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三十一章 苍天战记的故事

第八百三十一章 苍天战记的故事2017-11-10 16:39:47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三十一章 苍天战记的故事

    突然有了反应的不只是韩家公子。水深和路珂两个家伙一人抱了一叠简历躲到角落里旁若无人的你侬我侬呢,听到这个名字时,两个人也一起昂起了头,跟着还对视了一眼。

    “永远,骑士榜第一的永远。”佑哥又重复了一遍,但很快也意识到像什么等级榜第一这种玩艺,根本就震撼不到这屋里的任何人,尤其韩家公子,连千里一醉时不时都被鄙视,骑士榜第一算什么玩艺,这人的突然震惊,肯定是另有原因。

    “认识?”漂流疑惑的目光望向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非常罕见的也迟疑了一下,回头望了一眼,水深和路珂两个人也已经从角落里走过来了。

    稍熟的朋友都知道,剑鬼韩家公子水深路珂是网游中的老朋友了,此时看到这三人比较一致的反应,不难想象这个永远很有可能也是他们的旧识。像他们这些老玩家,有点老相识并不稀奇,只不过平行世界把大家随机丢到了各个主城,距离太远的就不方便往来了。但是如此真是关系非同一般的好友,那加个好友总该是可以的吧?

    “是他吗?”水深一边凑上来一边说着。

    “不一定吧,永远这么个名字很普通,很容易被抢注。”路珂说。

    “老对手?”漂流进行合理推断。认识,而且好像很在意,但又没有互加过好友,那倒很有可能是以往就有大过节的老对手了。

    “对手?倒是一直想有这个机会呢!”韩家公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如果是他的话,那这次可真是巧了。”水深说。

    “剑鬼什么时候出来?”路珂突然问。

    “一直不睡的话,明天下午两三点差不多了。”韩家公子说。

    “这家伙有下线吗?”

    “不知道,反正我在的时候他都在。”在场的有加剑鬼的好友,纷纷如此表示着,严重怀疑剑鬼从进了牢就没下过线。以剑鬼的坚韧,大家相信他是做得出来的。

    “那要不要在这家伙出来前就去把这事解决掉?”水深问韩家公子,两人非常罕有的和颜悦色地说着话。

    “还不能确定这个永远就是那家伙呢!”韩家公子说。

    “叫永远,又能爬到等级榜第一,是这家伙的机率很大啊!其实你早就注意到他了吧?”水深说。

    “不好意思,我从不看什么等级榜。”韩家公子说。

    其他人听得都是一头雾水,终于忍不住都围了上来,御天神鸣急忙插话:“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说清楚点啊!这个永远到底和你们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都有过。”水深说,“从不认识,到认识,到朋友,到非同一般的朋友,再到仇人。”

    “仇人!”大家都拿出果然的神情。虽然大家都是网游界的名人,以前的网游却是各分服务器的,高手们能在论坛共同讨论的都是攻略技术一类共同的话题,至于人与人恩怨什么的,那不是同一服务器的玩家基本没什么共同语言,也不太会去关注别人服务器的恩怨八卦。所以到底剑鬼他们这帮人以前有过什么故事,正常玩家都不太清楚,于是众人就一起齐齐地望向在此方面非主流的佑哥。

    “有当事人在,还看着我干什么?”佑哥没好气。

    “考查你能力的时刻到了。”战无伤说。

    佑哥果然知道一点:“是不是苍天战记时候的事?”

    “苍天战记!!”御天神鸣也激动了,那也是他曾经辉煌过的一款网游,立刻迫不及待地问着:“你们都在哪个服啊?什么职业?”说完一瞪漂流:“没问你啊!”

    漂流笑笑不语,其他人也都面无表情地瞪着御天神鸣,御天神鸣知错地低下了头。

    “没错,就是那游戏时候的那事。”韩家公子点头。

    “哦,那个事是……”佑哥的大脑也不是硬盘,不是随便就能把资料读取出来的,心中虽有了点印象,但这八卦的具体情况却说不上来。一摸口袋,又立刻想起这些老八卦自己整理的资料都在线下呢!平行世界里又用不着,自然不会又誊写到游戏里来,一时间不能八卦,痛苦非常。

    大家显然都很想听这八卦,其实就是怕当事人不愿意讲,这才指望佑哥,一看佑哥这模样,顿时都很失望。佑哥咬牙:“等我去看看。”

    “有我们在这,还看什么。”路珂无奈,所谓的高手啊!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够执着。

    “到底是什么事?”所有人神采飞扬。

    路珂看了那两人一眼,开口道:“大家都知道我们三个和剑鬼是老游戏伙伴了,一直一起玩的。这个叫永远的玩家,是在苍天战记这款网游里认识的。这款游戏你们应该都有印象,是一个非常强调团队的游戏,队伍标准是五人,当时我们四个,我是剑士,水深是魔法师,剑鬼是枪神,韩家公子是天使……”

