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的是背景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的是背景2017-11-10 16:40:5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的是背景

    鹰之团高挂免战牌,让远道而来的云端月夜两城高手联合军多少有些尴尬。顾飞在召唤尝试诈门未果后,也只好无奈地离开了。

    众人四散去打听鹰之团的事迹,统计到的玩家态度各不相一,有羡慕的,有妒忌的,有膜拜的,有不以为然的。但整体而言,对于鹰之团的实力草莽城玩家非常认可。在整个平行世界都是***前列的三十个人,在这区区草莽一城里更不用说了。这是本城最高端的一批高手,但偏偏三十人凝聚成一个佣兵团,再不参与任何团队势力。草莽城多少行会都能拉拢鹰之团,但鹰之团的表态却是异常明确:大家不用拉拢,有需要就说话,给钱咱就办事。

    这让草莽城的行会都分外地艰难,一和其他行会起了冲突,马上就要去找鹰之团帮忙,或者是去确定鹰之团有没有替对手帮忙。鹰之团就是用这样特殊的方式影响着草莽城的格局,而且据说连相邻的数座主城都有受到影响。一有行会冲突,行会当家都极其担忧对手是否有这个强力团队的注入。众人从草莽城几个大行会的玩家话语中可以看出,这一带行会对于鹰之团这个***于行会势力外,而且摆明只认钱不认情的主,让各家行会都是又恨又怕。由鹰之团直接影响出的行会格局,那就是目前草莽城里能站住脚的大行会,无一不有一个富裕的当家。

    然而再有钱的玩家,也不想要在这个无底洞上纠结下去。据说目前草莽城的四大行会私下已有协议,无论发生任何纠纷,都绝不请鹰之团相助。这个协议有几人是真心,有几人只是为了麻痹对手这不得而知,总之在刚刚结束的城战中,四大行会倒是都没有得到鹰之团的相助,看起来这协议似乎也是稍有点作用的。

    两城高手此时在草莽城的一家酒馆里围座,交流着各自打听到的情报。末了一起望向了身前酒瓶堆得最多的韩家公子,连云中暮也不例外。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人主意比一般人要多得多,也管用得多。云中暮努力地去想这个家伙的好,毕竟去仰仗一个你所讨厌的人是比较痛苦的,云中暮在努力弱化的这种感觉,终于还是从韩家公子身上总结出了两条他可以欣赏的地方。

    第一,喝酒很豪迈;

    第二,是千里一醉剑鬼的朋友……

    除此以外再没了,云中暮认为自己已经很尽力了。

    韩家公子听着这些零碎的情报,一时间也没吭声。据第一个到酒馆的玩家说,他到的时候韩家公子就已经坐在这了,于是大家其实挺怀疑这个让他们去收集情报的人自己到底有没有去收集,尤其是看到他面前那一堆空瓶后,这个怀疑愈发地强烈。

    看韩家公子不说话,佑哥决定说点他的看法,于是开口道:“从搜集到的这些情况,以及我去草莽城的佣兵大楼查看的佣兵团任务记录来看,鹰之团这个佣兵团有点半职业玩家的性质。他们拿钱办事,却也不是什么事都办,对任务还是比较挑剔的。从我们打听到的他们出过的几个任务来看,无一不是高报酬的。”

    说起来也勉强可算是同行的剑南悠叹息着:“名气大,当然就有资格挑挑拣拣了。”他刚才也看了鹰之团几个任务的报酬,让他们这个曾经的职业团队着实羡慕了一番。

    “但从佣兵大楼里的佣兵团任务记录来看,他们所接过的任务却实在不多。”佑哥说。

    “生意广嘛,东南一带不是都有他们的足迹。”剑南悠说。

    “那倒也有可能。”佑哥点着头,“此外还有一个细节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鹰之团在所做过的任务当中,全都是以十人为一组的,对付老云,这好像是第一次他们出去了全团的三十人。”

    “这说明什么?”云中暮问。

    “我觉得还需要更多的情况来总结一下,我想去周边几个主城再打探一下。”对于搜索情报一类的事佑哥是精神百倍。

    于是云中暮点点头,随口点了三个玩家:“你们和佑哥一起去吧!”他倒也知道佑哥肯定是要用传送卷轴的,于是不多不少点了三个,他们刚才凑一卷轴。

    佑哥显然也早有准备,周边主城的名称问过了,卷轴也通过工作室拿到手了,此时说走就走,一点也不含糊。

    “佑哥到底还想知道什么?”云中暮念叨着。

    “鹰之团的真实背景,行事风格。”韩家公子回答他。

    “有这个必要吗?”云中暮觉得知道对手的实力最重要。目前来说他们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找到人,然后杀,了解背景了解风格,好像不用这么多余吧?

