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一十四章 站墙头的悲剧

第八百一十四章 站墙头的悲剧2017-11-10 16:39:1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一十四章 站墙头的悲剧

    云端城乱,乱极了!

    行会各自为战,已分不清谁是敌谁是友了。就这一堆势力当中,顾飞这个通缉捕手又出来插了一脚。追风纹章新出的传送功能虽然极其随机,但提高效率还是很明显的。说明是强调了无论怎么随,肯定是往近里随,这话不是虚的,哪怕从屋里随到屋外,也算是近了几步路嘛!

    云端城玩家的脑袋顶上顿时又多了这一团阴影笼罩,除了牧师,各职业玩家都是人人自危。战斗打到这个时候了,谁手里会没点pk值?尤其是在察觉千里一醉是通缉目标是pk值越多越优先后,原本杀人如麻在行会中自豪不已的家伙们全慌张了。各行会会长也是很无奈,只能拿“还好只是坐牢”来宽慰众人。但pk值冲到二十以上的也不是没有,这值坐牢也得掉级,想去洗吧,但听说通缉任务处那里是千里一醉的重点看护地点,一堆人纷纷绝了这念头。

    于是有一些家伙,已经寻思着是不是要远走他乡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了。沿乌龙山脉步行逃走,这太慢,找不定千里一醉就快步赶上来了,于是人人想到传送卷轴。这时候为了保命哪还有顾得上省钱,云端城顿时传送卷轴市场火爆。但这时候想收传送卷轴哪里收得到?至少拍卖行里是绝对没有,那地要走也早被韩家公子扫光了。于是只好找有存货的工作室,工作室这边,由于韩家公子几次大手笔的收购,早开始留意传送卷轴的需求,加上货源也有点紧缺,现在这么多人跑来要买,价格疯涨,普通玩家根本消费不起,只能捶胸顿足地等死。

    这时候救了好些玩家的,却是韩家公子的一条消息:“你任务也有点方向性行不行?不要乱杀。”

    “什么意思?”顾飞杀得正带劲。

    “你要让玩家们知道,有些行会的你杀,有些行会的你不杀,这样才会有人和我们统一战线一起战斗下去。你再这么乱杀下去,非逼得全城玩家再次结盟来对付我们。多少白痴一起努力创建出眼下这局面,多不容易啊,你不要毁了它!”

    顾飞一听后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啊!”

    “废话。”

    “那杀哪些不杀哪些呢?”顾飞问。

    “你分不清的话就都不要杀了。”韩家公子说。

    “我努力试试。”顾飞说完,就找漂流,消息过去“喂”了一声,漂流飞快回复:“您呼叫的用户永远不在,请永远不要再呼。”

    顾飞郁闷,知道这家伙是在资料室查人头查疯了,已经拒绝和自己再合作,可没他提供资料,自己没法明确任务目标玩家的行会啊,现在玩家都不戴行会徽章了。难道开口去问?这人会说实话吗?

    想到这顾飞一拍脑袋,管他说实话还是不说实话,要的只是让大家明白有一些行会自己是不杀的,只要达到这个效果就行了。

    想着,顾飞再次启动行会徽章传送飞起了。这次随机运气不错,要杀的目标就在眼前晃荡,而且和他一起的,以及他们正在战斗的对手中都有编号显示。这是云端城乱到这个程度的一个显著特色:几乎人人都带pk值。这狠狠地便宜了顾飞,他寻着一个坐标飞过去,经常是同时发现若干任务目标。顾飞合计着是不是可以回通缉任务处一下,把云端城所有的任务都领了,那样说不定都不用再寻了,街上所有人都是可以砍的目标。

    一边寻思着一边冲上前去,大喊了一声“通缉任务”,“没事的闪”这句顾飞省略了,因为眼前人都带编号,全是他任务,这意味着这两支可能都是精英小队,个个都是手里有数点pk值的高手。

    “哪个行会的?”顾飞用了新词。

    两路人马看到顾飞早慌张了,但随后听到问行会,一怔。左边一伙有一人站了出来了,满脸的泥泞混着汗水,也不知这pk是怎么p的,朝顾飞一点头道:“千里兄弟,是我们,对酒当歌的。”

    扇子凌这角色顾飞不算太认识,只是被他砍过的芸芸众生中的一位,此时听到是对酒当歌的,顾飞点了点头:“哦,那你们走吧,我来任务的。”

    对酒当歌一行人都是喜出望外。原来千里一醉是不杀他们的吗?可之前好像有行会的人被他送监狱的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是什么误会。数人想着连忙让到一旁,向顾飞示意:“您请您请。”望着对面的对手,眼中全是幸灾乐祸。

    “你们哪家的?”顾飞转头望对酒当歌的对手。

    这帮家伙显然失了分寸了,当着对酒当歌众人的面,居然也敢说:“我们才是对酒当歌的,他们是假的。”

    “靠!”扇子凌大怒,当场拿出徽章,自豪地戴上:“你们有吗?”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也戴了起来,朝对面玩家示威:“你们有吗?”

