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一十二章 全城大戏

第八百一十二章 全城大戏2017-11-10 16:39:16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一十二章 全城大戏

    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一直幻想着将千里一醉击杀后,将在法师学院这里进行如何如何地守杀,两人是恨不得在这里埋伏下百万雄兵。

    结果这道大餐顾飞一直没机会品尝,倒是让逆流而上给赶上了。法师学院复活的他气得是七窍生烟,在行会里立刻招呼人手就要去报仇,眼看就要踏出法师学院,却突然怔住。

    云中牧敌他们在这里留守的人实在是多,多得已经没办法在这样的街市上埋伏起来,逆流而上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外面一堆不怀好意的玩家虎视眈眈。逆流而上心下一惊,连忙停步。他可以想到这里守着这么多人是为了什么,但好死不死地怎么就让自己赶上了?

    逆流而上现在也无法确认云中牧敌他们是真的和自己撕破脸了还是只是一时冲动。真撕破脸的话,对方显然拼死也会守着不让自己活命,如果是一时冲动的话,这会怎么也该冷静了吧?虽然就算他冷静逆流而上也一定会去报仇,但就眼下,这些家伙,会向自己动手吗?

    逆流而上不可能去问,更不可能走出去试,此时被困此地,一肚子苦水也没处倒。这还没怎么着呢,自己就先挂一级了,这还有没有天理?逆流而上此时不急着招呼自家兄弟援救,反倒是给顾飞他们那边去消息,虽然不是自愿的,但走到这步上,就当是一次苦肉计吧!逆流而上觉得自己为此而死,怎么也得让千里一醉什么的感动一下。

    结果收到千里一醉回复:“你看,我说会有麻烦吧?你还说没事,下次小心点啊!”

    收到这回复的逆流而上,一再收到系统提示“您的心脏有异常”,险些被强行切断游戏才终于平息下来。

    “千里兄弟,我现在被困到法师学院了。”逆流而上继续努力博同情。

    “没有传送卷轴吗?”顾飞问。

    “没有。”

    “那你完了,法师学院一定很多人,绝对出不来。”顾飞说。

    收到这回复的逆流而上,再次无法克制地出现情绪激动。由于短时间内接连两次心脏异常太过频繁,这次系统是毫不犹豫地把他强行踢出了游戏。结果这一强行踢出成了给逆流而上的第三次重击,原本休息下就会没事的逆流而上,不得不赶紧连吞了几粒速效救心丸才挺了过来。

    休息了数分钟之久的逆流而上重新进了游戏,他尽量想些比较开心的事情。比如自己被系统强行断开了游戏,但好在自己是在复活点里,这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强退的损失。想着逆流而上上线检查了一遍,果然没有任何损失。“看吧,人生还是有希望的!”逆流而上对自己说。

    而会长离奇的数分钟下线让行会成员挺纳闷,这不刚刚还在动员全会集合说要打硬仗了吗?一堆人正不解呢,逆流而上重回了游戏,众人连忙来问,逆流而上怎么好意思说自己被气得犯了心脏病,只得推说是去上厕所。

    结果会里玩家急着找到带来的又是噩耗:对酒当歌玩家在练级区被偷袭,就逆流而上犯病的几分钟里,已经有37人被挂,其中有两队共21人是直接被团灭的。

    逆流而上一想就知道云中牧敌他们是真撕破脸了,干脆先下手为强,主动找他们对酒当歌的人杀上了。逆流而上这一气一急,系统警报又响,由于是刚犯过病的,系统一点不敢怠慢,直接踢……

    被断了游戏的逆流而上欲哭无泪,手忙脚乱连忙重入游戏,刚进入就被系统以大字报警告:为了您的健康,请调整好心态,适度游戏。

    老子一半心脏病都是被你们气出来的!逆流而上暗骂了两句,却不敢太激动了。行会上下对会长这上上下下的很是不解,逆流而上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十分平静的主持着工作。这同样让大家很诧异,会长虽然向来很理智,但理智并不代表是没有火气的,现在行会被人偷袭到头上了,咋还这么淡定呢?

    “真不愧是会长!”有人说着,“越是关键的时候,越是冷静啊!”