    “目前我们连他们的人都找不出来,不了解这些,怎么引蛇出洞?拿对付佣兵团来说,乔装个雇主,联系他们给个大单的买卖当然是最容易引出他们的办法,但从刚才佑哥的那点分析来看,这个法子对鹰之团很有可能就不好使。”韩家公子说。

    云中暮想着点点头:“他们这种任务风格,的确不容易上这种当。”说完云中暮自己都一怔,原来了解对手行事风格果然是有用处的。

    “那接下来我们到底做什么啊?”御天神鸣有点急躁。

    韩家公子笑了笑:“鹰之团躲起来了,还躲得挺得意,我看他们好像是忘了,他们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杆枪,云中暮你们想彻底解决这麻烦,其实把这枪打坏是没用的,枪没了可以再造,我们要打的是使枪的人!”

    “你是说英奇工作室?”云中暮恍然。

    “当然。”

    “可工作室的,打打杀杀对他们也没什么太大影响啊?”云中暮很无奈地说着。

    “正常情况下当然没影响,但眼下他们工作室的局面很特殊,所以还是可以有点用的。”韩家公子笑着。

    “你直接说,别绕圈子了行不行!”云中暮本来心情就一直不是太好的。

    “英奇工作室目前正在经历着一场大危机,他们的一线总监和二线主城负责人都被大面积地挖角,人员真空。目前一线的十九位总监只剩一人,主城负责人只剩下三十七人。人事这样大规模的变动,交接工作肯定紧张。工作室在游戏里会有什么样的交接工作呢?当然就是物资方面的转移,清点……”

    云中暮听一半已经明白:“这倒真是一个可以狠狠捣乱一下的时候。”

    韩家公子点头。

    “可我们哪知道他们会在哪里交接?”云中暮疑惑。

    “我已经都打听到了。”韩家公子喝着酒,笑容那叫一个阴毒。

    “英奇啊英奇……”战无伤在旁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有这情报你不早说!”云中暮豁然起身。

    “刚刚完全确定下来。”韩家公子笑着,“这些地方都是没有什么实力保护的,唯一一个,就是我们方才已经去过的,鹰之团藏身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是英奇工作室在东南这边某总监旗下的仓库之一,盘点交接到这里的时候,难免要经历一场苦战。不过,对鹰之团我们可以避而不战,我们只要针对某一目标就可以了。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鹰之团的十九总监现在只剩下一下,暂时这些工作看来只能他一个人挑大梁了,所以,他是我们的主要目标。”

    “可把他杀到十级,有了系统保护,这些工作他一样可以进行。”云中暮说。

    “那就先杀到十级再说。”韩家公子说。

    云中暮一想,眼下有事做就不错,而且这还是对英奇工作室的有力还击。的确,和鹰之团纠缠有什么意思?就算把他们全灭了,英奇老板钱一挥,装备一撒,随便就又可以网罗一批高手。鹰之团其实真正可怕的不是他们的实力,而是他们的这个背景。只要有这个背景在,永远领导的鹰之团灭掉,马上可以有第二个鹰之团再站起来,但十会联盟倒下去的人,可不会这么快重新起立。

    “你说吧!怎么做!”云中暮对韩家公子说。

    韩家公子这边早已经扯在张纸在一直书写着,一边在嘴里说着:“这是各处主城他们的仓库所在,盘点肯定要到的地方。目标人物叫五夜,好像你们在月夜城的复活点已经守过他,应该认识。这些人应该没有什么保护力量,实力也平常,随便去几个人守着就可以。由于我们不知道五夜死后会在哪个主城的复活点出现,所以蹲复活点没用,只能在这些地方见一次杀一次。”

    云中暮接过韩家公子递过的纸张,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却又清楚罗列着的英奇工作室仓库所在的主城和坐标,诧异地合不上嘴:“你这都哪来的啊?”

    “挖人我也算是半个导演,要弄到这些有什么难的?”韩家公子嘴上说的轻松,但其实事先他也想不到可以弄到这些情报。毕竟他也不知道舞也那个女人竟然本就是英奇工作室的总监之一。韩家公子联系亚硝酸根,本是想托他向已经投入云腾的英奇总监们打听一下有关这个鹰之团和他们英奇的关系。结果鹰之团的大名这些总监有些是听过的,却不太清楚和他们英奇的关系,鹰之团只是盖世奇英养了陪他游戏的一队私兵,和工作室的生意可以说没有太大关系,所以和这些总监也都无关。

    结果是鹰之团的事没了解到多少,却知道了英奇工作室正在盘点交接的事。亚硝酸根也在向韩家公子叹息物资才是工作室的根本,英奇工作室看来真不至于因为这次人事变故倒下。想着这么大规模的人事流动,云腾早晚也是要暴露的,到时英奇工作室肯定是将云腾视作死敌,亚硝酸根难免有些担忧。