    顾飞这边点头:“戴着好,戴着好认人。”

    扇子凌等人感动啊!之前果然是误会,要是戴着徽章,千里一醉早就不会对他们下手了。会长啊会长,这次你有点失算了。其实早在对酒当歌有人被通缉掉后,有人就向会长询问咱不是和他们是一边的吗,怎么也会被千里一醉杀。

    逆流而上那时竟然是意外地理解顾飞,那个局面,完全已经上升成各行会自己的斗争了,千里一醉还会理会你什么这边那边的?那人本来就是不讲什么情面的。逆流而上想到自己之前被杀困到复活点去博同情时被千里一醉不以为然丢过来的两句,速效救心丸的味道回味在齿间。

    此时收到扇子凌的消息后,逆流而上也是意外地惊喜,原来千里一醉并没有忘记他们啊!逆流而上感动,连忙亲自给顾飞消息嘘寒问暖。顾飞这会正忙着呢,对面那帮没徽章的幼稚的想冒充,顾飞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动手了。对方也不抵抗,分头就跑。扇子凌等人很想去拦的,但又怕抢了目标惹千里一醉生气,只好傻愣愣地看着,结果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千里一醉追上一个目标,干掉,跟着瞬间移动,追下一个,再干掉,再瞬间移动……

    而且这瞬间移动的距离完成没有章法,有时直接移动到目标身前去堵,有时竟然只是移出去几步,最后一次,目标都已经跑散不见了,众人以为千里一醉会停手和他们招呼一下,哪想白光一闪,千里一醉也消失不见。

    扇子凌等人的大脑都不够用了,满脑子都是顾飞闪来闪去的身影,一会这街口,一会那转角的,着实的诡异。扇子凌目瞪口呆了半晌,才给逆流而上又去了消息:“千里一醉,好像又多新技能了。”

    “什么技能?”逆流而上问。

    “不清楚,看起来是传送类的,但好像又有随机性,不是人为控制的。”扇子凌不愧也是高手一个,看顾飞那诡异的传送,总结出了“随机”两个字。

    “随机……”逆流而上只知道灭千里一醉这个课题已经越来越难了。他甚至有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在哪里的跑位风格。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没有针对我们,这太好了。”扇子凌高兴。

    “这个当然。”逆流而上点着头,迅速通知了全会,只要遇到千里一醉,迅速自报家门,并出示行会徽章。

    这种消息总是传得很快,不大会许多玩家都知道了千里一醉对对酒当歌是有特赦的,这让玩家们心生妒忌,更加起劲地谋害起对酒当歌的玩家。

    逆流而上这才知道想和千里一醉做盟友压力也是相当大的。于是就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当遇到千里一醉的时候,所有玩家都会立刻说自己是对酒当歌的人。而当遇到其他对手的时候,所有玩家都猛摇头说自己绝不是对酒当歌的。

    当然,说不是容易。说是的,却非得徽章来证明不可,有些人拿着自己行会的徽章就想糊弄,实在是挑战顾飞的眼神,下场当然是很凄惨的。

    无誓之剑得到这个消息时有些酸溜溜的。逆流而上那个小子,抢先一步和千里一醉示了好,结果这时候就得到了赦免,自家呢,被千里一醉送进地牢的已经二十多个了,而且都是高手。

    无誓之剑正郁闷呢!却有好消息传来,有行会成员在千里一醉面前诚实报出自己的行会后,竟然也得到赦免。

    “原来我们也是不会被杀的吗?”无誓之剑激动,自然是主动向顾飞消息示好。

    再之后,彩云间也被顾飞放过,这时候云中牧敌黑色食指心中都如明镜一样了,千里一醉到底没有杀晕了头,依然是狠狠针对着他们的……

    顾飞这边呢,接连放过了三家大行会,着实心疼。要知道大行会里多高手,自然是多高pk值的重量级目标,现在全都只能看不能杀,可惜啊!

    不过顾飞也明白局势,他的任务需要有个指向,需要让人看出来他任务的针对性,这就是韩家公子所说的方向性了,这种情况下,将五大行会中的牧云行会和黑色同盟会留下来,就让人一目了然了。

    对酒当歌纵横四海彩云间,还有他们的盟友们此时都是信心倍增,他们都觉得自己身后有一个强大的身影在守护着他们一般。不过很快逆流而上就觉得尴尬起来了,虽然现在乱得有点分不清谁是谁了,但他们对酒当歌目前在混战中其实是和牧云行会还有黑色同盟会一起先打击纵横四海的,起码他们的战略思想是这样的……

    “这事千里一醉可能还不知道,这要知道了……”逆流而上一阵紧张,这一步站很有可能倒大霉,于是在此时毅然决然地去找无誓之剑交涉了,表示要一起向牧云还有黑色同盟会他们开战。

    无誓之剑却又有些糊涂了,他的初衷是想一边看热闹的,结果是逆流而上和这帮人一起开得战火,把自己给卷了进来。他的仇恨值主要就在对酒当歌身上,但现在仇恨的目标突然说要和自己一起并肩战斗,一起去消灭牧云行会还有黑色同盟会了,无誓之剑很不解地回了逆流而上一条消息:“我为什么要和他们打?”