    “你们这配置,差个咒术师嘛!”佑哥情不自禁插话了。

    路珂点了点头:“没错,我们的队伍还差一个咒术师,不过当时我们已经组建了帮会,一般就是会里随便来个人和我们搭挡,一直到认识了永远,然后他加入我们,技术和意识都很出色,最后我们五人就成了固定组合,关系也是越来越好。这人很和气,又够意思,帮会里的人也都很喜欢他。但后来这家伙开始有意无意地和剑鬼闹别扭,唱反调……”

    “什么有意无意,就是故意,他就是为了这个来的!”水深此时插话了。

    路珂叹了口气:“剑鬼人厚道,只要他说的有点理,一般也就让着他,结果这家伙越来越得寸进尺,我们看不过眼,有时就会和他起争执。后来争执越来越多,帮会许多玩家之间也都有了分歧。苍天航路争霸那次,明明是他在对战关键的时刻接连两次失误,导致我们战败出局,结果他反咬一口,抱怨说是剑鬼的双匣连闪打烂了他的咒印。但当时的情况明明是他控制慢了一步,居然让对方魔法师开了六轮镜,剑鬼迫不得以出双匣连闪,当然会连他的咒印一起打烂,这时候他迟迟没补一个六芒诅咒,这样结果还能有悬念吗?”事情过去久了,路珂却连细节还记得这么清,可见印象之深。在场的都是高手,一听就明白其中曲折,大致就是永远失误,剑鬼帮他补救,再之后他又失误,结果完了还指摘剑鬼的不是,的确是相当过分。

    “不过……”战无伤此时忍不住道:“被魔法师抢出了六轮镜的话,剑士立马用落华斩加v字盛宴,刚好可以击破六轮镜啊,比枪神那个乱射的双匣连闪更有效。”

    路珂此时稍显尴尬,韩家公子接了战无伤的话说:“因为路珂同学技术不够火候,这手难度太大了点。”

    战无伤一听难免得意:“那倒是,落华斩接v字盛宴准确打碎六轮镜,不是一般剑士可以做到的。”

    “但问题时,当时能做到这一手的剑士根本没几个吧?一般的队伍都会选择用双匣连闪之后咒术师跟六芒诅咒的做法。”漂流说公道话。

    “所以说刚才只是这个家伙找机会炫耀一下罢了,大家不要理会。”御天神鸣鄙视战无伤,末了却也不忘自己炫耀:“不过坦白说法师放六轮镜也是有技巧的,落华斩连v字盛宴也不是无解。”

    “只要放六轮镜的瞬间再加一个冰反,六轮镜的出现就会稍有延迟,到时落华斩加v字盛宴就会因为出得太早砍不干净。”漂流开口把御天神鸣准备炫耀的词给抢了,弄得御天神鸣很是恼怒,结果当时也是玩魔法师的水深却大是诧异道:“六轮镜的时候还放一个冰反,这得多快的手啊?”

    御天神鸣侧目:“所以某些人可能只是理论上知道,我很怀疑他实际是不是能用出来。”

    漂流微笑:“真正的实际是苍天战记全服可以用落华斩接v字盛宴破六轮镜的人不会超过四个,所以即使用了六轮镜加冰反,99.99%的可能是被一个菜鸟的双匣连闪射成马蜂窝。”

    一堆高手硬是把原本讲述恩怨的故事歪楼成了炫技大会,但佑哥却依然听得津津有味,他当然也玩过这个游戏,却不知还有这么华丽的技巧,显然是只存在于高端玩家中的炫技。虽然现在来说已经是进棺材的东西了,但还是体现了这帮家伙的境界。

    “喂喂,还要不要我说下去啊?”路珂分外不爽。只不过是一场对战中的一个胜负点,结果她这个剑士和水深那个魔法师就各被这里的高手给鄙视了一遭,这帮家伙可真都是变态。

    “我看已经不用说了。”漂流说,“事情很明显,怎么说也是错在永远,如果他咬着你没法用落华斩接v字盛宴破六轮镜,那算得上是无理取闹;咬剑鬼的话就更没道理了。而且他这失误明显是故意的,如果他真是和我们水平一样的高手,这种失误出一次就够夸张了,还连出两次?他当时不在电脑跟前吧?”

    “没错,绝对是故意的!”众高手进行技术判定。

    “不过,这种配合细节不是只有一个方法,所以也难有定论,照你们的打法这个地方他是错的,但他要找托词还是很多的,总之可以轻松制造争议。这可能就是他在这个地方故意失误的原因。”漂流说。

    路珂点了点头:“总之这回连剑鬼都忍不住了,争执过后,永远装弱势群体,说我们四个针对他一个,我……”路珂忍住了粗话,接下来却也没心情讲了:“后来他就走了,还带走了帮会里的一半玩家。我们本来服务器里最强的帮会,一下子就低谷了。”

    “说起这来,不得不提一下某人的功劳啊!如果不是某些人总是那么让人讨厌那么让人忍无可忍的话,我看永远顶多带走三分之一,不,四分之一的人。”水深说。

    所有人望向韩家公子,韩家公子却是淡然地点了点头:“这个自我检讨倒是蛮深刻的。”

    “无耻!!!”水深咬牙。

    “永远的确相当无耻。”韩家公子再次点头。

    “我是说你!!!”水深说。

    韩家公子无动于衷,望着其他人:“就是这么个事,我们和这永远算是结下了梁子。只有剑鬼把这事当作是普通争执。但我们都认为这个永远一开始就是有目的地来挑拨分化我们帮会的。我记得某人当时好像差点和他走到一起去吧?”

