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三十三章 捉住两个

第八百三十三章 捉住两个2017-11-10 16:39:48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三十三章 捉住两个

    豆青碗职业玩家很多年,但从来没有混得像在平行世界里这么风光吧!网游的职业玩家不是什么光鲜的职业,一般只能勉强糊口而已。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玩着游戏赚钱。但在生存压力下,有不少职业玩家玩得对游戏失去了兴趣,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剧。更悲剧的是,这几乎是每个职业玩家的最终归宿。

    豆青碗觉得自己挺幸运,在看着不少前辈痛苦无奈地游戏时,他既快乐地游戏着,又保障了自己的生活,而且收入挺不错。在鹰之团里,他们不光可以拿着英奇工作室老板盖世奇英给予的固定工资,而且他们这三十个顶尖高手聚在一起,也时常可以去揽一些私活赚些外快,老板盖世奇英并不介意他们这样做。只不过,他们身上的装备大都是老板从他的工作室里免费提供给他们的,装备的所有者说到底却是盖世奇英,所以如果在揽私活的过程中不小心爆掉什么装备的话,那可是要赔偿老板损失的。

    不过在鹰之团团长永远的领导下,他们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故。唯二的两次都是发生在二组。由于鹰之团是三个组轮班转,各组有时也会不通过全团,就单组去招点任务做。二组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过两次事故,而且运气极差的两次被挂的家伙都爆了东西出去。

    二组的组长就是鹰之团本来的团长鹰扬,这事更让大家觉得团长换成永远实在是明智的决定。至今鹰扬心里是不是有什么情绪,大家也不清楚,毕竟那时鹰之团已经被盖世奇英收归帐下,人事任命什么的那都是老板一句话的事。而事实也是永远比鹰扬做得更好,大家对这个老大地更换都很满意。

    也就是从盖世奇英开始扶值他们,并给他们提供装备,鹰之团的成员才一个个都成了高手。而鹰之团的组织规模自然也都要服从盖世奇英的安排。随后鹰之团新加入的成员,都是盖世奇英直接找来的,而且在发展到三十人时,盖世奇英就不再让他们招新人了。毕竟这里每个人都是他要花钱才养起来的,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开支,人够用就行,盖世奇英可也没想着养一个行会出来。

    这过程中当然也有一些人选择了离开。豆青碗印象最深的就是漂流。这个以前就有名,在平行世界里也很有名的法师高手,也一度在他们鹰之团里待过。那时候团长还是鹰扬,原本鹰之团已经不会再招人了,但漂流这样鼎鼎有名的高手,老板都不忍心拒绝。只不过这漂流和他们两个伙伴进团玩了没多久,就决定要离开了,至于老板有没有开条件去挽留,豆青碗就太清楚了。但他想应该不会,毕竟以盖世奇英平日的需要,当时的三十人已经足够。

    漂流之后,鹰之团的阵容一直很稳定,到换了永远做团长了,继续为老板服务。他们走遍东南多个主城,主要是为了选择每个城奖励豪华的任务带老板去做。普通玩家玩游戏当然没这条件,但盖世奇英就是在这么豪华的条件下才能随随便便就这么高等级的。

    想到老板那华丽的成长方式,豆青碗也忍不住要唏嘘一下。这就是命啊!有钱和没钱实在是大不一样。不过现在豆青碗也是法师榜上第十三位的强人,他对自己也是相当满意了。他最大的理想是超越漂流,成为法师榜第一人。不过城战之后事有转折,千里一醉居然一跃成为全游戏第一人,兼法师榜第一。现在即使超越了漂流,在法师榜上也只能位居第二了。不过豆青碗的目标却依然未改,因为他听说这次他们的任务将对上千里一醉,虽然听说这人很强,但对上他们鹰之团,豆青碗觉得他也只能可怜地从法师榜十强上消失了,这是一个不需要超越的目标。

    “你pk多少了?”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豆青碗的遐想。问话人叫流岚,弓手榜上第十四的强人,他和豆青碗目前一起搭挡在战士营地一带打猎。两人都是远程职业,装备好自然攻击高,配合又娴熟,基本上任何角色来不及到他们身边就已经被清理了。不过打猎了一天,非常逆天的人显然越来越谨慎,落单活动的已经越来越少,各复活点的弟兄都有些时候没开张了。流岚琢磨着这会也没什么生意,不如去洗一下pk值。说起来之前和云中暮五十多人那一场激战鹰之团的人压力都很大,当时他们可都带着pk值着,本想着对手是可以轻松压制解决的,却没想到那帮家伙那么彪悍不要命。当时鹰之团有四人险些挂掉,还好团长永远布置的阵型得当,而且对各人的生命把握的几乎比本人还要准确,快挂的都会迅速被队伍维护起来。但那番心惊肉跳自然是免不了的。虽然这趟是替老板出任务,掉了装备不用赔,但要损失严重,说明任务完成的不漂亮,老板不要你赔装备,变相地扣个奖金,结果还不一样……

    “我有七点。”豆青碗回答。

    “我四点,半天也没见什么人,不如咱俩去洗一下pk值?”流岚说了他的意思。

    “也好。”豆青碗点了点头,半天没人可杀,街上乱转的确也挺无聊的。

    两人商议好了自然就朝着通缉任务处的方向走去。途经一条大街,街上正巧有家英奇的店面,两人也就是随便一望,却赫然发现那店铺门口聚了好几十人,不知在做什么了。

    两人都暗叫不妙,互相对望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那边走去。不用走到太近,几十米的地方,流岚的鹰眼已经看得清楚,脸色大变:“是十会的人!”

