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三十七章 实力衡量

第八百三十七章 实力衡量2017-11-10 16:39:53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三十七章 实力衡量

    这库房天台本就是鹰之团经常聚会的地方,桌子板凳倒也齐全,连躺椅都有两张,此时一堆人正围着圈圈讨论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突然听得下面街道上这么一声嚷嚷,一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人开口:“是喊我们?”

    “谁呀?”另一人疑惑着,站起身来,朝楼边一走,朝下探头一看,果然见到一人站在街道当间仰头看着。见到这伸出半截身子来,连忙挥手。

    那人本是毫不在意地过来一扫,但飞快看清楼下的人的装束,第一时间便是极其敏捷地缩回了身子,脸色大变地朝其他十八人道:“是千里一醉!!”

    所有人都是骇然,永远忙问:“多少人?”

    “就他一个。”缩着的家伙说。

    “来得好快啊!”有人感慨。

    “不只快,而且很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方式追到的我们?”永远沉思。

    “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一个人,正好是我们的机会啊!”一人提议。

    “但他既然敢一个人前来……”有人此时显得有点犹豫。鹰之团三十人,当然也是性格不一,有嚣张的就有谦虚的,有性子坚决的也有犹豫担忧的。一时众人拿不定主意,只好一起望向了他们的团长永远。

    永远表面依旧很沉稳的模样,心中却也是起伏不停。千里一醉实在来得太快,快得出乎他意料,更是直接找到了他们的老巢,直接在下面叫阵。难道有什么埋伏?有些人想事情,喜欢从坏的角度去想,这样办事可能更加稳妥一些,永远正是这一类人。

    这正想呢,街道上的喊声又起:“都看到你们啦!下来啊!!”

    “这家伙,很猖狂啊!”一人说着。

    “我去见识见识他!!”有人忍不住了,豁然起身。

    “等等!”永远伸手止住:“显然他现在也上不来,咱好好合计一下再说。我的看法,他不是在虚张声势。现在的情况,他冲着我们虚张声势算是怎么回事?能有什么目的?我想不出。”

    众人一想倒也是,虚张声势这种东西,比如他们把千里一醉包围,他虚张声势恐吓一下还差不多。哪有主动冲到别人跟前冲着人虚张声势的,这太离奇。

    “怎么都不出声啊?走了吗?”顾飞继续在楼下喊着,他话是这样说,但他的通缉任务里明确标识着一堆人的坐标,坐标显示这些人倒是根本没动。不过这一眼查看,顾飞忽然发现那个八一西三的坐标倒是距离这里越来越近,顾飞左看右看,发现街两边也没个藏身的地。但一想,对手认自己都是靠装备,索性脱了外袍装起暗夜流光剑就蹲到一旁去了。

    顾飞这突然不出声了,永远等人在顶上讨论了一会也没讨论出来什么结果。有人想要下去和千里一醉永一死战,有人觉得千里一醉如此嚣张叫阵必有古怪,建议静观其变。永远这次也是难得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这正讨论,突然意识到下面的千里一醉半天没吱声了,一人疑惑:“难道他走了?”

    “去看看。”永远说。

    随便一人起身小心翼翼到了楼边,探身朝下一望,不见人。

    “走了!”此人回过头来说。

    “也许只是站到了我们的房门边上……”永远说。他们虽是居高临下,却也有一些死角,比如说,他们的楼门这个位置就和他们这天台有角度,探头出去也是看不到。

    “哎,西三回来了。”这人没看到千里一醉,却是看到八一西三已经匆匆路到了楼下。

    永远神色一变,匆忙大叫:“快叫他跑!!”

