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九十八章 路人是故人

第七百九十八章 路人是故人2017-11-10 16:38:5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九十八章 路人是故人

    云中暮这话传下来,在十会联盟里还真是起了一番震荡。正如之前那兄弟所提醒,十会联盟中有不少人是打工作室的临工的。这工打的并不是剑南悠他们职业玩家那性质,是想赚金换钱养活自己。游戏里打临工的玩家,更多的还是为了经营游戏。

    如今工作室不断壮大规模,在工作室打点临工赚点金币,早已成了网游中常见的刷金手段之一。好些玩家一进游戏就先和工作室联系一下,当个记名临时工。十会联盟里真不乏这样的人,而且有些合作得久了,和工作室那边也有些朋友关系,行会突然下令要和英奇工作室决裂,这真是一道晴空霹雳,让许多人纠结起来。

    纠结的人一多,就有了纠结的组织,大家这么一合计,都觉得行会这做的有点过分。从来没听说过和工作室有什么交恶,凭啥突然之间就要决裂?八成是会长自己惹的什么恩怨,但这么一搞大家财路全断了,众人都觉得不忿,于是纷纷表示抗议,表示要民主,要工作室。

    回答他们的只有云中暮的一句话:“不服的滚蛋!”

    无数玩家木了。其实从好多人加入行会以来,看到的多是云中暮勤勤恳恳地处理行会中的大小事务,一直是力求让每个人满意,虽然也是经常骂来骂去,但这是一种习惯,在他们的心目中,什么“大爷的”“孙子”了之类的都不是在骂人,而是很亲切的称呼或语气词。但这一次,云中暮一点情面不留,冷冰冰的一句“滚蛋”,让好多人疑惑了。

    只有十会里的老成员才知道,云中暮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但自从十会联盟越搞越大,成员关系越来越复杂,这家伙处理事务,渐渐也磨得越来越圆滑,今这是八成受什么刺激了,导致原形毕露了。

    但这样的云中暮才让他们觉得亲切,圆滑的云中暮只让他们觉得越来越陌生,这一干老弟兄纷纷庆贺云中暮的本色回归,并开始帮云中暮摇旗助威:“不服地滚蛋!”

    当当当当系统提示不断,没等着人表态呢,有些行会里有意见的玩家已经被直接踹出去了。不用说,这十会联盟是有不少新鲜血液,但就十家行会的会长还有核心成员,都绝对是云中暮他们这一干兄弟。看云中暮这暴躁,二话不说就站在云中暮这边,连解释申辩的机会都不给,谁有意见直接就踢。

    被踢行会积分会化为乌有,这和与工作室决裂断了财路就是那鱼和熊掌,眼看不可兼得,纠结的人只能继续纠结。可云中暮的铁杆兄弟此时已经拉大旗准备去砸英奇的场子了,纠结党们只能做出抉择。有些行会积分极高的,只好选择和工作室翻脸;行会积分低的,不少都选择了默默退出。但也不乏那种真想把鱼和熊掌全都吃下,他们的做法则是各不相一,有默默跟在队中觉得这是两个团队的竞争,和私人无关,工作室方面也许不介意的,他们默默的做事,其实两边都可以把他们忽略;也有一边在行会里摇旗呐喊助威,另一边却暗通工作室给送消息的,他们希望两边讨好,都把他们当作自己人的……

    这后者显然影响更大一些,通过他们送出的消息,英奇连忙做出了应对。

    和十会联盟pk角力?他们也没这个实力,工作室的存在是为了利益,他们更乐于给玩家提供一些正常玩家做不到的事,比如在林荫城时给水深的行会批量制作军服。而这些事,大多不需要什么战斗力。他们虽然拥有许多记名打工的玩家,里面也不乏高手,但这些人终归不是他们工作室的正式员工,做一次事,领一次钱,当遇到一些需要拼命的高难度差事,他们自然有权利拒绝,比如和十会联盟pk这种事,在月夜城就没有比这更高难度的差事了,哪怕是刚刚被十会联盟踢出行会,满怀恨意的玩家,也绝不会在这种时候去接受这种完全是送等级的差事。

    英奇完全没有做出战斗方面的应对,他们只是在知悉十会联盟要来砸他们的场子后,迅速关掉了他们明面上的所有铺面。十会联盟的人气势汹汹地四下扫荡,发现这些平时有时会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铺面,此时竟然没一个开门的,当下也明白肯定是行会里有工作室的人,走漏了消息。

    行会的人只好把这情况告知云中暮,立刻被云中暮一通斥责:“你大爷的,会有英奇的人,这用膝盖想都知道了,谁让你们一开始就把这事在整个行会里嚷嚷的,没脑子吗?”

