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零一十七章 损失非常大

第八百零一十七章 损失非常大2017-11-10 16:39:23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零一十七章 损失非常大

    已经绝望的云中牧敌再无什么顾及,爆发出的战斗力倒也非同小可。过来想击杀他的几个玩家竟然被他击退。但蓝易和茫茫的莽莽也是经验丰富极其奸诈的主,一看这家伙杀得如此奔放,也不让人上去包围什么的了,随便派了些弓手上去玩猎杀。

    弓箭手当然有很大一部分比例是花丛中永生的,这帮人的猥琐已经不用多说,云中牧敌好说也是云端城赫赫有名的大会长之一,最后却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更可气的是,这些猥琐的家伙在攻击云中牧敌时还一副很无聊,很无趣,很不情愿的模样,真是让云中牧敌到死都得不到什么尊重。

    战士被十几个弓箭手放风筝,结果自然是没悬念的。云中牧敌终于在痛苦中倒下了,临死前他倒是希望千里一醉能给他痛快一下,结果顾飞受限于二十九点的pk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被弥漫着猥琐气息的一箭给放翻了。

    云中牧敌当然也是带着pk值的,瞬间掉级,追随着黑色食指的脚步走上了跌出四十大关的悲剧道路。但更惨的还是他行会的状况。

    退会的行为像是一种传染病,一个人开了头,立刻就会一个一个地传染下去。其中有些是跟随云中牧敌来任务受到掉级威胁的,更有一些却是来都没来,只看到行会里不断有人退出,就怦然心动的。

    这些退出的名字对于行会许多人来说都不陌生,不少都是牧云行会的精英骨干,他们的退出影响实在很大。只是他们为什么突然就要退出行会了?却还没有什么情报传来,众人心中尚存疑惑时,突然发现会长大人的等级突然就掉了……

    于是所有人明白了,他们的行会又一次受到了灾难性的打击,这么多行会精英这一次都实在撑不下去选择了退出,他们这些人,也该为自己做做打算了。

    于是退出行会在牧云中成了时尚,成了流行了。相熟朋友之间,都会私聊一条消息:“你退吗?”

    回答一般都是“你呢?”

    于是一个小圈子里,只要有一个人说出“我退”。跟着的就会有很多人表示“我也退”。

    系统声不断,半小时内,1050人满的牧云行会只剩741人,已有309人选择了离开,而这退会风波还没有中止,许多已经去了地牢的,至少还是可以收到行会方面的系统消息的。他们看到了这浪潮,却无法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地牢里的牧云玩家也是阴霾一片。

    这个情况,顾飞韩家公子他们暂时还不知道,但无誓之剑逆流而上等人却通过内线第一时间就掌握到了情况。倒影年华有些发怔,他没想到千里一醉他们的这一次伏击影响会这么大。他以为云中牧敌只会又是一次跳着脚怒吼“又中计了”。但据线人回报,此时的牧云行会频道里一片安静,云中牧敌完全没有在这个危机时刻出来搞搞公关。他似乎已经累了。

    “牧云要完了。”倒影年华下结论。

    “对酒当歌也不远了。”无誓之剑笑。倒影年华领人回到复活点处,拥有pk值的玩家是如此之多,所以领任务领错的机率远远大过领对,倒影年华带了一百来人去,一个人一个任务,回来发现领对的不过13个……

    “这办法效率太低了。”无誓之剑摇头,部下领任务连领到他的都有。

    “是不怎么样,但他们全缩在复活点,除此没有别的办法。”倒影年华说。

    “对酒当歌已经元气大伤,我看我们不必急于一时。保持对他们的攻击,终会干掉他们。”无誓之剑此时的脑袋倒是清醒。

    倒影年华却是有点舍不得此时得来不易的上风局面。可也得承认此时想一口灭了对酒当歌机会不大。可是把战线拉长,以后继续这场战争,那样真能顺利地把对酒铲除吗?要做到这点单靠纵横四海自己的力量有些勉强,还是要集结诸多友好的行会,大家共同努力,这样才能让对酒当歌再没有什么发展的空间。

    倒影年华说了自己的看法,无誓之剑很赞成。总之要继续控制眼下的局面,这有点难。这根本就是重复云中牧敌和黑色食指他们对付非常逆天的老路,把自己的主动变成被动,最终自己被自己拖垮。这么鲜活的例子刚刚发生不久,无誓之剑倒是挺会吸取教训。

    不过此时战斗却可没这么痛快的结束。此时不过是大行会之间的斗争暂告了一个段落,但那些被卷入这场战争的中小行会,却还没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他们犹自在努力地互相攻杀着。实在被逼无奈又无力招架的行会,最终基本都是走上宣布解散的道路,云端城行会数量急剧减少着,像是经历着一场大清洗。

