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零一十八章 赔款求和

第八百零一十八章 赔款求和2017-11-10 16:39:2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零一十八章 赔款求和

    嘲笑奚落鄙视,这些黑色食指都可以忍受,而且他也早有心理准备,他知道他要面对的家伙在这些精神打击方面也是强人。但是四百万金币的敲诈让他很无奈,因为这是他根本没法做到的事。既然无法做到,那再忍耐下去也没意义,死就死吧!黑色食指撕掉了纸片后,目光开始转向了千里一醉。

    顾飞没动,他觉得韩家公子既然答应和黑色食指一起坐到这个地方,那就必然是需要达到什么目的。而这个目的没理由是无耻地激怒黑色食指,这可没有任何好处,这样的行事不像是韩家公子的作风。

    看到黑色食指怒撕账单,韩家公子果然也没着恼,依然是笑呵呵地问着:“怎么,有困难?”

    黑色食指面无表情,并不回答韩家公子。他已在心中盘算,如果抢先出手拼命,是否有机会在千里一醉秒掉自己之前取得什么战果。此时在酒馆包厢,空间狭小,如果使用旋风斩的话……黑色食指这正思量呢,突然就听得韩家公子又慢吞吞地开口道:“黑手会长,你这次来只是代表你们行会一家吗?你们这次犯错误的可不只是你们一家行会啊!”

    黑色食指听了一怔,大脑连忙又开始运转,只听得顾飞在那提醒韩家公子:“他叫黑色食指,黑手是什么东西?”

    “哦?是吗?随便叫吧,反正人能理解。”韩家公子说。

    黑色食指此时都顾不上为韩家公子随便给他乱安名字生气了,他此时终于知道了韩家公子的目的。四百万的金币,无论如何一家行会也是出不起的,这家伙给出这么一个账单,黑色食指本以为他是无心和解,故意在这没事找事,现在总算知道,原来这家伙是真想收这笔钱来着,而他的目标,并不局限在自己,而是他们这一次合作的所有行会……

    所有参与行会的总人数有过大概统计,两万人有余。按两万来算的话,四百万金币分摊下来,每人是200金币,这样一算,四百万的要价就变得很现实了。200,这个数额目前的玩家大多会具备。由于货币规则调整,交易市场冷清,所有人都在存钱而不是在花钱,200完全不会让任何人难堪,这是一个花出去后,会小有心疼但也不至于肉痛的数额。

    “错误是大家犯的,没道理让黑色会长你们一家行会来承担啊,你说对吧?”韩家公子说。

    这话让黑色食指感动极了,早在韩家公子算那堆账的时候他其实就有想说来着,造成这一切一切后果的,并不只是他们黑色同盟会一家啊!为什么全要让他们来承担呢?

    “目前的情况又是这么一目了然,再打杀下去,无非是让大家损失越来越大,在现在人人都背有pk值的情况下,随便爆掉一件装备,就不只200金币了吧?”韩家公子继续开始给黑色食指算细账。

    黑色食指未答,他在思考。从人数上去平摊的话,钱已经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大家是不是都愿意接受。这事说白了其实挺屈辱的,这么多玩家里,有血性的汉子肯定还是有的,万一宁死不从的人一大堆,那这事肯定就黄了。

    “黑色会长,相信你需要时间考虑,不过最好还是能快一些,现在可是每一分钟都有人在掉级掉装备。”韩家公子说。

    “可眼下主城这局面,也不是受你们控制的吧?”黑色食指疑惑,在他看来现在这局面的导火索是逆流而上那个家伙。他在最不应该的时候出现在了最不应该出现的地点,还做出了最不应该的举动,导致事情一发而不可收拾。现在战斗的几乎是全主城的行会,黑色食指他们那两万来人在这当中都是挺渺小的。而且现在的场面是他们和无誓之剑等人联手打压逆流而上一伙,挺上风的。

    “目前的局面?那是你们行会之间的争斗,和我们无关。我们的出手目标一向很明确,难道你不知道?”韩家公子说。

    黑色食指闻言一怔。的确,主城此时的混战势力划分其实挺模糊,大家都是找着自己平时不对付的行会当对手乱杀一气,很多行会根本是躺着也中枪,然后开始自卫,然后去找其他躺着的行会开枪。他们并不像千里一醉他们,有明确的目标,明确的目的,杀伤力也不在一个等级上。

    “好吧,我来考虑考虑。”黑色食指说考虑,说明他本人是挺赞同的,考虑,其实是要联系其他会长去探个虚实。

    “等你的好消息。”韩家公子微笑。

    “这个赔款……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黑色食指报最后一线希望。

    韩家公子缓缓摇了摇头,黑色食指叹气,和三人随便招呼了一下,先行离开了。

    “你觉得这事能成?”漂流看黑色食指走了后,说话。

    “成不成对我们都是利大于弊。”韩家公子说。

    “哦?”