    赞叹声中,逆流而上迅速布置完了工作。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行会徽章统统给摘了,让对方无法确认身份,再就是速度集合,回城来法师学院把自己救了。

    集合这事早就已经在做了,此时对酒当歌的人正四面八方地朝主城方向会合。逆流而上此时也没其他选择,于是郑重地又向顾飞他们表了一次态,自己要开始主持正义了。

    “有劳了。”顾飞这很无所谓的口气,差点又让逆流而上犯病。他多么希望听到对方感动之极的声音啊,哪怕是虚伪的也好。

    顾飞和韩家公子两个很没事人一样地晃荡着也朝主城方向走,路上就看到对酒当歌集结的人群。这两人对于对酒当歌来说就太不陌生了,谁都认识。但双方也没有主动打招呼的,对酒当歌的人明显着急一些,很快就把二人给甩了。

    “挺着急的。”韩家公子说。

    “当然,逆流而上被困到法师学院了。”顾飞说。

    “云中牧敌他们也会抢占主动,法师学院那边会有激战大概他们也想得到。”韩家公子说。

    “哪边会赢。”顾飞问。

    “对酒当歌。”韩家公子毫不犹豫。

    “这么肯定?”顾飞说。

    “城内不同城外,受地形控制,人数上的优势不容易充分体现。复活点外虽然都有广场空地,但正好对酒当歌的法阵发挥了。我如果是云中牧敌他们,这时候不会在那里死守,先留一点点人手装装样子引对酒当歌的主力过来,然后外围组织,从多个街道进行大包围,发挥人数优势。不过就算是这样,对酒当歌随便选一个方向,突围出去也不成问题,玩家质量上是有差距的。”韩家公子说。

    一切正如韩家公子所预料,法师学院外双方调集主力进行了激战,最后是对酒当歌占据了上风。他们的法阵在这样空间不大的街区颇具威力,一排法术轰出去,街道三十米内寸草不生。这样的炮台攻势云中牧敌他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双方在此各丢下数十玩家的等级后,试出了深浅,云中牧敌他们也没有玩命死抗,选择了撤退。现在他们的同盟内部意见已经是极多了,虽然己方人数占优,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却也不敢靠人数来搞自损一千杀敌五百之类的玩命打法了。

    况且逆流而上也不会傻到靠自家行会的力量去以少击多,他已经开始上下活动寻找同盟,第一个找上的就是无誓之剑。这事不难理解,正因为大家是竞争对手,所以这时候逆流而上更要拖着无誓之剑一起下手,不然他们对酒当歌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不是让纵横四海在后面捡了现成便宜了?

    纵横四海向来以云端城最大的行会自居。但现在云端城云中牧敌这帮人针对非常逆天的事已经是人尽皆知了,纵横四海这次却是意外地冷静,向来被认为没什么头脑的无誓之剑,这次竟然比逆流而上还沉得住气,让外界玩家猜测无誓之剑是不是已经傻到忘了什么了。

    无誓之剑在审时度势方面的确不如逆流而上,主要参谋倒影年华有点战术头脑,但在战略上也经常闹笑话。他们也是像逆流而上一样在观望,但逆流而上当时立断地比他们要快一些,早一步断定了千里一醉他们的优势后就抢过去示好了。这个事上,越是占先的人越容易捞到好处。等全云端城的玩家都站到千里一醉这边了,纵横四海什么的再去表态,哪还能像逆流而上一样得到高级vip的承诺。

    无誓之剑在节奏上慢了半拍,结果却又多看到了一些场面。逆流而上一时犯贱,没有跟在千里一醉身后当助力,不小心把自己给推前台上去了。对酒当歌和云中牧敌他们这边大打出手,让正准备去找顾飞的无誓之剑迟疑了,尤其是逆流而上主动联系到他以后……

    无誓之剑的确没有什么妖艳的智慧,但在小聪明方向却不会输给任何人,而且会长当久了,总有点敏锐的直觉。这逆流而上一找他,他立刻知道自己这次反应迟顿,却迟来了另一样契机:云端城所有大行会自相毁杀,而他们却完全保留实力的契机。

    这种场面无誓之剑曾做梦幻想过,想不到竟然真的有这么一天。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向顾飞他们这边讨点城区方面的好处了,只是和逆流而上这打太极,诸如你们行会之间的过节,我怎么好意思插手之类。

    逆流而上一看无誓之剑想坐收渔翁之利就分外恼火,要不是系统这会把他当作重点看护对象,早咆哮着骂街去了。纵横四海想独善其身,逆流而上是绝对不答应,哪怕是一起毁灭。这样一想,逆流而上干脆豁出去了,直接杀云中牧敌他们这边谈判。

    逆流而上的意思很清晰,无誓之剑想乘咱们这打起来捡现成便宜,这绝对不行。这卑鄙的家伙,要死也要先让他上路,咱的事先放一下,乘这机会,咱一起把纵横四海干了算了。

    云中牧敌他们现在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了,他们已经意识到非常逆天这边的事可能已经讨不好什么好结局了。而且经千里一醉这么一闹,他们行会都是元气大伤,更可怕的是,千里一醉已经被得罪了,谁知道这人什么时候能消气,要是以后继续见牧云行会见黑色同盟会的人就杀,两家行会早晚得解散。还有地牢里那一堆虎狼,估计也都憋着气呢!等全出来了,有几个是好惹的?

