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章 又回来了

第八百章 又回来了2017-11-10 16:39:1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章 又回来了

    漂流回来了。其实这家伙退会离开也是顾飞的意思。当时被围攻时,他们这群人中pk突破20的一共有四个人,顾飞剑鬼漂流细腰舞。

    经常沉浸在通缉任务中的顾飞,至少还是知道pk值20点以上既使坐牢也会掉两级的。他当时已经准备把所有人通缉送进牢里,但两级的等级损失,能免还是免了最好。所以他给了漂流消息,让他暂时先退出行会。当时时间紧迫,顾飞可没功夫向剑鬼他们这些人一个一个地解释一下,更不可能在行会频道里说什么。

    于是漂流这样走了,而细腰舞跟着重生紫晶的人也安然离开了,顾飞本人通缉任务顺势把pk值全洗尽。只有剑鬼,剑鬼是不可能退出的。作为当时非常逆天的会长,如果他也选择退出,非常逆天这个刚刚成立,本就还没什么凝聚力的行会很有可能当场解散了。就算没这个问题,顾飞估摸剑鬼也不可能用退出来逃避,所以压根就没和他说这事。

    除此以外,当时顾飞还一度闪过像御天神鸣剑南悠这些高手都不妨先退出暂避,因为他也预料到只要行会还没解散,对方就不会罢休,这战斗尚得持续一下,那么多些高手在外是很强劲的战斗力。

    只是当时的情况顾飞却不敢这么做。因为这些人可说是支撑着行会的支架,他们是肯定不会在此时退出行会的。有他们打底,非常逆天就可以距离20人的解散底线远一些。而一旦他们都退了,顾飞对其他人真是全没信心,万一那些人一看高手都跑了,也立刻树倒猢狲散,那行会也同样是没救了。

    这些念头顾飞一瞬间就想清,于是在所有人中他就只给了漂流消息。漂流此时也在盘算自己的损失了,心中挺有些犹豫,没想到千里一醉这时候居然还想到了这点,挺意外,但更是挺痛快的退了行会。由于没什么解释,引得御天神鸣等人一片骂声,后面想解释也没机会,这些人全到牢里去了。

    漂流退了,自然也顺便就带了左手写爱和右手写帅,随后就拿传送卷轴暂离了云端城去洗pk值。20多点pk值,对于一般玩家,尤其还是漂流这样的短腿,在没什么通缉任务辅助道具的帮助下洗尽可不是件太容易的事,一直弄到现在,才刚刚洗尽,随即一边飞回云端城,一边和顾飞进行了联系。

    180点pk值……漂流在最后一次交任务的时候顺眼就从世界通缉榜上瞄到了。当时通缉任务处里热闹得像是拍卖行,好些人根本就不是来任务的,而是听说了这么一个犹如火箭般窜升上的pk狂正在不断地挑战着世界纪录,于是众人纷纷来亲眼目睹记录的诞生。

    此外当然免不了猜测此人是谁,漂流随便听了几句讨论,感觉太没悬念了,十个人里有八九个都认定是千里一醉,当然这也没错,这只能是千里一醉。

    顾飞听到漂流说“资料室”,精神立刻一振。城战任务时他有幸在资料室里也翻阅过东西,玩家的资料中,装备倒是不记载,但等级职业行会都是存在的,在那里,的确可以把黑色同盟会的全部成员都给翻出来。

    “你任务可以多领,到时看坐标决定,城里的就先不要去杀了,专找城外练级区的,这样也没卫兵来捣乱,杀够以后回主城一次性交掉!靠,你这玩艺也太方便了。”漂流说得都有点羡慕了,虽然他对于通缉任务没什么嗜好。

    “很好,就这么办,你现在就去把黑色同盟会和牧云行会的玩家名单全抄下来,我在云端城外等你。”顾飞说。

    “……”漂流打了个寒颤,两个行会名单,两千多个名字,查找加抄阅,漂流觉得自己真是贱啊!为什么要揽这么一个破活?

    顾飞这边说完就开始翻传送卷轴了,一边喊着:“喂喂,来帮我看看,哪个是云端城野外的坐标。”

    喊完没人应,抬头一看,他和漂流消息的时候人都已经走远了,竟然没人留下来继续关心他的pk值问题。顾飞郁闷,连忙追上去,拿了一堆传送卷轴,问韩家公子哪个是云端城野外。

    “你要干嘛?”顾飞和漂流是私聊,其他人当然还不知道他这计划。

    “漂流那边可以提供已知行会的所有名单,反正也是洗,不如领他们的人。”顾飞说。

    “哦?他怎么会知道?”韩家公子一边问着,一边已经开始思索这玩艺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

    “阵营的原因,他可以出入议政厅的资料室,那边可以查到这些资料。”顾飞说。

    旁边人听得都竖起了耳朵,什么阵营,什么资料室的,同样是玩游戏的,差距咋就这么大?为什么人家都已经接触到了他们听都没听过的内容,而他们却还在原地打转?

