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二十章 美丽的四百万

第八百二十章 美丽的四百万2017-11-10 16:39:28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二十章 美丽的四百万

    这话一出,牢房内外,无论敌我都是一片肃静。佑哥等人早在刚入地牢里,还琢磨过有关这个内奸的问题,水深还在边出过不少馊主意,但最终也没什么合理的方式去找出。在游戏中要找出一个内奸是相当难的。

    相比之下,在现实里当卧底掏点内线情报多难啊,偷听电话掏保险箱进机密电脑,无一不是风险。游戏里呢,大家也不搞那么专业了,基本就是行会里挂个名,能随时收到行会频道里的消息,更混到核心的位置,那更好。而给自己人送消息这么危险的事,在游戏里只要发消息写邮件,甚至线下联系,根本就是系统知你知我知,保密得不得了,根本不用怕暴露。更让人没有后顾之忧的是,即使暴露了又怎样?拍拍屁股离会走人,去了自家行会还是一条好汉……换了现实里的内鬼,暴露了那就离死不远了,那可是真死!心理压力差着不知道多少倍。

    挖出内鬼,很难。否则各大行会会长也不会坐视自家行会混着那么多其他行会来的二五仔。但现在,韩家公子抓住眼下这么一个特殊的情势,用了一个特别的方式,非常公然地就挖起了非常逆天的内鬼,着实犀利。

    非常逆天的玩家,在面面相觑着;黑色食指一帮人,也在面面相觑着。但大家的看法倒是挺一致,韩家公子的这一招,很犀利,内奸怕是真的马上就要曝光了。

    所有人都这样想,甚至包括了内奸本人。此人也极其光棍,知道自己很可能就要被会长卖了,既然你卖我,不如我卖你,于是诡异的场面发生了,还在地牢里的一个家伙突然一个飞身跳到牢门,大声的呐喊:“我就是内奸!!!!”

    嘘声一片,此时人们都故不上愤怒了,都被这内奸的行为给震撼了,好多人都想不透他这么勇于承认是为了什么,难道以为真的有坦白从宽这回事吗?

    结果一语道破的却还是韩家公子,只见他微笑道:“由于这位朋友觉悟很高,抢答技巧高超,诸位会长大人,你们悲剧了,打不了折,原价买单吧!”

    众人这才恍然。这个内奸知道自己要被会长卖了晃钱,索性抢在会长们尚在犹豫的一瞬间,第一个喊破。对于他来说下场都是一样的,但对于失去抢答机会的会长,想省的钱是省不了了。

    众会长一片抑郁,闷闷地把钱交了上来。

    “脏话累话让我来!!”佑哥勇敢地冲来接收钱袋。非常逆天的玩家一起被围攻,一起坐牢,这患难与共是最容易建立起来感情的,此时看佑哥模样牢里牢外家伙一起喜气洋洋地呐喊着:“佑哥,你有那么高的负重吗?”

    “用你管啊?”佑哥头也不回。

    黑色食指一堆人还待在这自然是比较难堪,和众人打着招呼就准备告辞,佑哥却抬起头来,一脸的忠厚样说:“钱还没点呢!”

    众会长那个郁闷啊,还是顾飞厚道,一挥手道:“算了,去吧!有不够的再联系。”众会长如获大赦,几乎是落荒而逃。有些人边跑心里甚至担心起来:自己钱没数错吧?万一真错了,千里一醉来联系怎么办?他这个联系是什么意思?暗示?恐吓?

    “这钱怎么分啊?”佑哥一边抱钱袋一边激动地问。

    “我们三个平分啊!有你什么事?”韩家公子指了指顾飞漂流后对佑哥说。

    佑哥木在原地,所有玩家木在原地。御天神鸣指着漂流大声呐喊:“我抗议,凭什么那个临战脱逃的家伙还能来分钱?我强烈抗议!”

