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四十三章 一起无奈的僵局

第八百四十三章 一起无奈的僵局2017-11-10 16:40: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四十三章 一起无奈的僵局

    传送卷轴的价格不菲,虽然鹰之团所使用的都是通过老板的工作室***提供的,但也因为如此,花着老板的钱,却不能给老板把事解决,更加的说不过去。鹰之团的人想着千里一醉竟然还有如此阴毒的打击手段,更是愤怒不已,骂声更大了。他们虽是高手,但爬上房这事没个梯子啥的也办不到,只能言语攻击。

    其实顾飞哪有这么多心思,他又怎么会知道永远会把所有人又召回来。他只是单纯地看到对手众多不好应付就上房回避罢了。是一风筝非要问他这有什么意思,他就这么随口一答,没看到顾飞用的还是疑问句么。

    双方又陷入了如此上下僵持的局面,顾飞这目光一转,突然惊诧道:“咦,爆装备了啊!”

    街道上的众人听了心下都是一怔,永远一看左右,不见十八摸的身影。他是在佣兵频道里发的召集令,十八摸虽是死去了复活点,但用卷轴回来本该是一样快的。

    “十八,掉装备了?”永远正消息问呢,有人已经看到十八摸重新出现在了天台顶上,正探着头看呢!见到千里一醉正朝着他摔死时爆出装备的地方走去,大叫一声,竟然义无反顾地从天台顶上飞跃而出,同时摔出两块板砖,想把千里一醉砸退。十八摸自信这个高度不至于把自己摔个秒杀出来,他是决心拼死也要把装备给拿回来先。

    结果下面的顾飞略抬略了头,暗夜流光剑朝上空一指,吟唱了一个电流墙壁。

    十八摸吐血,没想到刚过了几分钟,他就已经又重复了一次方才的故事。躺在电流墙壁上直抽搐的十八摸歪着头,眼睁睁地揪着顾飞弯腰去拾他的装备了,还抬着头望着他笑呵呵地问:“是不是你的那把草替啊?”

    顾飞早在对十八摸百分百鉴定的时候就知道他用的匕首名叫草替,拥有个技能替身草人。此时看到地上掉的是匕首,估摸着就是这把。

    “嘿,还真是。”顾飞捡起来一看果然是草替,抬了头正要又和十八摸说话,突然就看到十八摸白光一卷,没影了。

    顾飞一怔,以为这家伙这次非常不经电地挂掉了。但一看任务列表,十八摸的通缉任务却依然还是未完成。

    街道上鹰之团的玩家也看到了十八摸白光消失,自然也是大惊。不过他们有十八摸的好友,很快发现十八摸不是挂了,而是离线了。这样一来就更惊诧了,心道这小子难道因为打击太大心灰意冷对游戏已经绝望了?

    他们只猜对了一半。十八摸的确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但却还不至于对游戏绝望。他只是因为打击过大,情绪太过激动,于是被系统强行切断了游戏。和顾飞打交道的人出现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也恐怕不会是最后一个。

    顾飞多正直啊!这会还正盘算着要不要把草替还给十八摸,谁想到这家伙竟然就这么消失了。下面街道上的鹰之团玩家还在骂呢,却看到顾飞走到了房檐边,远程职业的玩家都抬手准备攻击了,顾飞却是手一甩,匕首砸到了正吟唱的那法师脑袋上:“十八摸的匕首。”

    骂声瞬间就止住了,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那法师愣愣地从地上捡起匕首一看,扫了一圈众人:“真是十八的匕首。”他们长期伙伴,互相有什么装备都挺清楚。

    “千里一醉,你这是什么意思?”一风筝叫着,他觉得这里可能有什么天大的阴谋。

    “你这小子,怎么总喜欢问什么意思什么意思的。你叫什么?淘气蓝猫?”顾飞说。

    “我……”一风筝一句话没接上来,系统也开始给他警报了,一风筝倒是很快稳住了情绪,但刹那间,他好像有些明白了十八摸消失的原因。

    “千里一醉,你是想让我们欠你一个人情吗?”永远皱着眉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如果爆了装备出来,我们是绝不会还你的。”永远想来想去,捡了对手的装备又还回来,也只能是这么一个理由,但这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

    “你还好意思说?”顾飞说。

    永远一听,这家伙还真是这想法吗?不过他倒完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反倒是笑了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游戏里装备爆了被人捡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哪有要还的说法?更何况咱们是对手。”

    “我不是说这个。”顾飞说,“我是说,你好意思说你们能爆了我装备?”

    “我……”永远也接不上话,系统警报中,理解十八摸中。

    “现在怎么着,有人上来我和决一死战吗?”顾飞问。

    “你下来!!”众人指着叫。

    顾飞无视,望向会地裂斩的枫血:“你上来吧,我知道你的地裂斩是可以跳上房的,我见过。”

    枫血当然不会上去。和千里一醉经过这一段的交手,实力也已经判断出来了。和他人单对单,谁去都是白给。多对一的话,也要看成员组合,回复系的成员非常重要。虽然千里一醉不能对他们造成秒杀,但伤害毕竟可观,不赶紧补充的话很有可能就灭在下一回合里了。

    “千里一醉你是高手,我们承认单对单都不是你对手。”永远端正态度。

    “来三四个也可以。”顾飞说。

    永远立刻在脑中盘算怎么弄个三四人的组织和千里一醉一战,结果旁边倒是有人过来提醒他了:“我们一定要一直和这家伙纠缠下去吗?”

