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三十四章 按兵不动

第八百三十四章 按兵不动2017-11-10 16:39:50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三十四章 按兵不动

    豆青碗也是彪悍,一看想冲过这战士的障碍极难,冲出的一瞬,索性一卷法术,又是准备吟唱一个连珠火球。二人如此近的距离,他这加强版连珠火球炸裂后两人所受的伤害也差不到哪去了。战士生命高,但法师法防高,同样的法术伤害谁先挂还难说。但不管怎么样,这是双败俱伤的打法,同归于尽的机率很高。豆青碗这一手是从武侠小说里学来的,自己基本是要死的,用个同归于尽的招数,经常对手惜命去躲,于是自己往往就因此抢得了上风。

    这手在网游里的确也挺有用,毕竟所有人最爱惜的都是自己的等级。为了灭别人搭上自己一级,几乎没人有这么大的牺牲精神。但网游和武侠小说又有一点不同,至少在此时,对方阵中有着帮人补充生命的牧师,而豆青碗的身边却是和他一样被烧烤的生命垂危的流岚。

    所以战士根本就没躲,豆青碗的法术唱出来了,战士的手也举了起来,搭手一挥,那盾直接就拍到了豆青碗的脑门上。战士和法师的力量差别那是两个极端,这么卖力地死磕上去,法师被拍飞是没悬念的。

    豆青碗就这么被战士潇洒地拍飞了。这种展示力量的打法真是让战士显得十分威武,但事实上真正的pk中有经验的战士很少会这么高。因为战士慢,非常慢,而游戏中移动的快慢也和加点属性以及装备有关,这一一直挺有争议的设定,导致了如果战士真的在pk中把人这样拍飞,而人家站起来就跑得活,十有八九那再就追不到了。

    战士那是非常非常努力才能和人抢到近身战斗机会的,珍惜都来不及,主动把人拍飞拉开距离,那除非是并不想灭了对方。

    不过此时的情况当然不同,豆青碗这一被拍飞,直接就飞回漂流的火焰当中了。漂流原本看着两人都已经冲出火海,就要交给他人解决,正准备熄了法术,突然见豆青碗又被送了回来,只好无奈地又加了一把火。豆青碗的生命本来就不多了,被战士这一拍又去了些,再进了火海一烤,再没来及做出任何事终于就白光了。他这一死,他的连珠火球的威力立刻全部消失,那战士虽被炸得有点骇然,但这一止也就不在意了。

    不过豆青碗的死除此以外还另有点价值。由于他和战士有了这么一个回合的交手,身形很快的流岚抢住时机就要从战士身边掠过。只要只能突破这一层阻碍,凭借弓手榜第十四弓手的移动速度,跑路机会大增。

    但流岚却没想到,他从战士身边跑过了,但突然一根棍从旁横出,就挂到了他的脚面上。流岚躲让不及,虽没立刻摔倒,却是被绊了一个踉跄。斜眼一看,那战士身后蹲了个牧师,这一棍就是牧师伸出了他的法杖。

    这一绊没什么伤害,流岚却知道因为这一绊他彻底失去了逃走的机会。劲风拂面,一记拳手已经飞到面前。流岚踉跄不稳的身子被打得继续踉跄下去,歪歪斜斜地就撞到了墙上。流岚根本来不及任何调整,对方的攻击已经很快地接上,衔接性如此强的攻击方式,当然是游戏中的格斗家了。

    左手写爱三下五除二,生命也没多少的流岚也被结结实实地干掉了。

    两人顺利被灭,一行六人都是松了口气。战斗可不如看起来的这么简单,中间也是险象环生。尤其豆青碗那加强版的连珠火球挺是诡异。如果不是摔到漂流的火焰中很快挂掉,剑南悠很怀疑那个连珠火球会把自己炸成什么样。以当时生命下降的速度来看,剑南悠也不知道身后的稻香牧是不是能救得过来。

    战士是剑南悠,牧师是稻香牧。格斗家和弓箭手当然是左手写爱和右手写帅。至于那盗贼不过是十会联盟中随便一个跟队认人的家伙。战斗时他倒也是想踊跃向前的,但结果却发现他根本插不上手。这些顶尖高手的战斗,思路快,变化快,他这层次的家伙还在想着下面做点什么时,人家都不知道打到第几回合去了。

    “你怎么样?”漂流此时当然是收了法术,问着剑南悠。他看到剑南悠被那个连珠火球炸到后面色有异,他早就觉得那个法术有古怪了,身边法师的他当然是颇感兴趣。

    “差点……”剑南悠心下也有点后怕,“比一般的连珠火球威力大,持续的时间也更长,如果就是这样持续炸下去,一个牧师抵消不了伤害。”