    “把店守起来,他们猜到我们的战术了!”豆青碗说。

    “快向团长汇报!”流岚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已经给永远发去消息。同时两人已经掉转方向,不敢再从那店铺门前走过。他们虽是高手,虽有两人,但也不敢和几十人相抗。十会联盟里可是没有菜鸟的。

    永远接到流岚的消息,却没太慌张,还笑了笑道:“店铺多了,他们守得过来吗?几十人?这不是送给我们杀吗?各城区的,都看看你们那边守店铺的兵力分配。”

    各城区的消息回来的有快有慢,但给出的结论却是极其一致:没有发现店铺门外有什么守兵。

    永远终于意识到情况并不简单,与此同时流岚又来消息:战士营地一带的街区出现了很多十会联盟的人,不过二人还未被发现,目前正在寻找出路。

    “还转什么,立刻用传送卷轴离开!!”永远急叫。

    结果却没有收到回复,永远又消息了两次,依然没声,他知道,两人肯定是已经遇敌,腾不出功夫来回复他的消息了。

    十会联盟的布置中,守街道的人倒不用像守店铺的一样死守不离。在各点都被占住后,他们可以从街口向街内收缩一些,只要不将任何一个胡同口暴露出来即可。真正的搜索队,此时却是已经进入城区分散到各条小街胡同。流岚和豆青碗左转右转,总是发现十会联盟的人。人多目标显眼,他们两人倒是总可以提前回避,转来转去,却发现路越来越少。二人都觉得有些不妙了,此时永远的消息也刚好发至。鹰之团人人身上都备有传送卷轴,二人这刚要拿卷轴,突然有一箭飞向二人。

    两人都一怔连忙闪避。经验也很丰富的二人瞬间也判断出了箭的来向,一抬眼一看,已见六名玩家朝着他们冲来。流岚鹰眼锐利,发现对方六人中有一人正是十会联盟的人!十会联盟的人竟然会几人行动,他脑中几乎都快没这概念了,一时大意,竟然没有注意到这六人。

    豆青碗一眼扫去,心下也是一跳。他倒是看不清十会联盟那玩家胸前的徽章,但他却看着对方队中一名法师有点眼熟……

    “难道是他?”豆青碗正想着,那六人却已经冲得更近了几步。

    “弓箭手法师战士格斗家牧师盗贼!”流岚一气报出了那六人的职业,有经验的高手,凭装束基本可以判断职业。

    对方的法师几乎是伴着流岚的说话声出手,法术一挥,豆青碗眼扫对方的指向,拖着流岚就闪。

    这一闪难度竟然意外地小,两人只是朝前随便几步就已经出了那法术的攻击范围。但同是高手的两人可不会认为对方法师手法太糙,这一天降火轮竟然没有将二人至于法术的核心。范围法术可也不至于让玩家根本无法躲避,即使是身处法术正中,只要判断准确,在法术攻到时躲闪时间也是足够。对手法师显然深知这一点,所以这一法术的选位将二人置于一角,这样两人向前向左都可以轻松躲掉,向后向右却是不能。豆青碗判断准确,躲得倒是轻松,但结果却不得不进一步和对方六人拉近了距离,这一法术的目的并不是攻击他们,只是断他们的逃路而已。

    两人都是很快明白这一手法,在不断地攻击下,传送卷轴是肯定会被打断的,根本没机会用。但这样被步步避到跟前也不是办法。六个对手不可怕,但要是已经近了身的六个对手就有些麻烦了。两人说到底都是怕近身的远程职业。

    一念间对方法师已经举着手继续吟唱,但流岚却是一边回身一边招呼着豆青碗:“不要理,跑!!!”

    “不要!!”结果却是豆青碗死命拉住流岚,流岚一怔,也连忙没有抵抗,他以为对方法师还是那种手法,想要抗着一个法术伤害拉开距离,这样被步步逼近可不是办法。但一看豆青碗拉他,以为对方这次却不是那种手法,毕竟豆青碗才是法师高手,对法师法术的落位判断更加准确。

    流岚跟着豆青碗向旁几步,法术躲得却也不难,一怔之下,发现对方法师依然是那手法,还当是豆青碗判断有误,结果豆青碗已经对他解释:“不认识那法师了吗?那是漂流!!!”