    “他们先挑起的战火啊……”逆流而上说。

    “那不是你挑拔的?”无誓之剑问。

    逆流而上一怔,对啊!自己怎么把这忘了,其实无誓之剑的对手是自己来着,现在自己要和他搞和谈,这他不就要退出战斗了?这样一来不就又回到原始了?自己和那两家战成一团,纵横四海抽身一边看戏,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的。

    “关系怎么搞得这么复杂的?”逆流而上头都痛了,此时觉得千里一醉还不如不给他们赦免呢,弄得他现在是左右为难。

    其实顾飞此时还当逆流而上因为闯牢房被杀,正愤怒地和云中牧敌黑色食指他们战斗呢,他们行会之间那些相互制衡,一会和你同盟,一会和你开战,一会有意拖这个下水,一会棍打落水狗什么的,他可没想着这么多。黑色食指和云中牧敌是对手,这是顾飞认定的。至于逆流而上和无誓之剑之间那点破事,顾飞想都没去想过。

    此时的顾飞继续努力地刷着任务,放过了三家大行会,损失了那么多够份量的目标,顾飞勤奋地想在其他地方补回来。遇上目标,问行会照旧,有那三家徽章的,放过不杀。但有些一些中小行会,是与这三家盟友的,于是想当然地以为自己也不会被杀,信心十足地报上名,出示徽章,然后被砍掉,还一头纳闷地以为这是什么误会来的。结果多被砍几次,发现这好像不是什么误会,怕是人千里一醉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吧!于是连忙又联系他们的同盟大会长,去和千里一醉招呼一声。

    于是无誓之剑等人纷纷给顾飞消息,一会一个行会,一会一个行会,让顾飞网开一面。顾飞十分为难:“名字我记下了,可徽章我不认识啊!遇到怎么分辩?”

    “没关系,慢慢就认识了……”大会长们说着,他们发现此时他们是要求顾飞可以认出云端城近五分之三行会的徽章,这着实有点为难人了。

    于是顾飞本着“慢慢就认识”的精神,边杀边熟悉各行会的徽章,这时候云中牧敌他们这边收了风,他们大行会是混不过去了,但中小行会什么的,却希望借逆流而上来保一保。

    逆流而上和他们合作已经心中不安了,此时哪还会帮着他们去忽悠顾飞,自然是在那装傻,云中牧敌他们大怒,突然一起调转枪头朝对酒当歌开战。对酒当歌一下子被夹到当中,两面受敌。逆流而上傻眼了,这次站墙头可站出笑话了,站了个正中,结果两边都喊打,自己竟然没处可倒了……墙头草的悲剧,莫过于此。

    逆流而上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这么抗下去人,他们对酒当歌竟然要成第一个完蛋的了,无奈之下,顾飞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连忙向顾飞呼救,说他顶不住了。

    “顶不住就快跑啊,跑复活点,跑其他主城什么的。”顾飞说。

    “帮帮我们啊!”逆流而上哀号。

    “我一直在杀呢,没停过。”顾飞说。这绝对实话。

    “我知道,但现在……”逆流而上一想到他这怎么就夹到两边势力当中去了,这没法和千里一醉交待啊,一向口才不错的他都有些没词了。千里一醉当然不可能帮他去和云中牧敌那帮人说话,希望只在无誓之剑这边。可千里一醉要是问一句“你怎么和无誓之剑打起来了”,这问题逆流而上没法回答啊……

    逆流而上突然没了声音,顾飞也没太在意,继续任务,在刚刚又剿灭了一队人后,突觉身边有异,一只手竟然直接就抓住了他的胳膊。

    顾飞大惊,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到了自己身边,并且已经抓住了自己,这绝对不应该是普通玩家可以做到的事,这又是什么古怪的技能?

    一时间顾飞已经没法多想,习武带来的自然反应已经让他为摆脱此境地做出反应,身子沉,另一手倒提暗夜流光剑,一个刁钻的角度斜削了出去,游戏中的技能“双炎闪”当然是不能少的。

    顾飞自信这一剑没有人躲得过,他所料也不差,斜身后的这人对这剑全无防备和反应,但这一剑竟然也就这么从对方的身上当中穿了过去,毫无阻隔。

    顾飞一怔,这是什么?幻想的技能吗?他想到了漂流的“冰影术”,可漂流那技能,幻想也是会受攻击而消散的,不是这样的……

    正准备再试一试,这人竟然已经开口:“你不能再杀啦!”

    “什么?”顾飞一愣。

    那人满脸的苦笑:“你不能再继续任务了,云端城的地牢要被你填满了,满了之后会怎么样,系统没有这方面的应对。”

    “你是谁?”顾飞茫然。

    “gm……”对方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