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四十一章 需要援助

第八百四十一章 需要援助2017-11-10 16:40:1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四十一章 需要援助

    永远不慌不忙,依旧是面带笑容:“我倒觉得不可能。千里一醉领这些任务的最初还是在月夜城。我想他原本也是配合十会联盟的家伙们合作的,由他来指出每个他通缉目标的位置,由十会联盟的人去追杀。风筝难道你已经忘了你在月夜城那个教堂顶层观察到的情况?”

    一风筝一回忆也是立刻恍然,当时他看到不少小规模的团队行动,从人数规模上看绝不像是要和他们鹰之团团队作战,果然像是要追杀比较单个目标所出去的人数。

    “没错……”一风筝一边想着一边点着头,“当时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会撤离的。”

    “而千里一醉就是因为他那个追风纹章所具备的随机传送功能,才能这么快地追到我们。”永远说。

    “可是,他是怎么准确领到我们的通缉任务的?”有人却是对这个问题觉得不解。

    “这个问题我早已经在打听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了。”永远说。

    “哦?”众人都不知永远还有这行动。

    一开始永远对此其实也是毫无头绪,直至后来和八一西三消息联系,详细询问了当时的情况后,对于千里一醉领了通缉任务因此不杀八一西三,要托旁人来下手这点引起了永远的注意。他那时就觉得千里一醉身上领了通缉任务这点应当是关键所在。

    其实顾飞的通缉执照具备直接搜名字领任务的功能,这点在云端城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永远他们远在异乡却还没听说,此时他想打听,还在想方设法接近到千里一醉身边的人,他哪知道这事上云端城街上随便揪个玩家问一下就知道了。他如此舍近求远,这才导致现在还不知道答案。其实很重要一点也是因为英奇此时被云腾强力挖角,一线二线员工集体离职,导致上下之间的联络出现严重断层。否则像这种情报通过工作室获得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或许在云端城工作的小工临时工们就知道。只可惜现在这些人的声音都传不上来。云端城那边的负责人和副手全都跑了,五夜盘点货物,忙得狗一样。

    永远和众人简单说了一下这情况,他们尽然直至此时才说到这事,可见顾飞的追杀真是很紧迫。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听罢永远说明后一风筝问道。

    “我觉得现在麻烦的倒是千里一醉才对。”豆青碗发表看法。

    “哦?”永远和众人一起望向他。

    “咱这片,这楼孤伶伶一个,千里一醉居然跑楼顶上去了,咱把这楼一围,他还走得了?”豆青碗正说着,突然自己也反应过来了,“哦,用个传送卷轴什么的就走了……唉,这个没用。”

    用传送卷轴,能做出这反应也亏得鹰之团也都是常用这玩艺的富贵人。这要换了群普通玩家,脑袋里没有用传送卷轴跑来跑去的战略意识,多半就兴高采烈地搞包围去了。

    “咱先听听十八在上面什么情况吧!”永远这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了佣兵频道。

    “十八,十八,听到请回答。”一风筝呼叫着。

    楼顶天台,顾飞瞅着十八身上那个通缉任务的编号,的确挺无奈。杀了他,他就去坐牢,出来一身pk全没,再找到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八一西三的话,好说已经杀过一次掉了两级,此时这人让他去直接坐牢,顾飞觉得有点可惜。

    想着打开任务列表,对着通缉编号一看,这人名字叫十八摸。顾飞也无语了一下,也当这小子是樱冢月仔火球他们那帮哥们的共同爱好者。

    十八摸上来就被顾飞下的绳套缠出,险些被顾飞推楼下去,幸亏他拥有一个“替身草人”的技能,可能在任何时候将一个草人作为自己的替身,把自己换去技能范围内的任何位置。眼下虽然脱困,但千里一醉显然是游戏至今最犀利的对手,十八摸不敢大意,死盯顾飞。先前八一西三说千里一醉的反潜行的确超犀利,但十八摸却还想一试,因为他是神偷,他的潜行比起八一西三他们刺客,拥有职业上的修正,更加难以被发现。

    可是看了看眼下这地形,十八摸又放弃了这一打算。天台空间实在不大,千里一醉是个法师,随便两个范围法术就可以逼他现身了,十八摸总不能飘到天台外面去浮空。

    “怎么办呢?”十八摸想着如何对付千里一醉,苦恼极了,却突然听到千里一醉开口:“邮箱在哪边了?”

