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七百九十九章 PK值待洗

第七百九十九章 PK值待洗2017-11-10 16:38:5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百九十九章 pk值待洗

    花丛中永生之前所承担的活是他们拿手的调戏骚扰。这活需要有跑路的速度,茫茫的莽莽作为一个牧师当然是不合适的,所以也就没跟着他们一起行动。但至少她也知道了顾飞他们遇到了大麻烦,在离开篝火会的现场以后,她就给蓝易去了消息,叫他带人来助阵。

    云中暮现在一度还知道顾虑行会里大多成员的想法,茫茫的莽莽却不会想这么多。在她看来千里一醉他们都是朋友,朋友之间当然要互相挺,现在朋友有了麻烦,自然要动用自己可以动用到的一切力量给予帮助。

    至于蓝易他们这边,有茫茫的莽莽一句话就够了,其实也不多问,带了人立刻上路。只不过白石城到云端城有两城的距离,来得自然比较迟,结果是正巧和顾飞他们在这撞上了。

    顾飞和蓝易都在给茫茫的莽莽消息,问题却不一样。顾飞在确认蓝易的帮助,而蓝易对过来是帮助千里一醉并无疑问,他是问问云中暮这个牲口怎么会也出现在这里。

    茫茫的莽莽都给出了答复,顾飞这边是确认,云中暮的事,茫茫的莽莽却也能猜个大概,知道他们也是过来帮千里一醉的。这时候蓝易如果反和云中暮搞起来,那自己叫他来反倒是帮了倒忙了,于是连忙提醒蓝易控制情绪,先把帮忙的事办妥,再找机会朝云中暮下黑手也不迟。

    顾飞这边消息完得快,看蓝易那边一直还垂着头,知道他还在联系。不过不大一会蓝易也抬起头来,扫了云中暮一眼:“今天先办正事,先不和你计较。”

    “切,老子怕你啊?等正事办完看我怎么收拾你。”云中暮也识大体,这时两伙人互殴那是给千里一醉添乱。由此可见他们这票人倒真是以朋友为重的。

    “到时候你别跑就好。”蓝易这还还嘴呢!

    “谁跑谁孙子。”云中暮针锋相对。

    “你不跑也孙子。”

    “我日你大爷!”

    “我大爷是你祖宗!”

    两人是不准备动手了,但嘴不闲着,谍谍不休地骂着,跟着带动双方成员,两边进行团体对骂。但云中暮这边伤亡惨重,此时就剩六十来人,比不了蓝易这边精神饱满的近三百人,从音量上比明显下风。云中暮越骂越觉得吃亏,他这喊一句,人家可以五倍量的还击,顿感不忿,渐渐又失了冷静了,手已经摸刀想疾行了。这时顾飞总算是站了出来,双手各朝两边压了压:“别吵别吵。”

    顾飞说话多少还是管用,两边声音都小了些,还不住口的,突然发现顾飞有摸剑的动作,也连忙都闭上了嘴。

    “不住大家一起去找山上那帮家伙出出气?”顾飞出主意。

    “哦?山上有敌人是吗?”蓝易他们远远过来,倒是一早就看到这边山道口在pk,不过那时也不知就是自己要来助阵的对象,所以也没太理会。

    “有的有的。”顾飞说。

    “走!”蓝易手一挥,“一看到某些人气就大,咱们一起去降降火。”

    “走喽,去降火了!”蓝易的弟兄给老大撑场面,一起吆喝。

    “我看你不仅仅是要降,而是要让人直接灭了吧?”云中暮不还嘴那根本不可能。

    “我看你才是被灭了吧?怎么就这么点人,你的四千众呢?”蓝易回头嘲笑。

    云中暮这又要叫,顾飞看这样下去是没完没了,带头冲上去,剑一挥:“跟着我上!!”