    水深尴尬了一下却很快向其他人辩解:“我只是想离一些很讨厌的东西远一点。”

    路珂却是脸带欣慰:“还好我们四个总算是没被他挑拔了。”

    “因为我们根本用不着。”韩家公子说。

    “对,我对某些人已经仇视到极限了,还能怎么挑拔?”水深说。

    其他人集体扶额。水深不断表达他对韩家公子的强烈反感,韩家公子则是反复体现他对水深的无视,但是到现在,好像数这个两个家伙之间的对话最多吧?佑哥略统计了一下,就算是也经常互相抬杠的御天神鸣战无伤组和御天神鸣漂流组也不能和这一组抗衡。

    “那他有意分化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漂流此时问着。

    “服务器最大行会的话,你们把天苍山基本霸完了吧?”一直只是旁听,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的剑南悠此时突然开口了。

    “这个当然。”水深回答了他。

    剑南悠显然在这游戏里也有痛苦回忆,此时一脸的不堪回首:“占不到天苍山,在苍天战记里基本就赚不到钱。”

    “嗯,这个游戏这点很不平衡!”火燃衣也来控诉。

    “也是魅力所在嘛,当时过瘾的pk还不都是争天苍山干起来的。”战无伤说。

    “没有强大的帮会,在天苍山根本生存不下去。”剑南悠直叹息。

    “你们把持了天苍山多久?”漂流问。

    水深和路珂对望,脸上都有自豪神色:“三个月!”

    “三个月!!!”所有高手惊骇,当时苍天战记里的情况,能占据天苍山一周的行会就很了不起了。

    “云霄阁断!!你们是三服的帮会云霄阁断吧?”佑哥不愧是情报王。其他人虽然也立刻回忆起当时苍天战记里的确有一个占据天苍山三月之久的巨牛行会,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名字,更别提是哪个服务器的了。

    “云霄阁断啊!对啊,不就是剑鬼,不,当时还叫烟鬼嘛!我想起来了,哈哈!”佑哥兴奋着。

    “如果不是出了这家伙,何止三个月。”水深说,“这家伙带走了我们的人后,当时就加入了我们服的另一也算强势的行会,当天就把我们在天苍山的场子给抢了……妈的,这不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谁信啊!”

    “之后你们服的局势呢?”剑南悠问。

    “之后我们也反扑了几次,不过败多胜少,虽然他们没能像我们当初那么强势地连庄,但基本上大多数时间都是他们占据的。我们想过找永远点私人麻烦的,但剑鬼不同意,说什么朋友一场好聚好散,争执正常,没什么谁对不起谁……剑鬼啊!就是厚道,厚道得我想掐死他!”水深嘴上这么说,但提到剑鬼时,佩服的神色还是时常流露一下。

    “那这次正巧对上,交手理由也很充分,平行世界死亡惩罚又大,过瘾吧?”漂流笑。

    “哼,那时我就怀疑他是工作室弄进来搞鬼的。当时我们占着天苍山,蹲我们服的工作室哭完了,根本赚不到大钱。现在呢,又受雇于英奇,这家伙天生就好当工作室的鹰犬啊?”水深分外鄙视。

    “喂喂,就算是给工作室打工,也不用成鹰犬这么难听吧?”剑南悠等几个眼看就要和工作室开始强力合作的家伙表示不满。

    “当然不是说哥几个,你们自力更生,自强不息,你们是让工作室给你们打工,你们是英雄。”水深说。

    几人无奈地苦笑着,佑哥则望着韩家公子:“那现在怎么办啊?”

    韩家公子却望向了漂流:“你觉得这个鹰之团的实力怎么样?和我们比较的话。”

    “高手的数量,配合度都在我们之上。”漂流倒是坦白。鹰之团三十人,如果全是等级经验榜前二十的话,那的确比非常逆天现在拥有的高手数量还要多。至于配合方面,非常逆天他们这边的高手配合,凭得完全就是他们这些高手出众的意识。但现在对手是同级别高手,配合却是长期一起战斗磨合出来的,绝对是有差距的。

    “我们有千里呢!”御天神鸣说。

    “算上千里的话,我真不知该给咱们的实力乘以一个2呢,还是打上一个平方……这家伙的实力根本深不见底啊!”漂流说。

    “但现在千里不在线,剑鬼也还在牢里,还有百世……”佑哥这一数,得,原来他们这边战力最彪悍的三个人都不在。

    “百世他们出来的话,也有他的正事要办吧?”韩家公子说着,还看了旁边的剑南悠等人一眼……云腾工作室那边势必也早等着百世经纶一出地牢就抓他们去苦工,这些以赚钱为首要目标的职业玩家,很有可能都不会参与了和鹰之团的一战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