    “能成,那我们收钱就好,成不了,那就是他们行会中有不同意见,或者是同一个行会中有不同的声音,出了分歧,当然就会有人选择离开,比起这家伙嚷嚷着‘退会不杀’什么的一个一个威胁过去总要快些。”韩家公子说。

    “这么说来,他们还是接受这条件更有利一些。”漂流说。

    “从行会角度来说的确是这样,至少能保住行会。所以当会长的估计都会答应,就看他们怎么各自去说服行会里的玩家了,唯一一点障碍……”韩家公子说到这突然停了。

    “是这家伙喊出的‘退会不杀’的口号吧?”漂流望向顾飞。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这给了这些人退路……”

    “不过退出行会也是很有损失的,现在只是要200金币,如果是我一定给钱。”漂流说。

    “但总有行会积分正好没多少的家伙……”韩家公子说。

    “那倒是。”漂流也点头,说完转向顾飞:“要不你再出去杀几个,告诉他们不是退会不杀了?我这有名单呢!”漂流一看就是也很觊觎这四百万的巨款,非常卖力,甚至主动揽起了统计名单这个他本是很痛恨了的活计。

    “我去月夜城洗一下pk。”顾飞站起身。

    “哦?洗完pk是准备回来改口号杀人么?”漂流眼睛闪闪的,顾飞的目光是冷冷的。

    “你要是下不去手,不如把你的行头借我,我来算了。”漂流那一身才是正规的法师输出装备,再要换上拿上顾飞的暗夜灵袍和暗夜流光剑,只能更秒杀。速度什么的都不重要,绝对一个法术下去对手就会立扑。

    结果白光一闪,顾飞已经传送走了。

    两人都很无奈,显然顾飞并不愿意这么干,比起他俩顾飞还是有节操的多。

    云端城有关他们非常逆天的是非已经进入了和平解决的方案,顾飞在此暂无什么用武之地,于是又飞到了月夜城任务。这弄得监视人员一阵紧张,因为月夜城现在也非常不和平,有pk值的玩家也是大把大把,这家伙要是全力发动起来,怕是也要不一会把就地牢给填满了吧?

    “程序那边搞什么名堂,这么久了还没解决?”领导有些沉不住气了,再派一次gm去请顾飞合作不要任务?游戏公司也是要面子的嘛!

    马上就有下属给那边挂了个电话,答案是还需要一点时间。所有人望向领导,领导无奈地望着天花板:“先让他刷吧,快不行了再说。”

    顾飞到了月夜城倒是没有立刻开始任务,他知道此时云中暮他们也在搞大动作,而且这事多少也是因为要帮他而起,自己领任务看不到行会,万一领了云中暮他们的人,给他们添了乱子顾飞也会觉得过意不去。于是他先联系了一下云中暮,让他提供点敌对方的名单,自己来任务一下。

    云中暮一听得这助力,高兴得不行,立刻给了顾飞一份敌对方一些高手的名字,一点都没客气。

    “有多少尽管拿过来啊!”顾飞示意云中暮还是太客气,才发来这么十来个名字。

    “你要洗多少pk啊?”云中暮疑惑。

    “洗完了就任务一会,我们那边的事已经快了了。”顾飞说。

    “哦?”云中暮大惊,对方虽然搞不定顾飞,但好说也是万把人的联盟,竟然真被这家伙一个人搞定了?

    “情况挺复杂的,现在在和平解决。”顾飞说。

    “对对,现在这情况,能稳住最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云中暮说。

    顾飞一看这家伙不愧是当初在银月打压下还屹立不倒的人物,就这一句话就可看出此人其实是相当隐忍相当有毅力的。

    对云中暮这个秋后算账的规划顾飞也未做什么表示,只是把云中暮递来的名单全都接了任务,一看pk值都不低,估摸都是高手,顾飞自然十分欢喜。不过当中竟然有一个接不了任务,那当然是没有pk值的缘故,顾飞一条消息过去:“老云啊,你是不是给我牧师了?我是通缉任务来着,不是当杀手来了。”

    “哦哦,大意了,大意了。”云中暮一翻自己刚发的名单,果然有一个是敌阵的著名牧师。他一时间倒真是忽略这个问题了,只把自己觉得难缠的家伙名单发了过去。

    月夜城这个云端城的近邻也没少受千里一醉的荼毒,多少也有些麻木了。而且这边pk水平较高,更能体会顾飞的实力有多恐怖。此刻顾飞出阵,直指对方团队高手,飞快已有三人进了地牢,随同队伍中妄图阻挠结果被顾飞击杀的人也不少。对手早知云中暮和这个游戏头号杀手是有交情的,但带头的傲皇和杂草都当顾飞忙着云端城自己的事,没理由还有空顾及这边,哪想他突然杀到,还专捡高手灭,本就不是十会联盟对手的他们,士气直线下降,人心开始极度不稳。

