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零一十五章 监视着……

第八百零一十五章 监视着……2017-11-10 16:39:20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零一十五章 监视着……

    顾飞打量着眼前这人,这可真是以gm身份出现的家伙了。叶小五说是游戏工作者,但在游戏中的出现却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玩家账号,有职业有技能,会被杀会掉级。而眼前这位,顾飞一剑劈去直接穿体而过,此时又试着用了一个鉴定术,本该是显示职业的地方,显示的字样是gm264,等级显示是一级,除此没有任何资料。而此人身上的装束看起来也像是游戏装备,但在鉴定术之下却没有任何的显示。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顾飞问。

    “是这样的,由于目前云端城的混战局面,再加上你进行通缉任务的超强效率,云端城的地牢马上就要被填满了,而人数超出时的玩家将传送到何处?系统没有这方面的应对,就有可能导致游戏运行的出错。所以,只好拜托你等一等了。”gm264很耐心地又详细讲解了一遍。

    “那你们赶紧扩建监狱啊!你让我停手,这治标不治本啊!”顾飞不满。

    “我知道我知道。现在策划那边已经着手进行这方面的设定了,但我们也需要时间呀!所以只能暂时地请您先停一停手了。”gm264说。

    “就我停了就可以了,其他人呢?”顾飞说。

    “您停一下就足够了,地牢里还有些许空位,撑撑眼下的局面那没问题……”gm264说。

    “这事闹的。那我这么一停,我这连续性的任务怎么办?可不都要失败重新再来了?”顾飞说的主要是追风之靴提升品阶所需要的连续完成通缉任务。这个算是最难完成的,有时会因为一些偶然性导致任务的失败。比如说刚领好的任务目标,恰恰pk值差一分钟就洗尽了,恰恰就下线了……这些都是神仙难救的局面。顾飞现在可算是赶上了个好时候,此时玩家战得激烈,pk值只会多不会少,更不可能临阵跑去下线,正是提升追风之靴品阶的最佳时机,速度可是顾飞很喜欢的东西。

    gm264泪流满面了,他们在为整个游戏有可能运行出错而担忧,这人却在和他们说什么他的任务连续性。gm264在进游戏前当然也了解了一下这个千里一醉的情况,游戏公司方面对外不说,但天天在背后注意游戏的运营,也知道这个玩家是目前游戏里独树一帜的异类。但就现在他杀出的这个困局,游戏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号人,却没一个预料到这种问题,实在是这人的游戏方式是不属于人类的……

    通缉任务这么高风险,低报酬的任务,哪有人会如此钟爱的?就算是一个极度喜欢pk的玩家,那也应该是成为一个当街屠人的滥杀者。这么一个暴力份子,却又有牢牢的道德束缚,如此的矛盾体非一般人可以想到。

    一个人偶尔做一件事没什么可怕,但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做一件事,那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后果了。顾飞坚持不懈地通缉任务,于是拿到了一系列的奖励,他加入了阵营,拥有了通缉执照,然后通缉执照在城战的独得大奖中有了不可思议地提升,一点点的,各种条件都汇集在了顾飞身上,他依旧坚持通缉任务不动摇,赶巧迎来云端城混战大爆发。顾飞一身华丽的通缉配备,加上变态的身手,终于挑战到了系统的真空。

    平行世界的游戏运营也算是公正了,这种时候,真要卑鄙点,强行切断顾飞的游戏,任他在强横,也不过是数千万玩家中的普通一员,莫名地联不上游戏,也起不了什么风浪。而游戏公司现在却是派了gm出面向他解释原委,可算是很有素质了。

    “任务的连续性这个你放心,我们会公平的保证每个玩家的利益。特意出面向您说明这件事,相信你也看得到我们的诚意吧?”gm264努力和顾飞沟通着。

    顾飞点了点头,他看得出游戏公司的厚道。不过鉴于这事顾飞觉得自己是全无责任的,所以对游戏公司的厚道也视为理所当然,他还是更关心自己的任务连续性一些,于是问道:“怎么保证我的任务?”

    “呃?我们现在帮你把你目前的未完成任务全部取消,不计失败,等地牢问题解决了,您再重新领取一次任务,这样就不会有任何任务因为您的停顿而失败,导致您的连续性被破坏,这样可以吗?”gm264说。

    “哦,这还行。”顾飞本就是挺讲道理的人,对于游戏公司现在的处理手段也比较满意。只要是有道理的事,他当然也不会蛮不讲理,更不会借机狮子大张口提些不相干的要求。

    gm264完成了交涉任务,长出了口气,笑容满面地对顾飞道:“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们游戏公司对于发现游戏bug的玩家一向会有奖励的,您这个,就也算是发现了一项游戏bug吧!我们在处理完毕后会再和您联系。”

    “哦,什么奖励?”顾飞好奇。

    “现金奖励。”gm264笑。游戏公司是不会在这种地方发放游戏内的虚拟奖励的,当然玩家要拿了这笔钱再去买游戏里的金币或是奖励什么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哦。你再等一下。”顾飞看gm264已有去意,连忙又叫出:“大概要多久可以弄好?”

