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二十九章 就这么走了?

第八百二十九章 就这么走了?2017-11-10 16:39:45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二十九章 就这么走了?

    两边都是算是蓄谋已久的战斗团队了,原本散乱无迹的站位,在这一刻突然全部调整过来。两方的布阵都是团队pk时最常摆的站位:战前法后弓两翼,盗贼自由活动。

    但云中暮此时却一点也不自由,被永远诅咒降低了敏捷后,立刻被牢牢压制住。云中暮倒也想调头回归本队,却根本脱不开身。永远的剑光一道接着一道,犹如黑色的闪电。剑显然不是凡品,加上暗黑骑士在攻击方面的加成,即使这只是普通攻击,云中暮也不敢随便去抗。

    先前想断四人退路擦身冲过去的几个人此时也是分外尴尬。现在不只是他们断了那三人退路,那三人反过来也截了他们的退路。这两小股人马都想回归本阵站位,于是成了最先近距离交上手的。但其他人也没有慢上多少,片刻间,整条街道已经充斥着各色技能大pk的声音。

    鹰之团这帮家伙不愧是等级榜上前列的角色,每个人手里总有点寻常玩家没见过的技能,刚一上头倒是打得十会联盟有些不知所措。但云中暮亲率的这帮兄弟也是狠角,面对实力上存在的劣势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一群人顶着未知的技能蒙头就冲,飞快地想和对方近距离接触,以制造以多打少的局面。

    鹰之团显然也对这群人的悍勇有点准备不足。他们也和十会联盟折腾了半天了,一直是稳占上风,三十人那叫一个耀武扬威。此时见识到的才是十会联盟真正的血性,这帮家伙一边冲杀一边嘴里“孙子大爷”的乱骂着,看起来像是已经失去理智在胡砍胡杀,但偏偏模样疯狂,思路却清晰得很,依旧是一板一眼地打着配合。

    五十多人,却没有像购物百人团一样被鹰之团摧枯拉朽般地摧毁。鹰之团的人也都是纵横网游多年的老手了,知道这次才是真的碰上硬手,于是也放弃了秒杀碾压一类的念头,认真开始和对方周旋。

    混战中再无什么诡计,是双方综合实力的硬性碰撞。装备技术配合,鹰之团全都占优,十会联盟这边,人数是最直观的优势,再一个,就是不顾一切的气势。

    这种气势带来的,就是他们个个存有以命搏命的心态,很多时候根本不顾自己生死,只求这一击能命中对手,打掉对方的生命,给后来攻击的弟兄铺路。这样的气势下,鹰之团也不得不略微有一些退让,他们可不想随便在战斗里挂掉,尤其是今天一直忙碌,身上个个挂着pk值,这一死损失都很严重。

    鹰之团开始稳扎稳打,把牧师先稳稳地保护起来,然后耐着性子和十会联盟的玩家消磨。他们的团队浑然一体,在街中前后游走也丝毫不乱。表面看来像是十会联盟把他们包成了一团在围杀,但实际上却是他们不断地进行着整体移动,寻找十会联盟战位的空隙进行集中打击。

    云中暮没想到对方打得居然这么有耐心。这可是他们十会联盟的地盘,现在多少人已经四下赶过来帮手,这帮人竟然没有速战速决的心思,实在是太有恃无恐了。云中暮心头有气,却又无可奈何,个人单挑时,他被永远压制了;现在团队较量,他也想不出应付对方这多人一体的战斗方式。

    眼看冲上去的兄弟都会被对方像绑架一样圈进他们的阵中消灭,云中暮连忙制止了众人的贸然进攻。

    “退后,回复一下,我们不赶时间。”云中暮提醒大家不要焦躁,他们有得是时间周旋,急于打完脱身的该是鹰之团。

    正杀得兴起的众人一听也醒悟,纷纷暂时后退。但鹰之团却准确抓住了对手这转换的一瞬间,阵型突然再度散开,头排清一色的战士站位,不是用冲锋,而是用旋风斩占满了整条街,朝前飞速旋转移动着!

    “法师给我轰啊!!!”云中暮吼着。战士的旋风斩判定极强,也就法师的法术有机会在此时给战士造成杀伤。

    但鹰之团的也早有准备,牧师就紧随在后,给战士稳稳地回复着,一排法术轰下,一道道白光升起,战士们屹立不倒,转个不停。

    “我操,他们蓄了多少怒气啊!!”眼看对方的旋风斩如此经久不息,云中暮方才领悟对方的打法是一环套着一环,之前自己缩成一团让十会联盟的人打,他们的战士死抗却是一个个抗出了饱满的怒气。此时这旋风斩,一排并着旋过来,互相之间竟然丝毫没有发生磕碰,这技能的控制能力也强得有些过分。

    这一排旋风斩过后,云中暮兄弟死伤足有十余人,看对方的旋风斩停了,猪仙那小子荡气回肠一声吼:“兄弟们,该我们了!!!”

