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九十一章 深刻了

第七百九十一章 深刻了2017-11-10 16:38:4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九十一章 深刻了

    细腰舞闻言,提了刀就要冲,结果被顾飞拉住:“这边。”

    “为什么?”细腰舞问。

    “近。”顾飞说。

    “什么近啊,你在说什么啊?”顾飞这已经冲出去了,细腰舞只能紧随其后,一边跑一边问,二人此时却是迎着那帮据守在复活点的蒙面玩家冲上去了。而蒙面玩家一下子忽然变得很多,这新增的都是原本不蒙面的玩家,一看要动手了,纷纷上蒙面,不能被千里一醉认了脸,这点很关键。

    人数差不多过百,迎面而来堵截二人,顾飞冲得飞快,挥剑大叫“双炎闪”,火光还没起呢,对方冲锋的百来人一半蹲下系鞋带去了。另一半还在冲,却突然发现身边战友好像少了许多,回头一看一半人后面蹲着装模作样,纷纷大骂后面的家伙卑鄙,系鞋带什么的也不说一声。

    但此时所有人也都发现顾飞只是虚喊一声,根本不是真发大招,被吓得系鞋带的玩家倍感惭愧,起了身准备继续冲,这一次顾飞是真到跟前了,直接瞬间移动,飞入对方人堆,货真价真的双炎闪使出,一圈秒。

    “等我!!”细腰舞在后面大叫,她又没这手段,进人群还得靠杀,对方这么多人,对她来说还是挺废力。

    “知道!”顾飞这一边应着声,一边就又折身杀出回到了细腰舞身边,这进退自如的,显然百来人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存在一样。

    “抓紧时间!”顾飞过来后对细腰舞说。

    “你赶时间?”细腰舞问。

    “pk值很快就要上三十了。”顾飞说完又调头,舞了剑又杀回来了,那积极的模样,在玩家眼里这不像是来pk的,一般去刷装备玩家才会有这么大的热情。

    细腰舞跟在顾飞后面,照顾自己还是够的,百来人的围堵被顾飞轻松就攻破了,但抬头再一看,街道再前面已经乘这功夫聚了更多的人。而这一支队伍就不像先前那队有些仓促混乱了,职业齐整,站位合理,按距离将成为第一第二波攻击的弓箭手和法师都已经准备就绪,战士等职业也随时准备迎接近战,盗贼似乎很少,这意味着已经全都潜行散落左右。

    细腰舞是见过大场面有眼力的,一看这阵势,不是一时半会就冲得过的,后面还有大股追兵,这一耽误那真要身陷重围了,连忙拉住还在冲的顾飞:“过不去了,调头吧!”

    “调什么头,转头。”顾飞说。

    “转哪去?”细腰舞一边问一边转头,于是无语了,旁边是战士营地,安全区的大门来着。

    “你不会一开始就是计划躲进重活点吧!”细腰舞说。

    “那还能是什么。”顾飞说着话,又砍了两人,一边叫着“不能再砍了”,一边拖着细腰舞进了复活点。

    玩家们一看这二人往复活点里钻,方知道他们也是怕的。总想着系鞋带的家伙此时也精神起来,舞着家伙冲到复活点,大声地叫着阵。据有心人观察,这些叫阵的玩家依然心细如发,他们都是站到复活点里叫,这样就算叫动了顾飞,至少也砍不到他们头上。

    “哼,千里一醉,躲进复活点里就以为没事了吗?难道你以为你还跑得掉?”黑色食指此时也在复活点内,因为安全,所以大胆,也来向顾飞挑衅。

    “不好意思啊小黑,没时间和你聊了,咱回头再见吧!现在多少级了?39?哎呀,小心背后。”顾飞喊着。

    “小黑……”黑色食指被顾飞这样称呼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更疑惑顾飞最后一句小心是什么意思,没来及问呢,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黑色食指只觉得一惊,怎么可能有人在安全区里还发动攻击?

    正想呢力量又是一道,黑色食指已经被撞趴在地了。昂了头一看,是复活点里的卫兵,急匆匆地就朝前冲着,把黑色食指当无物一样撞倒,没踩着他过也算是幸运了。

    再看卫兵冲向的方向,不是当中的顾飞还能有谁?

    顾飞此时pk值过20,卫兵已经会主动攻击了,复活点里卫兵可不少,此时都一起忙碌上了。但顾飞也早有准备,摸出的传送卷轴一抖,朝黑色食指挥了挥手,就和细腰舞一起传送走了。

    卫兵差一点赶上,一看目标没了,于是静静散去。堵在复活点外的玩家也是老大没趣,白忙一场么这不是。

    但黑色食指此时心下有点激动。传送了,他传送了!黑色食指可是知道工作室方面计划的,有意提供的那些有陷阱的传送卷轴,只要千里一醉使用,下了飞机就将直接就踩灭。

    “快死吧快死吧快死吧!”黑色食指一边不住地祝福着顾飞一边连忙打听消息,结果,得知顾飞并没有飞到任何一个有埋伏的传送点,看来是没有用到有陷阱的卷轴。

    “妈的,算这家伙好运。”黑色食指吐了口口水。

    战士营地外的玩家都已经悻悻散去,该去哪的去哪。黑色食指看顾飞总算是离开了,也是长出了口气,迈步出了战士营地,看到自己三百部下也都在外面,连忙朝他们招着手,正准备走过去,却突生变故,一个黑色身影突然从复活点里冲出,火光,电光,黑色食指只觉得身后遭受到伤害极度犀利的攻击,而能造成这伤害的只有一个人。黑色食指没来及回头就重生了,复活点里,他倒也看到了下黑手的顾飞,此时正转过头来望着他在笑:“我又回来了,给你留了一点pk值呢!”