    一想到此云中牧敌就觉得前途暗淡,结果逆流而上此时竟然找他来一起把纵横四海灭了。这个提议云中牧敌真是太喜欢了。反正他们已经是没前途的一般人,在自己完蛋前,多拉上几个陪葬还真是不错,尤其是无誓之剑这个早就看他不顺眼的烧包家伙。

    双方这是一拍即合,立刻暂时休战开始重新布置。可怜无誓之剑还蒙在鼓里,倒影年华也觉得他们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哪知道他们的决策是把自己立于了危墙之下,这墙转眼就要倒了。

    第一波的偷袭执行得很机密。就像对酒当歌受到的第一波偷袭一样,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显然不得信任的玩家根本就没参与这行动。

    这次针对纵横四海,参与的人更多,而且大家更有耐心,别管是落单的还是组着队的,杀怪练级的还是做任务的,只要是纵横四海的人,就可以被当作是目标。

    纵横四海的行会频道几乎是在顷刻之间炸开了锅。第一波攻击,纵横四海直接被击杀人数达142人。这是可以排得上号的大损失,对手的进攻显然极度疯狂。

    刚收到这消息的无誓之剑都傻眼了,他还想一边看戏呢,哪想到突然就成了头号被打击目标?摘徽章,聚集人手,纵横四海自然也是这么个操作模式,于是一时间云端城的大行会向来戴着徽章自豪的风气不见了,所有人都把徽章压到口袋最深处,走在路上看到没徽章的玩家,都会心惊肉跳,一旦确认对方的身份,跑杀被杀,只有这三种选择。

    大行会之下,总有许多朋友行会。几大头脑都在搜集帮手,这方面无誓之剑又有点优势,彩云间!这个云端城的第五大行会,他是可以争取到的。这种关键时候,顾小殇不会没义气的不帮他的忙。

    顾小殇痛快地参战了,云端城的行会开始没一个清闲,和大行会相熟的已经带着人站队了,一些观望的,不想参与的,则在接受着一轮又轮地游说。各行会之间关系复杂,让被游说的会长们晕头转向。之前以为是对酒当歌打牧云行会,但突然他们又一起打起了纵横四海。那这两家竟然是一起的吧,但偏偏两家又有人过来分别游说,让人觉得他们又好像不是一起的……

    中小行会茫然,非常茫然,他们想观望一下的,但这就走上了无誓之剑走上的那条悲剧路线:观望也中枪……

    虽然像逆流而上他们这些人的行会是不会对这些小行会的观望产生提防之心,但中小行会也有中小行会的对手。他们不与六级大会竞争,却有同级四级三级的竞争对手,一些已经参战的行会,发现平时与自己的不对付的行会竟然在观望,这怎么能允许,于是学习逆流而上的精神,直接拖人下水,把对方也卷入这场没人说得清原因的行会大混战中。

    战况飞速升级,比起月夜城的混乱有过之而无不及,城里城外,每一寸土地都成了战场,除了受pk保护的十级以下玩家,几乎所有人都投入了战场。虽然有极大一部分人是没行会的,但这场混战中,行会徽章因为成了标识,所有人都摘了,那些本就无行会的无徽章人士,也经常遭到误杀。

    于是这时有人提出乱来乱去的不是个事,干脆大家统一把徽章戴起来,杀也杀个明明白白。

    结果真有傻瓜会长认为这是真知灼见,率众戴起了徽章,结果走哪都成最鲜明的目标,第一时间被击杀着!一片骂街声中,戴徽章的全又把徽章给摘了,之前提出这意见得成了人民公敌,哪边都喊打。

    整座云端城烽火连天,相比民风彪悍的月夜城,这在云端城可从没出现过。各大复活点开始人员爆满,全是死了重生的。复活点外也是争夺的主战场,控制住复活点,就等于控制住了对手的战力,结果这阵地你方夺去我方占领,拼得你死我活。

    追杀千里一醉,对付非常逆天什么的,云中牧敌他们这帮人早都忘了,他们只知道他们没前途了,但现在全城玩家跟着一起将大掉级,这让他们十分振奋。他们努力拼搏着,与其他人一起朝毁灭冲刺着。

    通缉任务处这时候也不再是什么重要地方了,这当口,谁还有功夫来洗什么pk。于是顾飞和韩家公子溜达到这里时,看到之前严密地蹲守早已不在,顾飞忍不住冲进通缉任务处,出来时语无伦次:“好多怪……”有pk值的玩家都被他当怪了。

    韩家公子心下也是骇然,这局面发展超过了他的预期。之前顾飞说到云中牧敌他们不疯也得疯时,韩家公子就隐隐预料到可能是要有戏看了。结果逆流而上一挂,韩家公子立刻对顾飞说大戏要上演了。

    但他也没料到,居然这么一会就已经上升到了全城大戏的程度。而一切祸端的由头非常逆天,此时全蹲在地牢里,与世无争,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

    “这得多少个白痴才能把事情上升到这种程度啊!”韩家公子感慨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