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一十一章 虚伪到极致

第八百一十一章 虚伪到极致2017-11-10 16:39:15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一十一章 虚伪到极致

    碰面的地点没有选在云端城内,而是选在了云端城外一个开阔的所在。这是韩家公子的意思,他了解逆流而上,所以对于这个有相当城府的家伙可不敢掉以轻心。顾飞却觉得全无所谓,就算是直接约到了对酒当歌的行会总部那又如何?对方敢有歹意,那就是他们自取灭亡。

    顾飞有绝对的信心耐心和毅力。就算之前身背数百pk值时不幸中伏被人杀成娃娃,他也会毅然决然重新练回等级来完成自己的目标。网游无法彻底杀死对手,这让对方心理少了许多负担。其实谁又不是呢?顾飞不也是无法完全被他们消灭?而且顾飞是这样的强大的对手,就算跌了等级,一旦他全身心的将精力用在练级上,那他升级的速度也绝对任何玩家可以比拟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同样是永远不死,实际上压力更大的是顾飞的对手才对。

    云端城外,两人先碰了头,共同等候逆流而上过来。顾飞又问起了工作室那边的事,韩家公子正说着可能就快差不多了,亚硝酸根就来了消息,内容是感谢韩家公子对这比买卖的促成。

    “成了。”韩家公子对顾飞说。

    “哦?”顾飞对这件事是从头到尾一点了解都没有。

    “工作室的那帮家伙去了牢里找百世经纶谈判,那边有水深还有佑哥等人看着,问题应该不大。”韩家公子说的“问题不大”,当然是指这次的工作室是真有诚意,没像五夜那样有什么算计。

    顾飞则一听有水深这个对工作室横看竖看都不会顺眼的家伙在旁盯着,而且还能把事谈下来,对方的态度和诚意看来是真的很了不起,连水深都挑不出毛病。

    “工作室这边我们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我们主要发力的地方还是游戏里的行会方面。”韩家公子说。

    顾飞点头,对工作室他的确也挺无可奈何的,人家都是生意人,武力什么的威慑不到。大不了人直接出动10级以下的人,顾飞再强大又能如何?其实在月夜城英奇有想这样做的,听说了十会联盟要来砸场子,他们换了被pk保护的十级以下人物来看生意。结果云中暮那多匪气啊!杀不了你老板,就杀你客户,再往店里乱丢垃圾,墙上乱涂鸦什么的。弄得英奇的人除了骂娘全无奈何,最后还是乖乖地把店全暂停营业了事。

    “现在舞也去线下准备一些合同方面的东西,我们这边也要开始着手进行组织人手方面的问题了。”亚硝酸根给韩家公子消息。他做人也算机灵,虽然有些摸不清这些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利害关系。这韩家公子和百世经纶说完全不熟,但又帮人促成了这么大的一笔买卖,可也没听说他能从中拿一个子。而他所要求的,就是云腾要借这机会挖英奇的墙角给他们打击。这个要求连合同里都不怎么方便写入,但谈判过程中,百世经纶这边三人却都很重视这个承诺。接近三个小时的谈判,就是双方在纠结如何履行这个问题。当问题最终圆满解决时,两方可都算是长松了一口气。至少本该是合同中最最重头戏的利润分配方向的谈判,反倒进行得极顺利,工作室的三位老板可算是清楚了,挖英奇的人,就是他们在这买卖中的能提供的唯一筹码,给人谈什么工作室的发展啊,潜力啊,未来啊之类的东西,人都和没听见一样。

    因此这买卖一敲定,亚硝酸根连忙向韩家公子这边表了下态。他实在是搞不清这堆人到底是以谁为首了,弄得也不知该向谁示好。明明直接的合作人是百世经纶,但这家伙好像却又是影响力最小的一个……谈判过程中,倒是那个水深的很熟悉工作室的运作,比较内行。但一细聊,这家伙甚至连非常逆天的人都不是,一说到韩家公子,更是一副恨得要吃人的表情,三位老板真的茫然了,非常茫然。游戏生意做这么久,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关系古怪复杂离奇的一堆人。

    作为云腾工作室这边,他们可不管什么英奇不英奇,履行与合作方谈好的条件,这就是他们要做的。工作室是一个寄生于游戏的行业,游戏里杀人打劫不犯法,开小号混马甲搞无间,竞争手段向来多卑鄙多黑暗的都有。相较之下,直接拿着诱人的待遇,明枪明火地请人跳槽已经算是很仗义的事了,虽然一气就要挖对方很多人这有些毒有些绝。

    “这人员问题你们准备怎么进行?”韩家公子随口问了下。

    “哦?你有什么看法?”亚硝酸根像是也是随口回答。

    “我的看法,一是要快,二是要准。快了为了避免对方的反击,准是了为了尽可能地减少消息地走漏。要做到这两点,资料方面的准备是不可少的,需要挖的目标在英奇的职位待遇,最好是性格,人际关系都能摸得熟一些。从上到下,越是核心关键人物,越要挖。”韩家公子回道。

    亚硝酸根深吸了一口气,也回了一句话:“兄弟有没有兴趣来工作室发展啊?”