    说完顾飞又朝周围那些惊叫着又要冲上来的玩家们吼着:“这就是你们的榜样。”说完转入复活点内的墙角,在无人可以打断,卫兵也来不及杀到身前的情况下,又一次用传送卷轴飞走了。

    黑色食指差点没瘫倒在复活点里。这家伙居然去而复返,这点黑色食指真的没有想到。此时他都不敢出复活点了。此时千里一醉那一下现身那么准确及时,几乎就是自己刚刚离开复活点的一刻,这周围看来不光是有他们这边的眼线,人家也是留了人的。再出去,他还会再回来吗?黑色食指心惊胆战,为求稳妥,终于是打发部下:“去,给我也弄个传送卷轴来。”

    “怎么样,他又出来了吗?”顾飞很坏,他此时竟然真的还在打这个主意。

    “没有了,在复活点里没动,我看他可能不敢再冒失了,这招怕是再不灵了。”

    回答顾飞的人赫然是稻香牧。和韩家公子一样,他是掉了一级后回到了牧师学院。但有着丰富经验,而且在云端城又是极生面孔的他,和另一牧师林木森森在被顾飞攻杀前的一刻就先去了行会徽章,之后佯装普通玩家,大摇大摆离开了牧师学院也没被人察觉。

    随后二人也各自暗中留意着眼下的局势,后来终于是韩家公子联系到了他们。做暗桩盯梢,这种事两人都是很拿手的,于是继续着侦察的使命。顾飞玩命折腾黑色食指,战士营地自然成了可大做文章的地方,稻草牧赶到这里,暗中观察,终于是找到机会和顾飞合作了一把。而顾飞所使这手段,让跟随剑南悠也灭人无数的稻草牧也觉得汗颜。这招真是毒啊!而且成本真是高,来去两个传送卷轴呢!稻草牧看着就觉得心疼。这种杀法自然是大费金钱,难怪韩家公子那家伙向二人也征集了“军费”。两人虽都肉痛,但这个时候真说不出一个“不”字,只希望能少用点,日后好有返回,但看顾飞杀人这手比,一个等级两个卷轴,稻草牧只觉得自己的钞票已经化作漫天飞舞状,由此更加痛恨黑色食指人等了。

    “没机会了啊?那我先洗pk了。”顾飞忙碌去了,细腰舞此时身上也积了点pk值,为求安全,也洗了起来,但她又没有顾飞那一次性的功能,通缉执照又不比追风纹章,是无法借用的,很无奈的结果,顾飞pk多,却是先洗尽,细腰舞则还在痛苦地奔波着。

    “差多少了?我来帮你。”顾飞自己收拾完招呼细腰舞。

    “你有这么好?”

    “我是想你也做完的话,咱俩正好一起回,可以省一个卷轴。”顾飞说。

    “你……到底有没有人性啊?”细腰舞气死了。

    “总算是到了啊!”云端城某城门外,云中暮长出了一口气,经过长途跋涉,总算是带着一伙兄弟到了云端城。云中暮他们势力虽大,但在经济上也就那么回事。不知何故屯有传送卷轴的工作室都把价钱咬得挺高,云中暮舍不得花这钱,只好带了兄弟们步行来了云端城。

    这帮兄弟无一不是云中暮的老伙计老战友,和云中暮是心意相通,他一说千里一醉这边的事,众人就表示要来助阵。云中暮十分欣慰,有回到当年的感觉。至于行会里的其他人是不是有愿意来的,云中暮问都没问,他知道这一战难度怕是很大,死伤难免,更关键的是这为得只是朋友情谊,可没什么实惠的好处。自己这干老朋友能理解,那些个后来的新成员,来了当是旅游,到时死回去了肯定是一肚子怨言,云中暮可不想落下这话柄。

    回头看看,身后兄弟一共有197人,人数不算少了,全都是当初一起并肩和银月的前尘行会斗争过,一路走过来的。听说银月那王八蛋已经不游戏了,自己的老伙计其实也有不少人现在上得少了,人生啊!

    云中暮站在云端城门下突然感慨开了,直到后面有兄弟嚷嚷:“老云你sb一样站那叹什么气呢?千里一醉联系上了吗?”