    “这个我不太清楚,您放心,我们会在处理好这个问题的第一时间和您联系。”gm264说。

    “那这段时间里,如果我要洗pk值怎么办?”顾飞问。

    “洗pk值?”gm264疑惑。

    “对啊!你也看到云端城现在的混乱了,pk值这东西总是不方便上30的,快到30就得洗一洗,现在我不能做通缉任务了,怎么办?”顾飞说。

    这个问题gm264显然是没有准备,怔了怔后,才道:“你只是暂不能在云端城任务,其他主城还是可以的。”

    “其他主城很不方便啊……”顾飞说。

    “这样,追风纹章的传送功能是不能跨越主城的,但我们临时帮你修正一下,让它可以跨越主城进行传送,这样就方便了吧?”gm264说。

    “这样啊……那就先凑合着吧!”顾飞很勉强地接受了。

    “那么,再次感谢您支持我们的工作,我是gm编号264,我们这次的谈话已录相并录音,有什么意见欢迎随时上官方主页或通过24小时服务热线提出,祝您游戏愉快。”gm264最后一句公式般的说话结束后,立刻就消失了,不像玩家,下线什么的还带白光,人是说没就没,直接就化为空气,十分干脆。

    顾飞想起什么似的,打开了任务列表一看,果不其然,他那些未完成的任务已经暂时都被抹去了。等问题解决,重新开始领取任务继续通缉,连续的记录依然是保持的,只不过不知道这帮人解决问题要到什么时候,现在可是通缉任务的大好时候啊!

    顾飞一边惋惜地想着,一边给韩家公子去了消息:“通缉任务不能做了。”

    “为什么?”

    “gm找我,说云端城的地牢要满了,堆爆的话,有可能会游戏运行发生错误,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顾飞说。

    “靠,真的假的,你不是被随便哪个家伙扮成gm给忽悠了吧?是不是姓名为游戏工作者啊什么的人给你来的消息啊?”韩家公子问。

    “不会,是真的。”顾飞描述了那个gm264的神奇和事情的经过。

    “这么说你已经答应了?”韩家公子说。

    “当然。”

    “我倒是挺想看看这游戏运行出错会是个什么错,是不是号召一些人来进行一下通缉任务呢?”韩家公子说着。

    结果游戏运营的监测部门立刻炸开了锅,四处大叫:“注意注意,这里还有一个危险份子,这里还有一个危险份子。”

    顾飞这次制造的危机着实受重视。他刚开始疯狂任务洗尽近400pk值时,注意到这边情况的监测部门的人还是开玩笑的说这样下去地牢要填满了,谁想到之后顾飞在追风纹章升级后,开始更加效率的,更加专注地进行着通缉任务,而这个时候,云端城拥有pk值的玩家也是疯涨,地牢里的玩家越来越多,监测部门的人脸色渐变,在通过一个模拟的数据测试后,发现这样下去地牢真的会被撑爆。

    消息连忙传达了上级,紧急应对方案也立刻被提出并开始实施。而游戏公司和顾飞当面交涉的举动,与其说是有素质,不如说是先礼后兵。如果顾飞拒绝游戏公司的要求继续我行我素的话,游戏公司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强行断了他和游戏的连接,而这时候游戏公司则占据了道德的一方,再无后顾之忧。

    顾飞在和gm264的交涉中已经答应了要求,但这可没有让游戏公司放松对他的检视。而且此时监视等级提升,顾飞在游戏中的消息言行都在被紧密注视着,他和韩家公子的消息当然被人看到,看到韩家公子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监测部门的同志们先大乱起来,有人提出立刻派gm去和韩家公子交涉。但关键时候还是领导冷静,大手一挥:“对这人也进行专项监视,最高等级。先注意一下他的举动,万一他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派gm去找他那不是闹笑话了吗?”

    众人听了连忙称赞领导决定英明,一边对韩家公子进行了消息言行的全方位最高级监视。立刻就有人大叫:“这家伙果然要搞事,他在写消息了。”

    “什么?”领导倒是觉得那人可能只是随口一句玩笑话的可能性比较大,此时闻言也是大惊,一边冲上来一边大叫:“先切断他的消息,gm呢?”