    话音刚落,就见对方战士身后又飞出一名战士,地裂斩从天而降,猪仙连忙举起他那大斧去招架。巨响声震的众人耳膜发痛,猪仙“啊哟”一声喊,斜着身子就飞出去了。显然是力量不支,抗不住这一记重击。

    地裂斩后,法师的法术也已经卷到,云中暮等人此时也没得选择,只能继续退闪,退不及的,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化成白光离去。

    “我操啊!!!”云中暮眼都红了,“都跟着我冲,老子就不信咱们连一个都拿不下来!!!”

    不要命的劲头又起来了,云中暮一个疾行,直接不管不顾地穿过火海扑向了那个玩地裂斩的家伙,其他人也嗷嗷叫着,顺从云中暮的指示,凡是可以做出的攻击一起指向了这人。

    这人显然没料到云中暮为了灭他一下竟然情愿做出这么大牺牲,这一下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从火海中冲出的云中暮身上似乎还冒着烟,但却丝毫没影响他灵活的走位,一个“z”字步就要闪到那战士身后,突然身上一紧,脚步也一下子慢了起来。

    “永远我日你大爷!!!”云中暮心知又是永远那家伙在这时候把他敏捷给诅咒了,郁闷得想吐血。

    就这么一缓,那战士也有了回身的功夫,旋风就是一剑,云中暮缩头避过,一看对方三十人的兵器似乎都在指着他了。

    “呀呀呀!!”一道道人影从火海里穿出,云中暮的兄弟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干看着。两名战士冲锋出阵,这下玩地裂斩的那位是再也躲闪不及了,被两人一起顶了个正着,扑就直飞了出去。

    “我操,撞那么远,还怎么杀!!”云中暮这还骂呢!

    “你大爷的,掉一级就39的人还这么嚣张。”说话的是断云,和人刚才一起合击顶飞了这个眼看一剑就要把云中暮脑袋劈下来的家伙。

    “老子就是掉到零级,今天也非得拿下他们一个不可!!”

    云中暮吼着,朝一般不会深入敌阵的法师弓箭手一挥手:“都他妈给我攻击,都轰死拉倒。”

    近身混战的时候,弓箭手和法师都不好发挥,因为容易误伤自己人。尤其法师的范围法术更成了混战中的禁技。但此时云中暮是豁出去了,拼着自己死也要弄翻对方一人,法师和弓箭手一听,也不管了,有啥技能都用,法术箭矢爱打谁打谁,反正都是闭着眼睛丢。

    永远一看对方竟然这么乱来,搞不好真会被他们挂几个人走。他可不觉得己方牺牲几人换对方全部是多么划算的事,连忙指挥众人后辙。

    “我操,怕了?孙子样!!”云中暮一看对方有退意,大怒。十会联盟的人也个个精神抖擞地要去追。结果永远却是稳稳把握着战斗的节奏,突然又是回头,远程玩家一起开火,反咬了一口,十会联盟的玩家一下子又去了几人。

    与此同时,一直在云中暮这些近战职业身后的法师牧师弓箭手军团突然一阵混乱。对方竟有三名刺客不知什么时候潜行到了这当中,猛然现身后对着这些个近战无力的家伙一通狠砍。三各刺客的攻击力都是高的骇人,不消一会就杀出了一片空地,云中暮等人连忙想回来帮忙,三盗贼却已经疾行着远远跑开。结果这边永远又率人再次冲杀过来,云中暮是顾头顾不了尾,顾了尾又顾不了头,急得想把整条街掀了。

    就在这时,突然身边一兄弟伸手一指永远等人冲来的身后:“来帮手了!!!”

    他这一指永远等人自然也要回头一看,发现所谓的帮手一共不过六七人,来得挺快,显然是盗贼弓箭手什么的,只是多这么几个人,有什么可怕?

    帮手其实也是云中暮队里分出去的人,本是叫他们抄后路,防止那四人组中的盗贼逃走,绕远的他们来得自然是有些迟了。只不过只是这几个抄后路的家伙,却不至于让云中暮突然如此振奋,他振奋的原因是因为他看到了,和自己分出去的这支小分队一起赶来的,还有一个黑色长袍的家伙。这一瞬间,云中暮突然觉得心情舒畅了起来。

    这变化相较之前那一脸的狰狞实在太明显了。只是来了几个人,值得这么庆幸?永远疑惑着又回了一次头,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来得很快的一行人里,并不全是盗贼和弓箭手,还有一个拖着长袍的家伙……

    “加敏捷的法师,是他……”永远很快也意识到了。对于这个人,老板有过提示了,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遇到了。这个在游戏里已经传得天下无敌的家伙,到底有多可怕?