    “你急个毛,老子这不发消息呢吗?”云中暮玩忧伤被兄弟们识破,有些恼羞成怒。

    给千里一醉说什么呢?云中暮准备发消息时踌躇了一下,最后干脆直截了当:“我们到了。”

    “啊?”顾飞此时刚帮细腰舞料理了最后一个任务,突然接到云中暮消息说什么“到了”,以后是这家伙发错了。

    “我们到云端城了,来给你助威。”云中暮说。

    顾飞一怔,也着实感动了一下。这帮人,交情也不深,但就因为当初月夜城帮着他们灭了银月一回,一直就把顾飞他们一伙人当朋友。能给面子的时候都尽量给面子,能帮忙的时候从来不退缩,这一回也同样没有例外。

    “不过来的人不多,200人不到。不过都是相熟的兄弟。”云中暮怕顾飞以为他们来了四千雄师,连忙先解释。

    顾飞感激的是这份情,人多人少那完全不重要,此时纵然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但以这帮人的心性,肯定不会接受。看他们一声不吭,先直接来了云端城再给顾飞消息,已可看出他们的决心和风格。

    “需要我们做什么,千里兄弟只管吩附。”云中暮说。

    “呃,这个,我们好好商量商量。”顾飞和细腰舞洗完了pk,迅速飞回了云端城。然后就给了韩家公子消息:“你搞什么名堂呢?”

    “观察他们的人手分布。”韩家公子可也没闲着。

    “月夜城的云中暮来了两百人过来帮手。”顾飞说。

    “哦?你叫的?”韩家公子问。

    “之前去月夜城洗pk洗了他们的人,结果就他就联系我问了下,我说了咱的事。”顾飞一边回着,一边突然道:“等等,那次洗pk可是你安排的,这是你计算中的事吧?”

    “你深刻了。”韩家公子说。

    “难道不是?”

    “你深刻的竟然赶上我了。”韩家公子说。

    “我说你有必要吗?这帮人你想他们帮忙,说句话就行了。”顾飞说。

    “谁去说?你去?”韩家公子问。

    顾飞语塞,他当然不会去,而韩家公子和云中暮本来就不怎么对付,自然也是更不会去。于是这家伙阴险的安排了一次洗pk,利用云中暮等人的脾性把他们勾进了这趟浑水。目的是达到了,但是方式一如既往地让人分外不爽。

    可此时除了深深地鄙视这家伙,还能说什么?云中暮等人是绝不可能再走的,哪怕告诉他们这是韩家公子有意引他们上套,人估计也会像顾飞一样表示:“何必呢,来个消息就行了。”

    “行了,不说这个了。”韩家公子来消息:“有这两百人,再加上樱冢月仔他们,我们可以试着搞把大的。”

    “哦?”

    “我城里四下都转了,他们的人手主要集中在地牢外通缉任务处和几大复活点,人数并不如之前围攻我们时多,我想应该是发现局面已被控制,不少人已经是做自己的事了。毕竟我们一共也就五十多人,聚集万人来攻杀,这主要还是恐吓,攻杀的话根本用不着。”韩家公子说。

    “所以呢?”

    “如果只是普通蹲点,对付总人数五十来人,复活点这些地方留个几十人就足够,但对方考虑在流放在外的你,每个复活点都留了数百人,是怕人少被你给团灭了。但对方暂时还想不到我们到了这么一股生力军,所以我的意思可以找一个复活点,一锅端他一下。”韩家公子说。

    “哦,哪个点呢?”

    “哪个点都一样。说来可笑,开始他们把法师学院重点布防,是为了堵你。但后来又发现,你现在是在自由活动,各个复活点都得有足够对抗你的实力,不然就会麻烦。于是其他各个点也都如法师学院一样重点加强了。你经历过战士营地了,对方兵力如何?”韩家公子问。

    “没太交手,唉,pk值限制我了,这要是城战……”

    “所以说对手肯定也有考虑到这一点,没准还会引诱你pk上30,借卫兵之手一起追杀,你可要小心这一点。”韩家公子说。

    “我知道,所以我pk值都没追求29,一般上了20就开始小心了。”顾飞说。

    “他们也正是知道你有这点顾忌,所以兵力也没有多到可怕。否则以你现在风传的把对酒当歌千人斩的名头,不聚千人以上哪个敢防你。”韩家公子说。

    “那都是胡扯,千人还是招架不住。”顾飞说。

    “我们现在聚齐这些人手,完全可以灭了他们一复活点的人。”韩家公子说。

    “那就随便选一个开始吧!”顾飞说。

    “弓手靶场吧!”韩家公子说。

    “哦?有什么理由。”

    “月夜城的兄弟不用上户口,死了直接回月夜,但花丛中的如果挂了,就会到弓手靶场,没准会被人注意上并蹲守,咱索性把弓手靶场端了,省得麻烦。”

    “好,就这么定了。”

    “我去踩下点,找到位置后你把坐标传出去,让大家分散后再到这集合。”

    “行动吧!”

    “让他们也尝尝团灭的滋味。”韩家公子说,“完了之后咱倒是可以去练练级,下线休息休息什么的,他们嘛,就继续在牢外守着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