    “漂流?”流岚一怔,随即也明白豆青碗为什么不让他抗着伤害跑路。漂流当时混过他们鹰之团,这个全智的原平行世界第一法师伤害高到骇人,被工作室全副武装的鹰之团里的法师也没一个能比上他。他的法术,绝不能硬抗,起码也得弄点抗法伤的装备再说。不然风险实在太大,秒杀或许不会,但谁知道他又会不会有什么后续的手法呢?

    “先干了他!”流岚抬手就是一记狙击,对这旧识一点没留情。豆青碗也没犹豫,漂流是他想超越的目标来着,在这里干掉一下倒也不错。

    流岚的箭很快,几乎是一闪就至,但那一直前冲的战士突然在这一刻横出左手,将盾一横,准准将流岚那一箭给拦了下来。豆青碗所吟唱的一个连珠火球要慢了许多,更是没悬念的撞到那盾上,一道白光几乎是同时已经沐浴到了战士身上,流岚和豆青碗却根本没看到牧师在哪里。对方冲上的一刻,那牧师已经不知藏到了何人身后,藏得这么分毫不差,这可也是极其娴熟的配合了。

    那战士拦了攻击后便收了盾,却没想到在盾前炸开的那团火光还在,“砰砰砰”一边不断炸裂着一边继续朝前飞去。这一下大出人意料,战士想再拦已经迟了,火球一边炸着一边转眼就要到了漂流身前,漂流连忙一抬法杖,大唱一声“散落吧,冰影术”,瞬间场间出现四个漂流,那炸裂着的火球瞬间将其中之一吞灭,大片炸烈的火光瞬间就将那一个漂流的残影吞没,之后继续一边炸一边朝前飞了许久才渐渐消失。

    “可惜!”豆青碗心中暗叫了一些,他的连球火球通过身上装备的技能强化,相比普通的连球火球有一些异变。那就是炸裂的效果可以持续,而持续的时间由施术者决定,但这又不是那种持续性消耗法力的法术,而是在吟唱时由施术者一次决定这次法术所需要消耗的法力。于是在发生炸裂后,在这些法力全部消耗完前,炸裂会一直继续。豆青碗曾经投入自己百分百的法力,用这招一次炸出了一个穿糖葫芦来,白光闪了一道。

    漂流经验老道,看出这法术不一般,甚至都没敢闪身去躲,害怕又有什么古怪,干脆就用了一个“冰影术”,也算是他一种瞬移。这一落位,漂流法杖一举就要攻击,流岚虽知要去打断,但此时场上漂流还有三个,他也不知哪个才是真身,仓皇之间一身举弓一转拧着身,一个二连矢甩出,竟然不是奔着一个方向,流岚精确把握两箭相接的那一微小空隙一拧身,这一二连矢却是各奔了一个漂流去了。

    漂流很遗憾地被打断了。对方三选二,百分之六十六的机率,却是蒙出了漂流的真身,漂流闪身躲避弓箭,很遗憾地没能吟唱。但这也只是暂时,这一移完漂流又举法杖,流岚郁闷。这漂流的三个身影都是一模一样的举动,他射的两箭都被躲掉,于是他现在也就能肯定这两个当中有一个是漂流真身,但具体是哪一个却还是不知。

    但豆青碗也不愧高手一个,似乎已料到这局面,在漂流躲闪的时候,他立刻一个天降火轮扣向了其中一个漂流,流岚则连忙一箭奔向了另一漂流。

    两个漂流都已被攻击,攻击被打断是必须,但随即两人却发现漂流竟然并未闪避,两个攻击之下,漂流瞬间消失,却是不见死亡的白光。两人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起望向第三个漂流,大叫了一声:“操!!”

    原来那两个漂流其实都只是假影,漂流故意躲了一次流岚的箭矢,让两人都以为这两个漂流中都有真身,注意力全放到了这二个目标上。已经被认定是假像的漂流,却才是真身,此时一个法术已经势不可挡地放了出来。

    双莲苍火!

    漂流真正的攻击,吟唱却是连声都没出。两朵火浪已经翻卷而出,极大的范围让流岚和豆青碗再无法躲闪,被烧了个正着。这范围攻击不像天降火轮一次伤害,倒像是火树千重焰一样有持续,而持续的效果却更加猛烈,两人一看漂流那还保持造型呢,就知这是个可以持续注入法力保持伤害的法术,两人再受个几秒绝对玩完。流岚匆忙朝漂流去了一箭,一边和豆青碗一起前冲。

    如果射中自然可以打断法术,但两人可不敢全寄托在这上,看目前情况,前冲还是可以安全冲出火海的,当然,如果能射中漂流就更好了。

    结果却是一人横出,直接拿身体挡了这飞来一箭。打断法术已是不可能,两人连忙继续朝火海外冲着,却看到那战士已经一手剑一手盾地横在了外。一个弓箭手,一个法师,想正面冲过战士地阻拦,两人心都有些沉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