    韩家公子收到消息笑了笑,回复:“那我想我不会替别人打工。”

    “那我希望你还是永远不要来做的好……”亚硝酸根说。

    “希望如何吧!”韩家公子回应,而此时,他和顾飞都已经看到逆流而上的身影,于是和亚硝酸根招呼了一声后,不再言语了。

    “两位真够小心的,约这么远的地方,可累死我了。”逆流而上一上来就满面春风的打着招呼,场面话是有的没有胡往上扯,游戏里有累,但不可能走这么几步路就会累的,走得烦倒是有可能。

    “形势逼人嘛!”韩家公子笑。

    “现在看来,被逼的人好像不在这里。”逆流而上也笑。

    顾飞看着这两人,觉得真是有趣。韩家公子固然熟悉逆流而上,但逆流而上如像他所说这么有城府的话,对韩家公子又何尝不是挺有了解。这两个家伙,韩家公子在对酒当歌混了那么久,关键时刻说走就走;逆流而上现在则站在墙头观望了那么久,看到风向有偏才站了出来,这些事要提起来可都是挺尴尬的,但这两人都像是不知道这些事一样全然不提,谈笑风生亲切动人,虚伪一词算是被二人演绎到极致了。本就是互相利用的两位,看起来却都是像大义凛然见义勇为一般。

    谈话过程中,逆流而上先是强烈谴责了牧云行会和黑色同盟会眼馋人奖励就暗下黑手的卑鄙行径,并似有意又无意地在两家行会后面又透露出了一些二线的四五级行会,显然也是此次围击事件的参与者。在逆流而上的口中,他们都是无耻的,没有游戏人格的,应该被删号才过瘾的下流家伙。

    之后,逆流而上表示他早就看不下去这堆人的行径,这半天一直在积极的组织人手,寻找着合适的时机。现在,风向终于偏了,哦不对,是时机终于到了。逆流而上表示他愿意主持正义,把这些云端城的人渣彻底铲除,为此哪怕是牺牲整个行会也再所不惜。

    而韩家公子这边,表示他早在对酒当歌时就看出会长逆流而上有着一颗正直的心。他几乎用膝盖就已经料到,在这个风向偏了,哦不对,是时机到来的时候,逆流而上一定会不惜一切地站出来,率领他行会那正直的一千零五十人,给云端城的玩家做出一个道德的榜样。

    当然,以韩家公子的风格,字里行间冷嘲热讽的腔调是绝对少不了的。但逆流而上就像是听不出来一样,对韩家公子的高度赞扬表示了谦虚,并一再强调,他这次出手相助,真的只是为了“正义”二字,一定一定一定不会贪图任何好处。

    韩家公子听了却说,虽然逆流会长不为贪图利益的卑鄙小心,但就冲着他高举正义大旗的崇高行径,非常逆天行会不能不起劲地回报他一下。

    逆流而上神情严肃,他表示他那颗正直的心是不可能用任何利益来衡量的。

    这时候参加这次谈判的许多人都已经吐了,顾飞也忍无可忍终于开口,他批评了韩家公子,认为他侮辱了伟大的逆流会长,他这种企图用利益来腐化逆流会长的行为是十分不道德的。

    韩家公子听得很认真,但他还没来及辩解,逆流而上已经慌忙出来替韩家公子解释了一番,末了又谈了一些身居会长的高处,压力很大的问题。虽然自己不图什么,但却必须向行会其他一千零四十九人有个交待,为此,逆流而上表示他是不惜牺牲一些个人小节的。

    于是韩家公子神情肃穆,像是被逆流而上的话所打动,他向顾飞表示既然逆流会长为了行会彻底抛弃了个人形象,那我们必须成全。

    顾飞只留下一声叹息,像是被逆流而上的精神感动地说不出话来。

    这时韩家公子就和逆流而上去商讨如何回报的问题了。逆流而上一抹之前的高尚姿态,一副扒地皮商人的模样,和韩家公子开始了寸土必争的斗争。每一次开口索取,必紧锁眉头说着为了行会的一千零四十九人如何如何……

    逆流而上带来的人已经远远地躲到一边打怪消磨时间去了,他们怕他们再听下去会有退出行会的冲动。

    顾飞则在一旁继续持剑旁听,半个小时后两人的扯皮才算是有了结果。韩家公子答应了给予逆流而上行会驻地城区的高级vip待遇,相比初级vip和普通用户所拥有的待遇优势,可参照《绿色xiao说网》网。(咳……)

    对于这个条件,逆流而上总算是很辛苦地接受了。不过他又对非常逆天的会长此时还深陷牢狱,暂无法出现主持工作表示了担忧。

    对此,韩家公子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会长是剑鬼。”

    逆流而上竟然就这么闭口了。实在是剑鬼这人的人品已经深入人心。只要是真帮了忙,剑鬼又怎么会是事后反悔的人?只不过,和自己谈了一堆条件的毕竟只是韩家公子,而不是剑鬼,逆流而上沉默了片刻后,最后表示剑鬼身陷牢狱,自己极其有必要进去探望一下他。

    顾飞在旁忍不住笑了,比起剑鬼,韩家公子的人品真是渣啊!说出半天,人都不怎么相信的,宁可跑到牢里看剑鬼点一下头。

    韩家公子对此却不以为意,微笑着说了句“应该的”后,逆流而上就匆匆带了人要去探监了。顾飞这时候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地牢门口很多人,会不会有麻烦?”