    “等等。他又抹掉了。”属下又汇报。

    “他写了什么?”领导大步流星朝这边的监视走来。

    “他写什么通缉任务有随机大奖,让大家都去做。”那人报告。

    “这个谎言可能有点幼稚,他大概在重新措辞,先切了他的消息,继续关注他的意图。”领导说着已经到了对韩家公子的监视器前,却看到守在这监视器前的属于脸色极其难看,把显示器转了转向,让领导可以看清楚上面韩家公子新书写出的消息。

    “在监视我吗?哈哈哈哈,开个玩笑,逗你们玩而已。”

    领导一怔,其他同事纷纷觉察这里可能有点什么不寻常的事,一起凑过来,看到了屏幕上韩家公子明显是写给他们这帮人看的消息。

    一群人面面相觑,没有人说话,整个监测部里只剩下电脑运行的声音,吱吱啦啦地响着。

    而屏幕上的字却还在闪动着,这一行消息的文字又被抹去,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又一串字跳到他们眼前:那么,我要继续游戏了,祝大家工作愉快。

    一屋子的人面目狰狞,只能用咬牙切齿来形容。就坐在操作台前的那位工作人员,很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没有把这个账号手一滑就人道毁灭掉。屋里所有人员都在脑中一遍又一遍地构思着如何整治这个账号的玩家才可以出了这口闷气。但悲剧的是,他们的职业素质告诉他们不可以这样,所以他们也只能是在脑中过过干瘾,一想到这点,每一个人都分外痛心。

    最后最有大将之风的还是领导,看到屏幕上韩家公子正在真的书写消息,又是手一挥:“解除他的消息截断。”

    工作人员很不情愿地照办了。

    “监视还继续吗?”有人问。

    一屋子人顿时矛盾起来。监视的话,又被调戏鄙视怎么办?不监视的话,这人真去搞什么事怎么办?

    领导却是一脸公事公办的模样:“继续监视。凡是知道目前地牢这状况的玩家,都给监视起来。”

    “早知道就应该向千里一醉提出不要泄密。”一人说着。

    “事出紧急,难免有没想到的地方。”又一人说。

    “不过千里一醉倒不像是那么多事的人。”一人说。

    “但那个家伙呢?”

    “禽兽一只。”一人下结论,得到了全体同仁的积极赞许,办公室里掌声一片。

    游戏里呢,此时的顾飞挺寂寞,任务不能做,pk吧,找不到对象。加上逆流而上假装不经意多说出来的几个行会,顾飞可砍杀的目标还是少。尤其是眼下根本没人戴行会徽章,顾飞上去直接问,和他们做过对的玩家心都虚着呢,哪会说实话。结果转了几圈,顾飞可以认出来的玩家根本就没有。想让漂流帮忙吧!但这家伙是坚决地不准备再伺候顾飞了,装死人死活不回消息,顾飞也没辙。

    顾飞这也仅仅是寂寞,此时游戏中最痛苦的是逆流而上,被夹在墙头当中被两边的人捅,对酒当歌越来越支撑不住,玩家等级嗖嗖地往下掉,越掉越弱,越弱越掉,逆流而上横竖左右是一个可交涉的对象都没有,最后被迫无奈,行会下令进了复活点的就不要出了……

    对酒当歌这一退缩,被他罩的那些中小行会顿时也没了气候。被人追杀的也是极其狼狈,但他们不像对酒当歌这样没退路啊!实在支撑不住,连忙服软,比如向无誓之剑坚定地表示以后一定站在他这边。无誓之剑对这效忠当然是十分受用,于是就卖好放他们一马,渐渐的,云端城的战火竟然越来越微弱,复活点外已经多是骂仗的了,因为打不过的已经彻底打不过了,完全龟缩在复活点里不出来。

    顾飞转了几圈发现这局面,急了,地牢的问题还没解决呢,怎么大混战反而就有停火的苗头了?看看时间,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这游戏公司的什么工作素质啊!

    顾飞这恼火呢!从月夜城步行来的蓝易和樱冢月仔的人总算是到了。这两家伙说是帮顾飞来着,但到了先联系的都不是顾飞,而是找茫茫的莽莽。茫茫的莽莽很不理解,又来消息问顾飞这些人来来去去的是稿什么名堂?

    “哦?回来了?”顾飞此时心思不在这上。

    “嗯,都到了,你们这边有什么计划?”

    “计划?你问那个谁。”顾飞说。

    结果韩家公子的消息也已经到了:“打得剩一堆残兵,咱可以去清理一下垃圾了。”

    “我转好久了,找不到对手。”顾飞说。

    “找?你为什么不去问逆流而上,问无誓之剑,他们都会很清楚的告诉你。”韩家公子说。

    “对啊!”顾飞恍然。

    “目前对酒当歌好像败下阵了,全缩到了复活点里。云中牧敌他们在组织人手,看起来是准备领通缉任务,直接杀进复活点把这些人揪出来。”韩家公子说。

    “通缉任务可以领了?”

    “一直可以领,只是你例外罢了。”韩家公子很平静地道。

    “靠,那么多人领,难道还顶不上我一个。”

    “好像是这样的。我说的对吧?”韩家公子说。

    “什么对吧?”顾飞纳闷。

    “那半句不是给你看的。”韩家公子说。

    “什么啊?”顾飞不解。

    继续监视着的一室子工作人员再度泪流满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