    永远侧头一看,是二组组长,原鹰之团的团长鹰扬。这一言也点醒了永远,在千里一醉的一再挑衅下,他的确也有些失去了冷静了,总想着怎么把这家伙给解决掉,但问题是老板交待给他们的任务中,解决千里一醉好像不是什么特别的重点……

    正想着,仓库楼的半空白光一团,十八摸已经重新上线了。但此时电流墙壁已经消失,顾飞也没太在意,任由地十八摸跌落下来。十八摸一落地就扑向了顾飞,大叫着“还我匕首”。

    顾飞侧身一让,顺势借力一脚就把十八摸踹街上去了。

    十八摸起身还要吼,那法师早抢了过来,把草替塞还给了他。十八摸拿着草替一阵茫然,他方才吼着冲向千里一醉也不过是种宣泄,有种匕首没了我也不想活了的心态,却完全没想到能真把匕首拿回来,此时草替真的重新拿回走中,一切有如梦幻,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回事?”十八摸茫然地问着。

    “收好你的草人吧!下次再爆我可懒得再替你捡了。”顾飞说。

    十八摸望着手中匕首,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了。永远此时却是全然冷静下来,一挥手道:“我们走。”

    十九迈步就要出街,顾飞在房顶上紧随。众人郁闷,抬头瞪着顾飞:“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废话,我干什么来了!”顾飞说。

    众人一阵吐血,永远一看顾飞这架式,大有一直尾行他们,发现有机会就下手的趋势,只好一招手,所有人又都回了仓库大楼。

    “传送吧!”永远无奈地道,“还是照之前所说,有pk值的先去洗pk值,没pk值的……随便吧!”

    “我看还是不要洗pk值了。”鹰扬提议,“我们这一散了,他肯定是会去找点帮手。到时追上洗pk值的人,很有可能不是他一个,有了旁人那就有可能被击杀掉级,我看就待在这里,自然磨掉pk值好了。”

    永远一听,觉得很是有理,当即也点了头:“那就都留在这里吧,这里总算是绝对安全的,外面就任由他千里一醉去折腾好了。”

    “我们都在这,他有什么可折腾的。”一风筝嘟囔着。

    作为一个团队,他们当然也有一些不打怪不任务的娱乐活动,加上有工作室的后台,物资丰富,此时麻将朴克什么都弄出来了。天台上烧烤本来也是他们很喜爱的运动,但此时想到千里一醉很有可能又守到上面去了,这项娱乐只好做罢。

    顾飞在楼外,看众人又进了楼,也以为他们会立刻分散,立刻重搜他们坐标,结果发现这帮人坐标一起,却是不动,也明白他们是要死守楼里了。

    这点顾飞也无可奈何,围着楼转了两圈,还下去敲了敲门,里面问了声谁,顾飞说了声“我”,立刻就没人理会了。

    无奈的顾飞在街上闲转了一会,唯一收获就是总算知道了这是什么主城。把消息传回去后,不大会,韩家公子等人也都弄到了草莽城的传送卷轴,纷纷传了过来。云中暮的十会联盟却是队伍太庞大,传送卷轴一次就四个,实在传不起那么多。最后就精选了五十兄弟前来助战,想着有千里一醉这一帮不弱鹰之团的顶尖高手,云中暮信心十足。

    顾飞告诉了众人坐标,抵达草莽城的众人顾不上欣赏这东南主城的风土人情就赶过来了。来了就见顾飞很无奈地坐在一房檐上装思想者。

    “什么情况?”韩家公子问。

    顾飞挥剑敲了敲脚底下门:“里面呢!”

    “全部?”韩家公子问。

    “全部。”顾飞点头,说完却又道:“哦不是全部,有一个送牢里去了,就那个八一西三。”

    “那孙子,便宜他了!”云中暮恨恨地道,八一西三没被杀成十级他都不高兴,实在这家伙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

    “还有什么成果?”韩家公子问。

    “叫十八摸的那个,死了一次。”顾飞说。

    “就这么点?”韩家公子问。

    “就这么点了。”

    “看来对手还真是很难缠啊?”御天神鸣和战无伤有点面面相觑,之前他们一直在打赌,说等他们过来这边时千里已经解决掉了多少人,却没想到成绩这么差劲。这个鹰之团看来还真是有些难缠。