    “这倒不错。”韩家公子说着接了顾飞那堆坐标,这家伙在坐标方面显然很有天赋,翻了一会后抽了一个出来:“这个!你还不是很白痴嘛,竟然还预留了城外的坐标卷轴。”

    “可能是掉口袋哪个角落,忘了拿出来用了。”顾飞说。

    “那现在就兵分两路,你回云端城继续给行会方面制造困扰,我呢就去月夜城,帮助他们和工作室的斗争一下。”韩家公子说。

    “帮助还是挑拔?”顾飞问。

    “都有。”韩家公子点点头,挥手走了。顾飞一拍卷轴,传送阵起,重新又飞回了云端城。

    “180点的pk值,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领我这任务?”顾飞想着这点,觉得不能不防,他了解玩家们的异想天开,每每出现什么异象时,总有想象力丰富的无家会幻想这是什么特别的超级任务。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180点pk值,难保不会有人觉得这个完成一定有超级奖励。

    “不过……180点pk值,如果真刷这么一个任务,奖励的确会挺超级的。”经常通缉任务的顾飞,倒是自己就估算出来一个180点pk值目标的通缉任务如果完成会有何等的经验和金钱奖励,弄得他自己都有些心动了。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领?”顾飞果然游戏玩多也受了传染,也有些异想天开了,拿出通缉执照就想搜自己的名字,已经填了两个字了,突然又开始迟疑。这自己领自己,万一被无耻的系统视作自首,直接传送到牢里怎么办?180点pk,180个小时,7天零5个小时。顾飞想了想后,还是选择了谨慎,这个实验还是留在1点pk值的时候做吧!

    顾飞在野外闲逛,等着漂流的消息,原以为要点时间,不想溜了一会就收到了漂流的消息,翻开一看是几个名字。

    “黑色的?”顾飞问。

    “嗯,我这一边给你消息,你一边就领着试吧,节省时间。”漂流说。

    “嗯,顺便你再把名单抄一份。”顾飞说。

    “#¥%……&”漂流以为用消息的方式可以免除自己手动,没想到顾飞还是不放过他。“我不是佑哥。”漂流泪流满面地想着,一边打发左手写爱右手写帅两个家伙进行手动,两人也是丧头垂气很没精神。

    漂流每条消息传五个名字过来,后来不过瘾,改十个,十五个,二十个……顾飞则一个一个往通缉执照里试。没pk值的试了白试,有pk值的,立刻就进了任务列表,顾飞看眼下坐标对比通缉坐标,大致也可以判断出距离和方向。有些在城内,自然先无视,在城外的,立刻就开始朝该方向前进。40多级玩家的练级区,那距离主城是相当远郊了,不怕卫兵追到这个程度,顾飞精神抖擞,一路边走还继续边接漂流消息试着id,接接任务列表里排列的通缉任务也是越来越多。结果原本在追逐的目标还没到,新出的一个顾飞却发现和自己眼下的距离近得很,顾飞沿坐坐方向过去,绕过一个小山坡,立时看到一队人正在挥汗如雨地练着级。

    顾飞立刻又头大了。人是一队人,自己要攻击目标,其他人不会不帮手。这个目标pk值也就一点,他们的队伍却一共是九人……洗一点pk值,再长八点pk值,这事有没有个完了?

    打了就跑?对方队中却也有弓手盗贼,这个等级的一般都会比顾飞快些,如果不知死活追上来,干掉两个,还是得再添pk值一点,还是个亏。

    顾飞算来算去都是吐血的结局,踌躇不已。结果一直傻站在这,那队人却先注意到了他。似乎很小心很小心地,朝顾飞越来越近,终于一个声音失口叫了出来:“千里一醉!!”但刚刚叫完,立刻就有人在一边去掩了他的嘴,形色慌张地假装没发生什么似的。

    顾飞一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目标不是黑色同盟会的,就是牧云行会的,那么和他一起练级的多半也是这两家的,杀了虽涨pk值,但正好是对这两家的惩罚。而且有人叫破自己名字后,其他人明显惊慌,不是这两家行会的,见自己这么害怕干什么?

    不得不说,顾飞最后这一想法有点一厢情愿了。不是认识他的人遇到他都会有些紧张和害怕。玩家心目中他可是pk疯子,180点的pk值不解释。

    不过此时,在分析出这伙人的真面目后,顾飞不退缩了,什么话也不说,挥了剑就冲上。那些人在认出顾飞,更有人失口出声后,早就很紧张了。九人队?这算什么,对于千里一醉来说还不是下酒小菜,佯装不知呼叫援助,等人来了再一起围击才是正道。此时队里人都在埋怨那个不淡定叫出声的家伙,同时盼着顾飞并没有听见,此时想不动声色地悄悄转移。

    哪想千里一醉二话不说已经挥剑冲上来了。九人队太没战斗素质,哇一声喊四散就跑掉了,盗贼和弓箭手尤其快,一边跑一边还回头再喊:“化整为零,为整为零!”