    黑色食指险些是带人重复了云中牧敌的悲剧。还好云中牧敌比他快了一步。眼看云中牧敌被打成了这个样子,黑色食指也急忙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心里已经妥协了,和千里一醉斗实在是一次失败的决定。现在牧云已经完蛋了,组织起这次行动的英奇工作室,从头到尾就没有实现一次他们所承飘天文学什么的……这一个个美丽的设计,似乎完全没能影响战局的走向……

    “会长,我们怎么办?”行会里许多玩家得闻他们最大的盟友牧云行会此时的结局,个个忧心忡忡。悄没声息的,黑色同盟会也有数人离会了。

    退会的传染病到了,但此时黑色食指可还没像云中牧敌一样绝望。他想到了让行会存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向千里一醉妥协。

    承认自己败了,承认自己错了……黑色食指想到的就是这些,很屈辱,但没办法。自己一手建立发展的行会就这么倒下去,黑色食指会觉得更憋屈。左右都是郁闷,但其码某一个郁闷过后可以让自己有机会得到安慰,至于另一个郁闷……郁闷过后只有更深的郁闷。

    黑色食指在行会里说了出了自己的意思,行会里一片沉默,没有人表示支持,但也没有人表示反对。但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是,已经开始发生的退会传染病,一下子止住了。很显然,众人心中是支持的,但此时说出支持的话,会显得很没出息,于是没出息的话,没出息的事就让会长来吧,大家伙享受没出息后带来的成果就行了……

    “黑色食指想约我们聊聊……”一番辗转,黑色食指的意思总算传到了顾飞这边。

    “唔,或者是承认失败来讨饶,或者是垂死挣扎又搞什么圈套,只有这两种可能。”韩家公子说。

    “地方由我们定,他自己来……”顾飞继续说。

    “他投降了。”韩家公子做出结论。

    “不过现在这情况,他投不投降好像也无所谓了,反正地牢里的剑鬼他们出狱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顾飞说。

    “他可不会这么想,他怕你继续持续不断地找他们麻烦哦!”韩家公子说。

    “事情已经解决了,还没完没了地干什么。”顾飞倒是很大度,但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以后通缉任务什么的,优先考虑他们吧!”

    “起码也得看看他们投降的诚意吧!”韩家公子说。

    “怎么看?”

    “老子光买传送卷轴就用了多少钱你知道吗?”韩家公子问。

    “……”顾飞觉得黑色食指还不如战死,因为他将迎来精神和金钱上的强劲勒索。

    于是当黑色食指和这两人碰面时,他的确很快就有了死了算了的念头。

    千里一醉基本上是一言未发,韩家公子从头到尾所说的中心思想基本就两个字:“赔钱。”

    “也没什么其他可赔了。”韩家公子仿佛很委屈,“都只好拿钱来换算,这真悲剧……”

    “大概……要多少钱?”黑色食指硬着头皮,他用膝盖想也知道这是狮子大张口的时间,而黑色食指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这钱最后只能全会收集,实在收不上,那就关门倒闭吧!

    “我看看,这次大战,光传送卷轴我们就用掉了两百多个。传送卷轴一个多少钱你清楚的吧?”

    黑色食指吐血,顾飞也差点没忍住。这家伙还真是说瞎话不带眨眼的。传送卷轴两百多?买都没买这么多吧?

    黑色食指则心里飞快一算,现在传送卷轴的价格是只高不低,两百多个,管他真假,这就算是对方开出的价码,这算成钱,30万金币下不来。自家行会1000人,分摊也要一人300,硬掏还是都掏得出,就是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不是情愿。更关键的是,韩家公子那还意犹未尽呢,显然这账还不是唯一。

    “非常逆天本来一百多人,一下子被你们逼走一大半,那可都是游戏里的高手高高手,这么严重的人才流失,怎么办?”韩家公子问。

    “这个……这人……”黑色食指支吾。

    “你觉得是人值钱,还是传送卷轴值钱?”韩家公子说。

    黑色食指毫不犹豫:“卷轴值钱。”

    “那精英高手呢?尤其是像我们行会流失的这种超级精英。”韩家公子说。

    精英个屁,超级个屁啊!黑色食指泪流满面,谁不知道你们那帮人都是城战时候临时凑来充数的杂碎,那要都是超级精英,自己就是超级gm了。

    “黑色会长怎么不说话?”韩家公子问。

    黑色食指抹了一下汗,“那个,超级精英,有多超级啊,好想见识一下。”

    于是韩家公子发了个消息,漂流闪进了包厢。漂流是混入黑色食指的佣兵团玩过的,黑色食指完全不陌生,看到后一怔,韩家公子在旁说着:“看,就是这么超级,这么精英,被你们逼得都退出行会了,损失很大啊!”

    黑色食指快崩溃了,眼前这位的确够得上“超级精英”的称谓,但问题是这显然是特别的一例嘛,而且现在就站在这,很明显这很快就要加回来了……这账到底是怎么算的?