    云端城这边,黑色食指离开了酒馆后,就飞快联系了各会长,在云中牧敌这里,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把他也叫上了。强大的牧云行会已经是过去,但这时候还没离会的,多半不是对行会有感情就是舍不得行会积分,这帮人没准倒会是赔款求和的支持者。黑色食指现在需要支持的声音。他觉得韩家公子咬定四百万不松口,只是想逼他最大努力地去促成这事。自己先折腾下看看会有多少人支持,价格方面或许还是有商量的可能的。四百万……这本就是胡算出来的,什么二百多张卷轴,什么超级精英的,黑色食指脑子进水也不会信这些胡扯。当然他更不敢把这清单转告众人,他心底是想赔点钱了事的,这无耻的账单对说服大家可是完全没有帮助。

    好些会长此时都在一线战斗呢,也有运气不佳在顾飞胡乱任务时被送去牢的,此时联系不到,黑色食指就想法找他们行会目前在外指挥调配的二把手。听到黑色食指说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而且一定要面议,大家也就都聚到一起了。

    黑色食指刚看到这群人时,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仅仅在一天前,在场可大多都是在云端城小有名气的一会之长。但看现在,一个个脸上都是疲惫的汗水,装备经过长期的战斗,耐久下降都显得有些破旧,更悲剧的是等级,到场的三分之二都多多少少掉过级的,像黑色食指和云中牧敌两个巨头,直接跌破四十大关。总之就是一个惨。

    “大家现在都在忙什么呢?”黑色食指问。

    当场就有一半很不痛快,说有急事,来了就是说这种屁话吗?一人脸色很不愉地说:“你说忙什么呢?”

    “大家还记得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什么?”黑色食指说。

    所有人脸现痛苦的神色。大家现在都挺忙,而忙的事似乎和他们这初衷全无关系,大家都已经是选择性地进行着失忆,有关那事,他们知道他们已经是失败了,完全失败了。谁也没想到逆流而上一次犯贱,竟然能搅和的全城比城战时还要热闹。现在每个行会都可以说是自顾不暇。哪怕是状态全盛,全身心投入的时候都被千里一醉折腾的吐血,更何况现在?

    现在所有的人都只是担心,担心这千里一醉不知什么时候又跳出来给他们致命一击。所有人不约而同望向了云中牧敌,他就是被致命一击的悲剧。一次伏击,行会基本已经废了。

    “现在有一个机会。”黑色食指缓缓道。

    所有人一脸的麻木。又是对付千里一醉吗?这一天里已经多少次说是有这样的机会,哪一次不是弄到自己吐血。这个时候千里一醉不主动找上门来就算好事了,还去搞什么机会,大家望着黑色食指,都不怎么想听下去了。

    黑色食指仔细观察众人的神情,这个反应他很欣慰,大家都对对付千里一醉绝望了,那么这次自己要说的,他们将会很喜欢。眼看已经有人想要转身离开了,黑色食指急忙开口:“是一个和千里一醒,和非常逆天和解的机会。”

    众人一听这话果然都来了精神,许久不见的神采出现在了这帮家伙死气沉沉的脸上,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问着“什么机会”,更有人心思更快,已经想到了什么,开口就是:“他们提条件了?”

    黑色食指点了点头。

    “什么条件?”

    “赔钱。”黑色食指说出了关键。

    “多少?”

    黑色食指伸出了四根手指,他想看看这帮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哪。

    “四万?”一个很没眼界的会长猜着。

    “四万?”黑色食指没说话呢,旁边云中牧敌却已经嗤之以鼻了,“这是针对咱们全体的勒索,四万只是个叫花子的数目,看看咱们的人数,我想该是四百万吧?”

    “四百万?”数人已经在惊叫了,黑色食指缓缓地点了点头。有人这张口就想骂两句的,云中牧敌那边却已经在算账:“如果由我们每个人来分摊的话,大概每个人两百金币不到,对方是算过我们的人数开出的价码。”

    在场的一片沉默,所有的会长已经开始各自盘算。

    “眼下云端城乱成一片,这局面我们各自还算能支撑,现在反倒是千里一醉他们逃身局外,他们那些人手也不知是哪来的,总之也不是云端城的什么行会,不会受到什么攻击,他们要做的只是寻找目标,给予致命一击……此外,逆流而上的白痴举动大家没忘吧?他在那时显然是已经选择站到非常逆天那边了,那么纵横四海呢?彩云间呢?他们是被逆流而上给吸走了火力,如果不是逆流而上那犯贱的举动,你们觉得眼下我们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众人继续沉默。

    “我们的生死,现在已经掌握在千里一醉他们手中了……”黑色食指最后下了结论。

    “大家考虑一下,一会我们来举手表决。”黑色食指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