    “果然还是有点门道的。”漂流说。

    “你不是以前和他们混过吗,认识吗?”剑南悠问。

    漂流却是摇了摇头:“太久没见了,没什么印象,不过他们的老团长鹰扬我应该可以认出来。”漂流走南闯走,认识人跟走马观花似的,结果自然就是认识他的人远比他认识的人多。

    这时剑南悠身后的稻草牧却是钻了出来,以不符合牧师身手的敏捷身姿迅速先后冲到了两个家伙死亡消失的地方,差点没扒了地皮检查一番,结果却是很失望地说:“真倒霉,什么都没爆。”

    他心中的倒霉,对于青豆碗和流岚来说却是最大的幸运。两人身携pk值,这一挂两个等级是没定了。复活点一出来都是立刻检查装备,装备没掉成了唯一的一点安慰,之后就是向永远汇报这个噩耗了。

    永远在之前的消息没得到二人回复时,就知二人已经遇了麻烦。之后立刻提醒其他人,发现对手有类似行动时,不要迟疑,立刻传送离开。随后就是等着二人的消息,只盼着二人可以有机会脱身。此时终于等到二人回复,结果却是都挂了消息,只好遗憾地叹了口气。

    以三十人对抗十会联盟四千余众,坦白说永远并没有奢望一点牺牲都没有。不过终归是希望损失降到最低。今天折腾了一天,哪怕和云中暮那么彪悍的一队人激战都是一人未挂,永远真是相当满意,谁想这时候一个大意,就让两人各折了两级。

    对方如此规模的行动,事先尽然一点风声都不知。永远等二人消息的时候曾向收买的线人去消息询问,结果几个线人都傻乎乎地说没什么事。永远问他们在做哪里,结果却有就在战士营地一带,但说法却是在帮行会的人任务。

    永远这下心中是雪亮了。对方这次布置周密,行动迅速,等他们这边察觉后,想补救都已是不及。永远一看这情况,连忙又给其他各区活动的部下指令:再不要等什么异状再传送了,现在就立刻先回避起来。

    对方显然是考虑到了人手的问题,所以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进行。好在当时战士营地那边只有两个人。如果对方一开始选择的是法师学院,那损失就更重了。鹰之团在法师学院这边共有五人在游荡。他们这人员分布也是有讲究的。复活点有七,但因为地理位置不同热度也各不相同。上下线什么的并不是必须回本职业复活点。法师学院因为距离前往练级区的城门是最近的,所以说正常情况下在月夜城法师学院是玩家流动量最大的,所以这里也是鹰之团伏杀的重点区域。

    永远一时间看不清对方的动向,暂且让撤了布置,随即就找豆青碗和流岚详细了解情况去了。豆青碗和流岚此时是直接死回了他们的户口所在主城,此时拍了个传送卷轴,直接就飞了回来。永远也是没有再用步行,直接也是一个传送,三人立刻同一地点碰了面。在游戏里经济的支持无疑是相当大的助力,但就传送卷轴这飞来飞去的,顾飞靠这一手就把云中牧敌黑色食指他们折腾得要死。此时的鹰之团身后有大靠山,这道具倒是不缺。而且这是替老板复仇之战,一个愿意花钱养着三十个人在游戏里伺候自己的玩家,当然不会是小气的人,这些道具在开战前就给永远他们管够了。

    永远此时已经对对方的布置猜了个大概了,听了豆青碗和流岚的叙述,基本和他所料的吻合,只是在听到对方竟然是漂流时,神色一动。

    “漂流?他怎么会到这来,还帮十会联盟?”永远不理解。作为远在世界另一角落的玩家,他们并不知道漂流现在也是混在非常逆天里的。五夜他搞那些行动对付非常逆天,但具体非常逆天有什么实力有什么角色他没关心过,他是只等结果的家伙,战斗的事他是利用行会来完成的,所以他不理会这些。他只知道非常逆天是千里一醉那几个家伙建立的行会,在城战中守城守赢了,城区奖励一堆,利益很大,如此而已。

    “我想大概是十会联盟专门请了些高手来对付我们吧?”豆青碗猜测。当时上手就打,也没漂流打招呼,而且他看漂流那眼神,似乎也不像是还认识他们的样子。

    “有这种可能。”永远点了点头,随即又详细问了问对方的战斗组合成员。左手写爱右手写帅当然不意外,认识漂流的人,或许都会对这二人印象更深些。而那一战中,除了漂流,那个战士的表现也很抢眼,此外还有那个猫在战士身后的牧师,流岚对他的印象可是最最深刻的。

    “战士,难道是云端城的战无伤?”永远倒是挺把这路高手放在心上。

    “应该不是。战无伤是狂暴战士吧?但那战士一手是拿盾的。”豆青碗说。盾牌是需要盾牌系数的,目前来看只有防御战士会有这专长。其他职业你就是拿着盾牌也和没拿一样。

    “可能也是外面找来的高手。”流岚说。

    “如果是这样,那来的人或许不只这么点,也许还有别的高手。”永远说。

    那二人都是沉默。

    “鹰扬,西三。”永远此时在他们鹰之团频道里呼叫着。

    “嗯?”这二人同时应着。

    “你们俩转转看看对方在几个复活点接下来的布置吧!”永远说。

    “好。”两人应声。这二人都是盗贼,潜行侦察这是盗贼经常要干的事。不过这两人都是刺客,要说潜行的效果,转职神偷的话更强。不过神偷的战斗力比刺客要差一些,目前盗贼类的转职,刺客要多一些。