    云中暮把话咽了回去,跟着顾飞朝山上中,蓝易那边也不甘示弱,手一招,队里有速度去抢身位,pk还没开始,先来赛跑一场。

    两队人乱七八糟边跑边骂,都是强忍着没动手,推推搡搡的倒也总算是上了山。重生紫晶和花丛男看着这两伙人都痴了,也不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乌龙山脉横跨了云端月夜两城,山脉顶上能不能一路通过去,倒真有无聊人士实验过,结果是当间有无法逾越的更高山峰,所以是走不通的。英奇的人此时跑到山上,除非靠传送,否则倒是没有别的出路了。

    顾飞引着人冲上,还可以看到英奇的人朝山脉深处逃走的身影,二话没说领人就追。有顾飞这样的强力杀手,云中暮他们这些敏捷职业也有了信心,不管有没有牧师辅助了,都是撒开了追赶。他们有些人其实跑动是可以比顾飞还快的,但此时以顾飞马首是瞻,都刻意地随在他身后。

    结果自然是顾飞第一个赶上敌人,这落在后面的当然是短腿职业,此时也无战意,被赶上后回身随意地反抗了两下就被顾飞挂了。

    “漂亮!”云中暮赞道,顾飞杀人手法之利落让他钦佩不已。

    “老大你们也杀啊,非要我pk值上二百才高兴是不。”顾飞又添了一点pk,想想一会要洗这么多就头痛。

    “明白明白,杀着呢!”云中暮说话间也逮着了一个,干掉。结果立刻感觉到身边似乎有轻蔑的目光也扫着自己,扭头一看,蓝易他们那边的人已经干掉三个了。

    “妈的,饭桶,都干嘛呢?给老子打起精神杀!”云中暮催手下。

    但他们在人数上本就劣势。蓝易他这边兄弟也都是当初月夜城出走的,曾经是高手,现在也不会差哪去,人数占优,杀人当然也比云中暮快。他们也闭口不提自己这优势,一边杀一边念念有词:“嘿,又一个了,这是多少个了。”一边数一边必然要挑衅地扫向云中暮。

    云中暮气得哇哇直叫,但他这人手不多,又变不出人来,只能杀得更加凶猛。蓝易这边人数上是优势的,那要输了更会被鄙视到死,所以也不敢放松,两边人现在也不理会顾飞到哪了,一个劲地向前追杀着目标。

    英奇的人郁闷极了。他们一早发现了蓝易的人马,自然清楚不是他们的,只当是云中暮十会联盟的援军,更何况对方已经脱离了山道险地,他们打又打不过,跑吧那边援兵会来住,没办法只好上山,一个劲朝着未知的山脉深处钻,只希望顾飞这些人赶来后,追着追着会失了耐心,最后能活多少活多少。

    谁想这帮人真是够狠,一个劲地要赶尽杀绝,此时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他们还在追追追。

    最后一个英奇的成员终于也没能逃脱,被数名玩家围上来抢着狂杀,一边杀还一边对骂:“我们的,是我们的。”

    “放你娘的屁,第一刀是我捅的!”

    “放屁,先中的我的箭!”

    “我的刀!”

    “我的箭!!”

    “让他说!!!”

    于是一堆人手下留情,把这名可怜的英奇玩家拎起来扔到一边:“说,先中的箭还是先中的刀?”

    英奇玩家看着这一帮面目狰狞的土匪,终于哭了:“大哥,让我死吧!”

    两边人一看问不出结果,目光滴溜一转,一人突然叫道:“谁砍死是谁的。”话音刚落箭啊刀就全上了,英奇玩家幸福地闭上了双眼,他终于可以死了。

    云中暮等人虽然很努力很努力,但人数上的劣势太大,终究是挽不回来,一脸闷闷不乐。

    蓝易的人又怎肯放过他,阴阳怪气地道:“云老大,杀了多少啊?”

    “切,杀人这种事天天做,谁还数自己杀多少啊?没见识。”云中暮表示着不屑。

    “不用你数,看看你pk值是多少。”

    “比pk值你怎么不去找千里一醉?”