    “切,你不也是马后炮!”这和云中暮对话的是老兄弟了,分外不客气。云中暮如果早想到这点的话,那肯定一早会指示的。

    云中暮果然是被说中,也没脸再嚷什么,只得转口道:“去找傲蛋那孙子,那小子就是这边英奇工作室的,还他妈是什么月夜城负责人,就去找他让他负责吧!”

    “哦?有这事?”兄弟一听也高兴,这真是新仇旧恨一起算,分外痛快,“那傲天的人呢?”

    “那谁知道,八成也脱不了什么关系,见着就杀吧!”云中暮随口道,这点上他和剑鬼这样的人就大不一样了,剑鬼是肯定不会这么不分清红皂白,但云中暮哪管这么多。

    而他们这边,此时正在商量着要不要追上山去把这帮工作室的家伙全部收拾光。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因为人数上毕竟是弱势,就算做到,也会有不少的伤亡,云中暮今天也死了好多兄弟,而且都是最亲最信任的,有些心疼。

    “你一个人行不行?”韩家公子问顾飞。

    “你想累死我啊?”顾飞说。

    “pk几个人你就喊累?”韩家公子反问,周围一圈人都倒吸口气,那是几个人吗,那是几百。

    “pk还好,累的是在后面,pk值得洗你懂不。”顾飞说。

    “多少pk值了?”韩家公子问。

    “176……”顾飞看了一眼后说。

    嘘声一片,云中暮等人纷纷朝顾飞竖大拇指,这才是纯爷们,真好汉。

    “pk值没上限的吗?”队伍里开始了研讨会。

    “会不会到了某个数,连系统都看不下去,直接一道雷给系统毁灭了?”

    “别瞎说。”

    “176点啊……这怎么收场?”

    “呃,这里上了山,应该没有别的去路了吧?我们暂且守在这,等你们行会的援兵过来了,再把这些家伙一网打尽。”韩家公子自然是心狠的,完全不想放过这些已知就在眼前的敌人。

    云中暮却只会比他更狠,一听这主意也觉更稳妥,连连点头称好。

    于是一行人守在下山路上,不大会,那队形似路人的家伙渐渐走近,双方互相打量着,互相越来越觉得似乎有些眼熟。

    “我操!!!!”终于云中暮和对方队中一人同时看到了可以一眼认出的家伙,一起喊出这一声后,立刻挥手指挥队伍准备战斗。

    “原来是你个孙子,居然还敢来月夜城,我看你是活腻了。”云中暮大喝。

    “放你娘的屁,你别自作多情,老子是要去月夜城,倒是你个孙子,鬼鬼祟祟地堵在这个路口搞什么勾当?”对方队中也有人叫骂。

    顾飞韩家公子都看到叫阵的这人,也觉得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结果这时冲出来的竟然是樱冢月仔:“别忙别忙,都别忙,可能是误会!!”

    “瞎喊什么,躲后面去。”云中暮不认识樱冢月仔,觉得这家伙哪知道他们这些人过往的恩怨。

    “咦,是你这小子。”来人却认出了樱冢月仔,跟着目光又一扫,却也看到了顾飞,还有韩家公子。

    “千里一醉?”他叫了出来。

    “呀,果然认识,我就觉得眼熟。”顾飞走出来,却还在想这人是谁。

    “对啊,就是莽莽的那个朋友。”樱冢月仔走到顾飞旁边。

    “哦,对哦,就是那个法师!!”顾飞恍然,但名字,名字还是想不起来,于是悄悄问樱冢月仔:“叫什么来着。”

    “易蓝。”樱冢月仔说。

    “蓝易,我日你大爷!!!”蓝易怒了。

    “我故意的。”樱冢月仔得意地对顾飞小声道,对于这个和茫茫的莽莽貌似很熟的朋友,他可不会有太多的好感。

    “幼稚。”顾飞鄙视了他一下。

    “是莽莽叫他们来准备帮你的。”樱冢月仔竟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哦?我怎么不知道?”顾飞意外。

    “咦,她没和你说?”樱冢月仔也意外。

    顾飞却很快明白了。这茫茫的莽莽,行事的风格倒是和云中暮极其近似,直接就拉人来帮忙,根本不和你打招呼的。就像云中暮直接领了人到了云端城才联系顾飞。

    顾飞连忙给茫茫的莽莽去了消息,应证这一说法。而蓝易在此处遇到了千里一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却没看到茫茫的莽莽,也在给她消息问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