    超级精英漂流还向黑色食指问了声好,随便叙了两声旧,旁若无人地就坐下了。

    “和你一起退出的超级精英有多少人来着?”韩家公子问漂流。

    “有七十来个。”漂流说。

    “那就算是七十个吧!”韩家公子大度地挥手。

    “嗯,有关超级精英的价值,我有个换算的好法子。”漂流说。

    “哦?”韩家公子抬了抬眉毛。黑色食指猛然间也满怀期待,漂流当时在黑色佣兵团时和他处得算是相当不错,两人说是老朋友一点不过分,这人现在是准备帮自己一把了吗?

    于是漂流开始说他的主意:“就按一身装备的价值来算吧!其他像技术啊等级啊职业什么的,这没标准啊!不好弄。”

    “可现在其他人都找不到了。”韩家公子说。

    “那没办法了,就按我的装备来算吧,那些家伙想必是有不少装备比我强的,但找不到人也没办法了,就稍稍吃点亏吧?”漂流提议。

    “这样啊!那还真是没办法,只好就按你的垃圾装备算了,黑色会长,这你可赚大了。”韩家公子说。

    黑色食指哭了,真的哭了。这是串通好的,这是阴谋!黑色食指在心中无数次地呐喊着。漂流那在游戏里是什么人物?亏这两个家伙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其他人装备会比漂流还强,会可耻地认为以漂流为基数算是让黑色食指占了便宜,这世界真的是没有天理了吗?

    黑色食指这呜呼哀哉呢,那两个家伙却已经算起来账了。漂流把身上装备自己打量了一遍,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好像在看一堆垃圾,最后挺遗憾地宣布:“我这一身,换到市面上去,大概也就两万金币吧……唉,真是没脸见人啊!”

    “两万金币,七十个人,那就是……一百四十万,我没算错吧?”韩家公子说。

    “没错没错,唉,怪我不争气啊,一身装备才两万。”漂流说。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黑色食指终于是忍无可忍了,就是如此,口气却还是不敢加什么份量,黑色食指只是想公道地指出这两个家伙的换算方式很有问题,非常有问题。

    “哦?有问题?”韩家公子不以为意,“有问题一会讨论吧,下面算下一项。”

    “下……下一项?”黑色食指结巴。

    “对,接下来,就是好些家伙坐牢这问题了。为了躲避黑色会长你们的强力追杀,我行会余下的五十多名超级精英只好到地牢暂避,他们牺牲掉了大量的时间,我们都知道一句话,时间就是金钱。在网游里,时间可不只是金钱,还是等级,是装备,是机会!你想想,如果这些人不是在牢里,而是在外正常练级的话,也许运气一爆发,捡到个暗夜流光剑什么的,但现在,因为坐牢,这无数有可能发生的机会都错失掉了。这实在是无法用金钱来评估的……但由于我们实在找不到其他替代的方式,也只好还是用钱了。黑色会长,你觉得这无数的损失,价值多少金币?”韩家公子说。

    “你说吧!”黑色食指已经无力了。

    “我说?我说不出来,时间是无价的,真的很难用钱来衡量,更何况还是游戏币。”韩家公子说。

    “也许这部分的损失应该用人民币来弥补?”漂流插话。

    黑色食指蹭得就站起身了,很想过来掐死漂流,还好韩家公子立刻补充:“这样不好吧,游戏里的事嘛,还是就全在游戏里解决吧!”

    “几位,你们别算了,给个总数我听听吧!”黑色食指此时已经绝望,单就刚才那一百多万的金币,他就绝无可能能承担。他还听下去,只是因为心里的一丝好奇,他好奇这些无耻的家伙还能把什么算出钱来。

    韩家公子果然不会让任何人对他失望。接下来,他又算了顾飞四下追杀,并洗pk的劳苦费,还有重生紫晶的姑娘因此事被逼出走的交通补助费,因此事从月夜城特意来相助的云中暮的人情好处费。哦,忘了,还有从更远的白石城赶来的蓝易等人,他们距离更远,这份人情更大,费用也得更高。此外,非常逆天遭受此打击,面临重建,建设费之类的总也是要破坏的家伙们出的,这些零零碎碎算下来,韩家公子在一张破纸上写下了无数的零,然后递给了黑色食指:“数字我列得挺整齐的,黑色会长你做个竖式的加法吧!”

    黑色食指还真趴那算了一下,最后得出结论:“四百万金币,唔,就这么多吧?”

    “也许还有我忽略的,但我想,做人不好贪得无厌,这个数字我们应该可以满意了。如果从牢里出来的那些家伙有什么不满的话,这也是我的责任,绝不让他们再来找黑色会长的麻烦。”

    “很好。”黑色食指点了点头,面无人色,只是一挥手,已把那张算账的破纸给撕成了两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