    “千里一醉,他能杀多少?”蓝易这帮人不知道顾飞的基础,这一路追杀顾飞落了后面,倒是没杀到多少。此时正好也赶到这里,左右看看道:“没了?”

    “没了,正好,这位兄弟问你pk值有多少。”云中暮说。

    “180,怎么了?”顾飞问。

    蓝易的人下巴全掉地上,一人失声道:“骗人的吧?”

    “土包子,没见过世面,还pk值呢,滚一边去吧!”云中暮得意着,好像180的pk值是他的。

    “没了咱走!”顾飞倒是不把这些放在心上,扭头就走了。

    蓝易的队伍中此时传开了pk180的传说,所有玩家望向顾飞,目光中都是惊惧。想想当初他们前尘被这人搞翻,也不算是耻辱了。

    这边下了山来,正赶上云中暮城中大部队赶到,一个个杀气冲天,大声嚷嚷目标在哪里。

    云中暮有心把目标指到蓝易身上,但还是强自忍住了,淡淡地道:“没了,杀光了。”

    “老大你们的人就剩这点了?”云中暮带出来了快198人,此时精确统计还剩62个,少得厉害,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结果云中暮一听却是大怒:“胡说什么,滚。”骂完偷眼朝蓝易那一瞄,果然那小子听到后正一脸讥笑地望着他,云中暮恨不得踢死那个帮他数数的王八蛋。

    “城里情况怎么样?”云中暮沉声转移话题。

    “英奇的铺子全都关掉了,现在我们在四处搜刮傲天的人杀呢!老大这事我觉得有点冒失,傲天现在也是有点人脉的,咱这么赶尽杀绝,会不会激起全城的反抗啊?”说话的也是十会联盟老成员,一路见证了月夜城各行会的兴衰。

    今时不同往日了,前尘行会的时代,玩家人数尚少,而且大多是一般散沙,所以才有着一家行会就霸道全城的局面。但如今哪家主城光顶级行会都是好几家,玩家拉帮结伙团队很多,今连横明合纵的,所以别看如今的十会联盟比当初的前尘行会要强大许多倍,但在月夜城的霸权地位倒有点今不如昔。动辙就说把哪家行会灭了?这么霸道的事云中暮都很谨慎,他可不想重蹈当初前尘的覆辙,激得全城玩家都来针对他们。况且玩家都是活的,现在世界地图也越来越明了了,这城太受欺负,大可以直接换到别的主城玩去,云中暮也不想把月夜城弄成鬼城一座,所以是越来越约束部下,和月夜城的不少行会关系还保持的不错。

    当然关系不佳的也有,比如傲皇和杂草的行会,但云中暮也一直没说彻底去把人家给灭了,不过今天这是完全撕破脸了,下令全城追杀,这其实也不是云中暮一时冲动。当他发现傲皇竟然拥有工作室负责人的身份后,对这行会就不能再手软了。老玩家很知道工作室的能量,他们的打击手段不仅仅局限在玩家间的武力pk。傲天竟然是工作室支持起来的行会,而且已经发展得这么壮大,这太可怕了,必须乘这个机会压制。正巧现在千里一醉也和英奇工作室不对付,自己这一边帮忙,一边也达到一些自己的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当这玩家说什么全城反抗时,云中暮只能鄙视他的见识浅薄,手一挥道:“没二话,就是杀!”

    “老大……”

    云中暮没理,突然又一指一边的蓝易:“把这张衰脸也记下来,事完了咱还要杀他呢!”十会联盟里现在新人更多,不认识蓝易这个老对手的人太多太多了。

    云中暮这边这时过来了足有千人,人数上的优势大大的,蓝易却也没露惧色,瞟了云中暮一眼道:“孙子样!!”