    “注意,注意,身后来的那个法师很有可能是千里一醉!!!”永远连忙在频道里发着消息。

    “想不到在这就遇上了。”

    “我去伏击他吗?”盗贼榜上有名的八一西三跃跃欲试。

    “听说这家伙有什么反潜行的能力,潜行对他是无用的。”显然鹰之团上上下下昨夜里也对千里一醉突击熟悉了一下。

    “那是那些垃圾盗贼的潜行熟练不够高吧?”八一西三表示不屑。

    “撤!”永远此时突然说话。

    “什么?”团内大惊。

    “千里一醉的到来是个意外,我们没有应付这种意外的准备。先撤。”永远说。

    “喂,我们三十人一个没少啊,怕他一个?”八一西三说。

    “不是怕,是不做无准备的pk。而且千里一醉也不是一个人,云中暮他们还活得好好的。”永远说。

    “那些家伙,再来一波就完全打残他们。”八一西三说。

    “但现在多了千里一醉,情况就不一样了。总之,有速度的自己找机会脱身,其他人寻空当直接卷轴!”永远不再辩驳,用毋庸置疑的语气下达了指令。

    鹰之团成员领命行事,打一半情况不对闪人,这种事他们当然也不至于没做过。于是有敏捷的职业先进行骚扰掩护,无敏捷的职业虚晃几下攻势后,突然聚集一起,四人一组立刻用了传送卷轴。

    这些人一闪,有敏捷的玩家也是四散着各寻出路,不到半分钟,刚刚还战得热火朝天的街道突然就清静下来,鹰之团的人转瞬之间竟然就走了个干干净净,云中暮等人最后看到的,就是一个在街口转道消失的身影。

    云中暮看看活下来的众兄弟,个个都是一脸汗水,虽然不过几分钟,显然这是他们经历得极其艰难的一战。云中暮略一清点人数,挂了二十一人,相比其他动不动就团灭,自己这帮兄弟果然还是够彪悍。

    “他们怎么都走了?”有人还茫然呢,于是就有人给他指了指就快到跟前那黑袍法师。

    但等人到了跟前后,所有人都无语了。

    “这谁出的主意?”云中暮问着。

    “我……”援军之一说着。

    “惭愧啊……”云中暮觉得脸真是很没处搁。鹰之团,把他们五十来人杀得无所适从的精英团队,居然让一个随便穿身法师黑袍,跑得快点的家伙就给吓跑了。这真正的主人影响力该有多大?

    云中暮翻开好友名单看了看,千里一醉压根就不在线……

    “难道终归还是得向他求助吗?”云中暮想着,这一场正面较量,让他终于对鹰之团的实力有了准确的定位,普普通通的百人团也根本不是他们三十人的对手。眼下怎么办?再改行会公告,让大家聚二百人出来活动?云中暮改不下去了,这越改越显得行会无能,越显得他对鹰之团的战略藐视全是空话。

    “难道每支队里都找个人来扮成这模样?”云中暮望着那个扮“千里一醉”的家伙,苦笑着。这样的伎俩,一次有效,两次三次都有用,那鹰之团就是白痴之团了。

    “老云,现在怎么办?”有人问。

    “先走吧!”云中暮说。

    “去哪?”

    “妈的我怎么知道。”云中暮心烦。

    “折花木那孙子!我喊人追杀他。”一人喊着,折花木就是把他们骗到这来的眼线,这会当然已经是退出行会了。

    “那些都是小事情了。”云中暮摆手。

    鹰之团的人没能把他们杀光,而且跑了,但在场的没一个人有什么好心情。最后那招假扮“千里一醉”的伎俩,像云中暮这种明白人也只能给予一声苦笑,只有猪仙这种白痴才会热衷地和人讨论大家都扮成千里一醉吓死对方的可行性。

    他们都不知道,此时他们的身后依然跟着尾巴。

    “千里一醉吗,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厉害。”八一西三,作为有敏捷的刺客当然是最后撤离的一批,不过这家伙很想试试千里一醉的深浅,于是绕了绕后就用了个潜行隐藏起来,此时倒是挺大胆地就跟在云中暮他们队全后面。

    这家伙倒是大胆,就凭之前鹰之团三盗贼成功偷袭,他就认定这伙人不具备反潜行能力。此时越跟越近,却是想试试千里一醉传说中的反潜行。

    “九米了吧?八米了……七米了……”八一西三在潜行状态也能轻松跟着对方队伍前行的脚步,因为他有着提高潜行移动速度的装备。此时他数的是他和千里一醉之间的距离。论坛上对千里一醉反潜行能力众说纷纭,还说扯出什么狗屁杀气的……八一西三想起来就想笑。他可不管到底是什么能力,反正把距离先摸清楚再说。

    结果,一路走到跟前,八一西三估摸自己都可以牵到千里一醉的手了,这传说中的“潜行无效”的家伙竟然依然丝毫没有觉察。

    “妈的,我就知道论坛里那些全是八卦,没点真料。”八一西三暗骂。望着这个自己一探手就可以刺到的家伙,他思考着要不要动手。

    “再怎么说也是法师,生命和防御高不到哪去……飞快几刀干掉,疾行跑得掉吧?”八一西三胆子真是极大,直接潜行混在十会联盟的队伍中不说,还想现出身形来杀个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