    “抗议无效,这是组织上的安排。”顾飞说。

    漂流笑着,过去拿钱袋,佑哥还在发呆,竟然忘了阻拦。

    “牢里总人数是多少?”韩家公子问佑哥。

    “五十一?哦不,五十……”佑哥报完记起得把那内奸减掉。

    “做除法吧,你会的。”韩家公子拍拍他。

    佑哥方知韩家公子之前说的是玩笑,随即也美滋滋地问:“用四百万除吗?”

    “二百万吧!”韩家公子说。

    佑哥没吭声,虽然他们外面几个家伙竟然真解决了这危机很是壮举,不过,按劳分配如果差距太大的话,依然是会引起穷人们情绪上的不满的。合理这个东西,其实是相当有难度的。

    佑哥正观察其他玩家对这个分配方式的反应,却听到韩家公子已经在说:“外面帮过忙的人很多。”

    “哦……”佑哥这才反应过来,随即对他们只是坐牢保命还有钱拿开始感到惭愧。看,平衡真是很难。

    “千里是脱离低级趣味的,对钱没兴趣吧?”韩家公子问。

    “随便。”顾飞果然无所谓。

    但韩家公子却还是随手拿了五万金币的钱袋丢给了顾飞,随后他自己也是拿了五万。

    牢里的人都做过除法了,二百万一除,他们一人还有四万,而这两位豪杰一人才拿了五万,这样的分配,不可能再有人有任何意见。

    漂流倒也识趣,没把自己树立到顾飞和韩家公子的高度,他拿了四万。这其实也是韩家公子告诉过他的:“你总不会少过牢里兄弟……”

    但此时漂流深刻认识到了韩家公子的卑鄙,他的确可以不少过牢里兄弟,但在顾飞和韩家公子都才各拿了五万的情况下,他又能多到哪去?他难道好意思多拿过这两个人?如果是没人在场的情况下,他倒是不会在意。此时拿了四万,看到顾飞拿着五万还在犹豫的时候,漂流都紧张了。"chi luo"裸地给顾飞去了消息:“我说你别客气了,你要不拿钱,我们谁还有脸拿?除了那个韩家公子。”

    顾飞收了这消息后,笑了笑,把钱装了。

    随后韩家公子拿脚把地上的钱乱拔:“左手写爱的,右手写帅的,稻草牧的,还有那个叫什么森森的。”

    这四人在地牢外的艰苦斗争中多多少少也起到了一些作用,也一人拿了四万。

    “别乱踢,别乱踢,一会该刷新掉了。”佑哥慌忙把钱收起来。

    “五万五万,四五二十万,那还剩一百七十万。”韩家公子算了下,随后望向坐牢的众人:“有死了掉装备的没有?”

    众人挠头:“我们没死啊,我们是坐牢,不会掉装备。”

    “哦,那有掉级的没有?”韩家公子问。

    所有人转头,孤独的剑鬼在那边一个人,他掉了有两级。

    “剑鬼多拿十万吧!”佑哥说。剑鬼多拿点钱,他是一点都不会心疼。剑鬼游戏得有多辛苦大家都看在眼里,他这级别的高手,就没见过拿他掉级这么凶猛的,佑哥有时想想都觉得可怕。他觉得他看剑鬼掉级都快有心理伤痕了,剑鬼却怎么能一直这么坦然地面对?

    剑鬼虽然一个人在一边,却当然也在参加着非常逆天的牢内会议,听到这话只是淡淡地道:“不用了吧!”那口气,不是谦虚客气,而是真正的不以为然。

    “会长拿十万,会长拿十万!”一堆人在呐喊,对剑鬼这会长大家是心服口服了。

    “不然我们也不要。”有人更是如此喊着。

    “大家的意思。我替你收着了。”佑哥也不管剑鬼说什么了,给剑鬼收了十万。

    “给我五万。”韩家公子朝佑哥示意。

    “干嘛?”