    “什么?”探脑袋的家伙怔了下,永远却已经自己冲到了楼边大喊:“西三,跑!千里一醉在下面。”

    他这话刚喊罢,那街边蹲着的一人已经突然站起,手一抬一身黑色长袍已经披到了身上,一个箭步便已经冲向了八一西三。

    “千里一醉!”之前的人失声叫了出来。他为自己的大意惭愧不已,千里一醉竟然从换了装备这么简单的手段就骗过了他,实在是黑衣紫剑什么的描述太太太深入人心了。

    八一西三听到喊声已是骇然,但没等他反应呢,就见黑色身影已经冲了过来。八一西三手忙脚乱拿出传送卷轴就用,白光刚起,顾飞一个雷电术也劈了一来。传送阵被破坏,八一西三傻瓜一样地立在那。

    “跑啊,你站那干什么!!”永远气道,一边回头叫:“弓箭手,法师!!”

    天台上的人早都已经起身过来关注了,弓手法师不用永远喊已经在出手救援,抬了手刚要攻击,千里一醉的人又一个走位,缩到了靠边的视线死角。弓手们立刻干瞪眼了,法师们用范围法术倒是可以覆盖到,但问题是八一西三也在那里,范围法术使用不能……

    八一西三此时已经调头想跑,但刚出几步,顾飞已经一个瞬间移动飞到他身边,却是依然未出死角,楼上天台众人眼中只有八一西三却没有千里一醉,众远程攻击手都是心焦,冲着八一西三大喊:“西三朝街中走,把他引出来……”

    可是八一西三却已经不能回答他们了,他得身上忽然电闪火烧,顾飞的双炎闪掌心雷什么的已经都招呼上了。八一西三又哪里躲得掉顾飞的出手,只觉得生命像水一样流逝,转眼已是见底,临死前只顾上十分悲愤地瞪了顾飞一眼。天台上的众人都是呆住,八一西三转眼已挂,而他们从头到尾看到的攻击,只是顾飞劈出的剑和一只伸出来的左手……

    作为八一西三最亲近的伙伴,他们最清除八一西三的实力如何。但他却死得这么快,死得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几个法师怒了,此时八一西三不在,他们出手已无顾忌,对着那位置一排法术轰过。左右都已铺开,身后是房,千里一醉想躲,必须朝前冲,那么就暴露在他们的攻击视线下了。

    果然,一排法术轰下,顾飞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向前冲出。跟着就听头顶箭响,射手们也已经发动了攻击。顾飞微微侧了侧身,两道犀利的箭矢已从他身边划过,另有一箭却是追踪矢,顾飞抬手一剑,把追踪矢敲掉,抬头一看,那天台顶上站着满满一排人,鹰之团的好汉们总算是肯露面了,顾飞连忙招手:“都下来啊!”

    身手非常敏捷,出手非常准确!永远此时却在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判断着顾飞的实力。狙击,那已是弓箭手最犀利迅猛的攻击了。如此距离只要不是自己射偏,从来就没见过什么人能躲了。但偏偏这千里一醉随随便便一侧身就让过去了。箭是擦身而过,他躲得险,却也说明他躲得很准,只能侧身能躲掉,他连位移半步都懒得去做了。至于追踪矢,那技能速度本就很慢,这个距离被看准击落,能做到倒不值得稀奇。

    看到顾飞又在嚣张地叫阵,有些人终于是不能忍受,不等永远说话就要冲下街去。永远想喊,话到嘴边却又突然忍住。他看到了要冲下去的三个人是谁,心想如此只看千里一醉躲箭却是看不出太多这人的实力,不如好好试探一番。

    于是话到嘴边改成了一声叮嘱:“当心些,情况不对马上回屋!”

    “不用,他死定了!”冲下去的三人倒是信心很足。战士榜第十九的枫血,骑士榜第十三位的笛子,格斗家榜第十一位的阡陌。三个高手联合出击,目标指得是法师榜第一,总榜第一的千里一醉……

    “他们三个,被千里一醉风筝了怎么办?”楼上一人有些忧虑地说着。异人,是牧师榜第七。

    有人听了立刻扯着嗓子朝下面的顾飞喊:“千里一醉,我们的人下来了,有种你别跑!”