    “至少还是逼得他们躲在屋里连出都不敢出了嘛!”佑哥说。

    “那有什么用。”顾飞叹息。

    “非常没用,他们估计是已经察觉到你是通过通缉任务来搞清他们位置的方式了。现在一起缩在屋里,是想把pk值磨掉,到时传送卷轴离开,谁能知道他们去哪了?”韩家公子说。

    “但他们如果要继续骚扰十会联盟的话,终归还是会沾到pk值啊,到时还不是会被搜到?”佑哥说。

    “但千里总不可能每天24小时在线吧?”韩家公子一言点醒众人。这帮家伙见识到了千里一醉的手段以及可以掌握他们动向的手法,如果选择用上下线的方式来避开千里,那倒真是没办法解决的事。

    “这个没办法,我的通缉执照是不能借人的,追风纹章倒是可以。”顾飞也无奈。

    “你通缉任务上造诣这么高,有这么多特权,难道不能进屋抓人?”漂流问。

    顾飞从房顶上跳了下来,踹了门两脚,摊摊手说:“看,打不开。”

    结果里面倒是还传来嚣张地骂声:“千里一醉你烦不烦啊,吵死了!”

    “***,孙子还狂!!”云中暮大怒,上去连踹门十八脚,门虽然在晃,在抖,但显然是不可能被踹烂的,里面当然是骂声更多,却不知道已经是换了人,脏话还是全泼到了顾飞头上,弄得云中暮很不好意思。

    “我觉得你应该去你的阵营那边咨询一下。”漂流却还在继续他的思路,“也许你是拥有进屋抓***限的,只是你不知道该如何运用。”

    “难道他们会发我搜查令?”顾飞笑。

    “那谁知道?”漂流说。

    “好,我去看看。”顾飞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但也不知这主城的议政大厅在哪边,随便选了个方向出了街,遇了个玩家问明了方向后,就真的找了上去。

    议政厅里自然有npc卫兵可以问路,顾飞很轻松找到草莽城的戒卫队室。草莽城的戒卫队长对顾飞也是特别热情,丝毫没看出生疏,由此可见天下阵营是一家。于是顾飞就当他是个活人般的,向他说明了一下自己目前遇到的情况。戒卫队长还真是听懂了,随后却是告诉顾飞,想进屋抓人,那需要更高的权限,顾飞目前还不够级别。

    顾飞一听,虽然对话挺有模有样,但这个答案倒很是npc风格。就好比是想完全什么任务但缺条件时npc给予提示一样。顾飞估摸着自己的通缉执照再升级的时候,恐怕会有出现可以进屋捉人的那一天,但眼下显然是不可能了。

    无奈的把这一消息转告了众人。众人此时还逗溜在鹰之团的仓库楼外,也是无所事事。这条街走的人也不多,偶有过往的,对于这条街上突然聚集了这么一堆人也挺意外。众人此时收到顾飞消息,知道想进屋杀人那是绝对没戏了。死守显然也没用,人卷轴一大堆,根本就不打算出门走路。于是众人也是四散而去,照韩家公子的意思,在这个鹰之团的老家收集一些有关鹰之团的更具体的情报。

    顾飞在返转的路上,却又是心生妙法。路遇卫兵队时,他出示了通缉执照,征调了两名卫兵,随同来到了鹰之团的仓库楼外。顾飞开始想看看npc卫兵是不是会有这个权限,结果两个小兵到了楼门外却是眼巴巴地看着顾飞,脸上居然也做出无奈的表情。

    顾飞一看果然自己这个老大没权限,两个小兵就更没戏了。于是想了想后,自己飞身藏到房上,朝两个卫兵下令:敲门。

    顾飞从房顶上垂了个脑袋,依稀听到屋里鹰之团的玩家嚷嚷:“千里一醉你别闹了。”

    顾飞指挥卫兵:“喊话。”

    于是卫兵就一般敲门一边喊:“开门,奉命通缉编号34215罪犯。”

    顾飞从房顶上直接摔下来了,这卫兵也忒诚实了,他原就指望卫兵随便出个声,让鹰之团的人意识到不是自己。而npc的说话声是很有npc特点的,有经验的老玩家应该是听得出来。让玩家叫门他们可能会起疑,这npc叫门或许可以把他们引出来,却不想这卫兵居然搞实话实说。

    顾飞朝门里听了听,结果听到里面的家伙在大笑:“这千里一醉真是阴险啊,居然还装npc的声音,你别说,装得还挺像。”

    “但这家伙还是白痴,声音都装出来了,怎么还直接说是通缉任务,当我们是傻吗?哈哈哈哈!”

    “34215!你被通缉了,怕不怕啊?”里面人嘻笑声一片,显然过去这么久,发现千里一醉也是拿他们没办法后,众人觉得总算是把千里一醉也整了一下,心情愉悦。

    “去吧去吧!”顾飞无奈地让两个卫兵去了。捉人怎么能真说是捉人呢?哪怕是说人口普及也好啊!npc就是npc,一点也不上道。

    顾飞此时又翻看了一下通缉任务列表,原本他领了14个鹰之团的玩家,八一西三的任务完成。还剩13个。而此时,又有三个任务已经标注“失败”,自然是因为目标的pk值已经消失。这种情况也算任务失败,顾飞觉得有点不公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