    千人哗然,他们混十会联盟这么久,会长和自家兄弟互骂见得多了,外人敢这么当着面嘲讽的可从来没见过,这立时就要拔刀了上去了干了,这次倒不用顾飞劝架,云中暮自己伸手止住了众人:“大家别急,新仇旧怨的咱得分个先来后到,这种衰人先杀他倒给他长脸了,让他排到屁股后面去。”

    众人听会长发话,也就安静下来,一些附和的声音点缀其间。

    这蓝易正想开口对千人来个群嘲,顾飞先一步闪他旁边了,苦笑道:“老兄,别吵了先。”

    这两边人都是帮他来的,而且都是千里迢迢数小时的路程,真要全挂这了,顾飞会很过意不去。但以这帮人的过节和脾气,想让他们拉拉手从此好朋友明显是不可能。他们爱打就打,顾飞只希望别是因为过来帮自己反而给双方招来杀身之祸。

    蓝易看顾飞跳出来相劝,倒是忍了一下。云中暮现在多会做人,也发现再吵是让顾飞难做,连忙行会里下令暂不要和双方起冲突。两边人马顷刻间安静下来,云中暮手一摆:“回城。”带着千人前边开路。

    蓝易在旁问顾飞:“你们这也是要去月夜城是吧?”

    顾飞点头。

    “云端呆不住了?”坦白说蓝易心中有点幸灾乐祸的,报应啊。当初他们也是因为千里一醉插手被灭,月夜城实在混不下去才客走他乡的。现在这下场终于轮到这家伙身上了。不过现在这家伙是茫茫的莽莽的朋友了,就给点面子不嘲笑了吧!蓝易心下活动着。

    “云端那边情况有点复杂,我们的人现在全在牢里。我们先来这边主城玩玩,让那边的家伙死守下去,磨磨他们的耐性。”顾飞说。

    “原来如此。”蓝易点头,“那什么时候反击?”

    “看吧,不过我得先把这一身pk洗了。”顾飞苦恼。

    “180点?”蓝易问。

    顾飞点头。

    “娘咧,这怎么洗?卫兵怎么没来捉你?”蓝易问。

    “还不到主城范围吧……不过再走下去,我看快了。”顾飞远目。

    “那你准备怎么办?”蓝易超级好奇180的pk值该怎么操作。

    “只能飞个任务通缉处,领着卫兵的追杀去洗了。”顾飞说。

    “……”听到的人都是无语,脑海中幻想着一堆系统卫兵追在后面,还要去砍人的华丽的情象。

    而韩家公子此时在旁却是欲言又止。其实以他的意思,顾飞有搜索名字直接领任务的通缉执照,不如就让云中暮那边出些人,积极上180点pk值,让顾飞洗一下,然后他们坐一下牢牺牲点时间算了。

    韩家公子估计这忙如果提出的话,云中暮应该问题不大,更大的问题是顾飞恐怕不会接受这个主意。这个家伙明明经常走到哪都带来一大堆的麻烦,但偏偏又有着不给人制造困扰的心思。而且在一些事上固执的可怕,这个办法,怕是不行。

    顾飞此时已经不往前走了,开始翻口袋里的卷轴寻摸着飞哪个通缉任务处。这次难度可大了,顾飞觉得再去陌生主城那是进一步提升难度,还是找个熟悉的地好。

    正翻着,突然收到消息,打开一看是漂流:“我回来了,你们人呢!”

    “才回来,我们去月夜城了。”

    “20多点pk值哪那么容易洗,你当我是你啊!你去月夜城洗pk??”漂流回道。

    “你怎么知道?”

    “废话,通缉任务处现在都炸开锅了,都在说榜上那个一路往二百冲的家伙,我就知道是你。”

    “180啊,难道有点大。”顾飞泪流满面。

    “你不是不用通缉任务处,可以直接领了任务一次弄完交吗?”漂流说。

    “那得知道名字。”

    “名字?我去给你搞啊,都搞对手的名字怎么样?”漂流说。

    “哦?你怎么搞?”

    “资料室啊!”漂流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