    顾飞抬头扫了眼,也不知是哪个家伙喊的,很是不满地回道:“哪只眼睛看到我跑了。”

    “有种别用风筝!”激将法直接得有些幼稚。

    顾飞却也知道风筝是什么,摇了摇头说:“三位数以下我从来不会用风筝。”

    “什么三位数?”天台上的家伙不解。

    “人数。”顾飞说。

    天台上的人面面相觑……难道传闻中的千人斩什么的是真的?这人的实力真的恐怖到了有违逻辑的地步?

    这上下正交流的功夫,那三人倒是已经冲到了楼下,房门瞬间被打开,枫血冲在最前,开口就叫:“千……我操!!!”

    原话只喊出来一个字,顾飞反应多快,一看有人朝外冲,暗夜流光剑一划拉,立刻一道电流墙壁铺了上去,几乎是和枫血一起到的那个位置。枫血立刻被吸到电流墙壁上直抽搐。笛子和阡陌没枫血冲得快,倒是幸免遇难。看到千里一醉居然在他们出门的一瞬间就攻击,两人齐声大叫:“卑鄙!!!”

    “急什么,又死不了。”顾飞微笑。

    电流墙壁的确很难电死人,但被吸到上面的人那一番霹雳舞却是很丢人。而且要足足跳上二十秒,情何以堪?而且顾飞是敌人,敌人的话又怎么敢全信,笛子挥着手中的权杖,却是给枫血补起了生命,显然是个转职的光明骑士。

    顾飞笑着也不去理会,楼上的依然看不到那门口死角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有电光一闪一闪的,这若隐若现的倒更是瘆人。

    笛子一边救助着枫血,一边和阡陌一起小心注意着千里一醉的举动,防他偷袭,同时心下却也焦急。这枫血被吸到这电网上似乎下不来,此时千里一醉如果攻击,这怎么躲闪?结果顾飞却是一直乐呵呵地看着他们忙碌,丝毫没有要上来动手的意思。楼顶天台的众人此时已经频道里消息问明发生了什么。法师弓手什么的,本想再朝顾飞攻击一下的,一听人家连这么好的攻击机会都放过了,面面相觑倒有些不好意思出手了。

    至于守着人出门就是一个偷袭……笛子和阡陌冲动下的确是喊了卑鄙,但其实鹰之团上上下下都比较不以为然。偷袭什么的,怎么能说是卑鄙呢,他们可是足足偷袭了十会联盟一天了。

    二十秒后,电流墙壁消失,在笛子的救助下,枫血的生命却是没少分毫。但这么哆嗦了快半分钟,突然之间又稳定下来了,枫血很有些不适应。顾飞在他面前微笑着,提起了剑:“来吧!”

    此时的顾飞法力满满,这其实才是他丢个电流墙壁的真实目的。他知道对方都是高手,那战斗想必会比较紧凑,因此还是法力全满稳妥些。这三人自信满满地来朝他叫阵,顾飞可也是提防着对方有什么怪招的。

    “呀!”枫血一声怒吼,一个冲锋就上来了。顾飞皱了皱眉,怎么这三人也没点什么神秘配合的吗?这人这么冲动就上来了,早知道就不浪费那二十秒了。

    顾飞想着侧身让过冲锋,娴熟地挥剑就去砍头,枫血刚被电得尴尬,但毕竟还是有点真材实料地。一看顾飞已经闪开,立刻转旋风斩。这技能顾飞也没法硬抗,只好退步避让。枫血倒是不爱惜怒气,旋风斩也不停,卷着就朝顾飞过来。顾飞举剑招了个雷电术劈了枫血一下,但人是战士不是法师,技能不是一受攻击就会打断。那边笛子立刻一个圣愈术施加过来,枫血精神依旧。

