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二十六章 立威

第八百二十六章 立威2017-11-10 16:39:38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二十六章 立威

    云中暮此时很焦虑,非常焦虑。和一大帮兄弟一起,他好算是离开了复活点。但一路上都有些紧张西西的。对手究竟有多少人?那先后出来的十来人就是他们的全部力量了,还是说也是一个有千人的大行会?云中暮四下问着众兄弟有没有发现什么生面孔,兄弟们都非常茫然,生面孔这种东西,每天都会见。游戏主城面积是不比现实城镇,但如今人口却都已经发展到数十万,什么人能把数十万人都记成熟面目那就太强大了。所以云中暮这个问题已经不符合眼下的游戏潮流了。

    这种对手是最烦人的,云中暮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就在什么暗中注视着他的举动,是不是又要等他一出现空当就要出来攻击。而且对方或许还不只是盯着自己,没准会向着行会的许多人下手。于是云中暮很认真地在行会里宣布,近些日子都务必小心谨慎,最好就是集体行动,没个三五十人就别出复活点。

    十会联盟的人一听哗然,猪仙带头嚷嚷:“是哪来的孙子暗算我们,让老子知道一斧头一个劈死他们!”

    “你个白痴给我闭嘴!”云中暮这时候连骂猪仙的心情都没有,而是继续严肃地向大家说明情况:“就是不知道对方的底细才可怕。但我敢肯定,目前我已经接触到的十一人,全部都是顶尖高手。”

    猪仙乐道:“老云啊!别被人灭了两回就说人是顶尖高手啊!被九个人给围杀了,这不丢人。至于两人那回,你喝多了嘛,也算是意外!”

    “猪仙你个孙子再废话老子立刻灭了你!!!”对于猪仙犹自不知轻重的言论云中暮震怒了,猪仙这才意识到云中暮是认真的,不是在给自己找场子,连忙闭上了嘴。

    这时严肃认真的人才纷纷冒泡发表意见:“这么多的顶尖高手?游戏里哪来这么多高手,这么说,这些人肯定是外城来的了?”

    “应该是,月夜城不可能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隐藏高手,这票人肯定是外城的,但现在也不知从哪里查起,总之所有人都要小心戒备着。”

    十会联盟刚刚大获全胜士气高昂,这转瞬之间就又陷入了低谷。云中暮心中也很难受,对方是精英团队,拿精英来对付精英是最好的办法,但十会联盟虽庞大,云中暮却觉得在精英高手的含金量上竟然比不上偷袭的这帮家伙。而他认识的最精英的团队,当然要属千里一醉那票人。可云中暮也是要面子的人,现在统率十会联盟号称全平行世界最强的行会,居然还有自己处理不了的难题要去求人,云中暮脸上可有些挂不住。

    结果也在这他犹豫这事的时候,好友栏里的千里一醉也暗下去了,这是下线了的象征。

    这一天事多,顾飞连续在线,又是折腾无数小时,可比城战时期了。现在做了会通缉任务看也再没多余的事发生,于是就下线休息去了。

    顾飞这一下线,玩家还没怎么呢!监视器后的游戏公司工作人员可算都是长出了一口气。云端城这边,非常逆天的招聘市场依然火爆,宣布工作此时都已经整得差不多了,现在集中处理的就是收简历和选简历,选中后再进行面试。这两件事还分别选了两个不同城区里的驻地,没办法,非常逆天现在多得就是这个。别看只动用了两处,就这已经比所有行会都有排场了,像纵横四海这样的云端城第一行会,也不过就一处房产罢了。被选中的玩家要跑两个地方,也丝毫不觉得的麻烦,非常逆天的这点牛逼之处已经让他们澎湃不已了。

    不过由于会长剑鬼此时还在牢里,无法进行任何操作。而非常逆天目前除了会长再无任何其他职务,虽然说韩家公子等几个精英团的成员指挥这个指挥那个都是以领导自居的,玩家也都服从,但系统显然是不认他们的。非常逆天的操作权限目前集中在会长一人身上,面试被选中的玩家,一时间也加入不了行会。

    于是韩家公子就非常狡猾的对面试过的玩家全都给予了等通知的回复。但其实这些人里哪些比较出色他们都已经心中有数。只不过,反正一时剑鬼也出不来,人也加不了,不如就继续先筛选,人才也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嘛!