    “什么?”十八摸想得正认真,没太听清。

    “我说邮箱,寄东西的邮箱,从这怎么走比较近?”顾飞问。

    十八摸发怔,不知道这个问题和眼下的战局有什么切身相关的联系,半晌也是没吱声。顾飞又问了一遍,十八摸左思右想后回答:“我不和敌人说话。”

    顾飞也就是随便一问,此时他哪有功夫去寄东西。但频道私聊,到处都是一片叫声,远在月夜城的家伙们纷纷要他速度寄来卷轴,顾飞一般都只答一个字:忙。

    “这是哪上主城?”顾飞忽然又问,知道是哪个主城,那帮家伙大可以找工作室弄现成卷轴然后过来。

    结果那个十八摸却还是不说话,顾飞也没办法,跑到天台边上,左右张望,倒是真从楼下街道发现了个过路玩家。

    “喂喂,那个谁!!!”顾飞一边叫一边想引起人注意,抬头招了一个记闪电,直劈那人身前。那玩家一惊,抬头看到有天台上有人,只当是被偷袭,头也不回地就逃之夭夭了。

    “方法太过强烈了吗?”顾飞嘟囔着,又换另一边,这一边距离街道可就遥远了,闪电断然是劈不着,顾飞估计自己的声音传播过去也比较不现实。于是只好又调头回转这边,继续耐心等待。

    十八摸看顾飞这左晃右晃,几次把匕首亮出来想去攻击,但每次一迈出步子,那千里一醉好像都是似有意又无意地回头扫他,十八摸只好又把刀藏起来,折腾来折腾去也没找到什么好机会,倒是频道里消息闪起,一风筝正在呼叫。

    “干嘛?”十八摸问。

    “你在上面怎么样?”一风筝代表群众询问。

    十八摸一时语塞,这个问题很难答啊!自己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千里一醉没有朝你动手吧?”一风筝问。

    “嗯,很奇怪。”十八摸说。

    “这不奇怪,他不朝你动手,是因为你有pk值,而他有通缉任务。他想杀咱们掉级,不想送咱们到地牢里去。”一风筝对十八摸说。

    “哦?这样!”十八摸恍然,“那我去杀他,他岂不是不敢还手?”

    “那个……他只是不想送你去地牢,而不是不能。”一风筝提醒十八摸不要太过分。

    “这家伙一会问邮箱,一会又打听这里是哪,我都没告诉他。”十八摸向众人汇报千里一醉的近况。

    永远一听却是皱眉:“这是想叫援兵啊!他直接用他那纹章传送过来,其他同伙却是不能。他现在不知道这里叫什么,倒是没法告诉他的同伙怎么过来。”

    “这样……”永远这思索了片刻,倒也有了计划:“有pk值的,你们现在就去洗pk,传送卷轴都还有吧?随便去哪个主城,去哪里洗都可以。这样就算千里一醉追来,被他击杀也没什么可怕,大不了坐牢,反道是他们过来别人给千里一醉当助手的话,再被追到就麻烦了。等pk值都洗尽了,他们再没法知道我们的行踪。”

    众人一听,倒是都觉有理。永远也又给了十八摸一个消息。十八摸收到后也就按团长说的行事,当即拿了卷轴出来准备传送。

    顾飞这守着街道边过人问主城,其实却还是一直留意着十八摸的举动,一看他摸了卷轴出来,也立刻知道他是想就这么闪人了,顾飞毫不犹豫,直接瞬间移动就到了十八摸身前。十八摸大惊,连忙挥了匕首攻击,顾飞侧身一闪,一剑已经劈了下去。

    虽然是坐牢,但也总比让人随随便便在外面逍遥了得好。

    这一剑劈上,十八摸立刻知道这伤害自己承受不了。而顾飞那一气呵成比格斗家还要连贯的连续攻击方式他也早就看到了,当即也不含糊,直接又用了他替身草人的技能,顾飞剑光过去,草人被劈成了两截,十八摸人已不见。

    顾飞一扫身后没有,连忙伸出头去一瞅,这十八摸竟然直接把草人留在天台,他是已经位移到外面,此时正朝下摔去。

    顾飞纵劈一甩,绳套飞出,准准套到了十八摸脚踝,绳套这头却是飞钩,已被顾飞挂到天台沿上,这绳长的距离,却是顾飞早就计算好的。

    十八摸正朝下摔,估摸着这么个高度,自己也许还能留一口气,却没想着脚踝上突然一紧,他是完全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顾飞的绳子都能套到他。替身草人也是一个冷却很长的技能,此时再无法施展,绳索一套牢,十八摸再无法下坠,直朝着楼面上扑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