不是更加自身难保?

    会长的榜样是什么?就是在人群里连忙被杀两次,掉三级,现在39,连转职都没了,这损失很大。有转职的玩家加强不是一点半点,39级到40级那可是质的飞跃。黑色食指现在39,要不是他装备高人一等,实力那在黑色同盟会都可以去倒着数了。

    就因此被吓得退了会,眼前这些玩家倒还不至于,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心中已经蒙上阴影。他们开始怀揣侥幸心理,只希望千里一醉精心出手的目标不会是自己。

    “应该不会是我。我只是个小喽罗,目标还是会长吧?”在场的好多人都在这么想着,黑色食指如此知道此时自己这些部下的心理,估计自杀的人都会有。

    “行啊你,真被你杀到了。”细腰舞此时可没傻傻在这停留,看顾飞得手连忙也跟着跑路,一边给顾飞去着消息。

    “月仔他们牺牲那么多人才争取到的机会,必须把握。”顾飞语气很坚定。樱冢月仔他们没死的这会也都安全了。这还是黑色食指救了他们,要不是急招部下回来,樱冢月仔他们其实真不是这些同职业,却比他们更快更强的玩家的对手。

    “现在去哪?”细腰舞问。

    “反正也有pk值了,去多杀几个。”顾飞说。他开始对付法师们时倒是赢得了被动攻击的机会,但收拾黑色食指时,无论如何是他抢先攻击了,此时身上挂了一点pk值。

    “战士营地?”细腰舞问。

    “嗯,就算杀不到黑色食指,也再去吓他一下。”顾飞说。

    “坏到家了你。”细腰舞说。

    “都是被逼的。”顾飞一点不觉得不好意思。

    重生在战士营地的黑色食指得知千里一醉灭了他后轻松脱身,并留下恐吓的话语后,心底也真是有些怕了。但在行会的同志面前他还得死撑,在行会频道中极其轻蔑地道:“切,那家伙不过是运气好杀到我两次,我就不信他的奸计每次都能得逞,我看他再来杀我。”

    “老大,他可能已经去了。”有人说。

    “嗯?你们看到了?”黑色食指一惊。

    “没看到他,但看到细腰舞了,离开的方向,好像是朝战士营地,他们是不是会合去找你了?”部下继续提供线索。

    黑色食指吓得尿差点没出来,但还在故作镇定:“很好,那我们也在这会合,和他们决一死战。”

    这话的内容已经暴露黑色食指内心的恐慌了,对方不过两人,他在复活点里,而且复活点外有很多人手,他却还要会合,还要决一死战,还他们……明明只是他俩。

    不过黑色的玩家总还知道,就算会长在那安全,但要离开也免不了又要辛苦他们一下,于是也朝战士营地赶去,同时心下不住地在祷告:“千里一醉不砍我,千里一醉不砍我。”

    顾飞和细腰舞那是什么速度,很快就到了战士营地附近。对方对复活点的埋伏布置比较精致,就像之前埋伏在牧师学院外一样,有蒙着面的,也有不蒙着面的。此时蒙面的算是明面上的,而不蒙面的才是暗地里伤人的。

    顾飞狂啊!管他有没有埋伏,直接就走上去了。细腰舞本来是有些犹豫的,但她向来喜欢和顾飞比,一看这家伙无所畏惧,自己又怎么能胆怯,于是也跟着就一起走去。

    顾飞放眼一看,就捉到三个蒙面的家伙,二话不说抄家伙就要上去砍。对方也不交手,转头就跑。细腰舞速度比顾飞快,蹭一下就要窜出去,结果却被顾飞拉住:“慢点!”

    “干嘛,都要跑了。”

    “全是他们的人,跑什么?肯定有陷阱,小心些。”顾飞说。

    “看,那边又有两个。”细腰舞指,她又发现两个蒙面的。

    顾飞眼观六路,周围这些人,是普通玩家,还是对手,一时还难以分辨。但对方蒙面角色一看到自己就跑,而不是过来缠斗,挺明显是要把自己往什么圈套里引,自己当然不能就这么上当。看那三个家伙朝右边跑去,顾飞却偏不往右走,扯着细腰舞要往左。

    “去哪?”细腰舞问。

    “那边肯定有埋伏,咱就在这看着,看他们耍什么花样。我不信在我的眼皮底下,他们还能调动人手把咱围起来。”顾飞说。

    细腰舞听着有点迷糊,但还是跟着顾飞往左边走,寻了位置,两人背靠背,开始站着不动。

    “就这么傻站着?”细腰舞问。

    “没文化,这叫以静制动。”顾飞说。

    “哪有动?”细腰舞问。

    “因为咱们静着,所以他们不敢动。”顾飞说。

    “为什么?”

    “因为都没蒙脸,被我记下了,以后追杀怎么办?很可怕的。”顾飞说。

    “不要脸。”细腰舞骂。

    但顾飞所说却一点都没有错,对方想击杀顾飞已经是想疯了,他们制定了无数的策略,因为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要打草惊蛇。因为顾飞速度快,发现有风吹草动,立刻闪人。就算有比他跑得快的玩家,但人有瞬间移动,上房如履平川,他们这一个个搬着梯子,怎么和人比?

    一定要确认他彻底被围死了,绝无退路了,咱再露出杀机。几人几十人想缠着他拖时间什么的,没劲。

    这可都是血淋淋的斗争经验,而且总结的很对。只可惜被顾飞看穿了。刚才那三个蒙面的家伙,看到顾飞就跑,的确是想引顾飞来追,来入可以让他们彻底围死,绝无退路的范围。结果顾飞没上当,反方向走。这一下子,一帮正准备露出狰狞獠牙的家伙都被卡住了。正如顾飞所说,他们露着脸的,不敢随便暴露,这要以后被千里一醉报复可怎么办?他们露脸,一定要等到千里一醉被百分百拿住,那时杀杀杀,直接把这号杀废,当然就不再怕什么威胁。但现在,千里一醉一根寒毛没少,扛着剑就那立着呢,结果大家真不敢动了。原本扮什么的,接着扮下去,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蒙面的家伙,四下搔首弄姿,吸引顾飞注意,想引他来追,结果顾飞看到,只是笑笑,对细腰舞说:“好玩吧?”

    “好玩什么?”

    “你看咱俩都不用动,把他们忙的。”顾飞说。

    “现在是不用,一会总得动吧!黑色同盟会的那些人还能不过来?”细腰舞说。

    “估计是快了。”

    “到时咱是不是还是得跑。”

    “是。”

    “那来这有什么意义?”

    “你看你就不注意观察,战士营地那,黑色食指在这段时间里共露头十三次,每次都是半只眼睛出来,看到我们就缩回去,恐吓他还是恐吓得非常成功。”顾飞说。

    “光恐吓有什么用,我看你站房顶上吹了牛逼,人家也还是好端端的,可没像你们非常逆天,当时退了多少人来着?”细腰舞说。

    “迟早他们也会退的,要有耐心。”顾飞说。

    “得,他们来了,你去问问有没有人要退吧!”细腰舞所面朝的方面的,黑色同盟会的玩家赶到。

    “咦,难道我们被夹击了?”顾飞突然发现那些蒙面没蒙面的玩家,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让你玩!”细腰舞悲愤。

    “别急。”

    “现在怎么办?”

    “杀出去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