    “哼,他们敢!”逆流而上这会又玩霸气了,牛轰轰地甩了一句后,去了。

    韩家公子笑着对顾飞说:“那帮家伙应付你就焦头烂额了,这时候还去挑衅逆流而上,除非他们疯了。”

    “如果他们想你一样料想到逆流而上是棵墙头草,这时候已经要倒了,那他们不疯也得疯了。”顾飞说。

    “唔……”韩家公子又开始思考,顾飞仿佛已经感觉到了一个卑鄙的计划正在酝酿中。

    地牢口,逆流而上只带了随便几个人过来。他也是云端城的大名人,认识的人极多。一般人在地牢出入一下没人在意,逆流而上来了,这消息却很快就传到了黑色食指和云中牧敌两人耳中。两人果然是了解逆流而上为人,一听这家伙到了,眼上都流露出又是痛恨又是担忧的神色。

    眼下的局面,对于他们真的是极其不利。非常逆天只要用一个拖字诀,到最后元气大伤地绝对是他们。

    地牢里的家伙死活不上线,顾飞这样的杀手流窜在外。他们这一堆玩家每天乱班守几个点不能停不说,在外练级的玩家也是提心掉胆。现在才只是半天,都已经折腾成这模样了,万一牢里那帮家伙索性就休息一下家里睡他一星期,他们这数万人还不得崩溃?而且这情况显然已经在发生了,云中牧敌他们又不是不能进地牢,他们早派人进去看过了,非常逆天的人根本就没几个在坐牢的。在的人也是神情轻松,玩牌聊天什么的,哪里像是处境很艰难很焦虑的模样?

    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都快要急疯了,但人不出来,不上线,这事谁也没办法。两人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偏偏逆流而上这个时候也欺上门来了,两人郁火难消,心中都想收拾不了千里一醉,今天就和你小子拼了。想着两人都从对方的神情中找到了统一,于是一起从人堆里出来,迎上了逆流而上。

    “原来是逆流会长,怎么这么有空来这转啊?”云中牧敌很早很早就和逆流而上不合了,见逆流而上本来就不会有好感,此时又料到这家伙是来乘火打劫,真想上去直接一刀砍了算了。

    “呵呵,没事来地牢来看看朋友。”逆流而上说。

    “哦?不知是哪位朋友?”云中牧敌问。

    “这个,好像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吧?”逆流而上说。

    “但你今天就得交待了,不交待就别想进!”云中牧敌说。

    逆流而上一怔,云中牧敌强硬的口气让他十分意外,再一看他旁边的黑色食指,也是随时就会出剑砍来的模样。逆流而上有点反应过来了,这帮家伙是已经被千里一醉给逼疯了,这个时候自己还以为他们有所顾忌不敢得罪自己,却哪知人早就是破罐子破摔了,千里一醉给他们的气,他们这是急需要找地方给出了,自己是真贱,赶着上来给人当出气枕头。

    人在这足足有千余人,逆流而上可不是千人斩顾飞,不敢乱嚣张,于是顺势就道:“是吗?那我就不进了,我走了啊!”

    “我操,你真他妈是能伸能缩啊!”云中牧敌这是迫切想出气啊,言语上十分不客气,他多么希望逆流而上继续嚣张下去啊,那样一剑劈下去,一堆人上去一通蹂躏,多出气多爽啊?但现在这家伙居然直接服软,虽然想砍还是可以砍,但这出不了气啊!云中牧敌他们现在是迫切地找个够伙量的家伙出气。

    这要换了平日,被云中牧敌这样冲着面直接喷脏话,逆流而上绝对也拼了。但谁叫他今天犯贱呢?跑人家千人堆里来,逆流而上的理智战胜了热血,虽然脸色铁青,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也不答话,头也不回地招呼部下:“我们走。”

    看着几人转身离去,黑色食指在旁对云中牧敌说:“让他们走?”

    云中牧敌无语。

    “都已经这样了……肯定会来找麻烦了,砍了吧!”黑色食指说。

    云中牧敌沉默着,一挥手。

    一道飞箭直插逆流而上后背,逆流而上大吃一惊,几人回头,发现千样攻击已经朝着他们而来。

    “我操,你真敢动手!”逆流而上那个郁闷啊!但他又能怎样,陷到这人堆,就是顾飞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五五之数,逆流而上他们几个还是直接受的偷袭,顷刻之间就挂了个干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