    余下几个短腿气得吐血。分散了跑,千里一醉顶多追一个,的确大部分人都有机会脱身。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这帮子短腿中间肯定会有被灭的,那两个有速度的家伙倒是没什么风险,此时化整为零什么的自然喊得很高兴。

    顾飞果然无视了跑得快的二位,直朝队中战士追来。战士大叫“团结一心,顶住”。其他人回答他“兄弟加油”,刺溜一下就朝距离战士最远的方向奔去了。

    “没义气,你们这群没义气的东西!”战士骂。

    “无谓的牺牲是浪费的,今日的倒退,是为了明日更大步的前进!”抛下战士闪人的诸位还念念有词。

    战士泪流满面地举剑迎上顾飞,交手也没啥精彩的过程,很平静地就被顾飞干掉了。只是复活起来一看,发现竟然不是在复活点,而是在监狱。

    “通缉任务?”战士真是喜出望外,想比掉2级,坐牢真是再舒服不过了。目光一转,却发现这间牢房的角落里还静静地坐着一个盗贼。牢里生活是枯燥的,只能靠玩家互相交流打发时间,这战士立刻凑了上去,用狱友们万年不变的开场白问候:“兄弟几个小时?”

    “39。”对方静静地回答。

    “啊……”战士张大了嘴,如此高的pk,肯定不会是自首,多半是被人送进来的。战士立刻想到一个人,继续套近乎:“是不是被千里一醉送进来的?”

    对方点了点头。

    战士一下就找到共同语言了,破口开始大骂千里一醉,但那人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笑也不说话。

    “难道已经气傻了?”这战士默默地想着,又看了眼这个怪人,也悄悄地蹲到一边去了。

    顾飞完了一个任务,一看其他人竟然都跑散了。这情况和他假想的就不一样了。刚才还以为一个任务会引来一队人殊死抵抗,到时得消一点却沾八点呢,哪知道这些家伙就这么散了。这要再去追杀就是主动沾pk值了,这沾还是不沾呢?

    顾飞矛盾万分,但想了想后,觉得这种打击对方行会的机会不能错过,此时不是心慈手软计较pk值的时候,杀,必须得杀!

    顾飞想着就盯了个目标追上,短腿对顾飞,追上只是时间问题。那人眼看逃不掉了,郁闷地停下了脚步,顾飞冲到跟前问:“哪家行会的?”顾飞发现对方没戴行会徽章。

    “牧云。”对方回答。

    “退会不杀。”顾飞说。

    对方一怔,跟着是犹豫。和非常逆天的斗争会内玩家当然都知道。此时千里一醉这是以牙还牙啊!

    退会不杀。此人略一犹豫后,终于点头说:“已经退了。”

    “哦?你叫什么名字?”顾飞问。

    “大象乱踩。”对方说。

    “咦,这名字有意思哈。”顾飞笑着,飞快给漂流一消息:“大象乱踩,搜一下这人。”

    漂流堂堂大法师现在弄得跟个文员似的,还老被顾飞差遣,气得不行,却又不好不去照办,翻了翻正在看的资料,回消息:“41级玩家,骑士,牧云行会的。怎么了?”

    “还是牧云行会的?”

    “是啊!”

    “确定?”

    “确定,怎么了?”

    “你再看看。”

    “你啰嗦个屁啊!!”

    “好吧!”

    “到底怎么了?”

    “他要死了。”

    “哦。”漂流继续埋头工作。

    “幼稚,你以为你骗得了我吗?你根本没退。”顾飞批评了大象乱踩一句,手起剑落,杀掉了。

    大象乱踩死了都没弄明白,这家伙怎么突然就很肯定地知道自己是在说谎?内奸?是有内奸啊!大象乱踩连忙向会长汇报,本行会中有人是非常逆天的内奸,或者是已经被收买了。

    “我被他卖了!!”大象乱踩痛哭流涕,“不然我不会死的,会长你要替我做主啊!”

    “知道了知道了。”云中牧敌有些烦,千里一醉竟然开始对他的行会动手了。至于行会有内奸,这事还算秘密吗?行会里没有十个八个内奸,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大行会。只是非常逆天成立不久,竟然如此速度效率地已经进行了这一手,这让云中牧敌稍感意外。印象里,自家行会的人都是在非常逆天之前就都加入的了啊!收买,只能是收买的,那帮家伙有钱啊!云中牧敌想着。

    “这家伙,到底想怎么样啊?”黑色食指等会长大人们此时又头痛起来了。千里一醉离开月夜城了,他们烦。但领了pk值180的千里一醉任务的玩家刚发现他的坐标又回到云端城了。这家伙又回来了,众人依然是烦。

    此时他们已经开始组织人手,想去围杀千里一醉。哪想到竟然是对方竟然主动动手。

    “难道他料到了我们现在会进行轮换。所以跑到野外对我们去练级的玩家下手?”

    “如果是这样,回来的也许不只他一人!”

    “妈的,快叫野外练级的人都集合,不要分散。”

    “娘的,这样下去,游戏还怎么玩啊?”报怨声又起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