    “掉两级十万嘛,老子掉了一级!”韩家公子说。

    “我靠,在这等着呢,我就说你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好心的!!!”御天神鸣又起义了。

    “十万不是掉级给的,是会长就给十万,大家说是不是?”战无伤也跟着起哄。给剑鬼多少他们绝无二话,给韩家公子,一个金币他们也觉得十分不合理,最好是像上次一样坑这家伙几万,那个叫爽!

    战无伤的号召很多人响应,大家纷纷喊是。于是水深眉开眼笑:“是吗?会长有十万啊,拿十万给我?”

    战无伤一怔,但在这种事上战无伤反应向来机敏,立刻问道:“你是谁?”

    水深怒。

    “我们行会有这人吗?”战无伤问御天神鸣。

    “没有,好像是林荫城行会极度深寒过来的奸细。”御天神鸣严肃地说。

    “喂佑哥,你刚才算人是不是算错了?这其他行会的人也算进来啊?”战无伤说。

    “这个……”

    “这个的确没有必要算进去。”韩家公子点点头。

    “韩家孙子你个禽兽,牲口,没人性,败类!吃屎吧你!!!”水深大骂。

    “说起来我们该研究一下这位内鬼兄弟的问题了。”韩家公子对水深的直接辱骂置若罔闻。

    “怎么称呼?”韩家公子问那内鬼。

    “怀念。”内鬼回答,他知道瞒是不可能的,人家行会里随便做个排除法就知道他是谁,就算现在立刻退出行会,佑哥手里统计大家坐牢时间时名字全记了,还是能把他给排除出来。

    “是工作室的,还是行会的?”韩家公子问。

    怀念不说话了。

    “工作室的。”韩家公子下结论。

    “工作室的不怕死是吗?”顾飞问。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没等级了可以调文职。”

    “文职?”

    自诩对工作室最了解的水深凑了上来:“在游戏里有等级,需要在游戏里进行战斗,或是任务,或是采集之类的来给工作室积累物资的算是武职;其他的算是文职。”

    “那像五夜那种呢?”顾飞问。

    “那种……偏文职吧,不会把等级当损失的,都算文职。”水深说。

    “这样的那得是工作室的正式员工喽?”佑哥说。

    “应该是。”水深点头,完了扭头问怀念:“你是吗?”

    怀念依然不说话,名字这种没法瞒的,他会说;其他就另当别论了。

    “看来他不能说,可能会扣奖金。”佑哥说。

    “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啊?”百世经纶都来兴趣了,最近他和工作室打交道颇多。

    “大工作室,应该不错。”水深说。

    几人这讨论讨论着,怀念被他们忘一边去了,弄得怀念同志直发愣。

    “那追杀他还有必要吗?”顾飞问。

    韩家公子思考中。

    “外面是不是已经全没事了?”有玩家问。

    “也算是,其他行会打得还热闹呢!”顾飞说。

    “怎么回事?”有人问。

    “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顾飞还这装无辜呢,满城行会玩家听了不知有何感受。不过说起来大多数玩家还真不知道这导火线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燃起的。

    “我们先出。”韩家公子一挥手,“看看外面的情况。”

    此时牢里还坐着的清一色的高手,高手pk值当然就高,坐牢长,一时还出不去。倒是水平低端的已经全出来了,跟在顾飞这等顶尖高手身后,走出地牢,走上街道,发现其他玩家都是绕道走的,顿时分外精神,再加上口袋里各揣四万金币,有人已经幸福地想流下泪来了。

    韩家公子一路消息,问逆流而上,问无誓之剑,问顾小殇情况。

    逆流而上泪流满面,大倒苦水,痛苦诉说他为了替非常逆天主持正义而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下场。