    不过韩家公子他们当然也不是不用睡觉的铁人,只不过不像顾飞那么刻意地控制游戏时间罢了。这些家伙一直忙碌到早上,也相继下线休息。各驻地大门上直接帖了大广告,让还要报名入会的玩家把简历发到佑哥的邮件箱。

    而云腾工作室这边雷厉风行的挖人行动也是见效极快。天亮时分,英奇工作室十一总监,已有八人和云腾签下了合同,两人要求三天的考虑时间,还一人则是直接被排除掉的五夜。

    二线的各主城负责人方面,一晚上也挖下了一半。这部分人比总监级别的容易处理一些,这一转手,就已经被布置了工作了。在云腾这边老员工的领导下,开始进行各主城练级区的详细统计了,为效率练级法做准备工作。

    云端和月夜两城,看起来都已经回归了平静。这番大战下来,掉级玩家极多,行会越大,损失就越惨重。战斗时热血上头,不计较得失,但这热血过后,人人都是心疼得直掉眼泪。大家都开始有意地避免着磨擦,连月夜城的玩家都看起来不那么冲动彪悍了,玩家们勤奋地四下练着级,想尽快补回损失。

    次日大家再上线时,仿佛一下子过去了许久,昨天发生的那一切就好像是一场噩梦,唯一不变的,是剑鬼还在牢里。

    42小时的牢狱时间,就算除去睡觉,每天坐他十几个小时,剑鬼这没个两三天也出不来。和他做伴的还有百世经纶这样的猛人,此时牢里除了他们哥俩了,再就是火燃衣这个法师,那天一通狂轰,pk值也很不低。除此三人其他人全都已经顺利出狱,三人现在是一人一个单间,两边寂寞非常,一边则是热火朝天。

    百世经纶虽没出牢,但已经开始指导外面的工作室工作了。他开发效率练级法有什么需求,亚硝酸根不断地派人来了解着,想起点什么,就得派人来一趟。这一天进进出出的,探监费付得百世经纶都心疼了。

    这当口,亚硝酸根是本人亲自到场,带来了昨天一夜整理出来的一些练级区的资料,乘着百世经纶还在坐牢,让他熟悉一下,也算是打发时间。而火燃衣和剑鬼两人,亚硝酸根知道也是非常逆天的,尤其一位还是非常逆天的老大,他也不敢怠慢,必要的嘘寒问暖是少不了的。虽然只是些牢里冷不冷啊,阴不阴啊,寂寞不寂寞啊之类的废话。

    顾飞昨天上线太多,照他的习惯此后几天都会狠狠收敛一下调节身体。这一整个白天也没见他露面。不过反正也没有战斗,他这家伙来不来的也就没人在意了,非常逆天的招人工作继续进行。韩家公子佑哥等精英团的高手看玩家简历看红了眼,为了选人没少发生争执,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小打小闹,此时的云中暮是真正地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通宵时间,十会联盟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虽然大家都听从了云中暮的号令,三五十人一起占据着练级区进行练级,而且小心戒备,但从始至终也都没发现什么可疑情况。一夜过后,大家自然稍有松懈,天空泛白后,通宵党们也纷纷回城下线休息,一路也是相安无事。但也就在此时,鹰之团的讨伐进行正式开始了。

    他们是眼看着十会联盟的大部分玩家都开始下线休息,随即就在全城开始了搜瓜十会联盟玩家进行宰杀。他们并不成团,也并不留守什么复活点,只是满城的朝一些热门区域乱转。十会联盟那些早起上线的玩家纷纷遭了殃。

    这部分玩家,有相当一些人昨天夜里不在,当然也就不知道这最新情况。虽然云中暮勒令各行会留了公告,但要聚集,也得选地方,于是就在复活点外的各条大街上,十会联盟的玩家被杀得哭爹喊娘。

    向他们出手的无一不是高手,一击得手,全身而退。等叫了兄弟再冲过来,鬼影都没一个。有些人聪明地以为对方会在复活点外蹲守什么的,故意组织的人手,卖破绽想引人现身,结果根本就没人理这茬。被杀的状况,一直到众玩家硬是在复活点形成了人群后才有了改观。杀手们不在复活点外的各街道乱窜们,他们突然集于一点,把法师学院外的十会联盟一队人杀了全军覆灭。

    十会联盟的人惶恐了。会长留下的公告,叫大家三五十人成群。刚刚法师学院门口聚起的法师足有三十四人,但在于对手交战后,未能伤死对人一人便全军覆灭。在复活点里就近复活的法师,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队人扬长而去。据当时留心数了对方人数的法师透露,对方人数是二十人整。

    二十人,是鹰之团的两组人。永远做出的决策,是对十会联盟进行二十四小时的不停歇打击。目前刚刚开始,打击力度稍大一些,原本一组一天八小时,改为十六小时。这样可以保证二十四小时里都有两组人在线。对于这些本就喜欢游戏的狂人来说一天游戏十六小时根本不算什么,就算不是工作要求,他们经常也这么玩。不过这次毕竟有八小时也是被召来干工作了,不过在盖世英奇应承加班奖金后,大家也就没二话了。不就是pk吗?网游高手少有不爱pk的,干这个总比带老板蹭经验好玩多了,众人兴致勃勃地这就开始工作了。