    旋风斩就这么卷啊卷的,顾飞只能避其锋芒,同时心下也诧异,这个家伙的怒气怎么这么久还用不完的?顾飞也是pk经验极丰富的人了,各职业的战斗特色他也多有了解。战士这职业,没怒气技能就用不出。所以怒气控制是一门大学问,战无伤那个爱吹嘘的家伙,经常就把这些挂在嘴上。但这个枫血,这样不停地旋风斩,显然不符合战无伤经常挂在嘴上的“怒气控制”学科。

    顾飞不敢正面相抗,躲着旋风斩连连后退,一旁的笛子心中偷笑。他此时没有正面参战,在旁看得清楚,阡陌已经乘着千里一醉的注意力全在枫血身上时溜到顾飞身后了,此时无声无息地已经伸出拳去。

    阡陌是在偷袭,很认真地偷袭,他可没像八一西三那样,刀快捅到人时还要暴喝一声,从头至尾阡陌都是一声未吭,他右手在上,左手在下,掌心相对托在腰间,默默地进行着蓄力。他千里一醉枫血已经连成了一条直线,枫血虽在转圈,却对局面看得很清,他也是有意识地,把千里一醉逼上了这个线路。

    “很容易嘛……”笛子在旁偷笑着,他知道阡陌要放的是个什么技能,千里一醉再这么退,只要踏入阡陌的气波范围,就将被阡陌用气劲推到枫血的旋风斩中,那一切就将结束了。

    “死吧……”笛子心中暗念着,但突然目光一闪,看到千里一醉的左手似乎闪起了什么光亮。

    又退了一步!

    顾飞这一步躲避,终于让阡陌等待以及的机会来了。双掌并排从腰间推出,澎湃的气劲凝聚了良久,但阡陌却是一声都未吭。

    劲风卷出,阡陌看到千里一醉一回头,心道你现在察觉已经远了。谁想回对的千里一醉竟然是冲他一笑,跟着他的人竟然已经消失。

    阡陌大惊,跟着就同时听到笛子和枫血的吼叫:“身后!!!”

    阡陌根本不去回头看,翻身就想躲,但一只手掌却已经按到了他的后背。

    “去吧!”他听到千里一醉对他说了一声,只觉得身遭一阵电击似的麻痹,跟着人已经不受控制地疾飞出去。转眼间,被推入枫血旋风斩的人不是千里一醉而是他。

    枫血当然不会把自家兄弟往死里卷,一看阡陌连忙中止了技能。阡陌未受伤害,只是和枫血撞成了一团。顾飞一个箭步冲上,三人都是大惊。顾飞冲向的目标竟然不是枫血不是阡陌,而是笛子。

    “怎么光看热闹不动手啊?”顾飞笑着一剑已经朝笛子劈了下来。笛子连忙举起他的权杖,千里一醉的剑看起来并不快,自己这么一架好像可以挡住。

    但顾飞的剑就在这时转了向,一收一送,明明就变了一种攻击方式,但一切只在一眨眼间,笛子根本没看清是什么手法,只觉得自己还举着权杖已如一个傻逼,顾飞的剑明明是冲着他的胸口来的。

    火光卷起,顾飞吟唱出了双炎闪。笛子已知躲是不可能了,使用技能他倒是流畅无比,祝福加圣愈术几乎与火焰一起落到了身上。笛子当然未死,枫血与阡陌也匆忙冲来救援,一个是冲锋,一个是格斗家的策马流星,速度相关无几地杀到。

    顾飞一闪身,竟然是溜到了笛子的身后,而且非常不厚道地把笛子朝前推了一把。顾飞的通缉任务清单里,这三人都是榜上有名,他这忙前忙后的,其实是想借刀杀人。八一西三被送进牢,是出于无奈,这些人,顾飞觉得总该想想法子。

    笛子被推上前去,是对阡陌和枫血技能的又一次考验。顾飞正准备欣赏结果,突然腹间遭受了一记重击。顾飞身子倒飞出去,他很茫然,笛子依然是背对着他,他竟然不知是什么攻击打到了他。与此同时,枫血已经中断了冲锋,人突得拔地而起从笛子头上跃过。

    地裂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