    “替我们?那怎么和纵横四海他们打起来了?”韩家公子假装无知。

    “他们……他们……”逆流而上很想朝纵横四海身上泼脏水的,但他总算知道不能把韩家公子当白痴,这家伙什么不清楚啊?想着想着,逆流而上的心冰凉,他突然发现,弄来弄去,弄到最后是全城行会火并,实力哗啦哗啦往下掉,而非常逆天倒成了坐山观虎斗的角色。这一切,难道是他们在幕后导演?可这又不像,非常逆天开始的确是被攻得十分狼狈……

    无誓之剑这边,总算是干败了从游戏开始不久就一直和他纠缠的老对手,心情分外美好。和从来不会招人喜欢的韩家公子都眉飞色舞地聊了几句,并很关心地询问了一下非常逆天的行会状况。

    顾小殇这边呢!一个城战打下来,和韩家公子说熟也熟,说生也生,加上她向来是有话直说的性格,倒也没客气,直言:“这祸可全是你们挑起来的。”

    “我们是无辜的……难道城战胜利也是错?那当时大家可都在抢着犯错来着。”韩家公子如此回答。

    顾小殇顿时无语,随后韩家公子让她客观评价一下当前形势,顾小殇也老实谈了自己的看法:对酒当歌之前遭受了四大行会的合击,损失极大,目前完全龟缩在复活点内,大多数人已经选择了下线。他们的主要对手纵横四海这边是已经准备收兵了。把一个行会死死锁在复活点里,这单靠某一家行会是不可能做到的,反正对酒当歌已经是元气大伤,无誓之剑是准备在日后的日子里坚持打击,用一个月的时间彻底击垮对酒当歌。目前众人的看法一致,对酒当歌想翻身,除非千里一醉突然加入对酒当歌。

    “情况怎么样?”佑哥在旁等韩家公子打探消息的结果。

    “目前形势持续发型的话,牧云行会残了,对酒当歌要完了,黑色同盟会半残,纵横四海和彩云间虽然也会有些损伤,但士气肯定是极高的。”韩家公子说。

    “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吗?”佑哥问。

    “把那些钱先全分了。”韩家公子说。他刚出牢的时候已经联系了茫茫的莽莽。樱冢月仔和蓝易这两路人马,现在倒是一起听从茫茫的莽莽指挥了。

    茫茫的莽莽哪知事情已经和平解决,带了人马就杀将过来,结果看到的是顾飞韩家公子等人都没事人一样地站在街面上。

    “什么情况?”茫茫的莽莽还警惕地消息询问。

    “来分钱。”

    “钱?什么钱?”

    “那些家伙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在我的努力开导下,终于良心发现,决心洗心革面……”

    茫茫的莽莽没读完韩家公子的消息就关了,黑着脸走了过来,瞪着一圈人:“怎么回事?”

    佑哥开始掏钱袋,一袋又一袋,一边拿一边给韩家公子消息:“这些全给他们?”

    “拿给他们一百万吧,云中暮那边给留个六十万,是还剩这么多吧?”韩家公子说。

    “如果你不要你那掉级五万的话。”佑哥说。

    “老实说我拿五十万都是应该的,五万的话就算了吧!”韩家公子说。

    “那我就这么分了。”佑哥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给茫茫的莽莽递钱:“这边是一百万,大家拿了分了。”

    茫茫的莽莽张大了嘴,蓝易还有樱冢月仔等人也是惊讶一片。百万巨款,在场可没一个人见识过。

    非常逆天的这些小玩家们是刚刚见识过四百万了,此时表现淡定,看到对面那帮家伙惊讶的模样,心里又自豪了一把。坦白说一百万就这么分出去挺心疼的,但此时看到对方这种反应又是极有优越感。对方人数看来有个两三百,这分一百万,其实最后几个就三五千,这么点小数目,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非常逆天的家伙们现在是财大气粗。

    “他们还真赔钱啊……”茫茫的莽莽惊讶,他们当年在月夜城杀得你死我活,哪有拿钱来买命的,这等没出息的事茫茫的莽莽思想上接受不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