    随即韩家公子就向亚硝酸根索要了这些资料,表示要给英奇制造些麻烦。亚硝酸根虽然也知道杀杀人什么的对工作室影响真不大,但眼下是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管他什么麻烦,反正是落到英奇头上他都欢迎,于是就毫不犹豫地给韩家公子提供了。

    这些仓库地点也算不得什么机密,毕竟游戏里对房屋有权限设计,盗窃抢劫什么的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亚硝酸根问那些总监这些事,总监们也都没多疑,各说了自己手头的仓库。

    情报就是这样辗转到了韩家公子的手中,此时终于有了派上用处的地方。打击鹰之团?这是舍本逐末,能把英奇碾平大家才能高枕无忧。虽然这不大可能,但玩家所能做到的,也就是打打杀杀的事了。

    云中暮这边拿到坐标立刻开始雷厉风行的行动。分派人手,搞卷轴,传送。每地四个人的话,云中暮带出来的五十人还真有点不够,战无伤这种装b高手表示一个人去就够,御天神鸣倒是也想装的,看到需要看坐标引地点后,终究是没敢吭声。而五夜目前的位置,韩家公子直接就说出来了,其实追这一个点就必能杀到,其他点也就是早做装备而已。

    不得不说五夜目前着实是可怜。一般吧也就是一个内线出卖一伙人,而他现在是被一伙内线围着联合起来出卖他一个。当然总监们除了舞也其他人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老板只是很简单的以了解他们正在做什么的消息,就问到了五夜的动向。

    “鹰之团这边,就还是你来留守了。”韩家公子对顾飞说着。草莽城这仓库也将是盘点要来的地方之一,虽然暂时还没轮到。

    “杀那家伙有什么意思。”顾飞一脸很无聊不能接受的表情,他是上来战高手的,五夜算是什么玩艺?一根指头就够了,实在没挑战。

    “你可以连鹰之团的一起全部杀掉,没有人介意。”韩家公子说。

    顾飞离开了,御天神鸣剑南悠漂流云中暮这些人也都各挑了地方离开了,拼拼凑凑的,倒也差不多了。

    人全离开了,水深和路珂两个却是又凑了过来:“你这个安排还是不错的,但永远怎么办?”

    “先把他的后台拆了,再慢慢收拾他。”韩家公子说。

    “你已经肯定就是他了?”水深问。

    “管他呢,叫这个名字就已经很值得杀一杀了。”韩家公子说。

    “不要脸!”水深鄙视中。和路珂也飞了,两人也领了一个坐标去旅游。所有人都飞了,他们这次又没意识到:他们全去干活了,而韩家公子又一个人悠闲地留在了酒馆。

    主城巴尔泽。光听名字,就知道这和云端月夜白石这些都不是一个风格了。这又是一个遥远的主城,对于云端月夜这边玩家来说几乎是闻所未闻,而此时,云中暮就站在了这片主城的土地上。

    看建筑,看街道,看玩家,和任何一处主城也没有什么区别。云中暮此刻没心思欣赏这些,他又不是来旅游的。五夜即将来该主城进行盘点,云中暮作为本次事件的被害主角,他认为他有责任有义务来捅这第一刀。

    带了三个伙伴,四人按着坐标就寻上门来。

    仓库在很宽阔的一条街上,人流挺大。游戏里对私宅的保护极其到位,所以无论多重要的所在也没必要搞到偏僻的地方去掩人耳目。云中暮四人到了街上,再按着门牌号码一路寻去,终于是找到了这间仓库,一个二层高的小洋楼。

    “真他娘有钱!”云中暮恨恨地骂着,游戏里的房屋也按面积来卖,这种大宅价钱自然不低,云中暮他们十会联盟凑钱都舍不得搞这么高级,人工作室却是买了这样的大房子来当仓库。

    “不知道人到了没有。”云中暮身边的一名玩家说着。

    云中暮看了看左路,索性上去敲了敲门,他只是想确定一下里面是不是有人。

    “等等看吧!”敲了数次,楼里也无回音后,云中暮沉声道。

    云中暮感觉他这次运气还算不错,他们四人等了还没五分钟,队中神射手已经一捅三人,指了指街面。

    两人并肩走来,越来越近,云中暮也已经看清,其中之一正是他们在月夜城的弓手靶场守过的那个传说中的高层人物。

    “是弓手,注意别让他跑了。”云中暮说着自己先潜行了。

    “他旁边那家伙怎么办?”一人问。

    “先把目标料理了,那另一个看情况吧,敢碍事就一起收拾了。”云中暮大致也料到和五夜一起过来的人会是什么角色,他也不知道韩家公子那边是不是有对这些人的安排。只要对方识趣他当然也不会为难,捣乱的话那他也不会客气。

    潜行的云中暮已经步步朝着五夜那边凑了过去,他们同来的除了一弓手还有一战士和一牧师,对付区区工作室的一个买卖人,人都是随便点的,根本没求什么配合,云中暮估计自己一个人也就够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