    “风筝。”永远又叫。

    “在呢!”风筝的全名是一风筝,是弓箭手榜上排第二的牛人。鹰之团里除了骑士榜第一的永远,分类榜上排位最高的就数他了。

    “你去夜光二街那个教堂那边,留意一下四下有没有异样的团队行动。”永远吩咐着。他们来月夜城之前已经详细研究过月夜城的地形,夜光二街的教堂算不上最高,但登到顶层后通过四面窗口却也可以鸟瞰相当大的范围。永远心也算细,最高的地方引人注意,或许对手也会想到利用,所以选了这么个不算最高,却也足够的地方。

    “我呢?”此时就在永远身边的流岚问着。这种登高侦察的任务自然是有鹰眼的神射手负责。永远点了一风筝,却没叫他。

    “你先休息一下吧,风筝一个就够了。”永远拍了拍流岚。

    “其他人先休息一会,等进一步的情报。”永远频道里最后说了一句,又去联系收买的内线了。告诉他们之后只要有团队的行动,别管是干什么,都和他说一声。

    十会联盟这边此时当然是欢声雷动,云中暮兴奋地红光满面。憋了一天的气好算是出了点,在行会里终于是扬眉吐气了。“鹰之团是纸老虎!”云中暮这次是理直气壮地又强调了一遍。不过行会里好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这次行动,于是云中暮也没说他们的复杂布置,只说一支六人的搜索小队遇了对方二人,于是轻松拿下。

    “看,对手也不过如此,一旦落了单,也是随便杀。”云中暮说着,全然不提自己这边六人小队都是什么组成。其实当中他们行会的人只有一个,而且除了指认对战斗再没半点帮助。

    行会玩家却也不理这么多,只听得这胜利的消息就觉得精神一振,纷纷向会长请求要参加搜索小队。结果云中暮大义凛然道:“这事咱们轮班来,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搜他,区区鹰之团,反了天了还!”

    行会里又一次欢声雷动,云中暮安抚好了情绪,回归酒桌,望着请来的高手,非常虚心:“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我想对方也不傻,这样的行动可能只能一次,再换个区布置可能就没用了。”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不过他们也总算知道我们是有击杀他们的能力的。况且漂流是混过他们鹰之团人,可能已经被他们认出来了。他们既然知道这边有高手来助阵,我想接下来他们可能会按兵不动,进一步了解一下情况。”

    “你们过来帮忙的情况我没说出去,知道的都是可信的兄弟。”云中暮说。

    韩家公子点点头:“让他们慢慢折腾去,我们想想下一步怎么引他们出来。”

    “你有办法?”云中暮说着。

    一声系统提示,佑哥重新上了线。作为精英团里最不精英的人,战斗佑哥可有可无,于是大家就交托给他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使用:下线打电话叫千里上线。

    “千里就来!”佑哥在方才的搜索行动中就跑去下线做这事了。

    “唔!”这个消息极其地振奋人心,云中暮听到后也是高兴地搓手。

    “他来了一切不都好办了?把名单准备给他吧!”韩家公子说。

    云中暮一听眼睛立刻亮了。他当然知道顾飞那通缉执照的特别功能,昨天顾飞在月夜城通缉任务,承蒙他云中暮的照顾,提供了不少名单呢!

    “太好了,这下真是太好了。”云中暮眉开眼笑。

    顾飞做事当然是雷厉风行的,估计也是刚接了电话不久。佑哥这上线后没一会,千里一醉上线的系统消息就闪在了众好友的系统消息中。

    “高手在哪?”顾飞上来就问,大家已知佑哥是怎么把他请上来的了。

    “很多,而且挺不好对付。”频道里高手们很严肃地说着。

    “哦?谁交过手了?”顾飞问。

    “我和剑南悠碰过两个。”漂流说。

    “怎么样?”顾飞问。

    “很惊险才杀掉。”漂流说。

    “被你们杀掉了?那也算高手?”顾飞口气中充满了失望,频道里的高手听着都很不是味。

    “你们能搞定我还是去休息吧!”顾飞说。

    众高手无语,难道说我们搞不定?那太伤自尊了。

    “要不是你有那个什么破通缉执照可以查人的坐标,用得着叫你吗?别啰嗦了,赶紧过来当导盲犬!”韩家公子鄙视道。

    “要找谁?”顾飞问。

    “千里也过来了解一下事情原委吧!”佑哥说。众人一听都是汗,感情事情原委还没说,也就说千里一醉连为什么要砍人都没问就兴冲冲地跑上来了,而且上来不问原因就问高手在哪……真是暴力狂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