    整整一个早上,十会联盟的人或散或整,一直在被打击着。他们甚至一直没摸清楚对手到底有多少人。每次战斗都是那么得快,都没来及好好看清对方面孔,就被干脆利落的解决了。

    一直到午后,云中暮重新上线,行会上下已是一片哭声,向云中暮汇报着这一情况。玩家们强烈指出的一点就是:三五十人的团队还是有危险,早晨有一次是五十人团,结果被对方打了一次伏击,五十人灭了四十一人,只有九人脱身。

    而更可怕的事实是:一早上十会联盟不知被攻击了多少次,对方有时多打少,更多的是少打多,但是,无一人阵亡。

    顶尖高手!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再对云中暮的这个结论有任何怀疑了。

    “情报呢?死了这么多,难道一点他们的情报都没摸着?”云中暮问。

    “老大,我有想鉴定来着……但失败了,对方等级高。”回答云中暮的是一个40级的玩家。

    “废话,你这等级当然会失败,高手现在哪有低过42级的。”云中暮说。

    “我有鉴定到一个人。”一个牧师说话了,“老大我发出来。”

    说完牧师将自己早上鉴定并留存的装备记录一样样发上来。这是一个战士,全身九件装备,这牧师也就鉴定出来了五件,样样极品,看得十会联盟的玩家一阵沉默。

    “就这一个人?”云中暮说。

    “我只来及鉴定他一个,然后我就挂了。”牧师郁闷。一挂就掉级,掉级自然就再别提什么鉴定了。

    不过知道鉴定的总算不只这牧师一个,又有一些玩家七七八八地提供了一些自己在危难时刻不顾一切鉴定出的结果,最后统计了一下,鉴定结果共有七人,装备没一件是庸品,时常就有点超级极品点缀其中。

    “大家怎么看?”云中暮问。

    “高手。”

    “废话……”云中暮现在讨论说废话的,“我是说从这些装备能不能看出这些人的来历?”

    一片沉默。

    “妈的,都记下来,发论坛上去问问。”云中暮说。

    老大发话,立刻就有玩家去办。而就这时候,还有被袭的消息传来,一玩家上线自然就从复活点往外钻,忘了行会的新通告,结果出街没多久就被灭了,从身后被一通乱捅,凶手是谁,有几人都不知道。

    “妈的,都看着点行会公告!不要单独行动,不要单独行动!”现在每死一人,云中暮觉得就像是给他一耳光似的,即使是把他自己给杀了云中暮都没这么痛苦,这种无力感是云中暮十会痛恨的。

    “必须想个法子引蛇出洞。”

    “我们早上试过了,但他们不上当,我觉得他们一直在暗中看着我们。”说这话的玩家情不自禁就朝左右看了看。

    “组一队人做铒,另布置些人,暂时去了行会徽章,等对方出手后再一起现身,一网打尽。”云中暮说。

    “我们也有这样试过……但是……”一人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云中暮问。

    “他们出现了,把做诱饵的那队人灭了,然后突围,速度快的兄弟赶上去,都会被他们回头杀掉……”

    “这是……故意的啊!他们故意在知道有陷阱的情况下杀出,这是冒险来一次立威……”云中暮说。

    “但我不明白怎么会上他们跑掉的!他们总有跑得慢的脱后腿,大部队一起上就是了。”有一名玩家说。

    “装备上有差距……”云中暮倒是冷静,“如果说整体的团队速度,我们没他们快。小股队伍的堵截又起不到作用。”

    “那我们该怎么办?”所有人开始给云中暮出考题。

    “当时包围的人有多少?”云中暮问。

    “一百来人。”

    “改公告,团队百人以上行动。”云中暮说,“对方既然选择突围,说明正面对抗一百人他们还是有些吃不清。百人的团队,自保应该没有问题了。”

    “老云,不能这么一直被动下去,我们得想办法占据主动。”一人说。

    “我知道,但至少得先摸清楚对手的底吧!”云中暮说。

    “妈的,真他娘的憋屈。”一法师郁闷地大叫。

    突然就听一道急响,一枝响箭从六十米外袭来,一箭直插了这法师的脑门,一道白光,法师竟然被当场秒杀。众人大惊,朝箭来处望去,那人竟然就是堂而皇之地站在街口。一箭秒了一人后,也并不来第二击,转身就慢吞吞地离开了,有人跳起来想去追,却被云中暮喝住:“不用了,追也追不上。”

    “好高的攻击啊……”有人惊叹着。现在是四十领域,就算是命薄防低的法师也没有说秒就秒的。

    “未必,可能只是致命或是暴击什么的,正巧赶上了,真有十拿九稳的这么高攻击,他一箭一箭把我们命薄的人全秒了得了。”云中暮依然很细心地分析着。

    “老云说得是。”会里不少人认同。

    “这一箭还是在立威……专门射了嚷嚷憋屈这小子,这是在告诉我们,我们的情况他们可以清晰地掌握。我们的行会肯定有他们的人……”云中暮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